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生子文 >  【原创】一些纯生

【原创】一些纯生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又是我
还是我
这我第三个号了
别封我了
如题,一堆纯生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第三个号了,我还真实存在吗我已经死了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有人吗
我真的是要闹了我呜呜
我昨天那个号晚上十点弄得,今天晚上六点就没了
二十四个小时都不到我气得原地爆哭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都没人了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朋友们,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吧,我这是第三个号了,我怕再被删,大家有lof的去lof关注一下我,有微/博先去微/博,我的文在这俩上面都有,我怕再被封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大家,能看到八楼吗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第一个小故事《细乳》
苏河×白墨

总裁×小画家

可怜的小画家,生产时老攻不在身边,顺产也没有成功只好转剖腹产的故事。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1.1
白墨在二楼挺着足月的肚子趴在电子版上全神贯注地画画,早点赶完新一期,省得到时候小家伙出来了自己没时间。







白墨生得小巧,由于有少数民族血统,瞳仁是罕见的棕褐色,也就是这双眼睛,在大学时第一次碰到苏河,苏河就被他这双小狐狸眼勾了过去。同时,家里人希望他以后能饱读诗书,满腹经纶,便给他点了墨这个字。







白墨揉揉酸痛的眼睛,低下头瞧瞧在肚子里都不让人省心的小家伙,最近孩子入盆了,顶的他越来越痛。他叹了一口气,焦虑地看着在一旁打电话的苏河,最近苏河的公司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股票下跌,公司董事会那边忙的不可开交。







苏河眉目英俊,优雅的下颌线更添他此时的忧虑,他摁灭跳跃着的手机屏幕,揉了揉紧蹙的眉心。







白墨小心地撑起身子,走到他身边,柔声开口道: “怎么样?有没有事?”







苏河不想让白墨临产的身子再忧思,便揉了揉他柔软的发顶,扯出一个苦笑,“没什么事了,我明早过去处理一下就可以了。”







白墨看得出来他在骗自己,但也笑眯眯地安慰他道: “嗯,我就知道你最厉害了!”







苏河被他逗得开心,按了按他的鼻头道: “睡觉吧,不早了。你也快生了,别睡太晚,省得到时候宝宝出来跟你一样,是个夜猫子。”







白墨笑笑,被他拉着一路上了床。







关上灯之后,苏河窸窸窣窣地上床,照惯例亲了白墨一口,“晚安宝贝。”







两人都忙了一天,关上灯之后都进入了美妙的梦乡。







午夜时分,白墨被一阵阵痛扯醒,“呃——”







他捂着有些发紧的肚子,心里慌得很,但还是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数着阵痛的时间。







刚开始痛,还不是很密集,等这一阵熬人的阵痛过去,白墨摸到手机看了眼时间,想着身旁的人近一段忙得很,便想着让他多睡会,等自己实在忍不住了再喊他去医院。







白墨打开手机刷微博,希望能转移一下注意力,减轻一点痛苦。







窗外吹着寒风,带着点点白雪飘落。屋内暖气烧得很足,烤的人暖烘烘的。







白墨疼的出了一身冷汗,痛的时候就死死抓住手机,有那么一瞬间,白墨感觉手机都要被自己捏碎了。







挂在客厅的钟表滴滴答答地走着,分针划过一个小时,却让白墨觉得像是一年一般漫长。







凌晨一点半,白墨实在受不住了,轻轻地拱了拱熟睡的苏河,“苏河……我肚子疼……”







苏河本来睡得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是白墨睡觉不老实拱到了自己,结果听清之后,一猛子就给他吓醒了。







苏河赶忙开开床头灯,借着柔和的灯光,看到白墨疼的小脸煞白,“乖,你这疼多久了,怎么也不喊我。”







白墨这阵子正疼着,没力气回答他。苏河见状赶紧换衣服,并扶着白墨给他也把衣服换好。







“来,乖,扶着我,我带你上医院去。”苏河小心翼翼地扶着白墨,白墨大口喘着气,等缓过这阵子,便安抚性地拍拍苏河的手,“我没事。”







