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潇湘溪苑 >  【潇湘溪苑】【原创】七分甜 (耽美 古风 甜宠)

【潇湘溪苑】【原创】七分甜 (耽美 古风 甜宠)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随手开个小甜饼。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上一篇·七分天
http://tieba.baidu.com/p/5633599649?share=9105&fr=share&see_lz=0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多cp,不一定有主线,每一章当做单独短片也可以。
一年一个到多个不等的小故事。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第一年】


商瑜缩在床上,裹着被子翻来复去。他是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但他已经知道了即将要发生什么。

胳膊当时被琴弦勒出颇深的一道口子,现在还一跳一跳的疼。

那张断琴就在桌边扔着,看着商瑜还闹心。

“招谁惹谁了。”



半月前。

“我跟你说个事。”商瑜凑到周子期身前。

“怎么着祖宗。我现在看你说话我都害怕。”

“我想买张琴…”

“又买。不是刚买了吗。”

“三个月前了。”商瑜为了讨好他,说话还小心翼翼的。

“什么琴三个月就要换。我那也四五千两拖人帮你买回来的吧。这就坏了?”

“没有。”

“送人了?”

“没有。”

“那你换个什么劲。”

“我…又看到喜欢的了啊。”

“我问你个事啊,”周子期瞧着他,“就那个,盲了还能抚琴吗。能的话我把你戳瞎了吧,咱以后别看了行吗。”

哪来的败家孩子。

“就一张琴…”

“咱府上的琴,别的不说,就说单给你买的,都已经能开琴铺了。”

“那反正都那么多了,多一张就多一张,又不是什么事。”

花的不是你的钱,当然不是事。

周子期也懒得听他吵。想买就买吧,孩子也没啥别的兴趣,但在这儿钱是真没少花。

“多少钱。”

“一千七百两…”

“那还行啊,买去吧。”

“黄金。”

“啥?”周子期吓得从椅子上站起来,惊得商瑜一个后跳。

“少爷。”周子期神色凝重。“我把你从红尘赎出来才一千五百二十两。还是银子。你那一床琴,花我一万七?”

“啊…”商瑜点头,“我讲过价了,原来要两千呢。”

“那谢谢了啊。”

“没事…你什么时候把钱给我。”

“我答应了?”周子期笑得发苦,“买也行,你得答应我,这是最后一张琴了。三年里你要是还敢跟我要钱买琴,我就把你送回音尘那儿去。”

“成吧…”钱先要了再说,还管什么三年不三年的。

“你哪去。”商瑜见他要走。

“我一个人冷静下。”

“哦…早去早回。”



周子期说是一个人,但出了府跑着就去了余家。

“少爷,周家少爷来了。”

余季这儿听着,不知道他又怎么了,“请进来吧。”

周子期看见他就往他身上扑,余季赶忙侧身躲开。

“怎么了这是,不在家抱媳妇儿,来这儿抱我来。”

周子期吸吸鼻子,委屈着看向余季,“你们当初没人跟我说养个媳妇儿这么费钱的吧。”

余季心下想笑,面上却一直温温和和,“商瑜又怎么了。”

“他要买张琴。一千七百两。”

“还行啊。你要是手头没钱,我给他出也行。”

“黄金。”

“哦…那是不便宜。”余季明白了周子期这儿委屈什么呢。“那都答应了,给人家买去呗,钱不够就先从我这儿支点。”

“够肯定是够了。但够了我也心疼啊。”

“我就说临城首富,不至于买不起张琴吧。”

周子期扯扯嘴角,根本笑不出来。

余季心情倒是好,“行了,至于着吗。跟个孩子较真。”

“可是孩子败家啊。”

“那…那要不你多赚点,让他败吧。”

这算什么主意。

“是哦…那我回了啊。我要回去赚钱了。”

余季把他送出去,还一个劲哄劝着。

真等走了自己才舒了口气,这怎么什么事都得找自己来。



琴是买了。

一千七百两,黄金。

孩子挺高兴。

周子期已经看开了,他高兴就行了。

一千五百二十两买回来的媳妇,他也不能说不要就不要了。

商瑜一天都喜笑颜开的,周子期瞧着自己这才没了肉疼的感觉。

商瑜自己心下也觉着总花他钱不好,但是没辙。

他只会弹琴唱曲儿。

但周子期把他买下来之后,就不准他再接客了。

他也没处挣钱去。

这么琢磨着,他觉着不行。人不能活的像个米虫一样。

当晚他就寻去了红尘。



红尘是座南风馆。

“掌事,尘哥在没。”

“商少爷?主子在堂里听曲呢。您进去便是。”

商瑜探身进去,柳音尘正坐在殿偏侧的一张琴桌旁。桌上无琴,而柳音尘正轻摇着折扇看着台上的伶人。

“尘哥!”商瑜凑上来小声唤他一下。

柳音尘侧身过来,挑着眼角,眉头似蹙不蹙,略是生媚。

“来做什么。”

“我还回这儿来成吗。”

“怎么,周子期跟你恩断义绝了?”柳音尘声音清清冷冷。

“那倒不是,我想攒些零散银两。”

“一千七百两黄金,你是准备在我这儿干到下辈子。”

周子期一早便来他这儿说过这事了。

“挣点算点。”

“子期同意了?”

“没跟他说呢。你答应了我再告诉他。”

柳音尘点了下头,收了折扇。

“栉雨,过来。”

一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童抱琴而来。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先生,何事。”

“琴给我。”

栉雨听着跪在桌前,将琴摆好,起身立在柳音尘身侧。

“过来弹一曲。”柳音尘对着商瑜说道。

商殷依言坐在柳音尘对面,抚起琴来。

又是一曲秦楼月。

柳音尘爱听这个。

“你倒是每次都会取巧。”

商瑜只是嘿嘿笑着,“那我能过来了吗。”

“明过来吧,今先回去与子期知会声。”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周子期听着商瑜要去,也没过多阻拦,只说去了别给柳音尘生事。

“别你没挣回钱来,我又得赔给音尘些。”

要说当初往回赎他,一千五百二十两。

只有二十两是赎身的钱,也就是柳音尘象征性要了下。剩下那一千五全是赔给人家的。

靠着那一千五,柳音尘把红尘从里到外重装了遍。

周子期再去红尘的时候,逮着谁跟谁说。

“看见没有!我出的钱!”

