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白果南生子 >  【原创】随光不随景(续更)

【原创】随光不随景(续更)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找到组织太感动了
前面看过的指路chapter18
(我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复制到那)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二楼给度度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chapter 1 随光

早上八点。

身穿白蕾丝睡裙的少女扶着旋转楼梯一边下楼一边打哈欠,一楼大客厅只有林姨在准备早餐,见她下来,冲她招手微笑,“小姐醒了,快下来吃早餐。”

白随光坐到桌边,用刀叉切了吐司,“姨姨,哥哥呢?”

“少爷一早去公司了,有临时会议。”

随光慢慢吃着早餐,低下头小声嘟囔,“不是说今天休假嘛……”

“小姐想少爷,可以去公司找他呀。”

随光哼一声,回自己房间换衣服,“不去,我要去片场。”

林姨无奈笑了一声,望着她的眼神满是宠溺,对来接她的经纪人第N次嘱托:“我家小姐是个天真不知险的,陆小姐千万多多关照。”

陆沉青心想就你家这盘综错节的背景谁敢惹,脸上笑呵呵答应着:“那是自然,自然。”

保姆车上化妆师给白随光化妆,陆沉青一脸纳闷坐在副驾上从后视镜看她。

“我说颂颂大小姐,今天可没你的戏。”

随光闭着眼睛等人给画眼影:“在家好无聊,我就当去片场观摩学习嘛,演技需要提高的。”

三线小演员颂颂,目前正在拍摄网剧《青颜问》,饰演女N。

总之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其实以她的条件,或者说以白家的条件,别说弄个女一,专门为她一个人开个公司都不夸张,演个女N,要么是她自己不思进取,要么是白家不让她进取。

难为陆沉青身为白随光的经纪人兼唯一好友,都没猜出是以上二者里哪一者。

没她的戏,到了片场也没事,她居然真的在“观摩学习”。

身为一个长相清纯的女N,无论是戏里还是戏外,都完全配不上主演们的勾心斗角,与其说配不上,不如说旁观看戏。比如女主卡司在休息时间让人给女二偷换了烫得嘴秃噜皮的咖啡,或者女二在戏里有意无意抢镜头什么的。

当然大部分人认为颂颂小姐姐并不会做这样的事,但凡有一点接触她的人,对她的评价就一个字,乖。

如果要两个字,那就是天真。

现在拍的是两个女主的对手戏,随光看了一会儿,想去洗手间,就顺着工作人员的指引去了。附近有两个洗手间,工作人员看她样貌清纯可爱,就给她指了稍远一点但更干净的那一间。

……就是这个男女的标志有点抽象派。

她看了半天没看出来,点兵点将进了左手边那一间。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不知道为什么再回头看这个女主
我想揍她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chapter 2 恶习

一打开门,愣了。

戛然而止的喘息声。

《青颜问》的男主角,那位据说是女演员绝缘体的当红小鲜肉,此时身上的古装戏服全被他解开,腹部层层缠绕的绷带和眼尾尚未散去的痛苦无处可藏地展露在她面前。

柏境也仅仅只是愣了一下:“我明明关了——”

走错卫生间的随光耳根红得要滴血,一双大眼睛湿漉漉眼看要哭出来,还不忘接他的话:“门,门坏了。”

外面走廊忽然传来说话声。

柏境脸一白,迅速捂着她的嘴躲到最近的隔间里。

隔间外聊天声越来越近,近的仿佛仅隔着门。

柏境一手抓着她的胳膊把她固定在他自己和门板之间,另一只手捂着她的嘴怕她出声,缠了一半的绷带让他有些窒息,喘息声越来越粗重,他不得不把捂着她嘴巴的手放开转而捂住自己的嘴。

白随光的脸比她身上的裙子还红,吓住了一样呆着。

外面两个人聊天的声音一顿:“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啊?”

柏境一僵,琥珀色的眼睛染上绝望,身体微微颤抖。

外面静了静,一人说:“没啊,你幻听了吧,完事儿了走吧走吧。”

等确定那两个人走了,柏境的身体才微微放松,抬起被汗水糊住的眼看向随光:“……颂颂?”

