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瓶邪同人文 >  【原创】天真不在,只剩吴邪

【原创】天真不在,只剩吴邪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原著风,瓶邪,中长篇,HE
中间会虐,至于是大虐还是小虐不一定~
吴邪失忆~
文笔渣。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联文,另一个作者@沐柳栀⚡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第一章再见(吴邪视角)
张起灵和吴邪、胖子三人一同从长白山回到了杭州,胖子说,好不容易这铁三角有聚在了一起,要好好聚聚。
我看他根本就是想念楼外楼了吧!
刚到杭州,胖子就催促我们去楼外楼,我笑了笑,只是对着闷油瓶说:“小哥,要不我们就先去楼外楼吃一顿再回家?”
“嗯。”闷油瓶淡淡的回了一句,接着就向楼外楼走去。
我们三人在楼外楼大喝了一顿,胖子喝的路都走不稳了,嘴里还在说着胡话,我和闷油瓶二人倒是还好。
将胖子弄到宾馆后就回了西冷印社旁的那个小店铺,只是,当年的那个小伙计已经不在,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吴邪,我要下斗,大概会很久。”张起灵突然说,我顿时懵了一下。
“啊?小哥,我先去二楼收拾一下。”我驴唇不对马嘴的对闷油瓶说,接着就匆匆上楼,进屋,关门,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
呵,即使过了十年,我还是会害怕他会再次失踪吗?还是会害怕……失去他吗……
不过,十年前我就阻止不了他,十年后,怕是也不行吧。
我整个人瘫倒在床上,这时的我仿佛回到了过去,又成为了天真,切……这么久了……还不能在他面前冷静吗……
只是我知道,即使再累,我也不能有丝毫的懈怠,否则,死的那个就会是我,这种日子……已经习惯了啊。
我整理了一下心情,坐到了闷油瓶的对面,看着他那双淡漠的眼睛“小哥,这次下斗是去那里?”
“吴邪,你不用跟来,我的事与你无关。”
又是这句话吗?也许在以前我一定会回击的吧,但现在我真的累了,管不动了,也不想管了,我的心早就千疮百孔。
张起灵,我真的已经不想再追了,也没有力气再追了,我……真的累了啊……我只想好好休息一下啊……
“嗯,随你吧。那你的装备用不用我……”我话刚说一半,就被打断了。
“不用。”张起灵的语气冰冷,不带一点色彩。
‘哦。’我在心里默默说道。
我站起身来,回到自己的屋中,把自己重重摔在床上,闭上眼睛睡觉。
我以为我会睡不着的,结果这一觉睡的很死,我已经好久没有睡得这么死了,这么快就放下戒心了吗……是因为他回来了,让我感到安心吗?像是回到了以前几个人什么都不知道到处乱跑弄的一身伤的日子,纵然无知,却很幸福……
唉,罢了罢了,我什么时候也这么多愁善感了……我是吴小佛爷,不是吴邪。
我一脚刚踏进闷油瓶那屋的门槛,就听见楼下门外的一声“吴小佛爷,堂口出事了!”
我心里一惊,堂口?堂口最近一直都风平浪静,怎么这闷油瓶刚一回来就出事呢,怕是有问题?
“嗯,我知道了,你现在楼下等我,一会就下去。”我还是走进了闷油瓶的屋中,却发现屋中那里还有闷油瓶的影子,就连床单,被子什么的都还是昨天我刚整理完的样子,就好像他从没来过似的。
已经走了吗?也好,省得被他看见我失去天真心狠手辣的模样。
――――――――――――――――――――――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第二章下斗
“吴小佛爷到!”
吴邪和刚才传话的那个伙计一起急匆匆赶来堂口。
吴邪带着假笑坐在最里面的那张椅子上,即使脸上挂着笑容,散发出来的气息却那么冰冷。
还未说话就听见下面的皮包问道:“小佛爷,兄弟们上次去长白山不仅折了不少人进去,还什么明器都没摸到,这可让兄弟们都不服啊!”
“去长白山一事,本就不是去捞明器,去之前我应该都问过你们了吧?”吴邪还是一脸笑容,只是气场越发强大。
“是问过了,但是去的兄弟们那个不是为了摸明器?再一个,兄弟们是因为信任小佛爷你,才跟着你去的。谁知道……”
吴邪笑得越发灿烂了,他身边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好的前兆,道上有句话叫“宁听阎王哭,莫看佛爷笑”,所有人的后背皆是一凉。
“那就是说,皮包你今天一定要找事了?!”
“这,这也不是……”皮包的话还未说完,周围人闻到了很浓的血腥味,往那里一看,皮包的心脏上插了一把刀,一击毙命。
“长白山一事,确实折了不少人进去。我知道大家不服,我吴邪必不会亏了大家,此次来这里,一是清理一下有谋反之心的人,二是通知大家一声,有一个凶斗,明器多,危险大,不知道大家意下如何?”
“去!”
“去!”
两声同起,是梨簇和苏万。
紧接着别的堂口的头也同意了。
“好!那各位自带装备,此次我们去的人越少越好,带回来的明器,大家分,我吴邪那份给大家就是了。
明日早上七点,在此处见。”
“好!”