柳音尘倒是没搭理他。

想去就去吧,反正搁家里也是弹琴唱曲儿,去那儿也还是这样。

孩子怎么开心怎么来吧。



于是商瑜就抱着那一万七的琴跑去了红尘。

周子期允他在外弹琴,却不允他唱曲。

就是不想,反正让商瑜只给他唱他自然是乐意。但去那儿唱,他就不想他唱。

商瑜也乖,除了亲友间三五小聚时还开开嗓,鲜少再登台唱曲了。

“尘哥!”商瑜欢快跑进来。

“跑什么呢。一会儿把琴摔了,子期得抱着树哭一晚上。”

“哎呀…”商瑜乖觉的抱琴而立。

一旁的栉雨同样抱着琴微微颔首。

“商少爷好。”说着看向商瑜的琴眼睛都放光。

“还去你原先那儿吧,让人给你腾出来了。”柳音尘随口吩咐道。

“我这就去。”

柳音尘看着他离开,自己做回桌前。

又琢磨着还是不安稳。

“沐风。”

“在呢,先生。”

一旁走出个抱剑的姑娘,梳着双丫髻,看着和栉雨差不多大,也就十四五岁。

“看着点他去。”

“是。”

沐风落了话就跑着追上商瑜。

“商少爷!”

商瑜回头,“小沐风呀,你也去?”

“嗯!”小姑娘甜生生应下,跟着一并进了堂间。

“商少爷,子时过了我能抚下你的琴吗。一会儿就好…”沐风凑上去小心翼翼问道。

“啊…那我过了子时回屋,还是我那间屋子,你和栉雨过来吧。”



栉雨沐风是柳音尘收留的一对儿小童。

红尘开了没多久,两个孩子要饭要到他这儿。

起初是想给了钱就打发走。可栉雨吃饱了带头就赖下了。死活非要给个活计,要他留下来养活妹妹。

哪怕留下来养着他,将来把他卖给客人也行…

柳音尘也不是那心硬的人,留俩孩子也不是什么难事。也就收做身边两个琴童。

两个孩子所教都是一样的。学琴习武唱曲儿,都专门请了教习师父来。

只是南风馆里不需着女子抚琴吟唱,故而沐风并不会在厅堂里演奏,反倒是整日抱着剑穿梭在客人之间,跟着一群膀大腰圆的壮汉给柳音尘看着场子。



商瑜过得还算乐呵,每日戌时亥时只弹两个时辰的琴。

子时一过他就回了自己屋里,没个一会儿就钻进来两个娃娃。商瑜便将琴给了他们。

再晚些的时候周子期过来接他,顺带着很柳音尘寒暄上一会儿。

有时候两个小童舍不得,商瑜便将琴留在这儿,次日再来取。

柳音尘对此也不管顾,只是叮嘱栉雨当心着点别摔了。

商瑜反倒觉着不错,毕竟每日还回来,柳音尘都会把琴给他调到正合手。



只是事也就出在这馆里。

商瑜向来卖艺不卖身,就是遇着周子期前他也如此。

隔着屏风只卖曲。若是恩客给了赏,屏风撤了也无妨。但也就到此为止,不可能再有僭越举动。

沐风也跟着他在屏风后面,帮着倒个水摆弄个屏风。没人的时候商瑜也让她过来弹上一曲。

反正屏风遮着,外面分不清是谁。

就是招惹过柳音尘来,说是不准招惹沐风在外弹琴。

“你要是再让她弹,我可就全算作是你弹的了。你若是弹成这样,我是不是该重新教教你。”

“不用不用。”商瑜慌忙摆手。“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待着柳音尘走了,小姑娘吐吐舌头,“吓死我了。”

“你吓什么,尘哥可从来罚过你。”

“那倒是。”沐风笑了下,“商少爷,来人了。”

商瑜听着,又抚弄起琴弦来。

他估摸着柳音尘肯定没走远,肯定还在哪儿盯着自己。故而故意弹了曲秦楼月,意在讨好他。

“换一首。”外面传来的声音透着不耐烦。

商瑜也无所谓,换了首秋风词给他。

弹了没两音,那边又让换。

商瑜蹙蹙眉,给沐风使了个眼色。

沐风意会站起身来,去了屏风前。

“这位恩客,您要是不满意呀,您随意点,三两银子换一曲,二十两银子撤屏风。”

商瑜就在后面笑,小姑娘倒是真敢给他要。

“呦呵!这里怎么还有个女娃娃。”

商瑜听着估计是个新客,常来这儿的哪个不知道红尘里养着个姑娘。

沐风没理会他,又走回屏风后。

“喝酒了。”沐风小声告诉他。

商瑜点点头,在这儿什么人他没见过了。

那人真抛了二十两进来,沐风虽不情愿,还是收了。

商瑜低着头,随口道了句,“撤了吧。”

沐风依言撤了屏风。后又坐回商瑜身后。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先生听什么。”

“关山月吧。”

商瑜点头开始奏琴,对面那人却时不时瞥着沐风。

商瑜就纳闷,你这来南风馆里瞧个姑娘是要做什么。

一曲奏毕。

沐风上去,“三两银子,拿来。”

那人取了散碎银子,沐风去接,那人却一把攥住沐风腕子。

“放开我。”沐风瞪他。

商瑜听着收了琴起身,“先生若是喜欢姑娘,城南窑子不少,您往那儿去。把我妹妹放开。”

“呦,**妹。那妹妹不陪我,你陪我如何。”

商瑜也不恼,“您要是听曲呢,您就坐这儿听。只是我不接客,您有意寻个伺候您的,旁边转转吧。”

“你把我放开!”沐风起身一脚就把他踹开了。

揉了揉自己被攥红的手腕。

“到这儿来。”商瑜看她,把她护在身后。

那人起身怒瞪二人。

商瑜不理会他,自己又坐回桌前。兀自抚起琴来。

沐风索性就在他身边,剑抽了一半出了剑鞘。

来人却在下一刻也抽了刀出来,直劈向商瑜。

沐风上前去挡,双手握剑将那人挑到一边去。

商瑜也只是挑挑眼眉,根本不理会,照样弹着自己的。

“去找尘哥过来吧。你别在这儿了。”

