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天涯 >  舞文弄墨 >  四十二万字长篇小说《命》

四十二万字长篇小说《命》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内容简介

《命》是一部反映改革开放初期官场生态的长篇小说。

作品围绕做事业这条主线,依托广阔的背景和复杂的矛盾,刻划众多官员形象,展示他们令人喟叹的生活与命运,揭示他们对理想、事业、爱情、金钱、权力的感悟与思考、向往与追求,讴歌了善良的人性与朴实的良知。

作品贴近现实,富有时代气息,抒发真情实感,叩问人性深处,读来荡气回肠。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作者的电话、微信:18977529837;邮箱:18977529837@163.com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目录

第一章 前尘若梦
第二章 突破口在哪
第三章 卑微的为官之道
第四章 感恩的心
第五章 浮生难得半日闲
第六章 一个也不许姓资
第七章 他和她
第八章 杜鹃树下
第九章 久违的夜生活
第十章 珍贵的纪念物
第十一章 母亲的心事
第十二章 当年的梦想还在吗
第十三章 艰巨的任务来了
第十四章 一把手的孤独感
第十五章 官场那些事
第十六章 意外收获
第十七章 期待是一种美丽
第十八章 二把手的纠结
第十九章 夜未央
第二十章 干预与反干预
第二十一章 响鼓不必重锤敲
第二十二章 紧急会议
第二十三章 一生难求的朋友
第二十四章 这只牛鼻子真难牵
第二十五章 看家护院
第二十六章 我对我的历史负责
第二十七章 大红包被扔在餐桌上
……
……
第六十二章 这就是命

后记:老人故事多,适宜写小说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六七年前,我用《生命的原色》和《官道》两个书名来《舞文弄墨》发帖,目的是试试水深。六七年后的今天,我用《命》的书名来《舞文弄墨》正式发帖,目的是过河。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第一章

前尘若梦


金秋,清晨。一轮旭日从五万大山喷薄而出,开阳古城顿时披上绚丽的色彩,像一只巨大的万花筒让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开阳城主街道解放路东头有一棵古榕,相传历史文化明星苏东坡曾在树下睡觉,人们都叫它东坡榕。东坡榕旁边有一个大排档,天亮便生意兴隆,座无虚席。最抡眼的是围坐一张餐桌的几位老汉,人手一盅米双酒,悠然自得地就着一盘炒牛杂和一碟炸花生吃喝聊天。

炒牛杂的主料有牛红、牛百叶、牛肛弦、牛蜂窝、牛白肚、牛小肠,佐料有冬豆、酸笋、葱段、蒜段、姜丝、紫苏丝、辣椒丝等等。由于牛小肠的韧性强,人们都煲来吃,而东坡大排档的厨师精工切花,爆炒几下,便使它和其它主料一样爽脆可口。这道美食不仅吸引了南来北往的客商,连一贯不喜杂碎的老外品尝一回就想第二回。

此时,开阳地区新任广电局长常浩然慕名而至。

常浩然身穿白衬衫、黑长裤,脚穿一双草绿色解放鞋,眼睛炯炯有神,嘴角挂着一丝浅浅的微笑。他买来一碗牛杂粉,看看大排档里没有空座位,便走到几位老者身旁,一边吃一边倾听老者们笑谈。突然,北宋张择端的传世名画《清明上河图》描绘的繁荣祥和盛世景象在他的脑际里萦绕。他想,我今天如果不是去新单位上班,一定好好听听老者们的山海经,分享他们的欢乐。

官员升降历来引人关注。常浩然从广南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升任地区广电局长也不乏议论:“常浩然关系很硬吧,否则一个县委常委怎么可能一步当上地区局长呢?”“广电局那种毫无油水的单位,你请我去我都懒得去!”“常浩然不善走夜路,官也就当这么大了。”

常浩然心知肚明:自己年龄偏大,已经不适应县委班子年轻化的要求;自己在省广播学校念过一年书,调到广电局工作是专业对口——地委组织部长找他谈话就是如此说的。

相反,常浩然很开心,原因是从副处升上了正处,做了新单位的一把手,而非二把手、三把手、四五六七把手。他像许多官员一样 “宁做鸡头,不做牛后”,因为“鸡头”可以左右全局,而“牛后”的功能众所周知!