――――――――――――――――――――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第三章 活跃的汪汪叫
待到众人退去,吴邪捏了捏鼻梁,命人把尸体收拾干净,转身回了房间,面色有些沉重。
凶斗确实存在,因为最近那几个汪汪叫又开始活跃起来,就剩不几个人他们也能活分起来,也不知道该说是他们作死还是祸害,毕竟祸害遗千年。
他插在汪汪叫中的眼线,前些日子回信给他,说是准备下到那个凶斗里拿些东西出来对付自己,此刻只想说一句“汪汪叫你真看得起我”,并把地图一并捎在信里发了过来。
具体的情况他并不清楚,只不过墓主人生前是个大将军,好东西也应该不会太少。令他在意的,是那个地图上被红笔圈上的地方。
吴邪的手指敲在桌子上,具有节奏感,究竟是什么,会让现在的汪家哪怕出动所有人也要拿到?吴邪眉头紧皱,“小哥要下的斗……会不会……”
天渐渐的变暗,隐约的可以看见那白色的弯月。
“哑巴,你真决定了?”黑瞎子在解雨臣的沙发上坐着,脸上带着和他气质完全不相符的认真,还有什么事情能让玩世不恭的瞎子这么紧张?
张起灵并未言语,只是把视线从天花板移到了他的身上。
黑瞎子和张起灵认识时间这么长,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眼神代表的意思?不过……“哑巴,小三爷……知道吗?”
“嗯。”
“他没拦着你?”解雨臣的手机里传来一阵“GAMEOVER”的声音,随后他把手机放进裤袋,坐在黑瞎子旁边,抬眼看着张起灵,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去哪。”
黑瞎子对张起灵的惜字如金至今还是有些无奈,要不是他们认识的久,还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花儿~哑巴说的是没告诉小三爷他去哪。”瞎子翻译机上线)
解雨臣刚因为有些不悦的而皱起的眉,瞬间舒展开来,恢复了平常姿态。
“没告诉,吴邪也不可能这么轻易让你再次出来。”
张起灵没再说话,再次抬头去看他的老朋友天花板。
“哎呀哎呀!没事啊哑巴,有我跟你去西王母国,保证给我大徒弟带回来个完整的你!”黑瞎子蛇精的笑着过去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
解雨臣对眼前的画面表示有点辣眼睛,默默把头转了过去,又开始玩他的俄罗斯方块。
————————————————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第四章拿烟
江苏省盱眙县洪泽湖,在今天迎来了很多不速之客。
他们的穿着打扮和普通游客毫无差别,可是鼓鼓的背包里,却藏匿着不能被旁人发现的东西。
“小佛爷,您要的东西。”李铁把一个黑色背包递给吴邪,随后招呼着弟兄们去旅馆入住。
吴邪进到自己屋子里,将背包打开,翻开着东西有没有什么损坏或是其他差错。
李铁虽然是这几年比较衷心的,可他还是会逐一检查。
他的嘴角带着一丝苦笑,当年的天真,果然还是被磨灭了啊。
冰冷的水滴从脸上滴落到脖颈,突如其来的凉意让他的大脑更加清醒。他并没有去管那些不断滑下的水,反而是拿出地图开始研究。
明祖陵。这个地方还真算是比较特殊。
国家AAAA级景区,不过据他所知,这个陵墓在当年大旱露出之后又重回了水里。也是汪藏海参与设计建造的。
吴邪的嘴角勾起笑容,汪藏海啊……他设计的墓,还真是不得不小心。
汪藏海当年在朱元璋时候是一个大人物。在当时,他的一句话,甚至可以使很多城市消失。
“叩叩”。
吴邪把视线移到门上,将地图收起之后,起身开了门。
门外的人是李铁:“小佛爷,装备什么时候发给弟兄们?”
“现在就发吧,我已经把我的那份拿出来了。”吴邪把背包递给了李铁,示意他去发。
李铁点了点头,将门轻轻关上。
吴邪并没有在那些装备里拿出一份给自己用,他从一开始就把自己的准备好了。检查装备,也只不过是给手下的人一份保障。毕竟里面还是有对他衷心的。
吴邪摸了摸裤兜,里面扁扁的什么都没有,这让吴邪感到有些烦闷。
“啧。”他轻咂一口,烟没了。
这时,在杭州的梨簇突然打了个喷嚏,正在洗澡的他,险些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喷嚏弄得重心不稳,一屁股摔在地上。
苏万看见梨簇,发觉他心情不好,就问了句:“怎么?”
梨簇揉了揉鼻子:“没事,就刚才洗澡,突然感觉后背一凉。”
“不会是鸭梨你拿了吴老板的烟,所以遭到报应了吧?”苏万举起手中的烟,冲着梨簇晃了几下。
“去你的!我那是为了他好!都什么身体了,还抽烟?!”梨簇腾地一下站起来,把烟扔在垃圾桶里,有小声嘟囔,“他回来不会又派我去沙漠吧……”
“噗哈哈哈哈哈!”苏万顿时在床上笑开。
梨簇瞪着苏万,苏万看鸭梨好像是真的生气了,急忙收回笑声。
快快快,找个话题……苏万咳嗽了一声:“鸭梨,你说,吴老板这次为什么不让我们和他一起去?”