苏河扶着白墨下了楼到了车库里,这期间白墨又痛了一次,苏河觉得扶着白墨的手被猛然抓紧,便看见白墨痛的紧咬下唇。







把白墨塞进车里之后,苏河便折回二楼去拿待产包,苏河第一次觉得,别墅里应该安装一个电梯。







白墨瞧着忙着跑前跑后地样子,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摸了摸肚子自言自语道: “你看,你父亲多着急你。”







苏河把东西装进后备箱,钻进车里,从后视镜看着白墨忧心道: “宝可以吗,我现在带你去医院。”







白墨点点头表示自己没问题,苏河便驱车了。由于是凌晨,路上车很少,但顾念着白墨的身子,苏河也不敢开的太快,晃晃悠悠快一个小时,终于到了医院。







在这路上,白墨坐在后座上数着宫缩,晚上天黑,他只能死命扣着后座的车座套,咬紧牙不让自己叫出声。







苏河打开后门,冷风一下子灌进来,吹落白墨一身的汗。苏河瞧着心疼不已,慢慢地把白墨扶到VIP产房。







朱医生温柔询问道: “什么时候开始疼的?”







白墨小声道: “大概十二点。”







“躺好,我检查一下宫口。”







白墨觉得非常别扭,扭头看了一眼苏河,还是认命躺好。







“嗯——”猛然被内检的滋味不好受,白墨从鼻腔中挤出一句闷哼,不自觉的动了动屁股,却被朱医生一把按住。







“两个小时两指,差不多,我一会把催产素挂上,让你快点生。”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1.2
白墨点点头,好奇地看着护士给自己扎上针。苏河被他这幅样子逗笑,白墨回头瞪了他一眼,“哼!”







苏河失笑,捏了捏他的脸蛋。







催产素挂上没多久,白墨就感觉阵痛越来越强也越来越密集。







“呃——好疼——”







白墨死死抓住床单,脸皱到一起。







苏河在旁边只能干着急,恨不能替他疼,只能时不时给他喂些巧克力补充体力,“乖,坚持住。不然,我给你讲点开心的?”







白墨虚弱地点点头。







“从前啊,有只大灰狼进到羊窝里,本来想着能饱餐一顿,结果啊没想到,有只小羊又凶又软,一下子就把大灰狼吃的死死的,让大灰狼一下子就挪不开眼了。”







白墨拉拉他的衣角好笑道: “什么嘛,这明明就是我们俩!”







苏河笑道: “是啊,当初我本来是去你们学校办事的,却没想到我的资料被你的咖啡弄得一个字也看不清了,结果你还倒打一耙说我不长眼。如今瞧瞧,我真是不长眼啊。”







白墨打了打他,刚准备反驳他,就被一阵突如其来的阵痛打断,开口便成了可怜的呻/吟,“嗯啊——”





苏河赶忙给他擦汗。







白墨痛过了这阵子,觉得身上软的很,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苏河确认他睡着之后,便起身出去接了电话,刚刚电话已经轰炸了好几次了,苏河把手机调成静音都没接。







“怎么了?”苏河低声问道。







“老板不好了啊,新项目的投资方说要撤资,他这边一撤资,咱们公司可就完了啊!”电话那头传来急匆匆的语气。







苏河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原先痛的时候,白墨都会帮着自己揉,如今苏河头痛欲裂,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又连着打了好几个人的电话,商量了许久,却始终无法说服对方。等再一看表,竟是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







白墨睡醒见没有人,以为他是去上卫生间了,却没想到听到他在外面打电话,听见他焦虑的语气,白墨也暗自揪心。







苏河在外面两难,只好吸了根烟平静下来,他等烟味散的七七八八之后进到病房里。







苏河烦忧的眼神,正好对上白墨担心的眼神。







苏河笑笑,开口道: “怎么才睡这一会,再睡一会。”







白墨却纠结道: “要不,你去公司一趟吧,我自己可以的,你放心好了。”







苏河突然感觉自己非常不是人,公司乱成一团,如今心上人生产都不能陪着。







白墨不等他开口辩解抢先道: “我知道,你是白手起家,做到现在这一步不容易,别为了我,把公司丢了。何况朱医生在呢,没什么大事,你尽管放心去,有事我打电话给你好不好。”







苏河箭步上前搂住白墨,艰难道: “对不起乖,过不去,我……”







白墨拍拍他的背,“好了好了,大男人哭什么,快去吧,我跟宝宝等你回来!”