吃罢早餐,常浩然沿着解放路往西走。

笼罩在薄雾中的解放路看不到一辆小汽车,摩托车也不多,自行车的铃声特别悦耳。这是一座尚待开发的农民城!

一会儿,常浩然停步站立,好奇地端详着街对面一栋挂有“开阳地区广电局”大牌匾的小楼。小楼七层高,但仅有五米宽,很像一只长颈鹤。

地区广电局有有六名干部:两个副局长,三个副科长,一个 副科级干事。这些“副哥”常常自娱:“广电局五个领导一个兵,一碟咸鱼都是头。”常浩然今天来上任,广电局变成了六个领导一个兵,但人均仍有一层楼。

三位局长年龄相仿,形态却很不一样。排前面的副局长龙传富四十九岁,排后面的副局长龚大年四十八岁,常浩然四十七岁。三人站在一起,看上去蛮有意思的:龙传富浓眉阔脸,膀大腰圆;龚大年个子瘦小,比龙传富矮一个头;常浩然中等身材,不胖也不瘦。

常浩然热情地与新同事们握手:“我来广电局工作感到很光荣,也感到责任很大。我一定认认真真做事,清清白白做人……”

突然,门外冲进来一个人:“龚副局长……出事了。”

“出什么事?”龚大年挺挺瘦小的身子。

“两个台……又要打架……”来人气喘吁吁。

“你们肖副台长呢?”

“在办公室……他请你处理。”

“他不请宣传部?”龚大年欲发作,又嗄然而止。

“肖勇这家伙……嗯!”龙传富晃晃大脸盘。

常浩然像个胸有成竹的将军:“龚副,我和你去看看。”

龚大年站起来,挥挥手:“李哲副科长,开车!”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感谢戴沙牛2020的支持。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慈翔大行 2021-01-15 09:52:38
期待佳作!
-----------------------------


真诚地感谢慈翔大行的关注。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野有蔓草蓁蓁生 2021-01-15 11:50:04
来拜读,支持老师佳作,问候冬安安
-----------------------------

感谢老师关注拙作,并请抽空斧正。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ty_娃哈哈978 2021-01-15 14:09:23
欣赏佳作
-----------------------------


非常感谢你关注拙作,并请抽空给予斧正。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天姝 2021-01-15 19:03:58
老汉有新书了,加油
-----------------------------

谢谢 @天姝老师关注拙作,请老师抽空斧正。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明天见!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早晨各位网友!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各位版主:我昨天将拙作第一章4000字分三次发帖,怎么后面两次的帖子天亮都不见了?是谁在搞鬼?唉,害我不得不重新补发两次。
各位网友,对不起了!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坐进北吉212,龚大年马上给常浩然讲述两台打的架背景:两年前,开阳城几乎同时诞生地、县两个有线电视台。两台给古城带来了新意,也给自身带来了矛盾——长期为争夺用户而争吵不休。去冬酿成群架,警察不得不呜枪震慑……

此时,绕城路外侧的李村围观者越聚越多。

“我是地区广电局新来局长,请地区台职工先回台里开会。”因事情急,常浩然不得不学军人自报官衔。

一个彪形大汉粗声粗气:“你凭什么要我们回台里去?”

龚大年抢前一步:“阿八,听话!”

“我……”阿八嗫嚅。

一个英俊小伙子拨开人群挤了进来:“常局长,我是有线台肖勇,我来了。”

常浩然眉宇间的“川”字凸现:“你怎么才来?”

肖勇目光飘忽:“我去宣传部汇报。”

来找龚大年的人说肖勇在办公室,肖勇却说自己在宣传部。常浩然明知有诈,仍佯作不知。因为他清楚,当务之急非打假,而是防止事态扩大。

“你让你的人回去。”

“这——”

“马上!”常浩然像军人下达命令。

肖勇无奈,朝亚八努努嘴。

“走——”亚八把“走”字拖长,似诠释“县官不如现管”。

常浩然对肖勇直言不讳:“我和龚副局长马上去县局协商,你也去。”

“地委宣传部都搞不定,你……我们能搞定?”肖勇并不糊涂,说到半截便把嘴里的“你”换成了“我们”。

常浩然想,肖勇为什么扛宣传部出来?两个台同属广电系统,要么是有私心,要么是没本领,否则鸡屁股大一点事都搞不定?