“我咋知道?那个吴蛇精,谁知道他想什么?”梨簇翻了个白眼。
“唉……也是啊……”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第五章下斗
天还未亮,吴邪带着十多个人就来到了湖边,乍一看以为是要闹事的。
毕竟是国家4A级景区,多少还是要小心点。所以他们特地在旅游淡季来,也是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要是在深山老林倒是还好,偏偏是在湖底,还真是有些麻烦。
吴邪只能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从这里下水。
他派李铁下去,看一下水下的情况,以及墓门能否开启,打不开还要另想办法。
李铁下去了半个小时多,才出水。他把身上装备都卸下,就直接从地上站起:“小佛爷,下面挺深的,墓门距离湖面大概有五六百米,现在开的话不确定里面能进多少水,但是还是可以开的。”
吴邪把烟扔在地上,踩了踩:“走吧。”眼睛里一丝神采都没有。
吴邪第一个下了水,后面就是李铁。这帮人里面,也就李铁他还能放点心,其他人全都会在背后捅你一刀子。
水下的墓门由于压强有些难以打开,他只能让四五个伙计拿撬棍撬开。
一撬开,就有一股巨大的漩涡将他们卷入。
“咳咳咳咳……”李铁咳进了些水。
吴邪过来拍了拍他的后背,示意他起来,拿着狼眼照了照周围的环境。
下来的时候他留了四五个人在上头接应,所以进来这里的总共也就十个人,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伙计除了呛到水的,还有两个把腿伤了。估计是卷进来的时候,被什么刮到,腿上的伤口做了些简单处理。
敢下墓的,没什么矫情人,毕竟在这里,如果你还矫情,真的也算是一条汉子,不要命的汉子。
虽然这墓被淹在水里,但很奇怪的是,这墓里并没有全部都是水,相反,除了墓道两侧有水以外,还算是比较干燥。
看来这墓在修建时,就已经做好会被淹没的准备。也不知道是汪藏海搞的还是朱元璋让弄的,真是周到,倒方便我们了。
吴邪拿出地图对比,发现他们现在所在地应该是西门道内的回廊。
也就是说,直走进去,就是两个耳室,闯过耳室,就可以直接到达后室。
吴邪把地图塞到怀里,进入耳室。
比较奇怪的是,耳室不算狭窄,相反室内空间较为空阔,里面地面各铺青白石石板,里侧设有棺床一座,形制亦为白石须弥座镶边。
棺床上部平铺方砖,中部也设有一金井。
金井里是为沙子,在风水上被称为金井。在各个角落里倒是有些值钱的古董。
吴邪在意的东西并不在耳室,他在意的是被画圈的前室。
照理来说,前室不会有太多的东西,更多的反而是在中殿和后殿,这也是离他们较近的地方。
如果说汪家人很清楚这一点,又为什么会画圈在这里?
吴邪皱了皱眉,真应该好好补补风水这一学问,要是这东西放在这里大有风水,这么做也就不奇怪了,知道这里的风水,还能小心防范一下可能会出现的粽子。
看着这个圈,吴邪有些异样的感觉,但也来不及多想,就继续向前走了。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第六章后殿
两个耳室他们已经全部走过,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对于这些土夫子来说,这点东西还不够塞牙缝,人都是贪心的,有了好的,就想要更好。
之所以说是凶斗,一部分原因是汪藏海参与过设计,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地图上面写着凶斗二字。
字迹非常潦草,看样子像是非常匆忙写出来的。
“小佛爷,前面的殿?”李铁上前询问吴邪。
“后殿。”
耳室和后殿本应是相通的,但是这个墓里,确实封死的。
果然汪藏海的脑回路不应该按照正常人对待吗?他这个人的想法完全揣摩不到。吴邪的心里不禁想到。
他叫了几个伙计拿好东西准备砸墙,看看咋开后后面是什么,却突然想到一些事情。
让伙计暂时停手,他拿出匕首用力将墙上的一块砖挖下,发现后面什么都没有后,才让他们砸墙。
他本以为那只老狐狸会像当时鲁王宫里那样,设下一个圈套。
可他并没有,这让吴邪的心中警铃大作,为什么?一路走来,太安全了,让所有人的戒心都放了下来,如果这种时候要出什么事情,简直防不胜防。如果说他设了还好,可现在的一切反而让他觉得不好处理。
汪藏海是什么人?他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吗?答案是否定的。
可即便如此,也还是要进去看看的,就像明知是死路,还要去闯闯。
吴邪踏进后殿。
室内地面铺砌着打磨平整的正方形花斑石石板,里侧居中的部位设有棺床一座,上面铺砌同地面一样的花斑石,周围以汉白玉石镶边,做须弥座形。中央设有金井,帝后的棺椁及随葬器物箱,覆金井之上。
两侧是另外两座棺椁,随葬器物应该是在棺内。
李铁看见这些之后就吞了一大口的唾沫:“小佛爷,咱们开不开棺?”
吴邪睨了他一眼:“不开。”
王八有些不满:“我说小佛爷,来这墓就是为了捞东西回去的,您这不让开棺,是几个意思?”
吴邪冲着王八和那些不太满意的伙计笑笑,和他在堂口时一样:“既然各位想开,那便开吧。”
不让开棺是为了他们好,既然这么想开,那就开吧,有我开棺必起尸的体质在这里,你们还敢开棺?