苏河亲了亲他,一步三回头,他很想留下来,但是公司那边,自己要是再不去,就可以宣布破产了。终于他狠下心,关上门走了。







苏河刚一关门,白墨就忍不住痛喘出声: “呃啊——呃——”







朱医生正好开门进来,再次给他进行内检,“不错,开了八指了,就是还不破水,我只能人工给你破水了。”







白墨咬牙点点头,忍着不适。







“嗯啊——啊——好疼——”







刚一破水,白墨就感觉孩子往下钻了一大截,好像要把他给撕碎了吗一样,他咬紧被子,看着朱医生也出去,屋内空荡荡的,只剩下他一个人辗转反侧,强忍痛意。







破水之后的产程加快,白墨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几近失去意识,只是痛苦地熬着时间。看着钟表滑动,去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1.3
不知道过了多久,快痛昏过去的白墨被人推进产房,架起双腿,将自己暴露无疑。







身旁有许多忙碌的医生,朱医生坐在那给他接生。







一个温柔的声音提醒着他,“爸爸加油哦,憋住气向下使劲,马上就可以见到宝宝了哦。”







白墨双手死命握住旁边的产床,喘着粗气点头。

“好,疼的时候就使劲。”







“呃——嗯啊——”白墨憋红了脸往下拼命使劲,手上也青筋暴起。







“好,爸爸忍着,别喊出来哦,要不一会就没有力气了。”







白墨趁着间隙大口喘气,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

“呃——”







白墨不敢喊出声,只好闭紧嘴,一心把全部力量都向下递出去。







坚持了几次之后,他感觉下/身被慢慢地撑开,憋的他异常难忍。







“好了,看到头了,爸爸不要卸力,一口气使劲。”







“啊——”







温热的胎/头被羊水包裹着,害羞地探出来,又因为爸爸的卸力,忸怩着不愿出来。







白墨只觉得憋的很,又攒了一口力气,将孩子的头整个娩了出来。







“哈啊——啊——”







“快了快了,头已经出来了,爸爸加油!”







白墨听到这,也鼓足了气往下使劲,希望能赶紧结束这场痛苦而又折磨的战役。







但好几次,孩子都是将出未出,只在产/口打转不愿出来。







医生只好一点点扩开他的产/口,将孩子往外带。另一名医生则是轻轻摁着他的小腹,想让孩子早些出来。







但孩子还是被卡在宫口不上不下,白墨感觉自己快被憋的背过气去了。





见小家伙已经被憋的脸青紫,医生只好道:“肩难产,通知手术室,紧急剖腹产。”







“是。”







“爸爸,家属在吗,我们现在要进行剖腹产将孩子取出来了。”







白墨微微摇头,示意家属不在。







“这……”医生面露难色。







白墨艰难开口道: “给我吧……我……呃……我自己签……”







医生只好把手术单递过去,白墨抖着手,把字签的龙飞凤舞一般。







“爸爸稍微忍着点,我得把孩子推回去。”







“嗯啊——啊啊啊——啊不——啊——疼——啊呜呜”硕大的胎头被医生硬生生推了回去,胎头摩擦着娇嫩的产道,逼得白墨一阵战栗。白墨终是忍不住,痛哭出声,他觉得刚刚生产的痛在此刻都是微不足道,九牛一毛。股缝被一点点撑大,远远超过自然产程的痛苦,白墨痛呼着,只希望自己能赶紧晕过去,这样就感受不到这种灭顶之痛了。







疼,太疼了,除了疼没有别的感受,白墨小声呜咽着,被人推进了手术室。







等到苏河赶过来时,白墨已经被推到病房里安睡,宝宝因为有些难产,被送到了新生儿监护室。







苏河听了医生说的,心中不忍自责,连手术单都是白墨自己签的,自己真是……太不称职了。







白墨微微睁开眼,虚弱喊道: “苏河……”