沐风应声退下。

可前脚刚走,那人取了刀就劈向商瑜。

商瑜抱琴起身,躲到一边。

“先生第一次来吧。不知道这里还有清倌吧。”

“就一个出来卖的,装什么清——”

商瑜不等他说完,迅雷之势抽刀抵在他喉口,“客人在口无遮拦的,我可真就刀剑无眼了。”

那人眼神躲闪,商瑜见此收了刀。转身要回桌前。

他刚一转身,就听着身后有风声,来不及再抽刀就抱琴挡来。

整张琴应声碎成两节,琴弦绷开时发出巨大的嗡鸣声。商瑜胳膊去挡,绷开的琴弦正绞在他胳膊上。

抽出一整道血痕。

商瑜那会儿没反应过来他那一万七的琴就这么没了。

只知道自己差点命没了,扔了琴抽刀直指对面。

上前两招挑了对方的刀,骂了声得寸进尺。侧身用刀鞘砸在他背上,一脚踹上膝盖将他踹翻过去。

那人失了稳,跌倒时正好脑袋磕在琴床上。

就看着血往外汩。

“没想着这儿的倌也会武吧。”商瑜拿刀抵着他脖子。“他们好些人也想不到将军府的孩子会弹琴呢。”

“琴…等等…我的琴!”商瑜刚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你赔我啊**!”

商瑜差点一刀子上去。

“商瑜,停手。”好在是柳音尘及时过来。

商瑜这才收了手,委屈兮兮看向柳音尘,“尘哥,我的琴…”

“回屋去。”

“啧。”商瑜这才不情不愿的把断琴抱起来。“回就回,你让他赔我!一会儿子期知道得抱着树哭一晚上。”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柳音尘瞧着那倒在血泊里的人,也不知道活没活着。

“这位是新客吧,红尘有红尘的规矩,不单他一个,我这儿的人哪个都迫不得,既是说了不接客,那便是不接客。”

“我只当客人第一次来,不懂规矩,这事也便算了。还望客人往后少来的好,还有最近几日走路上还是小心的些吧。”

“你威胁我?”那人勉强从血泊里起来,一脸血还非要怒视过来。

柳音尘眉头微蹙,启了折扇,似是想散开这血腥味。回头看了一眼掌事。

“扔出去。”

而后便带着栉雨沐风离开了此处。

“先生,就这般便宜了他?”沐风擦拭着剑,问道。

“不用理会,出去了自然有人收拾他。”

“那商少爷的琴怎么办。”

“让他赔,他也赔不起。”哪有那么多傻子都跟周子期似的。

“栉雨。”柳音尘唤了声。

“在呢。”

“和沐风搭个伴,去趟周家府邸。和周子期说一声,商瑜今日住这边,让他别来接了。”

“是,我这就去。”

“这儿的事,先别与他说了。”

“知道了,先生。”



柳音尘进了屋,商瑜正在床上躺着。

“我的琴…”

“红尘出钱,再给你添置一张。”

“我不要。”商瑜拒绝的快,要是说他以前久住红尘,收了也就收了,那会儿他也没钱自己买。

“本来就是我惹的事,你给我买算什么啊。算了吧,坏了就坏了,反正换张琴子期也发现不了。”

柳音尘取了伤药,过来给他把胳膊上的伤处理了,口中轻斥着他。

“你到还知道是你惹事。”

“轻点,疼。”商瑜想把胳膊抽回来,“那我也没辙啊,他都差点想砍死我了。”

“没伤着筋,缓两天就没事了。弹琴就靠这两只手,还把自己弄成这样。”柳音尘将伤处用纱布仔细包好。“回去记得换药,别落了疤。”

干这行的皮肉都也嫩,稍微有点伤落得疤就格外显眼。

“知道…”商瑜收回胳膊,“楼下没事了吧。”

“打发走了。”柳音尘收了药膏放在桌上,却转身又去了墙边柜子旁。

商瑜抖抖睫毛瞧着他,心里发虚。

却见着柳音尘从柜中抽了根细长竹片出来,半臂来长,一指来宽。看着薄脆,却又透着韧劲。

商瑜撇撇嘴,跪坐起身。

从进了这屋他就知道逃不了。

红尘本身就是接客的地,最忌讳就是得罪恩客。再是他有理,这种地方与客人起了冲突,也都是他理亏。

虽说就事论事商瑜自己不觉着自己哪有错,周子期听着了估计还得夸夸他打的好。

但进了这儿就得依着这儿的规矩。商瑜来的第一天就知道了。

小孩儿耷拉着脑袋,再扬起时就那么可怜巴巴瞧着柳音尘。

吸吸鼻子,期期艾艾喊他一声,“尘哥…”

惯是会讨饶的伎俩。

柳音尘不为所动,竹片轻点在他腰上。

“褪了,趴过去。”

商瑜自知无望,跪起身来自觉褪了衣裤,只留了件贴身里衣。

有些时日没被柳音尘收拾过了,商瑜琢磨着可能从一开始买琴就是错的。

转身趴回床上,柳音尘念他胳膊上有伤,也没计较他那么多。只在腿上点了两下,示意他自己准备好。

一竹片裹挟着风声落下,正抽在臀肉正中。

就听着商瑜慌忙吸了口气,再小心翼翼的吐出。

不消多时,臀峰处便肿起一道棱子。连带着那处也热烫起来。

又是一鞭落在方才那处之下,紧挨着却又不重合。

柳音尘给的力道都不算小,但竹片本身轻薄,落在身上虽是霎时间炸开的疼,但却也只是皮肉上那一下。

这疼深不进内里,放给别人睡上一觉该接客就继续接客去了。

可商瑜不这么想,就是疼在皮肉上那也是疼。他还管睡起来?他连现在的疼都不想挨。

之后连着几记都依着这个力道,顺势紧密横铺下来。上下两处臀肉很快就透着不一样的颜色。

又是一记抽在腿根上,商瑜下意识就侧了侧身子想躲开。也带着柳音尘将那一记抽歪了。

原本正正好连成一片的伤痕,这时突兀的突出来一块。让人看的不舒服。

柳音尘不悦的皱眉,商瑜偏头小心翼翼看过去。

他知道柳音尘的规矩,只能认了声错。

到底不是他这儿的人了,柳音尘也不多计较。只是在抽偏的地方多补了三五记狠的,将原先的伤盖了下去。

商瑜攥着被单,强忍着没敢再挣。过了这几下狠的,他才敢换口气。

小孩儿把脑袋在被子上蹭了两下,这才一会儿就是满身的汗。

身后胀痛的难受,他本就不是那多能抗痛的。摆了张可怜模样看向柳音尘。

柳音尘这样的看得多了,并不会因为商瑜而心软什么。“拿这个样子对付周子期许是好用。”