第一个棺被开了。
里面有一具骷髅,上面的衣服也早已破烂。
陪葬品还算多,但是狼多肉少,很多人还是没有得到什么。
第二个棺也被开启,也还是一样。
有人开始打皇后棺的主意了。
虽然已经有不少的陪葬物品放在金井之上,但更多的人还是相信棺内的更重要。
吴邪一直在后殿与中殿的连接处看着这一切,眼里泛着寒光。
两三个伙计已经把棺材开了个小缝,还未来得及看见全貌时,棺板就被一股大力推开。
一个伙计被怪力推在地上,抬眼看着棺里出来的东西。
那怪物正对吴邪,吴邪也没见过这样的东西,只是它太像两个东西的结合体了,脑子里的记忆一下子炸开来,他对这个东西太熟悉了,被封沉的西沙的记忆一下子冒出来,当初那东西,还是给他留下了很不好的回忆。
海猴子和禁婆的结合体。海猴子的身体,和禁婆的脑袋。
那个伙计瞬间被头发吞没。吴邪只听见一声惨叫,便没了声音。
去开棺的那两三个伙计拼命地想挣脱开,可最后还是没能成功。
那个怪物抬头冲着吴邪,快速地向他冲了过来,吴邪在身后的墙壁上摁了一下,墓门重重地砸了下来。
那怪物的一只胳膊被压在外面。已经折了。
李铁还有三个伙计幸免于怪物的头发下。他们离墓门近,看见不对立刻就跑到吴邪的身边。
明祖陵的这个机关一被触发,后殿就成为了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
所以他们并不需要担心那怪物会穿过回廊过来。
只是……为什么汪藏海设了怪物在这里,还要设这样的机关?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第七章画圈
后殿门一关,吴邪五人就进了中殿。
这墓里还真是简洁明了。
一进去就是两座石像,中间是黄金打造而成的帝座,旁边就是皇后的座位。
两座石像高大威猛,两人的佩剑上分别用古文写着“将”。看样子,这两人是明代的大将。
按理来说,这里是皇帝棺材所在的地方,可这里除了帝座也没什么了?莫非……
吴邪每一步都走得十分小心,缓缓走至帝座之后。
“果然!”吴邪心想。
帝座之后,便是一具棺材。
吴邪心中有些纳闷,汪藏海设计的墓,居然要比万历帝的墓干净。总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出去之后,再也不来跟汪藏海有关的任何墓。”吴邪倒是有一种对与汪藏海有关的东西,一辈子也不想去碰的想法。
这也难怪,毕竟被他坑了这么多回。
真真是没什么东西啊!伙计在室内来回转悠,也没找到什么能带走的东西。
看着那皇帝棺,虽是贪财,却也是知道这墓里的棺材决不能乱开的了。刚刚那怪物,着实是吓了一跳。
倒了这么多年斗,头一次见到这么可怕的怪物!
吴邪看着剩下的几个伙计,个个都一脸惋惜,看着那棺材想上去,却又不敢动的样子,实在是好笑。
估计是被那东西吓到了。
话说当年,他也是这个怂样?
想了想,他决定放弃翻自己的黑历史。
吴邪把目光放到与他只隔一回廊距离的前室。
那里,有汪家想要的东西。
无需多想,汪藏海纵然再厉害,也不可能会在十分中意他的朱元璋所在地搞什么鬼,这他是肯定的。
“这……”吴邪发出一阵沉吟。
什么鬼?!谁来给他解释一下,前室里面一半书籍一半珍宝,连个棺材都没有是什么情况?
连忙拿出地图对比,画圈的地方是那些书。
书?什么书能对付的了他?教汪汪叫怎么在短时间内快速提升智商的吗?那他们还是放弃吧。智商是硬伤。
嘲归嘲,他还是去打量了那些书籍。别说,这一看,还真让他看出了些什么。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第八章墓中墓
吴邪勾了勾唇,有点意思。
在一堆明代的奏折里面,掺杂着几本儒家的书,汪藏海是脑子坏掉了?才设计的这么一个机关?
吴邪拿出一根已经湿透的烟,放在手里把玩着。
一只手抵在下巴上,这个机关,不一定就是出口,也有可能,是一个陷阱。
吴邪决定先不去管这个机关,在前室里转了转,还是回到了机关前面。
“这是逼着我开机关啊!”吴邪心想。谁家前室前面没有墓门?嗯?!
他决定放手一搏,将几本儒家书拿出,前室的门开始逐渐放下,李铁在中殿一看吴邪这面有事,急忙跑到前室,想要将他带出来。
可是前室的门在他进入之后,已经落了下来。
与此同时,二人脚下的地板,突地消失,二人掉下。
在前室的门落下后,后殿那两扇被吴邪放下的门就被自动开启。
里面的怪物早已吃完那些尸体,它还未吃饱,一看墓门开了就迅速冲了出来……
“嘶……”吴邪揉了揉头。起身打开狼眼看向四周,看完之后,他拍了拍地上的李铁。
“醒醒,我们还没死。”
李铁起身看了看周围的情况:“我去!小佛爷!这什么情况?!”
吴邪他们此时正身处在另一个墓室。
“不知道。”吴邪在背包里查看还剩下什么装备,“如果我所猜没错,那么这个墓应该本来就在这里,而明祖陵是后建在上面的。”
“啥?!墓中墓?”李铁瞪圆了眼睛,原本不大的嘴巴被他长的似能吞人。
李铁有些欲哭无泪,之前就听说小佛爷下的第一个斗,便是及其凶险的,而后面那些,更是一次比一次要人命。而那句“开棺必起尸”,他也是略有耳闻。
果然啊,这当家的不是常人能比起的啊!