只见苏河抱着他痛哭: “对不起乖……对不起,宝宝在新生儿监护室,公司我也处理好了。对不起……”







白墨虚弱地扯起嘴角,“那就好那就好。”紧接着又睡了过去。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能看到吗(害怕)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我感觉我都快PTSD了,隔一会儿就得看看贴吧我还活着没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第二个小故事《低乞》
顾安×南雨

学校主任×新手班主任

大概就是一个新手班主任临产教学,本来孩子都出来了又被推回去,然后把孩子生在了办公室的故事

虐转甜

雷点:束腹,推胎头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2.1
是夜,月色如凉寂静。


南雨足月的肚子上一道道勒痕,猩红刺眼。



南雨洗漱完之后捧着足月的肚子躺回了床上,肚子已经不小了,他只有侧躺着睡才能减轻一点压迫感,南雨想伸手搂着顾安,手却在半途被捏住。



顾安有些不耐烦的说: “快睡吧,我好累。”



南雨低垂下眼睑,闷声道: “嗯。我是想问问,医生说我预产期就这几天了,我……能不能先不去学校了啊?”



顾安抬起眼撇了他一眼,嗤声道: “去吧,没事。”



南雨还想说些什么,但顾安抢先道: “睡觉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南雨看着他熄了灯,也没再说什么,缩回了被窝。



顾安瞧着他这幅委屈的模样,心里到觉得有点意思,当初自己喝醉了酒不小心把人肚子给搞大了,只好顶着压力跟他结了婚,结婚后,南雨在他面前总是小心翼翼的,有时孕期情绪上来了也会哼哼唧唧地撒娇,但是顾安依旧觉得自己不喜欢他,两个人在一起,无非是阴差阳错,巧合而已。



第二日,顾安照旧开车跟南雨来了学校,车子被稳稳当当的停在停车场。



顾安熄火准备下车,余光却瞧见南雨捂着肚子面色有些发白,开口询问道: “怎么了?”



“唔,没事没事,宝宝,有点闹腾。”南雨捂着自己现在被束成三个月的肚子,摇头解释,肚子一阵阵发疼,但南雨觉得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假性宫缩,应该不是要生了,也没有说什么。



南雨心里是喜欢顾安的,当初自己刚来到校园,人生地不熟,只有顾安带着自己熟悉校园,虽然他知道这是主任的职责,但看到他在烈日下,明朗的脸颊滴着汗,低头把西服外扣解开,南雨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低头看着自己的学生装,清秀的脸庞霎时红了脸,接过顾安送的水,支支吾吾的道谢。



有了孩子之后,他心里是高兴的,虽然顾安被逼着跟自己结婚了,但南雨心想,只有结了婚生了孩子,说不定以后顾安就转变心意了。



但此时顾安冰冷的语调还是让他有些心寒,他抚着肚子,感受着孩子在里面闹得天翻地覆,脸色一白。



顾安听他说没什么事便也没多问,看着南雨下车后也下了车,径直走向了办公室。



正值夏日,南雨感觉从停车场到教学楼这段路比蜀道还要难走,孩子作动着往下钻,他中途实在受不住,支着一旁的树喘气,汗珠一滴滴砸向干燥的土壤,南雨艰难地捂着肚子,脸上的血色好像都被太阳烤干了一样苍白。



终于,停停走走,南雨终于进了教学楼,冷风吹着,倒也是缓解了一些不适。



此时上课铃猝然响起,惊了南雨一跳,肚子里的孩子好像也被吓到了,猛的往下一钻,南雨眉头紧皱,想着这节课要不算了先不上了回办公室,让其他老师给同学说一声,但想着一会要有校领导来检查,自己这个菜鸟老师不去不行,还是强撑着身子挪向了教室。



教室里学生一直不见老师,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等到南雨好不容易到了教室,已经上课五分钟了,南雨把几本教辅教案摔倒讲桌上,底下的学生瞬间鸦雀无声。



南雨本来不想摔书的,但是刚刚肚子突然一紧,疼的他把书脱手,他慌乱的收拾,却是越整越乱,最后他气恼,便干脆不收拾了,直接捧着讲课书开始讲,脑子里疼的七荤八素,也管不了什么对的错的,只是一股脑往下讲。



