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终极三国 >  【K.O 3anguo+原创】孙家三兄妹的热血奋斗史(亲情向,主策权香)

【K.O 3anguo+原创】孙家三兄妹的热血奋斗史(亲情向,主策权香)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结束了上一篇漫长的文,很高兴又写新文了。
感谢上一篇文一直以来大家的支持。
这次的新文是轻松欢快向的,如题主亲情,是我要写的长小说的第一部。
cp是策玮 瑜倩。
年龄设置策比香大两岁,权比香大一岁,周瑜和孙权同岁,小乔比香小一岁,大乔和阿香同岁。其他人年龄会在文章内提到。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上一篇文已经完结,这里是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564023192?see_lz=1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然后下面开始发文。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楔子
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起,四周都是温暖的令人放松的阳光。以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以快乐的态度面对着身边的人。


年幼时,在我们接触的这个干净而单纯的世界里,从不曾有黑暗涉及,美好的憧憬,对未来的希冀,凝结成眼底最闪亮的光芒。


纯真无邪,恨年幼束缚,岁月缓慢。


不知不觉,我们在他人的期望中慢慢长大,渐渐不由自主的偏离了最初的轨道,踏上了心中那一条叫做未来的道路。


从此我们跋山涉水,从此我们手握刀剑,从此我们鲜血淋漓。


从此理想抱负,一一在年轻沸腾的血液中实现,我们终于不再被“年幼”束缚。


可当它所牵连的回忆被远远地抛在了身后,我们回头,那些习以为常的人事早已落满尘埃却不敢多看一眼。


因为它是一片最深沉的沼泽,一旦陷入,终会沉沦,可是我们的道路,都不允许我们沉沦于过往的回忆。


最后,连回头都不敢的怯懦的我们,是否还记得,年少时单纯的我们?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星为光之玥@生死不弃念@香草在一起@我馨永恒earth@nice雪下阳光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风柔雨润好月圆;良辰美景年年盼,幸福生活天天随,冬去春来似水如烟;流年不复返,人生须尽欢,说一声珍重道一声平安,祝您新年快乐!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大家新年快乐。
下面开始发文。
















——
朝庙外,问王公。万年皇业图何成,黍栗高低几朝雄。楸梧远近千家冢,一场噩梦。江湖中,任波风。百年武功图何用,世浪浮沉无主定。青山万古看潮涌,一朝成空。一劫灭,一劫生。逢魔一刻图何景,蚁裳蒙尘负当年。飘零如许千苔生,一抔土坟。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星为光之玥@生死不弃念@香草在一起@我馨永恒earth@nice雪下阳光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各位新年快乐哦












——
江天一色无纤尘,鱼龙潜跃观道身;天人焉有两般义?道不虚行只在人。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大家大年初一新年快乐,下面来发文了


















——
江天一色无纤尘,鱼龙潜跃观道身;天人焉有两般义?道不虚行只在人。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两个孩子接着就围绕着胖这个话题“友好交流”了整整半天,没错,就是半天!期间说话超快不带一句重复不说连休息都没有,暗处记录人员心里流着宽面条泪,写得手都酸了,无比怀念大少爷在的时候,毕竟大少爷在这两位怎么也不可能吵那么久。


说到最后,阿香和孙权嗓子都哑了,还没分出个胜负。


喉咙疼了,斗志却没减少。


不过已经有些冷静了的阿香和孙权两个人同时提出拿体重秤测体重,输的人就要承认自己是“宇宙无敌江东第一大胖蠢”!


两个人各自转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各自扒拉出了体重秤,然后雄赳赳气昂昂的瞪着对方踩上了体重秤。


同时低头看着上面的数字渐渐变得稳定。


“一起说!”阿香仰头,对着孙权挑衅道,


孙权扭头,扯出招牌嘲笑的弧度。


“61.2”


“61.5”


前者是孙权,后者是阿香。


同时说出口后,世界突然陷入了一片寂静。


孙权和阿香四目相对,许久,孙权反应过来了:“哦~~0.3斤啊~~小胖妞~~~”拖长了调,孙权的语气淡淡的满含着得意的笑意。


阿香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顷刻间涨得通红,浑身发热。暗自咬紧了下唇,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体重秤。