“啊…那倒是。”商瑜点头。

竹片移开臀肉下方,下面通红肿胀,上面却还光洁一片。

一鞭子抽在腰际往下,正抽了个他措手不及。

痛得孩子差点躬起背来,小声呜咽了下。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若是别的倌,进来都先学开嗓,抽上一鞭能喊出水来。可商瑜宁死就是不吭一声,柳音尘也懒得多管他。

反正也不接客,不是什么大事就都由着他了。而且柳音尘也不敢让他接客。

哪天他那当哥的寻过来,一个来气,再拆了他这儿。那可是当将军的,一直都被商瑜描述成凶神恶煞般,柳音尘可不想招惹上这种人。

规矩着又趴好,不想再吭声,闭上眼仔细体会着身后的疼痛。

竹片在臀肉上翻飞着,商瑜尽可能软着身子让他抽着舒服些。

商瑜身子不算太软的,毕竟是将军府出来。自小都是习武长起来的。

“尘哥…”

“怎么。”

“你让我缓缓。”小孩儿哼唧起来。

“不让。”柳音尘拒绝的痛快。

“哦,那算了。”商瑜扭回头来。

一轮已经过了。可按着柳音尘的规矩,向来是打两轮。

依着原先的力道,竹片又抽在臀峰上,当即就透出艳红血色来。

第二轮没再向先前那么规律,鞭痕在身后凌乱起来,一记压上一记。

只有这个时候商瑜才敢挣一挣,躲一躲。

肿的地方能有半指高了,肿胀的透亮,红肿的鞭痕交错在身后,瞧着倒是好看。

商瑜渐渐抑制不住鼻息,腿上也给他不老实。

柳音尘却趁着这会儿一记抽在腿里面。

“疼诶!”商瑜喊了声抱着被子滚到一边。

眼眶红了一圈,眼珠子湿漉漉瞧上柳音尘。

“怎么。”柳音尘却还是那副清冽模样。

“…我不想挨了。”可能是打的真疼了,真话也敢说了。

柳音尘也琢磨着差不多了,横了他一眼欲将竹片收了。

门外却传来叩门声。

看着商瑜滚了一圈就把自己裹被子里了。



“先生,是我。”栉雨的声音。

“何事。”

“周少爷来了。”

“不是不让他来——”话音没落,门就被推开了。

“拦不住呀。”栉雨小声嘀咕了句。

周子期迈步进来,瞥了一眼就瞧着床上缩着的商瑜。

“哪个打的我媳妇!”

“我。”柳音尘看着他。

“我不是说你,楼下那会儿谁打的他。”

“掌事那儿兴许登记了,你一会儿去看看。”柳音尘把伤药扔给他,“来了就你给他上药吧,我先出去了。”

周子期见他们都出去了,不怀好意的看向商瑜。

“来吧少爷,给我看看。”

“滚滚滚,不给你看。”商瑜裹着被子往床里缩。

周子期一把揪住他,把他从被子里捞了出来。

压到腿上给上着药。

“你说你来这儿图个什么,来挨顿打?一万七的琴还给我搭进去了。”

“别提这事。”商瑜鼓鼓腮。

“我一会儿还得找棵树哭一会儿。”

“哭去吧,别上吊就行。”

“你让你哥把琴钱赔我,真的是。”

“别跟我提他!”商瑜又闹起别扭来。

“啊行行行,不提就不提。我要有个离家出走的弟弟,我也跟他来气。”周子期照着身后给了他一巴掌,“算了,将军府估计也没什么钱。我还是自己赚吧。”



周子期哄着孩子先睡了,睡前还念叨着他拿把琴。

柳音尘还在外间听着曲,照样一副歌舞升平的样子。周子期寻来坐他对面。

“哭完了?”

“没哭呢,一会儿就去。”

柳音尘给他倒了酒,自己却还是喝着茶水。

“明我就让余季带俩人给我把他堵路上。”周子期这股火还是没散了。

“你总招惹余季做什么。”

“反正他家开镖局的嘛,找俩打手又不难。”

柳音尘不管他,别来他这儿生事爱去哪去哪。

“你跟我说说,那张琴为啥这么贵。是号钟绕梁还是绿绮焦尾。”

“你说的这四张,这价可买不来。”

周子期晃悠着酒盅,“他那琴从哪买的,我也没过问他。”

“怎么。”

“再给他买一张去啊。”周子期无奈笑着,摆了摆手,“里外里三万四没了,不聊了,我真找两棵树哭会儿去。”

柳音尘没拦他,就是哭顶多又是找余季哭去了。

栉雨在一旁练着秦楼月,却看着柳音尘瞥过来。

“错了,重来。”



“少爷,周家少爷又来了。”

“说我睡了。”

“他说不让进来就在咱们府外那棵歪脖树上吊死。”

【完】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建个群的话有人来么啊。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第二年】
上一刻还晴空万里,下一刻就是倾盆大雨。

“什么事啊。”穆云盛瞧着这说下就下的天气。

虽说是带伞了,但也还是找个地先避避雨去吧。

“有人吗。”穆云盛钻进一间茅草院子。

“有人有人!”屋里探出个妇人,“快进来!”