底下的学生发现老师今天讲错了好几处,但小学的学生也不清楚,以为是自己不懂,便也没有跟南雨讲。



南雨肚子一阵阵发疼,他感觉孩子抵着自己的胯骨一点点破开,却又因为束腹的原因憋的让他难忍。在空调房里,他愣是疼出了一身汗,汗滴一点点顺着身子流,却好像推不动分针,让南雨觉得这节课难熬得很,早就把检查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南雨疼的受不住,只好坐在了椅子上,屁股刚刚坐下,就看到教室后面三三两两的老师走来,南雨赶忙撑着桌子站起来,这一下,让南雨觉得孩子顺着重力往下猛蹿一下,就快要挣脱桎梏而出。



顾安也在检查队列中,瞧着南雨这情况,也是微微皱眉,想着要不要去看一下,却被上级领导叫走去开会,只是在教室门口驻足看了南雨一小会。



南雨此刻疼的神志不清,根本没有看到顾安在门口。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犹如山泉般清冽的下课铃声响起,南雨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但却没想到伴随着下课铃的提示,自己肚子也骤然发紧,只听一声破裂声,南雨意识到,自己的羊水破了。他径直向外走去,挥挥手示意同学们下课了。



南雨心想,还好今天穿的是黑裤子,并不是非常显水渍。



南雨捂着肚子,破水之后的痛意更甚,一阵阵地拉扯着他脆弱的痛觉。



就在快要走到顾安办公室的时候,李老师却匆匆忙忙跑来,“诶呦南雨你在这啊,找你好久了,快,校领导开会,赶紧去啊。我教案没拿,先回去拿教案了啊。”说完又匆忙跑走。



顾安办公室在顶楼,人很少,一般老师也不会想着到这里来,所以李老师也是找了他很久,本想来问问顾安有没有见他,谁料在这里碰到了南雨。



南雨捂着小腹,低低地呻吟了一声。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2.2
顾安正巧回到办公室拿资料,看到南雨靠着墙喘气,“你怎么了?”







顾安进来之后顺手反锁上了门。







南雨颤声道: “顾安,我肚子疼,我要生了——”







不等顾安反应过来,南雨便跪在沙发上,艰难的脱下裤子,捏着扶手往下用力。







“嗯啊——呃——顾安,他要……他要出来了——啊啊——”







顾安瞧着羊水淌了他的沙发一座,心情自然不好,冷声道: “还早着呢。”







但南雨的产门翕合着,竟是露出来了一小撮胎发。







“呃啊——顾安,他真的……啊啊啊——出来了——顾安他出来了——”南雨眼泪流了满脸,嘶喊着向下用力。







胎头一点点被拱出,撕裂着产口,也在撕裂着南雨的意识。







“呃啊——嗯——哈啊——啊啊啊——”







南雨止不住的哭喊,他感觉孩子太大了,撑得他快要昏过去,但是还在不断的往外出,拖拽着南雨的意识。







顾安在一旁冷眼瞧着,想起那一夜,南雨也是这么在身下呻吟,后面被自己粗鲁地顶开,还流了血,真是可笑。







胎头已经被彻底娩了出来,但是没有等南雨歇口气,只听顾安一步步走近,跪在了他身后。







南雨以为他是来帮自己生产的,却没想到顾安把胎头一寸寸地往回推,这一下把南雨逼得无处可逃,痉挛着身子想跑,却被顾安一把摁了回来,南雨颤抖着,嘴里溢出支离破碎的呻吟,“啊啊啊——啊不——不要——啊呃——不行——不行——呃——”







顾安却视若无睹,手下发力,一点点把硕大的胎头一股脑的推了回去。





产道再一次被撑开,胎儿好像嫌自己被推了回去,在宫腔内兴风作浪起来,南雨整个人好像被活生生劈开,接着又一次被撕碎,他抖着身子,缓不过一口气接着用力,就被顾安穿上了裤子。