许久,她才从体重秤上下来,一言不发地拿纸巾把体重秤擦干净,将纸巾扔到垃圾桶,然后把体重秤抱进怀里。


脚步不再轻快,低着头,走过孙权身边时停下了脚步。


“你赢了……”阿香的声音闷闷的。


“我……我……我是宇宙无敌江东第一大胖蠢!”十分犹豫又无措,阿香憋了很久,终于把那一句飞快的完整说完了,话落,也不顾孙权的表情,也许是怕听到他的笑声,抱着体重秤就飞快的奔回了自己的房间。


只留下愕然的孙权一个人站在他自己的体重秤上,像个傻子。


须臾,从惊诧中回过神的孙权也走下了体重秤。明明只是个简单的动作,他却做得缓慢。


终于赢了孙尚香一次,他却一点也不开心。不觉转头,看着阿香上楼的楼梯,觉得自己蠢透了,和她比什么体重,这种蠢事根本就不是个男孩子该干的。


似乎是听到饭厅内阿香和孙权的吵架声停息,在外等候的仆人们片刻后便走进来,熟练地收拾着桌上的碗筷,一句话也不多说。


孙权听着碗筷的清脆交响曲,只觉得更加烦躁了。


孙尚香那胖丫头缩进房间了,孙策又从去上学了。待在家里,他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想到这里,孙权竟然有了一种可以称之为寂寞的心情。


于是破天荒的,一个月没有上学的孙权回了自己房间,单跨着自己基本没什么书本的孙策同款书包,去上幼班了。


然而,虽然只是去了一个下午,但孙权当天晚上就为自己脑抽的行为感到深深地懊悔!


……


月明星稀,零落的星星点缀着墨染般的夜空,深深扎根于土壤的树木生长旺盛,枝桠四散延伸,苍翠青葱的绿叶点缀着深褐色的枝干。不知名的花草灌木丛生,被夜风吹拂,发出一阵阵摩擦的轻响,吹乱了不知名的清香,叶露闪烁着清冷月华的光辉。


训练室出口有三级台阶,汉白玉堆砌,坚硬光滑。每次训练完后,只要不下雨雪孙权和孙策两兄弟基本上是不会待在室内休息的,他们喜欢坐在台阶上吹风看风景。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星为光之玥@生死不弃念@香草在一起@我馨永恒earth@nice雪下阳光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现在电脑关了,我用贴吧助手找到了被吞的那楼,发截图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就这样又过了四五个月,孙坚已经有近两个月没回孙宅了,孙策白天上学,孙家就只有阿香和孙权两个真正的主人。孙权和阿香都没有朋友,前者是人缘差,后者是孙坚不允许她随便外出,怕她受欺负。所以不去学校,他们那就只能待在家里。


孙权怕又被幼班老师出什么烂功课,一直窝在家里,而阿香虽然也已经到了上幼幼班的年龄,但她一直记得孙策基本没怎么上幼幼班,秉承着坚定步伐不动摇地向大哥学习的阿香也直接放弃了幼幼班,除了开学的时候被孙坚哄着到幼幼班报了个道,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去过第二次。


四岁半的阿香最近还很苦恼,因为她的帅哥师傅和她告别回家了,说以后有时间再来看她,已经适应了每天下午去练“武功”的阿香很难过,心情非常不好。而孙权因为失去对手,练武也提不起兴致,心情烦躁。


于是可想而知,本就互相不对付的两人还一个苦恼一个烦躁,这一下只要一碰到一起就像是炸药爆炸,每天都吵个不停。阿香戳孙权思念孙策却不承认,孙权戳阿香长不大又胖蠢,围绕着这两个话题,他们基本上每天都能吵到嗓子哑的地步。


后来可能是两个人都累了,十分默契的选择了后退一步,那就是不见对方!