他居然记得她,随光点点头:“对不起,我我我走错了。”她真的快哭了。

柏境放开她:“别告诉别人。”语气里有一点哀求,有一点警告。

随光茫然:“……什么?”

柏境抚摸着自己缠了不知道多少圈绷带但仍旧微微凸起一个弧度的腹部,“这件事,别告诉别人。”

“你是说你吃胖了?”她眨眨眼睛看他,“我不告诉别人,一定不告诉别人,你放开我,我,我要出去。”

柏境抓着她的手收紧,眼神看着有点危险:“别装傻。”

她真的哭了:“我真的不会告诉别人的,你放我出去好不好?”

她的眼神一尘不染,泪水顺着精致的下巴滴落,柏境不自觉地松开死抓着她的手,忽然就信了她的鬼话。

“好,”他把她的手放到自己腰间缠了一半的绷带上,“帮帮我,就让你出去。”

她一边哭一边给他缠,手下硬邦邦的,不知道他缠了多少圈。

柏境脸色惨白,头晕得很,耳边是她委屈极了的抽泣声,心烦意乱地喘息:“别哭了。”

随光肩膀颤了一下,果然不再出声。

柏境看着她低着的那颗小脑袋,见鬼地伸手摸了摸不自觉道歉:“……对不起。”

白随光给他缠好绷带,逃跑似的冲出了隔间。

回到片场,陆沉青纳闷地看着她:“怎么去那么久,眼睛怎么回事儿?”

白随光摇摇头。

洗手间里柏境系好外裳,看了看自己的手。

“cao,我中邪了?”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chapter 3(1)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chapter 3(2)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chapter 3(3)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chapter 3(4)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chapter4 景光

不知道为什么《青颜问》的男主演、号称女演员绝缘体的柏境忽然跟剧组一个演女三还是女四的小演员关系变得特别好。

这个不知道的人里包括当事人自己。

随光演完一场大乱斗的戏坐在长廊旁边喝水休息,柏境拿着两瓶牛奶过来。

喝牛奶,很诡异。

但如果是颂颂这种看起来就一身奶气的小姑娘,那就完全不诡异了,顺便跟她一起喝的自己也不诡异了。柏境心想。

当然随光完全不知道他什么心理活动,接过牛奶端着,小脸上一派纠结。

内心:他要干嘛不会下毒要杀人灭口吧……

柏境:“颂颂,怎么不喝啊?”

随光:“……”

不远处导演:“女一女二你俩看哪呢,拍不拍了!”

随光的视线貌似无意地扫过柏境的腹部,古装戏服比较厚,看不出任何异常。

再装他是不信了,心里叹了口气,随光左右看看,小声在他耳边说:“你老这样,宝宝会不舒服的。”

柏境咬牙一笑:“你没告诉别人,对吗?”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她像是被他吓到一样,“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柏……先生。”

她似乎是想叫他的名字,又觉得两人不是很熟,硬生生改了个口,听着更别扭。

柏境啧了一声,心想自己跟个小姑娘计较什么,说句话都脸红成那样,胆子小又没背景,没什么好怕的。

于是他说:“叫柏境。”

“……柏境。”

第二天被带上热搜也是毫不意外的。

#柏境颂颂片场互动#

……什么的。

好在不靠前,很快就被压下去了。

直到她被叫到自家书房里,才知道这个热搜不是被压下去,是被人撤了。

白景光的表情一贯无波无澜。

随光微笑:“哥哥。”

“你倒还笑得出来,”他淡淡地说,“爸妈当初同意你进演艺圈的条件都忘了?”