吴邪顿了一下,心道:都多大把年纪了,他还没适应墓中凶险?
但吴邪面上却没露出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道:“把自己的包打开,查看一下还剩什么能用。”
如果李铁此时能听到吴邪心中所想,一定会大喊:“小佛爷!当真不是我没适应!而是我一个年近五十的人,下了这么多斗,只有几个是可以和你愣头青时下的第一个斗,可以匹敌啊!”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第九章 客房
吴邪和李铁此时是落在一个土包上,至于为什么墓里会有土包,吴邪表示他怎么知道?又不是他的墓。
两人拿着狼眼,小心的向前走着。
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有一间屋子。
屋子四周放有蜡烛,吴邪和李铁各负责几个,不一会整间屋子就亮了起来。
这件屋子的全貌,也被呈现在他们的眼前。
令吴邪比较意外,他本以为这是一间墓室,可现在看来,像是现代的屋子更多一些,与这个墓室格格不入。
屋内正中间,摆放着一张木制方桌,最左面的墙壁前,有一张床,是古代的木床。
看样子这木床还能再挺个百八十年,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才能让它保持这么多年没有坍塌腐朽。
这间屋子的蜡烛只是单纯的蜡烛,根本就不是什么活人烛。这让吴邪不禁怀疑,这墓难道和汪藏海无关?
这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吴邪也没做多久的停留,和李铁继续前进。
刚出了屋子,就看见屋门上写着两个大字。翻译成现代话就是“客房”。
所以……这真的是谁家的地下房?
倒也没做过多想法,二人只是想尽快出去。毕竟这里暂时好像脱离了汪汪叫画圈的地方,但又有些怪异之感不断在盘旋,另他很不安。
吴邪刚想招呼李铁,问问他需不需要吃些什么补充体力,就听李铁一声大呼:“**!”
吴邪刚想过去,就看见李铁一个一米八的大汉,“噌”地一下跳起,然后一阵风吹过,他已经跑到了吴邪的面前。
吴邪有些无语,刚才的墓真的把他吓到了?平时这家伙也不是这样的,怎么这么怂?吓成这个样子……
吴邪叹了口气,李铁看着吴邪这么看他,有些哭笑不得:“小佛爷,前面有棺材。”
吴邪把狼眼打开,照向前面,果然和李铁说的一样,两面墙前各有四个棺材,正中央也就是他们的正前方还有一个棺材。
九个?这个数字一下被他想起了九龙抬棺,可这也不像。九龙抬棺可只有一口棺材,这里可是九口,难道说……是七星疑棺的翻版?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第十章 粽子
吴邪拍拍李铁,侧耳过去,小声道:“等会一起过去,轻点脚步,不要说话,打手势给我,呼吸调整好,不要过于大声,省得吵醒里面的正主。”吴邪愣了两秒……这个场景……这么熟悉……
脑子里一下子涌入很多快被他遗忘的记忆,让他一下子愣在了原地。李铁见吴邪突然没动静了,问“佛爷……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吴邪回过神来,“刚刚我说的,可要记住了 ”
李铁点了点头。
俩人蹑手蹑脚地一点点向外走去,就在这时,一阵敲棺声在李铁旁边传来,李铁虽然害怕,但也只能忍住,废话!现在喊出来的话别的棺材也动了怎么办?!
他急忙把视线投给吴邪,请求他的指示。
吴邪让他慢慢挪开那里,李铁便比刚刚更为小心的挪着。
好不容易离出口近了,那具棺材的棺盖突然飞起,里面的粽子冲了出来。
那是一只红毛粽子,看样子年份挺久。
吴邪大喊:“跑!”
李铁撒腿就往外跑去,刚出去,李铁就顿住了脚步。
他差一点……就差一点就掉下去了!谁他妈来给他解释一下为什么是空的啊!
红毛粽子看见一人跑了,门口还剩一个,便向吴邪冲去。
吴邪拿出匕首,做出防御姿态,红毛粽子速度很快,几步就冲到了他的前面,两只利爪直直的向吴邪的脑袋抓去。
吴邪蹲下身子,躲开了这一击,手上的匕首向粽子腿部划去,粽子未来得及反应,腿上受伤,却只是破点皮。吴邪看着这样子,眉头紧皱,是个麻烦的东西……
这一下粽子彻底恼怒,退后一步后再次扑去,吴邪拿匕首做挡,把两只利爪与自己隔离开来。
粽子看爪子不起作用,便张开嘴巴拼命地往前够着,想要咬下一口肉。
吴邪不断把身体往后,避开那张充满恶臭味的嘴巴。
看着粽子的注意力全在他的脖子上时,吴邪将匕首一收,整个人向旁一躲,粽子力量过大向前趴去,幸而它及时收住,才并没有趴在地上。
吴邪趁这时候,一匕首上去,割开了粽子的喉咙处。
一击毙命。
这时剩下的八个棺材,一齐发出了刚才的敲棺声。
吴邪心道不妙,不小心怕是要交代在这。
跑向了外面,李铁站在他面前,看吴邪出来了,就给吴邪指向了仅有的一条路——楼梯。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第十一章 楼梯
前面是一条不知道通向何处的楼梯,后面便是凶猛无比的红毛粽子,吴邪只思考了一瞬,便冲李铁大喊道:“上去!”