穆云盛收了伞钻进屋里。

“这是哪来的少爷啊。我这儿也粗陋。”

“没事没事,您忙就行,我借个地方避避雨。给您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去给你烧点热水去去寒。”

期间穆云盛随意和妇人闲聊着。

他今个无事,便想着和周子期出来随意绕绕。临了那家伙放自己鸽子,也就只能自己出来。进了这山瞧着景致不错,便越走越深。

这眼瞅快黑了,自己也该回去了,天还就下起雨了。

妇人给他沏了热茶,穆云盛随意喝了两口。

“您先歇着。我还得出去一趟。”

“这么大的雨,您这上哪去。”穆云盛问道。

“给旁边那院的孩子送个饭去。”

“那是您家的?”

“不是,就一个可怜孩子。父母亡的早。孩子就一个人孤苦伶仃活着,三个月前吧,雪还没消,人从山上滚了下去。腿摔折了不说,脑袋磕石头上,眼也盲了。”

穆云盛听着皱眉,哪来的小可怜。

“请大夫看了没。”

“请啦,但后来嫌路远就不来了。”

穆云盛点头,“您歇着吧,不就隔壁院吗,我给他送就行。”

“哪能麻烦你呀。”

“没事没事。”穆云盛摆手,“我去就行了。”



那是个格外破陋的小院,这么大的雨,估计里面还得漏雨。

穆云盛进了屋,看见床上靠着个孩子。头发披散着,眉目倒是清秀。

“大娘?”

孩子摸索着下了床,走了两步却觉着不对,“…谁呀。”

“啊…大娘要我来给你送饭。”

“是吗。”孩子听着又往前走走,穆云盛怕他摔着,下意识去扶。“没事,我找得到。”

穆云盛见此不拦他,把食盒中的饭菜摆出来。又将筷子递给他。

“辛苦你了呀。”

穆云盛摇头,却又想着他看不见,这才又开口。“没事。”

饭菜粗陋,穆云盛其实瞧不上眼。可孩子却吃的香。

“你吃过了吗。”小孩问他。

“吃了。”穆云盛随意说着,且不说他爱不爱吃,他也实在没法跟个孩子抢饭来。

“你叫什么。”穆云盛问他。

“安乐。”

“多大了。”

“十九。”

孩子这身量看着也就十七左右。

“一个人住这儿?”

“嗯,一个人。”孩子吃的慢,中间还得答着他的问题。

穆云盛见此也不再说话,静静等他吃完。

可他不说话了,孩子又觉着不对劲,下意识往他这边看过来。眸子里却茫然无神。

“怎么了?”

安乐摇头,“你从哪来。”

“山下。”

“哦…那蛮好的。不过下雨了路滑,你下山时候小心些,别摔了。”

“知道。”

见他应了,孩子弯弯眼角,又低头继续吃饭。



若是好好捯饬,孩子应当是个俊秀孩子。

只是现在披头散发的,跟个小疯子似的。

孩子吃完了,准备收拾了碗筷的时候,穆云盛接过来替他收拾了。

又把他送回床上。

穆云盛摸了把,那被子都是潮的。

“大夫怎么说你眼睛。”

“没说什么。只说要我养着。”

这都仨月了,好不好的也不给个信。

“别的地方摔着没。”

“腿摔了…胳膊也是…”

穆云盛挽起裤腿儿,他也不是大夫,其实看不出个什么。

但只碰了下,就看着安乐把腿收了回去。

“…有些疼。”

穆云盛也变不敢再碰他。

“平日里做些什么。”

“盲了之后便不做什么了。”

“那以前呢。”

“我会编娃娃!”孩子说道这个时好像有些兴奋,声音也高了几分。

“编好的娃娃呢。”

“拿到山下去卖,换些钱吃饭。”

穆云盛看着这小可怜,但孩子却说的稀疏平常,并不觉着是什么事。



这雨说下就下,说停就停。

“是不是天晴了?”安乐看着屋外,像是听不见雨声了。

“嗯,晴了。”

安乐笑着点点头,“晴了就好。那你快些下山吧,一会儿天该黑了吧。”

穆云盛看看外面,其实已经黑了。屋里却连个蜡都没有。

“我走了,你一个人…”

“我?没事的。我一个人惯了,没关系的。”

孩子说话时眉眼一直带着笑,瞧着喜人。若是能看见,想必比现在还可人上几分。

穆云盛见此也不再说别的,给他搭了被子。就准备离开。

“对了,这个给你吧。”

孩子从枕下拿出个草编的娃娃。

“啊…”

“最后一个了,送给你吧。”

穆云盛接过,在手里端详着。锦衣玉食惯了,这种粗陋小玩意儿他一时还觉着新鲜。

“那多谢啦。我也先回去了。”

“嗯!下山小心些,不要摔到了。”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外面刚下过雨,土都还是软的。混杂着特有的味道,穆云盛觉着不真切。

月朗星疏的,穆云盛不自觉多看了几眼。

叹了声,回望过去,那间茅草小屋很快就隐在了夜色里。

“算了吧。”



“你怎么回来了。落下东西了吗。”安乐又听到了那个脚步声。

“跟我一起回去吧,留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

“嗳?”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群号。
690176242
爱你们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我说,跟我回去吧。”

“去哪呀…”

“先…回我家里吧。我给你请个大夫看看眼睛,没准还能恢复。”

安乐听见眼睛还能看见,心下难免兴奋。

“可以吗?”但然后又摇摇头,“算了吧,不去啦,太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你要是还想回来,眼睛好了就再回来。”

安乐歪歪头,像是在思考。

“东西也别收拾了。我那边都有。”

安乐最后还是没抵住眼睛复明的诱惑。

外面夜色黑。

穆云盛拽住他胳膊。

“我背你下去吧。”

“啊…那会不会太——”

穆云盛没听他那些,直接把他背到背上。

“那你小心些,下了雨路滑。”

小孩儿到底是轻省,估计以前也吃不饱。

穆云盛一路把他背回山下,小孩儿估计也是怕,死命扒着自己。

“你就不怕我卖了你?”