随光心说是有点忘了,当然不能表现出来,立马上前抱住他的胳膊:“我错了,我以后一定离这些事情远远的,哥哥别生我的气。”

“下不为例。”

“知道,哥哥最好了。”随光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那我先出门啦,今晚要跟赵家哥哥吃饭的。”

白景光手指微不可查地蜷缩了一下,没说话。

随光当他默许,回房间换了衣服就让林姨给她备车了。

赵家的赵应,很不错。

样貌家世倒是次要的,不错在他对她毫无兴趣。

吃完饭分开之前最后一句话是:“小随,你很乖巧,我一看你就觉得像我妹妹。”

妥了,都不用她接招,对方根本不出手。

白小姐一高兴,想起一出是一出地跑到旁边超市买了个口罩,决定去酒吧嗨一嗨。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chapter5 兄妹

随光一直觉得,她跟她哥关系还行。

直到今天早上醒过来发现自己居然睡错了房间。

这暗黑致郁系的装修风格。

睡错房间没什么,可怕的是床上还有个人。

有个人没什么,可怕的是这人是她哥。

少女的心在颤抖。

哦不,她现在没资格被称为少女了。

脑袋一阵阵地疼,回想起前一晚在酒吧喝多了碰上了白景光的事之后,深深觉得酒后乱性这四个字真是至理名言。

等等,奇怪,她哥不是会去酒吧的人吧。

——这不重要好吗!

白景光缓缓睁开眼睛。

狭长的眼眸微眯,适应了光线,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看了一会儿,从容不迫地起身穿上睡袍,走到内间去洗漱。

……他怎么这么淡定。

随光撑着两条虚软的腿趴到洗手间门框上看他:“哥,哥哥……”

白景光擦脸的手一顿,一米八四的身高挡住了洗手间的灯,灯光透过了他柔软的黑发,白皙的下巴还在滴水,喉结微微动了动。

他把毛巾随意地搭在架子上,去拿漱口水:“……忘了吧。”

随光安安静静等他洗漱完出来,揪住他的睡袍袖口,“……我,我疼……”

声音听起来可怜兮兮的,也就她自己知道她是在存心逗他。

白随光本来不姓白,姓宋。

九岁时候没了爹妈,在福利院待了四年,被白家领走了。

一般这种经历的小孩儿都不大正常,宋随光的不正常体现在精分,当然也不能算精分,基本上除了跟陆沉青或者她自己待着的时候,其他时间都是一副乖巧安静天真无脑的模样。

其实她还是想姓宋,白随光,不咋好听。不过她爸妈对她挺好的,跟亲生没两样,难听点就难听点吧。

既然哥哥不是亲的,睡睡就睡睡吧,也没有那么难接受。

问题她哥睡了她还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这就有点过分了。

不过她也没说谎,确实是疼。

白景光低头看她一眼,横抱起她把她送回她自己房间。

他把她放床上就走了,过了一会儿,端着早餐放在她床头柜上,居高临下地说:“吃完饭,上午在家休息。”

……莫名有点憋屈。

卧室门关上了。

“啊……”

随光倒在床上。

好歹是她第一次啊。

居然连过程都不记得,亏她哥长那么帅。

吃完早饭在床上瘫了一会儿,大概十一点钟,她远在不知道东欧不知道哪个国家的妈给她打电话,大概安慰了她一下。

其实并不需要安慰,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她妈挺爱给她兄妹俩张罗相亲的,之前在明楼她哥见的那姑娘也是她妈安排的。

挂了电话,随光打开门出去。

白景光居然还在,大客厅的皮质沙发上,身量颀长的男人坐在一边看报纸。

白景光比她大三岁,行事却比她成熟不止三岁。

随光下楼,从果盘里捡了个桃子,脱掉拖鞋抱着膝盖蜷坐在沙发上,“……你生气了吗?”

白景光报纸翻过一页,“没有。”

“……哦。”

“以后不准喝酒。”

“嗯。”

她明明乖得不行的样子,白景光却头痛一样揉了揉眉心,“白随光。”

随光低下头咬了一口桃子:“怎么了哥?”