他于是冷冷诘问:“矛盾的背后无非是金钱编织的网络,怎么就搞不定?”问了又说,“这样,你帮我接龙副局长到县局。”

两辆小汽车同时发动。常浩然坐在广电局的北吉212的车里继续向龚大年、李哲了解情况。肖勇坐在有线台的蓝鸟车里急急忙忙打宣传部电话。

县广电局设在一栋两层的砖木楼里。局长骆华带领常浩然上上下下看了一遍。

常浩然看后心不安:播音室、演播室、播控室都没有安装消防设施,能不叫人揪心!

眼前的砖木楼常浩然并不陌生。

1960年秋,省广播学校成立,并在全省范围招收两百名学生。但是学校没校舍,学生进校必须自己动手搭建用泥巴糊上篱笆作围墙、用油毛毡盖顶的校舍。学校办学条件很简陋,但学生毕业国家统一分配工作。那个年代,获得国家分配工作,意味着一辈子的生计都不用发愁了。因此,同学们个个喜气洋洋。然而,由于国家出现了“三年经济困难”,校舍还没盖得一栋,就有一百五十个学生被下放支援农业。第二年夏天,学校又由于 “三年经济困难”停办。剩余的五十名学生是获得了分配工作,但有三十一名学生分配后马上被单位精减了。常浩然和十九名同学在学校没被下放,分配工作也没被单位精减,幸运了。

常浩然分配到广南县广播站工作。该站有三个半干部。半个是县委宣传部一名干事兼任站长。其余三人从播音到机务,从记者到编辑,样样工作都得干。为了使自已尽快成为“复合型人才”,常浩然每逢星期天都骑自行车去毗邻的开阳县广播站取经。他非常幸运,认识了开阳县广播站清纯秀丽、长他三岁的播音员蓝玉。一年后,两人坠入了爱河。

常浩然最后一次来到砖木楼取经,女站长熊瑛一声不响交给他 :


浩然弟: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姐姐已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珍重!
姐 蓝玉


常浩然看完信心如刀绞,泪如雨下。

次年,蓝玉从海外不留地址给常浩然寄来一首自创歌曲——《你在我心中》:


缘份赐相逢,
无奈曲告终。
你普普通通,
又与众不同。
执着似日月,
思绪常奔涌。
心高有几许,
惟我能读懂。


青山埋忠骨,
碧海存真容。
共枕未必爱,
相思情义浓。
天涯若毗邻,
万里寄珍重。
织女恋牛郎,
你在我心中。


这首歌留下了蓝玉永恒的青春,也留下了常浩然无尽的思念。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三十六年在历史长河中只是滴答一声响,连咀嚼回味的时间都没有。常浩然恍然若梦,坠入了对往事的探询:我爱蓝玉姐,蓝玉姐也爱我,蓝玉姐为什么不辞而别;断线的风筝能续上线吗?不为别的,就为问号变句号;三十一年前,我从广播站走进社会;三十一年后,我又来广电系统从头越。人生简直就是一个圈。难道这是我的命……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会议室里,骆华和三位县领导坐一排,常浩然和龙传仁、龚大年、李哲、肖勇坐一排,俨然两国使节在谈判。

骆华抢先发言:“上次协商没有明确李村的归属,因此谁开发就归谁。”

“我同意。”副县长立刻附和。

“我赞成。”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急不可待地表态。

“常局长,您是上级,请拍板。”县委副书记干脆把皮球踢给了常浩然。

常浩然暗衬,骆华请三位县领导来干什么?借助权势?中国特色?