可惜,就算阿香待在房间里基本上不出来,孙权在训练室训练,只要他们两人遇见,如同诅咒一般,他们仍然会因为任何理由吵起来,而且一吵起来就没完没了。可怜全孙家的下人每天都被魔音灌耳,简直要神经衰弱了,到了看到他俩一有要碰面的趋势,就吓得心惊胆战的地步。


家里的气氛不知不觉间变得很紧张,仿佛这不是家,而是战场。


阿香讨厌这种感觉,在一次次和孙权争吵中,她越发的思念依赖着自家大哥。然而好不容易盼到晚上孙策回来了,他却只能在晚饭的时候和阿香微笑着交谈几句,听她的抱怨,帮她完收拾孙权,就要回到房间做功课。


可以说孙策和阿香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让看着孙策回屋做功课背影的阿香好几次委屈的咬着筷子,泫然欲泣。


终于有一天,在又一次和孙权吵架不欢而散后,阿香回到房间找到了和孙策的合照,用力地亲了亲孙策的右脸。


然后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她要离家出走,去找正在上学的大哥。


她心想,她会很乖的,找到大哥后看看大哥在学校的样子,然后就心满意足地……继续在大哥的学校里逛逛。


打定主意的她小心翼翼地把相片放回原位,偷偷跑到孙策的房间里,找到了他平时穿的黑色运动服换上。由于她身材比较圆润,所以孙策的衣服她穿着并不显得太大,只是袖口和裤腿稍微长了点,向上挽一次就可以解决。


穿着哥哥的衣服令阿香很开心,仿佛被哥哥抱着一样,她觉得全身心的愉悦,心神荡漾,更是恨不得插双小翅膀飞到孙策身边。


因为以前要去和阿公见面,不能够被别人知道,阿香便偷偷观察了孙家守卫的换班时间以及她要走的道路上的巡逻路线具体情况。


这次偷溜她算是经验丰富,正遇上午后换班这种好机会,趁着他们交接班看令牌的时候,阿香果断的偷溜走了,只留下一道飞似的黑色残影。


第一次离开了孙家的阿香站在陌生的世界,有些迷茫,但短暂的迷茫后便是无尽的欣喜。自由的感觉让她浑身放轻松,因为有阿公教的异能术,她自认为能够防身,一点也不担心被坏人掳走,一路上蹦蹦跳跳哼着歌颇为开心。


额……当然,也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她不知道大哥所在的江东附小在哪里……不过没关系,她可以问啊。


阿香年纪还小,五官男女偏向不明显,又留着短发,穿着小男孩的衣服,看上去全然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偏偏她还有一双及其灵动明亮的双眼,当她拉着过路人的衣角问路时,基本上每个路人都会被她萌到,态度很好的给她指路。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N多年以后,回想起自己第一次离家出走(大雾)的阿香总会忍不住捏捏自己的脸,到底是当时的自己太可爱了,还是自己的运气太好,亦或者是老爸治下的江东安居乐业人心古朴,在乱世中他一个小孩子居然愣是没有被拐跑。


总之阿香顺着行人指的方向,自己再看路牌上的“小房子”其实是学校的标志,居然顺利的来到了江东附小。


站在江东附小前的阿香哇了一声,惊叹着比自己家还要高还要大好多的房子。


想到了自己的幼幼班所在的学校,也没有那么大。拢了拢身上的衣服,阿香眨巴着眼睛,好奇而惊喜。不过看到江东附小门口有守卫驻守,熟悉的制服颜色让阿香撇撇嘴,一看就知道是他们孙家的兵。


阿香其实很想说孙家的兵都笨笨的,超容易就被她骗。


而万万没想到,阿香的吐槽还真是无比正确的。


那群守卫看着阿香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站在学校门前,由于这是江东最顶级的小学,多少孩子根本没资格上,每天都有注定上不了江东附小的孩子好奇的来看看这所学府是什么样子的。


他们很自然地把阿香归入了“没资格上江东附小”的小孩子里。


阿香看了一会儿,想到自己的目的,找到服饰和一般守卫有些不同的领队,对他可爱的笑着:“我找我哥哥。”


领队不动如山,眼皮都没抬一下,声音冷冰冰:“这里没有你哥哥。”


怎么可能没有,她都还没说自己哥哥是谁诶。


阿香鼓着腮帮子:“大叔你骗人,你知道我哥哥是谁吗?”


“这里没有你哥哥?”