“离我远点。”

“……哦,好。”她依言往远挪了挪。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chapter 6 初晤

白随光和白景光平时的相处模式一点也不像兄妹。

诚然也不是亲的,但都住一起九年了,按理说,多少都会有点感情。

但他们没有,无论好的坏的。

哪怕是睡了一觉,白景光对她的态度也没半点变化。

面无表情,不冷不热,不准她在外人面前叫他哥。

其实最开始,他并不是这样的。

那天她第一次踏进白家的门,身上穿的是新妈妈把她从福利院接回来的路上买的烟粉色裙子,给她扎了小小的丸子头,刘海卷卷,好看的很。

她坐在干净的沙发上,看起来有些局促。

她的新妈妈阮皎抬头看着二楼楼梯口,“阿景,快下来看妹妹。”

她规规矩矩地站起来,笑。

少年很高,不过十七八岁,面容尚且清秀,但已初初有了成熟的样子。双腿修长匀称,穿着拖鞋下了楼。

新妈妈说:“这就是妈妈在路上跟你说的哥哥,阿景,跟妹妹打招呼啊。”

少年白景光低着头打量她。

“……”

“好矮。”

十三岁的小随光微笑着的嘴角耷拉了一下。

新妈妈说:“跟妹妹说什么呢你这孩子。”

少年笑了一下,眉目俊朗,能点亮一天的星光,“欢迎你,妹妹。”

她就拿出镜子里练习的最打动人的笑容。

“哥哥好。”

白景光猛地睁开眼睛。

半夜两点,他从床上坐起来,呼吸尚未平复,忽然听到外面不轻不重的扑通一声。

趿上拖鞋打开门,到一楼大客厅的楼梯上只开着壁灯,他的妹妹正四仰八叉扑在楼梯口,十分不淑女。

或许是听到他的动静,她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解释:“我饿了……”

白景光下楼梯走到她身边,看了看她的神色,又低下头,眉尖微不可查地蹙了一下,蹲下身握住她的脚踝。

她颤了颤。

“扭伤了,”白景光起身,“去沙发上坐着。”

说完他就转身回房,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拎了一个医药箱。

随光坐在沙发上,低头看他为她处理伤处,偌大的客厅只有止痛喷雾的嗤嗤声,而他神情漠然。

在这样的深夜。

她鬼使神差地抬起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白景光僵了一下,随后的神情几乎称得上嫌恶:“拿开。”

她放开他,像是有点委屈:“你这么讨厌我,为什么那天还碰我。”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chapter7 无意

早上出发去片场之前林姨说小先生早饭也没胃口吃,在卫生间吐了好几回她也没当回事,就以为他是吃坏东西了。

一场刚演完白随光就把身上的戏服脱了打算回保姆车上吹空调,还没走过去,就看见陆沉青拿了瓶冰水递给柏境两个人在说什么。

“柏哥,我就直说了,能不能麻烦您跟我们家颂颂适当保持些距离?”

柏境伸手去接她的水,一身古装就是个陌上少年郎,眉目清冽,不知是不是没出戏,看着有点纨绔的味道,“一个两个都来让我离她远点,怎么,我能吃了她?”

热搜事件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八卦新闻倒是没再见有什么消息,但剧组人都看在眼里,也没少议论,甚至于女主女二都莫名和谐起来了。

所幸《青颜问》明天就杀青了,随光的戏份今天就能结束,本不必陆沉青再这么啰嗦一回,只是经纪公司让她给颂颂接的新戏,居然又跟柏境搭档,更有意思的是这人还是柏境亲自推荐的。

虽然这事儿在被她告诉白景光之后成功解决,但她总觉得,柏境不会就这么放弃。

两人气氛微妙,白随光走过去看了一眼陆沉青递给柏境的冰水,默了一下,也没说什么,只看着两人笑:“柏境哥跟青青在聊什么呀。”

“颂颂,你家青青让我离你远点呢,怕我吃了你。”

她就红了脸,眼神躲躲闪闪不说话了。

见她害羞,柏境居然也不说话了。

陆沉青看她一眼: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白随光也看她:逗逗他嘛。

保姆车里的冷气很足,两个好闺蜜一边坐一个,发微信。

白随光:“他看起来挺正常的,我好奇孩儿它妈是谁。”

陆沉青:“不知道,捂得挺严实的,应该不是圈里的。”

白随光:“听说某影帝跟某小花同居了?”

陆沉青:“我有实锤,你看不看?”

白随光:“看看看!”

陆沉青:“等等,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八卦?”