“既然权属不明,那谁也不该动。谁动就是破坏协议。”肖勇声音大,调子高。

“没有协议那来破坏?”骆华精明得很。

“地委宣传部的意见是一人一半。”肖勇死鸡撑硬脚,甚至把锅盖也撑掉。

众人一齐扭头看常浩然。

常浩然看看四位新同事:“你们先说说意见吧。”

李哲直来直去:“发展才是硬道理。既然是县台先开发,我主张地区台让。”

龙传富曾经主持筹建地区有线电视台,并兼任有线台负责人。后来,宣传部下文件任命部里干事肖勇做有线台副台长;肖勇上任立即搞台独,不仅将有线台搬走,而且有线台有收入他只孝敬宣传部,分文不给广电局。因此,龙传富满肚子火。李哲说完,他马上一二三四:

“一、让。嗯!二、肖勇叫局领导来处理纠纷,又说请示了宣传部。这明明是拿局领导当猴耍嘛。嗯!三、此事纯属广电业务,关宣传部屁事。嗯!四、宣传部和广电局都是处级单位,各负其责而已。肖勇你什么鸟事都请示宣传部,是架空广电局。嗯!嗯!”

龙传富说话离开“嗯”,像炒菜忘了放盐。

“让!”龚大年说话很干脆。“另外,两台节目长期不互通,两边用户都有意见。我建议两锅菜一起煮。”

常浩然看看肖勇:“你还有新意见吗?”

肖勇抓抓腮:“如果说县台先动工,可以给他们三分之二用户。”

常浩然笑笑:“舍得跪就要舍得拜。肖勇,你做一回孔融,让!”

肖勇脑袋一拧:“我是看牛仔,卖牛问老板。”

常浩然又笑笑:“没有台长之前,你副台长就是老板。”

肖勇双手抱胸:“你上任要立下马威,我也无话可说。”

常浩然眉宇间的“川”字似要跳出来:肖勇有后台?豺狼虎豹猛狮熊罴表面上很可怕,但都不是强者。惟有不惧怕豺狼虎豹猛狮熊罴,也不欺负牛马兔羊的大象才是强者。他告诫自己学大象做强者。于是冷冷一笑:“肖勇,你说你刚才去宣传部汇报,你手下说你在台办公室,谁造假?”

肖勇的脑袋耷拉下来,像一串自然熟透的谷穗。

常浩然从容拍板:两台都要遵守协议,维护“楚河汉界”; 都要积极拓展网络,让附近农民看到有线电视;年底前要搞好两台的网络对接,使两边用户都看到两台的节目;县台要给播音室、演播室、播控室安装消防设施,以防万一。

前尘若梦。常浩然处理完两个有线台的纠纷后,又陷入了对青春往事的追忆……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第二章
突破口在哪


开阳地区位于岭南之南,巍峨的五万大山从北往南绵延,蜿蜒的鸳河和鸯河自西往东流淌。由于两河交汇之后形成了一段半边清半边浊的河面,人们称之为鸳鸯江。鸳鸯江似乎特别眷恋开阳城,流经城北时突然拐一个弯,往北流了三十多公里,才又掉头往东奔向大海。

历史上,开阳地区不乏土匪为患、军阀争斗、金戈铁马,也不乏土木兴盛、商贾云集、文人荟萃。据《开阳志》记载,从初唐以来,历代君主均在开阳设衙,使之成为屯兵御敌的重镇。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开阳设置行政专员公署(简称行署)。从此,开阳地区更不乏中华民族的风范,与新中国同频共振,经受风雨,砥砺奋进。

开阳行署下辖开阳、广南、博山、桂山、高凉、兴隆、昌平等七个县。前三个县丘陵少、平原多,后四个县丘陵多、平原少。坐在飞机上鸟瞰,前三个县的县城宛若三座嘹望哨掩映在茫茫的林海中,后四个县的县城恰似四颗珍珠镶嵌在碧绿的玉带两旁。

在这片广袤的原野上,大自然用鬼斧神工劈成的山、水、洞、岩,子民们用心血汗水建造的庙、塔、庄、阁,虽然不像黄山、泰山、黄河、长江等名山大川那样显耀、显赫,但也不乏万千景致。那个葛洪炼丹七七四十九天的玉岩洞,那座“门庭虽小,祭祀特灵”的冼太古庙,那口苏东坡流放途中沐浴过的冰泉,那道恰似柳宗元笔下“万径人踪灭”的佛子山,那间石达开统帅兵马入川前凭吊死难战友的兄弟阁,以及李宗仁韬光隐晦居住三年的明未朝清初建筑,每天都招徕众多游客。