李铁听见指示,连忙往楼梯上面跑,他刚才就想上去了!要不是等当家的,他早逃命去了!
吴邪紧跟其后,二人跑了一会,却发现这楼梯似是没有尽头一般,一直向上延伸。
而那只粽子,跟了他们一段时间便再无踪迹,只听得见它那充满怨念的吼叫,一直在耳边回荡。
吴邪一把拽住前面李铁的脖领,让他停下。
李铁吓了一跳,突然出现的力道差一点令他跌落楼梯,站在原地大口喘息。
“怎……怎么了?佛爷?”
“这楼梯……未免……太长了?”吴邪皱了皱眉。
李铁这才发觉不太对劲,向前瞅瞅,不禁愕然:“没……没尽头!”
啧。刚刚墓室前面并没有墓门或者其他机关,相反,只有这么一个楼梯。也就是说,无论是谁,进来之后,都一定是会上到这个楼梯,只要他想出去,而不是和那只粽子度过余生的话。
可楼梯又是没有尽头的,难道这个墓建出来就是为了让人有来无回的?
有这种可能性吗?
吴邪随即摇头。随手捡起一块石子,蹲下身,在楼梯上划出所有的可能性。渐渐他也开始习惯胖子的方法,把所有可能性都一一列了出来。
1.没头。
2.鬼打墙
3.幻境
4.走
目前他只想到这几种可能性,没有尽头,这个可能性他基本可以排除。为什么?因为如果真的没有尽头,那么刚才的墓室里应当是有其他机关。当年修建陵墓的人,绝对会给自己留出逃生通道。
第二个,鬼打墙,准确点说应该是鬼打楼?有这种说法吗?他还真没见过鬼打楼梯的,不过也说不准,万事皆有可能。
第三个,幻境。这个也是他最想选的,因为说得通。但他很清楚,这一路上从没见过什么铃铛,亦或是听到轻微的什么奇怪的声音。但凡是幻境,最起码,会有铜铃的出现,但是一路上并没有看到,所以基本可以排除。
只剩下第四个。。说不准……真的是这个楼梯太长了呢……?
吴邪抬抬眼,看向楼梯的上面。
站直了身子:“走吧。”
李铁愣了愣,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还是没出声,只是安静地跟在吴邪的身后。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第十二章卧室
看来继续走是对的,吴邪心想。
呈现在二人面前的,是一间新的墓室。虽然说是墓室,但这已经令吴邪很欣慰了,起码不用再走那么长的楼梯。
墓室他不害怕,他担心的,是像刚才的那种情况,不可控性太多,他讨厌这种感觉。
且说刚才二人,决心继续向上走,走着走着遇到一个缓台,在那休息片刻,补充了些食物后,继续上行。
然后就进入了这间墓室。
如果说,前两个墓室像客房和大厅,那么这间,则像是卧室。
因为这间里面的东西更多,虽然同样是木床,桌椅板凳,却多了些东西。
譬如……床前熏香用的香炉。
香炉上早已堆满灰尘,吴邪并未太过在意那只香炉,因为它太过于普通,几乎随处可见,比起右边墙前的案台上的毛笔,以及各种玉器显得更重要。
吴邪在案台前矗立着,目光在台前的物件上四处游走。他在找机关,能从这里出去的机关。
而身后的李铁,目光呆滞,动作迟缓地靠近香炉,小心翼翼地将炉盖打开,竟是未发出一丝声音。
吴邪刚检查完案台的物件,确认过没有任何机关,正要回头,只听“啪”地一声。
他转过身去,走向蹲在地上的李铁。伸出右手,正要询问有没有什么发现时,却听见极轻微的铃铛声,从李铁那传来。
吴邪眸光一冷,拍了拍李铁。可李铁身子一歪,整个人向左倒去。
吴邪上前探了探鼻息。死了。
李铁双目无神,脸上并无恐惧之色。看样子他是在一瞬间死去,而且是毫无预知的,死前没有看到什么,或感知什么,脸上的表情还是祥和的,人就死了。
因为如果是看到什么而被吓死,瞳孔会缩小,而受到什么东西而致死,眼睛也会瞪大。
可李铁尸体上却没有这两个特征。而且李铁是碰了这香炉才出的事,由此,吴邪得出一个结论,这香炉中绝对有问题。
吴邪迅速做出反应,将背包内所剩不多的水倒出一部分在香炉的香上。
将其浇灭。
好不容易将眼前的危机解除,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阵被刻意压制的脚步声和喘息声,他居然此刻才发现。
有人!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第十二章卧室
看来继续走是对的,吴邪心想。
呈现在二人面前的,是一间新的墓室。虽然说是墓室,但这已经令吴邪很欣慰了,起码不用再走那么长的楼梯。
墓室他不害怕,他担心的,是像刚才的那种情况,不可控性太多,他讨厌这种感觉。
且说刚才二人,决心继续向上走,走着走着遇到一个缓台,在那休息片刻,补充了些食物后,继续上行。
然后就进入了这间墓室。
如果说,前两个墓室像客房和大厅,那么这间,则像是卧室。
因为这间里面的东西更多,虽然同样是木床,桌椅板凳,却多了些东西。
譬如……床前熏香用的香炉。
香炉上早已堆满灰尘,吴邪并未太过在意那只香炉,因为它太过于普通,几乎随处可见,比起右边墙前的案台上的毛笔,以及各种玉器显得更重要。