白随光:“无聊嘛,锤呢??快来。”

晚上的时候跟李林燃吃饭,这位仁兄前几天刚出差回来,她妈又给安排上了。

两人吃了饭,李林燃摊牌:“其实我有交往的女友,但是不太方便跟家里说,不好意思啊小随光。”

白随光非常懂事地点头表示理解。

她妈打越洋电话再度安慰她:“没关系啊随光,你叶家哥哥马上就从国外回来了,到时候再安排你们见见面。”

随光说好。

阮皎女士十分欣慰,看自己家这俩孩子如此的听话,一点都不像她闺蜜们家的孩子,安排相亲从来不推脱,虽然结果都很令人遗憾,不过至少态度是好的嘛。

……某种程度上来说不了解自己的孩子也是有好处的。

晚上回家,明明还没到十点,问起林姨却说小先生已经睡了,似乎身体不太舒服,家庭医生来看过了,说没什么大问题。

她也就睡了。

第二天晚上是庆功宴,剧组几个主演都到了,连她这个女N都蹭了顿饭,男主角却没到场,席散的时候导演把一块什么东西塞到她手里,一看,是《青颜问》男主的道具玉符。

“对了,那个柏境有事没来,这道具他说想留纪念来着,你跟他熟,你给他带去吧。”

……并不熟。

白随光:“好的导演。”

庆功宴结束也才不到九点,白随光怕自己随手丢包里就忘了,给柏境发了信息,不一会儿收到一个地址。

她就去了。

毫不起眼的公寓楼,很隐蔽,他住在25楼。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chapter 8 有隙

感应水龙头流出多但轻缓的水流,洗过她的手,变成淡红色顺着管道流下去。

随光甩甩手,走出洗手间,在医院的走廊里靠着,脑子里是柏境倒在他自己家浴室地板上血流一地的样子。

太吓人了。

尽管他偶像团体出身的腿即便是有了孩子也很长很白很养眼,但不要钱一样一股股顺着淌血,真的会让人留下心理阴影的。

甩甩头打算忘掉今晚看到的,一扭头,看到一个身量颀长的青年一只手拿着一张单子一只手扶着墙慢慢走路。

眼熟。

“哥……”咽回去,看了看走廊没什么人,“哥哥怎么在这?”

白景光脸色苍白,看清她的样子,僵了一下:“你身上怎么回事?!”

……她幻听了?怎么感觉他声音好像有点紧张?

“我没事啊,”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血,“这不是我的。”

本来就打算回家换衣服的,正好碰上他,“哥你现在回家吗?顺路带我回去好不好?对了,你来医院……”

白景光若无其事地攥紧了手里的化验单,避开她:“没事,常规检查。”

大哥你都扶墙走了当她是瞎的吗。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脸色很白。”她微微蹙眉,担忧地看着他。

“只是胃痛。”

“真的?”她不相信地从他手里抽出化验单,盯了一会儿,直到白景光手心沁出一层冷汗,她才沮丧地把单子还给他,“……看不懂。”

乖巧地拉拉他的手,“没事就好,我们回家吧。”

“嗯。”

白景光面无表情地任由她拉着走,随光一脸傻白甜,脑子里全是卧/槽。

他他他他他他怀孕了啊!

这可咋整。

妈妈会弄死她的吧。

装不知道吧。

嗯。

走了两步,忽然看见有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趴在玻璃上,视线落在病房里一个挂点滴的小女娃娃身上。

“我有一次住院的时候,”她示意他看过去,“哥哥也是这么看着我的。”

十五岁。

她出了车祸,住在加护病房不许探视,每天醒过来躺在床上不能动的时候,都能看见他趴在玻璃上看着她。

少年刚刚二十岁,俊挺好看得要命。

路过的小护士都回头看他窃窃私语,他却只是隔着那一层玻璃,好像里面有他的全世界。

“如果我又出事的话,哥哥还会这样看我吗?”

原本任由她拉着的手一僵,忽然抽离。

“白随光,”他回身,冷冷地看她,“你是觉得我自作多情还不够吗?”