“你看着像好人。”安乐趴他背上傻乎乎笑着。

“你都看不见了,怎么看出来我是好人的。”

“那…也许是闻出来的吧。”

穆云盛把他背去了山下的客栈。

要了一间上房把孩子先放了进去。

“烧点热水去。再上两碗夜宵。”

“诶,好。”

“还有,找个人进城去,城南穆府,跟他们说明日早上派辆马车过来。”

“诶,得嘞。”



抱着安乐洗澡换衣服,简单收拾了一番。稍微喂了点饭,就把他放床上让他一个人睡去了。

那之后穆云盛才有空自己吃点东西。

吃着半截,听着身后传来一句。

“你还在吗。”

“在呢,怎么了。”

小孩儿摇摇头,又钻回被子里,“没事,就问问。”

穆云盛草草吃完饭,就坐回了他身边。

“怎么,这会儿才知道怕了?”

“没怕…。”

穆云盛刮了刮他鼻子,“快睡,我不走。”

“那你睡哪儿。”

“外面还有床,我睡外面。”

小孩儿着急摇摇头,“你别出去。”

这可是生怕他把自己扔这儿。

“那我不出去,我睡哪儿啊。”这才一天,这粘人劲呀。

安乐拍拍床,“你睡床上。我去地下睡。”

屋里两张床,还非得找个人睡地下。

“行行行,你睡吧,我睡地下。”

“不用不用——”

“你就在床上吧。你身上有伤,别在地下睡。”

“哦…”小孩儿不再辩驳,但就看着偌大的床,孩子只跨了个边。

一只手伸下去非要摸着穆云盛。穆云盛没见过胆子这么小的。

他就靠着床,伸出只手拽住这小兔子一只手。好像这样,才能睡的安稳些。



穆云盛次日带他回了府上,正赶上周子期来他府上。

“你干嘛。”

“昨个自己玩的怎么样。”

“还好意思说,谁放的我鸽子?”穆云盛绕开他。

周子期追上去,“别呀,我今有空。”

“我没空。”穆云盛进了里间,周子期也就跟着进来了。

“谁呀…”安乐听着门外的动静,听着是有生人来。

“哦呦,啥时候开始金屋藏娇了。”

“别说话没遮拦。”穆云盛都没正眼瞧他。“对了,你认不认识好点的大夫。”

“大夫?他怎么了。”

“他看不见,我寻个大夫给过来看看。”

周子期没太在意孩子看不见这件事。“大夫啊…城中刚开了间医馆,就前两天,新搬来的。我是没去诊治过,不过我看人家那儿每日人可都不少。”

“是吗。那我得空去看看。”穆云盛心里有了着落。

“啊对了,那俩大夫还和商瑜认得。商瑜说是太医院来的,那应该是有点本事。”

“京城来的?那我可得去看看了。”

“派个人去呗。咋还得自个去。”

“那都是商瑜朋友了,我派下人去也不合适啊。”穆云盛琢磨着还是自个去吧。



“小家伙。”穆云盛站在医馆外面,人还真是多。

这排队得排多会儿去。

“叫我?”一个没到他腰的小孩儿停在他面前。

“里面大夫是你什么人呀。”

“我师父!还有先生。”

“哦…那我问问你,若是想你你师父上门坐诊,什么时候有空。”

小家伙笑着答应,“那我帮你问问。”说着就跑出他视线。

“师父师父!”宁宝儿扯扯秦渊袖子。

“不许吵闹,也别在屋里乱跑。”秦渊侧头瞪了他一眼。

宁宝儿乖觉侍候在一边,一直等他诊治完眼前这位。

“怎么。”

“外面有人问,说要是上门诊治,您什么时候有空。

“今晚上吧。关了医馆之后我过去。”

“知道啦,那我去告诉他。”

宁宝儿把原话和穆云盛说了。

“这是定金。你去拿给你师父。要他今晚去城南穆家,我家有个看不见的,不方便带过来,劳烦他跑一趟。”

宁宝儿收下钱又跑了回去。

刚进屋却被许隽提溜起来。

“我再跟你说一次,不准在医馆里跑。”

“不敢啦!”宁宝儿鼓鼓腮,刚被放下来就去了秦渊那儿。

秦渊收下定金,“倒是个有钱的主。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师父,给我买糖葫芦好不好。”宁宝儿拽拽秦渊袖子。

“先生呢。”

“先生不在!师父快给我钱。”

小孩儿怕许隽怕的要命。好死不死,秦渊怕许隽也怕的要命。

秦渊看了一圈四周,确认许隽真没在。才扔了俩铜板给他。

“赶紧走。”

“他做什么去了。”许隽给病人抓药回来,看着小孩儿风风火火跑了出去。

“啊…玩去了吧。”秦渊也没敢跟他说实话。

不然许隽可真敢当街提溜他回来。

秦渊看着时候差不多了,想着那边还有个要上门坐诊的。

“我先去趟穆家。你一会儿回家?”

许隽抬头看过来,“嗯,你去吧。我一会儿回去。晚上回去吃什么。”

“狮子头?”秦渊弯着眉眼期盼着他答应。

“知道了。我一会儿去买肉。”

秦渊背起药箱,“宁宝儿我带过去了啊。”



“宁越泽!”秦渊门口吆喝了一声。

就看着胡同口钻出个小脑袋,“师父,我在这儿!”

秦渊快步过去,小孩儿正舔着糖葫芦,挥挥手招呼他。

“还没吃完呢。”

“没有呢。师父我们要去出诊了吗。”

“嗯。赶紧吃。”总不能叼着糖葫芦进人家家里去。



穆云盛将秦渊迎进来,安乐正靠在床上。

闻声抬头,浅笑着问道。

“来客人了吗?”