吴邪在案台前矗立着,目光在台前的物件上四处游走。他在找机关,能从这里出去的机关。
而身后的李铁,目光呆滞,动作迟缓地靠近香炉,小心翼翼地将炉盖打开,竟是未发出一丝声音。
吴邪刚检查完案台的物件,确认过没有任何机关,正要回头,只听“啪”地一声。
他转过身去,走向蹲在地上的李铁。伸出右手,正要询问有没有什么发现时,却听见极轻微的铃铛声,从李铁那传来。
吴邪眸光一冷,拍了拍李铁。可李铁身子一歪,整个人向左倒去。
吴邪上前探了探鼻息。死了。
李铁双目无神,脸上并无恐惧之色。看样子他是在一瞬间死去,而且是毫无预知的,死前没有看到什么,或感知什么,脸上的表情还是祥和的,人就死了。
因为如果是看到什么而被吓死,瞳孔会缩小,而受到什么东西而致死,眼睛也会瞪大。
可李铁尸体上却没有这两个特征。而且李铁是碰了这香炉才出的事,由此,吴邪得出一个结论,这香炉中绝对有问题。
吴邪迅速做出反应,将背包内所剩不多的水倒出一部分在香炉的香上。
将其浇灭。
好不容易将眼前的危机解除,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阵被刻意压制的脚步声和喘息声,他居然此刻才发现。
有人!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这章被吞……好多次……没显示文章,我就发了图片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第十三章破除幻境
吴邪将狼眼关闭,隐入黑暗,把匕首握在手中。
那人刚到门口,吴邪便把狼眼对着那人的脸打开。已经适应黑暗的眼睛,一时接受不了太大强度的亮光。
那人用手将眼挡上,还未等吴邪看清来人是谁,那人便先出了声:“小哥?胖子?是你们?”
声音出奇的熟悉,吴邪举着狼眼的手一顿。
那人渐渐熟悉了亮光,缓缓把手放下。
待吴邪看清脸时,那张名为“小佛爷”的面具上,第一次出现了裂痕。
“当真无邪。”这是吴邪的第一个念头。
那人看见吴邪时,也是一愣。满脸写着不可置信,随后来到吴邪身边左晃右晃,似是在确认些什么。
而吴邪也在此时,打量了那人的脖子和耳根处。
没有。
也就是说,这个拥有着和他一样脸的人,根本就没戴人皮面具!
如果说张海客闲的没事,跟了过来,他也是会辨认出张海客的。可这个人,他不是张海客。
“*!”吴邪大骂一声,把那人吓了一跳。
他将最后一只火折子折亮,正准备找破解幻境的办法,却不想被人抢先一步。
吴邪只感到一阵晕眩,再睁开眼已经破除幻境,回到之前那个漆黑的墓室。
还未来得及做些什么,脖颈处就被人狠狠捏了一下。
“他娘的,又是这里!”念头从脑海里一闪而过,开始模糊的视线,只看到了,黑暗里,一人微勾起唇角。
在吴邪倒下的瞬间,轻吐二字:“成了。”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第十四章失踪
一个月后。
“**!大花,还没有吴邪的消息?!”胖子坐在吴邪家的沙发上,“腾”地一下站起,在地上来回转悠。
解语花揉了揉眉间,一脸不耐地道:“别催了,我那些伙计已经找了一个月了!从来没停过!”
胖子急的不知道应该找谁,拿出电话给自家伙计打了过去:“喂?你们找没找到吴邪呢!”
手机对面的伙计被胖子这一吼,本来要说什么都给忘了,心知老板这是着急了,却也无可奈何:“老板……没找到……”
电话“啪”地被挂断,伙计心中一阵劫后余生的兴奋。
胖子心中虽着急,可也对吴邪失踪这件事情无可奈何。
他能怎么办?他在这里干着急天真就能回来?
唉……胖子在心中轻叹,似是忽然间失去全部力气一样,倒在沙发上。
一时之间,他仿佛又苍老了不少。
外面的天渐渐阴沉下来,不时还传来轰轰的雷声。不一会,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门外传来“叩叩”声,有人在敲门。
可是在雷声的衬托下,敲门声几乎没有。门内的解语花和王胖子根本听不见。
门外的人顿了顿,停止了敲门,抬头望了望天。似是知晓为什么没人给看门一样,用他非常人的双指把门锁弄坏,直接踏进屋子。
解语花和胖子几乎是在那人进来的一瞬,同时看向那里。
一看,便惊得直接从沙发上站起。
“这……这?”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第十五章醒了
“小哥?!”胖子惊呼出声,也不怪他这样,毕竟小哥回来听见吴邪失踪之后,整个人就又失踪了。
整整一个月,铁三角里就剩个他了。
张起灵的身后背着一个人,胖子想上前看看是不是吴邪。还没等到身边仔细瞅瞅,张起灵便已经把人放在沙发上,胖子这才看清,他娘的,就是吴邪!
“妈的,这臭小子,害的胖爷整整一个月没睡好吃好!都瘦了!”胖子看见沙发上的吴邪身上并没有伤口,人也没什么大碍,不禁破口大骂。
这俩兄弟,就没一个让他省心的!