回答她的还是机械一样冷冰冰的声音。


“我哥哥是孙策,怎么可能不在这里。”


从来没有被冷遇过的阿香又是好奇又是新奇,因为从小被孙坚捧得像个小公主一样,就连出门后一路走来遇到的路人对她的态度也和蔼可亲,给了阿香一种全世界没有坏人的错觉,她认为每个人都对她很好。除了臭二哥那个异类。


而面前这个人对她的态度却很冷淡,孩子是敏感的,阿香更是观察力非常强。


她觉得眼前的人对她并没有好感,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是他的眼神,他的表情,他的话都给了阿香他很讨厌甚至还有些她说不出来的感觉。


似乎他是高高在上的,而她是被俯视的那个人。


这种感觉,甚至每天和二哥吵架都不曾遇到过。


“孙策”这两个字入耳,首领低头看了眼阿香,眼中带着强者对弱者的蔑视,赤裸裸的毫不掩饰,让阿香由内而外的感觉不舒服。


这种难受,不是和二哥一言不合吵起来的满心怒火,而是一股气憋在心里,发泄不出来,堵塞着胸口,慢慢的扩张,有些慌,心里一揪一揪的。


“孙家大少爷的名字不要瞎提,你不配,小杂种快点滚。”


首领的语气带着浓浓的鄙视,阿香咬紧了牙关,心里那种憋屈的难受感终于扩张到了极致。首领骂她的话她是懂的,她曾经听下人对骂的时候骂过,虽然对骂的下人很快就被父亲处理了,但她还是记在了心里,并且潜意识的知道,这不是好话,后来大哥告诉过她,这是在侮辱别人。大哥说,无论如何,不要侮辱别人。


这是孙尚香四岁半那年第一次知道被侮辱被蔑视的感觉。


也是她单纯的以为每个人都是好人的世界观出现裂缝的开始。


她只知道这是侮辱,但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被侮辱,她只是单纯的知道,她非常不开心。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星为光之玥@生死不弃念@香草在一起@我馨永恒earth@nice雪下阳光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今天二更。
袁绍和阿香进度发展。
守卫悲剧虾米的,孙坚各种霸气












——
人身百年,魔身千年,转眼一见,人魔何别。

楼主:夏影luck  时间:2020-04-10 22:51:57
说到自己是坏女孩的时候,阿香的笑更是明艳了三分,灿金暖阳落入眼底,潋滟发光。整个人似乎闪烁着淡淡的光色,令人移不开视线。


她好耀眼。


男孩怔怔的在心里想着。


“我……我叫袁绍……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们……我们……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他,想靠近她。


心扑通扑通乱跳个不停,袁绍紧张的双手合十放在胸口处,小鹿般湿漉漉的眼神带着迷蒙和期待。


阿香本来都要走了,却突然听到袁绍这样说。


她的耳朵里只有袁绍弱弱的朋友两个字,不停的回荡在心底、


朋友……朋友……


阿香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很快,一种奇怪的期待和愉悦令她唇角的弧度上扬了许多。她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男孩。


“你说什么?”


袁绍心里咯噔了一下,以为她不愿意,立刻起身,也不顾身上被揍的淤青隐隐作疼,他冲了出去,站在阿香身边,这一站,两人的身高高下立现,他低头俯视阿香,而阿香要高高的抬起头看他。这样仰着头很累,袁绍似乎也意识到了,立刻屈膝,和阿香视线齐平。


“我……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看着面前屈膝的男孩,阿香噗嗤一笑,心情很好,她用力认真地点了一下头。


“好……我的名字叫做孙尚香,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第一个朋友了。”阿香说完,想起大哥经常拍二哥肩膀超有气势的样子,她也依葫芦画瓢在袁绍肩膀上拍了一下。


袁绍惊喜不已:“孙尚香……孙尚香……我记住你的名字了……你也是我的第一个朋友,我真的好喜欢你……”


来自亲人外的喜爱,来自朋友的喜爱,令阿香完全忘记了人生第一次被侮辱的阴霾。
在今天,她还交到了第一个朋友。


阿香看着袁绍明明比她高,却还屈膝,和她视线齐平,而不是让她仰望或者俯视,她对这个新朋友很有好感。好吧,她就收回当时说他很奇怪的话了。


“你在哪个班啊,以后每天下课我去找你玩。”袁绍看着阿香灿烂的笑容,高兴地拍手,期待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