中国最有影响力和最畅销的辞书《现代汉语词典》,汇集了百名学者的智慧,将“岭南”注释为“五岭以南”。但是,此注释尚未昭示开阳四季飘香、生机勃勃的内涵。

开阳设地区行署那年,本省主政者第一次来开阳视察,那软糯清香的雁鹅粘米饭,鲜嫩爽脆的通心菜,口感绵绵的大莲藕,富有奶油味的蜜菠萝,清甜肉厚的荔枝,入口极易脱核的龙眼,肥嫩不腻的三黄鸡,皮薄甘香的扣肉,以及下锅煎煮便可冒油的鸦塘鱼,等等,都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一路视察一路夸赞:“开阳是我在陕北窑洞梦中的鱼米之乡。”开阳地委书记请他留下墨宝,他捋捋旧军装的衣袖,轻拈狼毫,濡墨笔端,疾书下九个飘逸跌宕大字:“千州万州不如开阳州”。书罢,他叮嘱部下,务必“以粮为纲,多种经营,实干巧干,福祉百姓。”也许是本省主政者的指示发挥了作用,也许是有关部门的大力扶持,开阳地区连续五年喜获粮、钱双丰收,并建起一批果场、林场、鸡场、猪场、牛场。其中,广南的万亩荔枝场,兴隆的万亩龙眼场,博山的万头鸡场,桂山的万头猪场,开阳的万头牛场,都在不短的时日里“闹”了个“亚洲第一”,被极端热爱家乡的秀才们写进了各自的县志。

且不管上述“亚洲第一”是否真正第一,但在骇人听闻的“三年经济困难”时期,许多人都不惜跑上几十里路来开阳地区籴“黑市米”,然后偷运回家,捱过可怕的饥荒年月。

开阳,一块令人向往的风水宝地!

然而近五年,也就是常浩然做地区广电局长以来这五年,开阳却遭受了“糖衣炮弹”重创:三任地委书记先后中箭落马。

第一个落马书记阎肃,因受贿二十万元,病逝仍然被开除党藉。

第二个落马书记李顺,因受贿五十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第三个落马书记孔子健,农历正月初八与一名副专员同时被“双规”。据传,那位被“双规”的副专员竟创下了全国受贿新高。

拔出一只萝卜,牵动一片菜地。一桩桩经济案件牵涉了不少干部职工,连行署专员也因为收受红包被“曝光”,而不得不辞职“软着陆”。

一连串惊心动魄的政治风云,应了开阳一句不甚雅观的民谚:肥婆跑步———波未平,一波又起。

那些极善哗众取宠的小报,连篇累牍地刊登三任地委书记中箭落马的新闻。一时间,小报畅销,开阳纸贵,地、县、镇、村四级干部议论纷纷,老百姓争相传闻。
与其他地方一样,开阳的街头巷尾也不乏惊人之语。

惊人语一:开阳的书记们真是“前腐后继”啊!

惊人语二:如今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副科以上干部隔一个抓一个,也错不了几个!

惊人语三:北京、上海、广州等等大都市,以及深圳、珠海等等经济特区,至今都没有出贪官,开阳怎么净出贪官?难道腐败无特区,反腐有禁区?

惊人语四:开阳地区这些年经济发展最快,怎么三任书记都被抓了?怪哉!

惊人语五:我宁愿要改革开放、让民众富裕的贪官,也不愿意要闭关自守、使民众一贫如洗的“清官”。

惊人语六:三任地委书记都接连中箭落马,开阳到底中了什么邪?

惊人语七:唉,腐败是气候出的!