解语花看着吴邪没什么事,这才放心的回了沙发,看着张起灵问道:“张起灵,吴邪你是在哪找到的?”
解语花刚问完,还未等张起灵说些什么,黑瞎子就带着湿透的衣服走了进来。
“诶哟!花儿!好久不见啊?”黑瞎子把湿了的衣服脱下,把门口的鞋柜搬过去,将被风吹的不断摇摆的门给压上,这才不再往里刮雨。
黑瞎子拍拍手上的雨水,往解语花旁边一坐,道:“花儿!我和哑巴是在苏州找到的我大徒弟。”
“苏州?”解语花一边看着张起灵,询问着他。一边起身,坐在离黑瞎子较远的地方。
黑瞎子还想往这边凑凑,解语花给了他一个眼神,黑瞎子蛇精的笑了笑,却也没再有什么小动作。
废话,再乱动作死,人跑了算谁的!
张起灵点了点头,回答了解语花的问题。
胖子在那捏着吴邪的鼻子不让他呼吸,吴邪憋着气,实在喘不上来了,猛然睁开眼,给胖子吓了一跳,急忙松开手。
吴邪坐起身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解语花过去把手放在胖子的肩膀上:“胖爷这是做了什么?给吴邪累成这样?”
解语花嘴边带着笑,可这笑意却不达眼底。
胖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也知道这事是自己过火了,道:“嘿嘿……大花,胖爷我这不是寻思着天真睡着了,逗逗玩吗?谁知道……”
解语花瞪了胖子一眼,却也没再说什么。
张起灵上前不断给吴邪顺着气,吴邪呼吸畅通了之后,抬眼便看见了屋内的众人。
大大的猫眼带着一丝疑惑,道:“小哥?胖子?”
胖子心道这眼神不对啊,抬手伸出三个手指,在吴邪眼前晃了晃,道:“天真啊,你知不知道这是几?”
吴邪脸色微变,道:“胖子你是当小爷傻了?!三我还能不认识?还是胖爷最近忘记吃**片,脑子混乱了?”
胖子瞪大了眼睛……这这这……这不是原来天真的语气吗?
解语花也是一脸不可置信,张起灵还是一副面瘫,黑瞎子看不见眼睛,也不知道是何表情。
吴邪没在意他们的眼光,只是看着胖子问道:“胖子,这是哪?咱们不是在张家古楼吗?”
张起灵微蹲下身,直视吴邪的眼睛,道:“吴邪,现在是几几年。”
吴邪想了想,道:“2005年啊。”
“我们在哪?”
“张家古楼的外面啊。”吴邪顿了顿,又道:“我还记得胖子一身是血的出去找我,我还带着三叔的面具呢!”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时间:2021-01-29 22:02:42
第十六章堂口
胖子拍了拍自己已经僵了的脸,嘴巴慢慢合上:“天真啊……你,你不会失忆了吧?”
吴邪这才反应过来不对劲,朝胖子要了他的手机。
打开一看,手机上写着的日期是2015年10月5日。
吴邪一顿,手机险些落地。
“什……什么情况?我,我失忆了?”吴邪看着眼前的这些人,几个人我看着你你看着我,却是谁也不清楚怎么回事。
无奈,胖子就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连带着解语花和黑瞎子一起,给吴邪讲了被他忘记的这几年间的事。
但是他们心有灵犀地,选择了将事情和盘托出,而不是隐瞒。
解语花和胖子不止一次想要让吴邪自己失忆,忘记过去,再次成为天真。可他们都太清楚,以吴邪的性子,不可能。
退一步来说,吴邪已经在这个局里,甚至起到了很大作用。现在虽然汪家被吴邪搞的没剩几个人,但吴家堂口的那些恶狼却也在时刻盯着他。随时准备上前将吴邪撕咬地什么也不剩。
他们能选择隐瞒吗?一旦隐瞒,吴邪面临的不只是堂口的威胁,更多的,也是作为吴邪兄弟的考虑。如果吴邪还记着,他也不会选择忘记吧。
终归现在的吴邪已经没了记忆,听见这些事情,也只是有一种别人经历的事的感觉。
两只猫眼瞪得大大的,道:“这……真是我干的?”
胖子和解语花点了点头。
吴邪道:“我去!小爷这十年间这么厉害?!完了完了,可惜了,我还给忘了!”
胖子嘴角抽搐了一下,心道:这他娘的还真是天真啊!
解语花像是一早就猜到他的反应一样,只是淡定的打开手机,玩游戏。
解语花刚刚打开游戏,就有电话打了进来,讲电话接通放在耳边,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道:“喂?花儿爷?”
“是我。”
“我……我是吴小佛爷的伙计!堂口现在王伟东正在闹!有一大堆人开始附和他让他当家主!如果小佛爷在,你记得让他过……”话还没说话,电话就被急切地挂断。
挂断之前,解语花只听见了对面的嘈杂声,已经呼喊声。他们喊的是:“伟东!伟东!家主!家主!”
解语花站直身子,望了望外面,雨已经停了,他看着吴邪,道:“走吧,有事做了。”
吴邪有些不敢相信:“现在可是凌晨啊!?”


楼主:来自二次平行

字数:42532

帖子分类:瓶邪同人文

发表时间:2018-06-09 23:33:00

更新时间:2021-01-29 22:02:42

评论数:10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