他的妹妹,是温柔插刀的好手。

他清清楚楚。

天真地看着他,乖巧地讨好他,在他最猝不及防的时候一脸无辜给予致命一击。

他痛到现在,不敢再碰。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chapter9(1)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chapter9(2)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chapter9(3)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chapter10 秘密

他是眼睁睁看着她出车祸的。

初中放学,他去接她,一路上她都很开心,大概是因为要开始放暑假了。

看到马路对面有家店卖糯米糕,她拽住他:“哥,那个糯米糕超好吃的,你在这边等一下,我去买给你哦。”

他望了马路对面的那家点心店一眼,微微蹙眉:“我去吧,你……”

她从他手里拿回自己的书包,“你不知道哪一种嘛,我很快回来。”

后面的事情他不太记得了,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就站在医院急救室外面。

他不该让她去买那什么见鬼的糯米糕。

他恨所有的糯米糕。

他恨自己。

爸妈都不在,少年的肩膀显得单薄。

他没有照顾好她。

主治医生是叶述一他爸,叶述一听到消息赶来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卧槽,白景光??你哭了?”

“别哭啊,”神经大条叶说,“我爸跟我说了,死不了,没事儿!”

白景光身体一颤,目光几乎凶狠:“闭嘴!”

允许探视的时候,他已经两个星期没有靠近过她。

她躺在床上对他微笑,脸色那么苍白,手腕细得一握就要断了,还对他撒娇,“哥哥,我好饿……”

后来她的伤都好了,他却没有好。

直到叶述一拽着他闯进了他爸的办公室。

“述一阿景,怎么了?”

叶述一把目光涣散呼吸急促的白景光按在椅子上,“创伤后应激障碍,爸,你给治治。”

“什么原因?”

“就上回随光……”他低头看了一眼白景光隐隐发白的脸,把后面的关键词咽下去,“……那事儿,他现在一看见大马路就这样,跟魔怔似的,还哪儿都不让随光去。”

有时候叶述一觉得他这哥们对他妹妹的感情,连他这个有亲妹妹的都比不上。

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这么冷漠、视而不见地对待她。

白家门口,路灯明亮。

身穿军绿色衬衣的男人塞了一盒什么东西到她手里。

“巧克力?”随光看了看,眼睛弯弯开心极了,“谢谢述一哥哥。”

叶述一叹气,“多么乖巧的妹妹,为什么不是我妹妹,唉……”

他亲妹叶旦旦刚巧从车里出来,对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叶述一你要死啊。”

叶述一看了看自己亲妹,再看看别人家的妹妹,眼神更幽怨了。

拉着随光往车上走,“走,哥带你私奔去。”

私奔是假,他刚去国外参加论坛回来,接风洗尘是真的。

回头,白景光还站着门口,眼神淡淡地看着他拉着他妹妹的手。

这人真是变了,以前碰都不让碰,宝贝得要星星不给月亮的。

“你不去?”叶述一挑眉问。

随光说,“我哥他……最近胃不太好。”

“哦,”他拉着她继续走,一边对白景光说,“那我把你妹妹带走了啊,真带走了啊。”

白景光身形一动:“没说不去。”

随光看了他一眼。

叶述一医术不赖,再吐成那样,瞒不住可是你自找的。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chapter11 锦瑟

章华广场顶楼一家大排档。

四个人两两对坐,点完单了,菜还没上。

随光看着他哥白得跟张纸一样的脸色,“哥,你等一下只喝粥哦,不可以吃别的。”刚刚叶述一点的全是重口又油腻的,完全不像个医生。

“唉,多么体贴的妹妹。”叶述一叹气,看了看无动于衷的白景光,“我们换吧换吧换吧。”

“谁稀罕当你妹妹啊,”叶旦旦往里挪了挪离他远点,“阿景,你没事吧?脸色真的好差……叶述一,你看看他……”

“不用,”白景光看了叶述一一眼,“我没事。”

“行,没事。”深谙他脾气的叶述一点头,“我跟你们说,我这次去南岛碰见一个……”

叶述一自顾自balabala,菜也很快上来,回锅肉和蜜汁排骨大闸蟹什么的一桌子红艳艳,白景光垂在身侧的手越收越紧。

所以说他到底为什么要来啊。

鱼片粥端上来,叶旦旦盛了一碗给白景光,“多少喝一点。为什么会胃出问题?我记得你以前没有这样过,最近工作很多?”