“开会要迟到了,快些。”顾安不耐烦的催促道。







南雨意识模糊,想往下用力,孩子却被裤子死死抵住,卡在产道里不上不下,撕扯着产道里脆弱的内壁。







南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的会议室了,他坐在最后面,顾安站在最前面讲PPT。







平常学校要求最后一排不让做人,所以现在最后一排只有南雨一个人,他面色惨白,身子战栗着,无声地哭泣着,数次想用力都憋不足一口气,只好用力用到一半就卸力。







他捂着小腹轻轻啜泣,甚至上手推自己的肚子,只希望孩子能早点出来,结束这场漫长又极致的痛苦。







顾安在前面本来好好地讲着PPT,瞥见角落里颤抖着哭泣的南雨,感觉心里好像被砸了一下一样,强作镇定地继续讲。







南雨拼命地想要站起来脱下裤子,但身上根本没什么力气,只好一次次用力,又一次次跌回到椅子上,每一次下跌,他都感觉孩子在产道里撒欢一样上蹿下跳,逼得他难堪。







顾安看到他如此模样,也有些心疼,皱眉看着他出神,脑子里闪过南雨每天做好饭,等他下学,孕检也自己去,好像从不让自己操心,如今南雨这般难堪模样却是自己造就。







会议室中寂静无声,好像只有南雨微微急促的喘气声和若隐若现的啜泣声。







“顾主任?顾主任?”底下老师轻声提醒着顾安。

顾安回过神来,却瞧见南雨已经疼晕了在椅子上,顾安直接关掉PPT,告诉大家自己这次文件有些问题让大家先走,下一次开会再仔细告诉大家。







大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都以为是顾安今天不在状态,校领导当着这么多人面也不好发作,只好也跟着走了,大家都从前门出去,没人在意到后面瘫着的南雨。







顾安等人走完了,走廊上也没什么人了,赶忙抱起南雨奔向办公室。







“醒醒,南雨。”顾安焦急地喊着南雨。







南雨眉头微微蹙起,随即便是一声闷哼“疼”。







顾安脱下南雨的裤子,只见孩子就抵在产口,将出不出。







意识稍微回笼,南雨睁开眼看见熟悉的沙发,没等他问,开口便是一阵急促的呻吟声“嗯啊——好疼——啊——”







顾安给南雨松开了束腹,一点点帮着南雨扩开宫口,好让孩子出来的更加顺利。







南雨已经疼的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只能哭着哼哼唧唧地使劲。







“呃啊——快——出来——嗬——哈啊——啊啊——”

顾安见胎头迟迟不肯出来,心下难免有些急,“快点,一会孩子该憋死了。”







南雨听到这,心下一紧,只好赶紧憋了一口气,死命拽住沙发往下用力。







“嗯啊——啊啊——呃——哈啊——啊啊啊——”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朋友们,来点评论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被tun了,但我不敢补了怕被封呜呜,大家去我微博或者lof看吧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实在不行的话我就拉群了呜呜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第三个小故事《仇错》
刑警×会计

罗羽谦×温铭然

大概就是罗羽谦的仇家绑架温铭然,在他临产的时候注射催产素和催/qing药。

雷点:道具,催/qing药

楼主:夏颜婉啊  时间:2021-10-10 10:07:37
3.2


一旁的警员听到都吓坏了,在他们眼里,罗羽谦一直是一名出色的榜样,话少但是出成绩,从没见过他如此失态。







电话那头的楚尧却只是笑笑,“那我告诉你,你可只准一个人来哦,若是让我发现有别人,啧,那你的老婆孩子可就不行喽。”







就在楚尧讽刺的时候,电话那头突然传来温铭然一声撕心的叫喊,“呃啊——啊——啊啊——嗬——哈呃——”







刀疤男看着温铭然湿润的裤子喊道: “老大,他这是不是破水了?”







罗羽谦赤红着眼眶,攥紧拳头,一字一句道: “你们到底在哪!”