“请了大夫来,给你看眼睛。”

安乐显然是有些激动,因为看不见,反倒是会以些微的肢体动作来表现。

秦渊坐到床边。

“他眼睛看不见。开春的时候从山上滑了下来,胳膊腿也摔着了。您也帮着看看。”

秦渊点头,“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唉?”秦渊不知道怎么还赶自己走。

“我师父不喜欢坐诊时有人在。”宁宝儿出声解释道。

穆云盛还算明事理,让出去就出去,但走之前叮嘱安乐,“你听秦大夫的话。我就在门口。”

“好。”安乐又有点怯生生舍不得他走。

看着穆云盛出去,秦渊扶着安乐趴下。覆手在他身上一个骨节一个骨节抚触上去,判断着有没有把骨头摔伤了。

“疼了喊我。”

“好…”

除了腿还有些没长好,其他地方基本上是没什么事。

“放松来。”秦渊说了声,对面估计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就真的跟着放松了下来。

就听着嘎巴一声脆响。

秦渊把腰处的骨头给他正了过来。

好在这一次安乐也没觉着不舒服,之后再正骨的时候他也没怎么抗拒。

“坐起来,我看看眼睛。”



穆云盛就在外间等着,想听听里面说什么也听不真切。

但愿是没什么事。

时间不多,就看着秦渊推门出来。穆云盛慌忙坐起。

“他怎么样。”

“身子没什么事。注意多休息,腿上摔断的地方还没长好,不要长时间下地。”

“眼睛呢。”

“摔下来的时候把头摔了,有血块在里面散不开。先行几日的针吧,看能不能把血块化掉。”

“治愈的希望大吗。”穆云盛有些担忧。

“这我可给你打不了包票,应该不是什么大事,等几日看看吧。”

“那这几日该吃些什么。”

“正常吃饭就行,这个方子你收着,一日两次,给他养养身子。”

“诶,好。”

“宁宝儿!回去了。”



那之后又过了些日子,秦渊每日傍晚过来。

虽说安乐还是看不见,但秦渊说是在转好,穆云盛心里也安稳了些。

一到季节末,穆云盛就得忙个几日,见天也不着家,晚上回来随口吃点就得跑书房看账本去。

安乐这晚一个人送走秦渊,就又安安静静靠在床边等穆云盛回来,怀里抱了个布娃娃不撒手。

“小少爷,先过来吃饭吧。”管家进来照顾他。

“他今天不回来吃饭吗。”

“啊,少爷今在外有应酬。晚些才回来,让您先来吃饭。”

“这样啊。”安乐自己下了地,管家过来扶他到桌边。

“少爷说您吃了就先歇着。他今估计回来的晚。”

安乐乖巧点头,“那他回来能告诉我一下吗。”

“诶,成。”管家也应的痛快。

小孩儿虽然盲,却讨人喜欢,安安静静不吵不闹的,又待谁都好。

管家扶着他回到床上,自己撤了桌上碗碟。屋子里又安静下来,小孩儿一个人缩进被子里,有点无聊又有点落寞。

左等右等等不到人,孩子都有点犯困了。

迷迷糊糊想睡了,才听到管家来说穆云盛回来了。

小孩儿一个激灵坐起来,可又等了会儿发现穆云盛并没进来。

“他不是回来了吗。”

“少爷去书房了,这几日正忙。要是您想找他,我带您过去吧。”

安乐摇摇头,想着还是不要去找他了。他正忙,自己去了也添乱。

“我没什么事,您去忙吧。”安乐望向管家温温和和答道。

“诶。那成,有事就喊我。”

安乐躺了回去,想着他不来自己就先睡吧。闭了眼才发现睡不着。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以前穆云盛还陪着自己,虽说俩人也没一张床上睡,但至少睡之前会陪他说说话,把他哄睡了才走。

安乐翻来复去不自在,竟是惦念着他就下了地。

屋里摆设他也熟,很快就摸索到了门边。

穆云盛屋里原先是有侍候的人,可安乐来了之后对声音过于敏感,总觉着有人在盯着自己,穆云盛也就把屋里的人撤了。

他这一出去,还真没人拦他。

竟是让这孩子摸出院去了。

好在总算是有眼尖的瞧着了,赶忙上来拦住他。

“安少爷,您这是哪去。这衣服也不披一件,鞋也不穿的。”

“…书房在哪呀。我想去找穆少爷。”

下人还有些迟疑,“那您先别动。”说着跑着就去喊了管家过来。

“书房不在这边,我背您过去吧。”

安乐听着赶忙摇头,“不用不用,我自己走过去就好。”

管家哪敢让他自己去,“那你别乱动,我给你喊少爷去。”

说着嘱咐着下人把他看好了。



穆云盛听着安乐自己出了院还觉着不可思议。

撂下账本就出了院。

安乐还站在原地,却听到他传来的脚步声。安乐能听出他的脚步声。

朝着这个方向走了两步,就看着穆云盛把他搂进怀里。

“做什么呢,鞋也不穿就跑出来。”穆云盛说着就将他打横抱了起来。

“我想去找你…”安乐隐隐约约能察觉到穆云盛的不满,说话时也怯生生的。

穆云盛抱着他回去书房,把他放在床上。

“怀里抱着什么。”

安乐这才把自己一直紧紧抓着的东西递给他,“娃娃。我今天…刚缝的。以前都是用草编的,我今天第一次用布缝的。”

穆云盛接过来,丑的不行,眼睛都缝歪了。

“拿这儿来做什么。”

“送给你。”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穆云盛看着自己手里的丑娃娃。

有点好笑,又有点动容。

“跑过来就为了给我送个娃娃?找揍呢。”

穆云盛笑着说道。

“我看你一直没回去…”

“不是跟你说了,这几日要忙吗。”穆云盛揪了揪小孩儿鼻子。

“嗯…”安乐没再说什么。

穆云盛揉揉他脑袋,“你在这儿吧,我去看会儿账本。”

“去哪看…”

“就在旁边。”穆云盛难免失笑,给他把被子披在了身上。

安乐点点头,抱着膝坐在床上,望着他离开的方向。

穆云盛拨拉算盘的时候,安乐就能安心一会儿,穆云盛一没了动静,他心里就害怕。

“云盛…”安乐好久听不见动静,小心翼翼唤了一声。

“在呢。怎么了?”穆云盛看过来。

安乐摇摇头,“没事…你看吧。”

穆云盛这又待了没一会儿,那边又喊了自己一声。三番五次的穆云盛也受不住。

“行了行了。”穆云盛拎着账本走到床边,让人在床上支了张矮桌,自己上了床。

安乐摸索着抓住他衣尾,就安安静静坐在他身边。

“困了躺下就睡吧,我今得睡得晚。”

安乐听着还真揉揉眼,“可以吗?”