一个地方,三任地委书记相继中箭落马,这在新中国的政坛上实属罕见。开阳地区,一下子在全国出了名。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野有蔓草蓁蓁生 2021-01-16 11:19:00
三十一年前,我从广播站走进社会;三十一年后,我又来广电系统从头越。人生简直就是一个圈。难道这是我的命……
也许人生就是一个圈。先生好文,品读支持……问好
-----------------------------

感谢先生赞许!
再次感谢!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得子2020 2021-01-16 14:49:51
支持
-----------------------------


谢谢@得子2020 关注拙作,请多赐教。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野有蔓草蓁蓁生 2021-01-16 18:16:05
先生周末好……
-----------------------------


谢谢 @野有蔓草蓁蓁生 先生!
楼主:七十老汉  时间:2021-04-08 12:19:25


开阳地委大院和开阳行署大院建在解放路东段一个废弃了近千年的古校场里。当年那位专门研究阴阳五行的风水师,推荐在古校场兴建党政机关办公楼,是说那里将来会出很多达官贵人。从外表看,地委大院和行署大院各自独立,有着同样大小、同样式样的大门,门口摆放着同样大小、同样式样的石狮子,门牌分别为108号、109号。走进里面才发现,两座大院其实是相连相通的。这也许是为了便于“一元化”领导吧。

让人们猜不透的是,两个大院牌匾上的文字颜色完全不一样。党委牌匾上的文字一律是红色,而政府、人大、政协牌匾上的文字一律是黑色。这一红一黑,到底蕴含什么寓意呢?事情过去了近半个世纪,知情人恐怕已经不多了。

两个大院都有一些陈旧的“红房子”。这些“苏式”制品,伫立在众多中式建筑旁,依偎在杜鹃、金桂、九里香、黄金叶等花卉怀抱里,掩映在榕树、棕树、木棉、玉兰、芒果、荔枝、龙眼、杨桃、菠萝蜜等乔木中,呈现另类的中西合壁奇观。阅历深者看上一眼,便会联想到“老大哥”,联想到“中苏蜜月”,联想到愚昧、盲从、落后,也联想到改革开放、建设发展。

地委大院建有一栋H形三层大楼。此楼在开阳并非坐大,然而外观气宇轩昂,内部结构实用,其地位在众多楼房中“至高无上”。一楼,除了有值班室、接待室、文印室、杂物室,还有一个能坐五百号人的大会议室——地委和行署召集地直单位一把手们开会的地方。二楼,归地委办公室六个秘书科使用。三楼,除了地委正副书记、地委秘书长办公室,还有一个小会议室。从大楼启用那天开始,地委领导们就常常聚集在这个小会议室议政理政,凡是关系到国计民生和人事变动等重大事项,无一例外都在这里决定。因此,这栋H形三层大楼一直就是个神秘莫测而又特别现实的地方。

“一年一小变,五年一大变”的奋斗口号,是开阳地委、开阳行署1992年提出来的。现在已经五年过去,开阳城发生了很大变化,原先冷冷清清的解放路东段繁华起来了,商店鳞次栉比,密集如蜂房蚁巢。各个商家为了招徕更多的顾客,都在门面张贴了“疯狂大减价”、“亏本大甩卖”、“全店大清仓”、“卖到你好笑”等广告。这些广告隐藏着赚了大钱的笑脸,也掩饰着生意不好做而又不得不硬撑下去的苦瓜脸。两旁人行道上,菠萝蜜树枝桠像一支支巨大的臂膀往路中央伸展,凭空托起一道弧形的绿荫,给暄嚣的闹市增添了许多柔情。每逢秋季,这道挂满浅黄色灯笼状果实的空中长廊便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孔子健被“双规”那天,开阳地委来了一位新书记。来人姓曹,名自若。

曹自若的地委书记职务其实不算新,因为他此前已担任瑶山地委书记三年。去年秋天,他奉命进中央党校地厅级干部培训班学习。今年春节后,他本来还要继续进京受训,但省委特事特办,命他赶赴开阳,并提请中央任命他为省委常委,使他成了开阳第一位副省级高官。

前三任地委书记相继中箭落马,使相信风水的人们对当年给地委、行署大院选址的风水师表示了极大的愤懑,而曹自若成为开阳地区第一位副省级高官,又使相信风水的人们眼睛一亮。

楼主:七十老汉

字数:95377

帖子分类:舞文弄墨

发表时间:2021-01-15 17:25:19

更新时间:2021-04-08 12:19:25

评论数:769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