楚尧这才漫不经心道: “城北仓库,来吧。”随后挂断了电话。







罗羽谦立刻挂断电话拿起枪便匆匆开车。







温铭然扬起脖颈哀嚎,额发被汗打湿黏在额间,双手找不到借力点,只能死死抓住手/铐的链条,把手都磨破出血。







楚尧啧啧道: “这就受不住了?还有更疼的呢。来人啊,去把箱子里的东西拿出来给咱们的罗夫人好好享受一下。”







刀疤男将箱子拎过来,轻轻扣开开关,只见里面全是催/情的物件,药剂,道具什么的应有尽有。







楚尧拿起一针管药剂缓缓走向温铭然,温铭然奋力用脚推地想离他远一点,却都是无济于事。







药剂就着刚刚打催产素的针眼被注射进去,瞬间流通在四肢。







“呃啊——哈啊——啊——”温铭然无力地喘息着,但他越是这样挣扎,药性便越强,一下一下挑/逗/刺/激着他。







“怎么?来感觉了?不错,这药性最猛的药就是厉害。”楚尧挑眉道。







“呃啊——呃——”温铭然的喘息声染上了一丝情/欲,却又伴随着阵痛的嘶喊声,他只感觉后面空,难耐的扭着腰哼唧。







楚尧瞧着效果不错,来了兴致,又掏出一根电动的道具,命人扒下温铭然的裤子,开启电动后塞进了温铭然后处去,紧接着又把裤子穿回去,让道具紧密地被契合在里面,想出也出不来。







“呃啊——唔——唔哈——啊哈——”突然被满足的感觉让温铭然的痛呼转了腔调,一下子婉转起来。

楚尧就在一旁看着他如此难耐却又被疼痛折磨着,觉得这幅样子,不拿出去卖,真是可惜了,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呃——哈——啊啊——”







就着这感觉,温铭然再也无力招架,呻吟一声声迭起,叫/喘地底下几个小弟都微微抬头,连楚尧都觉得自己快要压制不住了。







罗羽谦一路闯着红灯,抄着小道朝这边飞奔而来,期间被许多车主骂不长眼睛,但他都丝毫不在乎,脑中只剩下温铭然惨叫的声音。







“啊——疼——疼——”







一阵突然强烈的宫缩席卷,温铭然扬起下颌惨叫,他甚至感觉,孩子的头就顶在道具的顶部,他往下憋着气拼命用力,但裤子死死绷着道具,孩子也照样是出不来。







温铭然被孩子正好卡在产道的感觉憋的发疯,双眼通红,哽咽着求楚尧,让自己生。







楚尧或许是见他可怜,把道具的震动关了,却没有想把他取出来。







“哈啊——他要出来了,让我生——呃啊——”温铭然哭喘着低声乞求楚尧。







只见楚尧冷笑,“别急啊,急什么,那只狗还没来呢。”







温铭然心底一空,刚刚被折磨的身子忘了罗羽谦,此刻骤然被提及,也是一下就砸醒,刚想开口说什么,却只听门口传来枪火声。







“来的还挺快,看来你在他心里地位还是很高的啊。”楚尧挖苦道。







温铭然这会子正赶上阵痛,没力气听他说话,只是绷紧身子,不断从紧闭的嘴边溢出呻吟和哀嚎声,衬得外面的枪火声更加可怖。







楚尧趁机躲在门后,准备在罗羽谦进来的时候偷袭他。







这一切都被温铭然看在眼里,他费力地想去提醒罗羽谦,但闹钟被正好涌上来的情/欲与阵痛搅得脑子里混沌一片。







听见枪声越来越近,温铭然脱口而出道: “呃啊——妈,对不起,我——我也去天上找你了——前门——一定要给我留住。”







听到此处,罗羽谦脚步一滞,自己丈母娘明明健在,铭然这是做什么?







一个大胆的念头涌上心头,罗羽谦明白了温铭然的正话反说,没有从前门进去,而是悄悄绕了一圈,绕到了后门。







楚尧见人还没来,便侧头出去看了一眼又迅速扭头回来,就是这一眼,足够罗羽谦扣动扳机,子弹飞速撕裂空气,击穿了楚尧的眉心,楚尧眼底闪着诡异与不可思议的光亮逐渐黯淡下去,最终倒在门口。







罗羽谦赶紧跑上前,用枪把手铐砸断,“铭然,你怎么样?”





楼主:夏颜婉啊

字数:54182

帖子分类:生子文

发表时间:2021-01-28 04:56:00

更新时间:2021-10-10 10:07:37

评论数:68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