“睡吧,你不嫌我吵就行。”

安乐还真就躺下去了,但…躺在了穆云盛腿上。

穆云盛僵了下,就看着安乐枕着自己,指尖绕着自己的衣摆。

穆云盛笑了两下,到底也没多说什么,给他把被子往上拽了拽。

“睡吧,以后再想找我让他们过来喊我就行。不许自己就这么跑过来。”

“嗯,知道了。”

屋里燃着蜡,蜡花的哔啵声,穆云盛拨算盘的声音,翻书声。

都没影响到安乐在他怀里睡得香甜。



那天之后,小孩儿每天都在屋里织娃娃打发时间。

穆云盛也闲了下来,就陪在一边看着他。

也就是打发打发时间,模样确实不怎么好看,丑的是千奇百怪。穆云盛也不管他,安乐问他什么,他都说好看。

“过两天有庙会,你要不要去。”穆云盛问题。

“我看不见,可以去吗。”

“想去就去,听个热闹也好。”

“好呀!”安乐欢喜着点头,“庙会上可以卖东西吗。”

“可以…怎么了吗?”

“我可不可以去把我的娃娃卖掉!”

穆云盛陷入了沉思。卖是能卖,卖得卖不出去才是问题。

“行,我去找人给你要个摊位。”



周子期正和商瑜俩人闹腾着,那边说穆云盛来了。

“你俩可以点行不行。”穆云盛进来就看着这俩人衣衫凌乱。

“我家!你还管我做什么?”周子期还不服,“来干嘛。”

“过两天庙会,你家去不去。”

“去吧,商瑜被戏班要走了。我估摸着去绕绕。”

“正好,安乐要去摆摊——”

“他看不见你还让他去摆摊。”周子期不知道他想什么呢。

“看不见还不许热闹热闹了!”

“你有理你有理,他摆摊,干嘛,我去买?”

穆云盛赞许的看他。“多喊点人去,演的像点,人分散些,话说的好听点。”

“你这要求倒是不高。”周子期一脸不屑,“知道啦,我一会儿给你找余季他们问问。”

“我都说过了,你是最后一家。”

“他是做了多少个,你至于把我们全喊上?”

“那你们努力点,谁抢着算谁的。”

“谁求谁呢。”



庙会当日,穆云盛给安乐换了身新打的衣服。

“好看吗?”安乐自己看不见。

“好看。”穆云盛揉了一把他脑袋。

“那就好。”安乐乐呵呵着,笑的却是腼腆。

穆云盛遣了下人给他把那些娃娃收好了。自己则是领着他慢慢走了出去。

“就在这儿?”安乐来到摊位前。

“嗯,坐下来。”

安乐摸到了一个小凳子,乖兮兮就坐了下去。

“娃娃就在前面,有人来问你应答着就好。”

“嗯!我以前有卖过的。”安乐应的痛快。

庙会上人愈发多了起来,穆云盛提前就在摊前放了俩人,谁敢说娃娃难看就把谁扔出去。

商瑜被戏班要走了,周子期便只能和余季来。

走到安乐的摊位前,看着架子上挂着的那些娃娃。

良久没出声。

他推了推余季,要他陪安乐玩会儿去,自己把穆云盛拽了出来。

“干嘛。”穆云盛不耐烦。

“你们这娃娃是卖来辟邪的吗。这也太——”

“给我闭嘴。”穆云盛呵斥道。

“还不让说?”周子期觉着不可思议。“二十年兄弟可白做了啊。”

“哪那么多话,赶紧买去。”

“啊。行行行。”周子期懒得理会,跟着穆云盛回了摊位前。

余季手上已经拿了一个娃娃了,“你买了?那我也买一个,再给商瑜买一个。多少钱呀小安乐。”

“两个铜板。”

倒是真不贵,有没有那点布值钱呢。

周子期把铜板递给他,跟着余季一起离开了。

他这才走,宁宝儿跑了过来,“穆先生,你看见我师父了吗?诶!娃娃诶!”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没见,你跟你师父走散了?过来来,别乱跑了。”这儿人多,穆云盛怕他一会儿出点什么事。

好在是等了一会儿秦渊就寻来了。

“师父!”

“跟你说了别乱跑,还跑!”秦渊过去拍了孩子脑袋一下。

“师父,我想要娃娃!”

秦渊看了下,丑的很另类啊。

“买了送给先生!”宁宝儿气呼呼着。

许隽在他心里差不多也就这模样了。

“买吧买吧。”秦渊递了银钱过去。

“我还明天晚上过去啊。”走之前还不忘叮嘱穆云盛。

“秦先生慢走。”安乐还给他挥挥手。

柳音尘带着栉雨沐风也来了此处。

“这个娃娃——”沐风刚想说这娃娃怎么这么难看,就被栉雨捂住了嘴。

“娃娃挺可爱的,先生咱们买两个吧。”栉雨和柳音尘说道。

柳音尘也就顺带拿了两个下来,给了孩子一人一个。

“景明!我喜欢这个娃娃!你给我买!”

“买买买!裴寄雪你别乱跑!”

“我都要!”

“你有病!”春景明给他拿了个娃娃下来,“就这一个!”



“你看着他点,我出去一趟。”穆云盛小声和一旁的管家说道。

“诶成,您去吧。”

穆云盛离开这边,自己去街上寻摸着什么,他想给孩子买点东西,进自己家门这么久,也没送过他什么。

穆云盛四处绕着,正在路边摊位上看见一对儿铃铛。

“这多少钱。”穆云盛问了声。一抬眼却看着卖这小玩意儿的正是方才在他那儿买过娃娃的人。

“啊?不值钱。你想要就拿去吧。”春景明把铃铛抛给他,还没来得及跟他说别的,那边就有声音。

“裴少爷又找不见了。”

“我的祖宗。行行行,我找去。”

穆云盛就看着他消失在自己面前。

“什么事啊。”穆云盛笑着拿起那对儿铃铛。准备回去。

可这才走两步,就看着自己家下人跑了过来。

“少爷。安少爷找不见了。”

“什么?”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下章拍。
争取保证隔日更。
爱你们。

楼主:三分人事  时间:2019-04-17 07:55:57
安乐要是死了。就叫安乐死诶。
算了,好冷。

楼主:三分人事

字数:101377

帖子分类:潇湘溪苑

发表时间:2018-10-05 04:38:00

更新时间:2019-04-17 07:55:57

评论数:118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