随光的小手手默默地收了回去。

对了……她从很久以前,就喜欢白景光来着……

叶述一和白景光同岁,叶旦旦比他们小一岁,白随光初中没毕业的时候人家三个在上大学,一般是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很般配。

如果他们在一起的话,其实也挺好……

才怪。

白景光想要幸福,没那么容易。

随光接过叶述一盛的粥,笑着说了谢谢,下一刻一直坐在身边的人终于忍耐不住起身去餐厅的洗手间。

随光反应比较快,抽了纸巾去追他,叶家兄妹愣了两秒也追过去。

他什么也吐不出来。

当然吐不出来,除了随光给他剥的几只小龙虾,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

一只小小的手轻轻拍着他的背。

很熟悉的气息。

他心里一阵烦躁,下意识地推开她:“走开。”

手下力道没控制好,随光被他推得往后摔倒,跌进了叶述一怀里。

她忽然哭了。

叶述一扶稳她仔细看了看,见她抽着鼻子哭,问道,“没事吧?伤哪了?”

向来吊儿郎当的声音里居然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叶旦旦则是忙去扶站立不稳的白景光。

“哎,别哭啊,”叶述一检查白随光的身体,明明没什么问题,完全不知道他俩晚来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发生了什么,“阿景,你推她了?”

白景光离开叶旦旦的支撑,一手撑在洗手台上喘了两下,忽然上前拉起随光的手:“抱歉,我们先走了。”

楼主:送你千千里  时间:2020-03-27 17:56:36
chapter12 春心

回到家里,白景光走在前面,随光在后面看着他走过玄关脚步虚浮,想想刚差点被这人怼地上的经验,就没去扶。

白景光踉跄了一下,半跪在地板上。

她只好上前,但没动手,只蹲在他旁边略带别扭地扯扯他的袖子:“哥哥……我们去医院吧……”

白景光看着她红红的眼眶,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你哭什么,你很委屈?”

她像是没听到他的嘲讽:“哥哥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会饿坏的。”

“白随光!”

“就算是我,”她只好放开他的衣袖,“也会难过的,哥哥不知道吗?”

“明明不被喜欢,还是每天都要对哥哥笑,无论哥哥说什么都要接受。就算是我,也会难过的……”

她说。

“哥哥不知道吗?”

白景光强撑着模糊的意识看她。

这个小姑娘,他从前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如今被他以路人不如的冷漠相对。

她却依旧像从前那样笑着看他,让他以为她是没有心的。

她也会难过?

她知道什么叫难过……

白景光昏了过去。

====

“我出国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叶述一简直震惊,“他怎么连孩子都有了??也不是我妹的吧?旦旦没这胆子啊??不行我得打电话问问……”

白随光把葡萄糖的滴速调慢了些,支支吾吾开口:“……述一哥哥,这个,孩子,可能,是,是我的……”

“你说什么?”叶述一僵了一瞬,也仅仅是一瞬而已,而后便轮起拳头就要揍床上饿晕的那个,“……禽/兽啊白景光!亲妹妹你都下手!”

冷静啊大哥!你忘记了不是亲的啊大哥!!

白随光拦住他,叶述一费了半天劲才接受这个事实,“你们爸妈知道吗?”

随光:“不知道……”

她虽然二十出头的高龄,但在叶述一这种奔三的大叔眼里还小,什么都不懂,这禽/兽不如的事儿绝壁是白景光干的。

氧化钙啊,亏他还以为这货只是解除了妹控晚期属性,没想到是走歪了啊!

“行吧,”他心痛,“太晚了,我先送你回家,他这儿有人看着没事。”

随光拒绝:“我等哥哥醒。”

“也行,旁边床空着,困了睡会,”他转身打算出去安排后期检查,走到门口忽然顿住,“随光,你对他……你喜欢他?”

随光理所当然摇头:“哥哥就是哥哥。”

叶述一一边叹气一边往外走:“混/蛋啊白景光……”

楼主:送你千千里

字数:26638

帖子分类:白果南生子

发表时间:2020-01-08 01:22:00

更新时间:2020-03-27 17:56:36

评论数:16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