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生子文 >  【原创】不仁(剧情向半纯生)

【原创】不仁(剧情向半纯生)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年下皇帝攻×外表心机内心深情太傅受
囚车产子,挑战了一下写长产程,受第一胎生了七天,后面全程病弱,不出意外大概20章左右完结叭
(第三次重发……我累了……)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锲而不舍的给之前的三篇生子文打广告,全部已完结

【原创】蝉鸣

【纯生】旧岁

(还有一篇发不出链接了呜呜呜被吞了太多次,点进去蝉鸣可以看到第三篇链接)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我累了…第三次重发呜呜呜,留个afd的id:之子于征
afd会一日一章更新,目前到第二章,这里得看度娘脸色行事了,求求手下留情呜呜呜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01

茶杯狠狠摔落在地上,碎片飞溅,划过苏青闻的脸颊,留下一道血痕。
他动也没动,只是低着头,静静跪在那里。
明黄的桌案后,身着龙袍的年轻皇帝面色阴沉,怒目圆瞪,整个皇宫似乎都阴翳了。
“为什么,”皇帝咬牙切齿地开口,“为什么你连三哥都要杀??”
“因为三皇子是陛下夺嫡的对手。”苏青闻淡淡回道。
“可是他性情温和,从未有夺权之心!”
“三皇子当时或许没有,然其一党势力不容小觑,留下,难免后患。”
“好,好,”皇帝怒极反笑,“不愧是苏大人,精于算计,心狠手辣,哪天是不是连朕也要除掉,你自己登基当皇上!”
苏青闻俯身叩头:“臣不敢。”
“你还有不敢的?”皇帝抬高了声音,“在你眼中,谁人都是棋子,人命都是草芥!在您苏大人的治理下,朕这皇位,究竟能坐几天啊?”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苏青闻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开口道:“陛下,臣对您绝无半点……”
“朕不想听你巧言令色了!”皇帝一挥衣袖,“来人,革去苏青闻所有官职,打入天牢候审!”
苏青闻没再分辨,淡淡叹了口气,便任由自己被拉走,扔进牢里。
狱卒的动作很粗暴,苏青闻一介书生,就这么狠狠摔在了地上。
他咬了咬牙,捂住微微有些隆起的小腹,渗出了一头冷汗。

当晚,天牢发生暴动,苏青闻趁乱被劫走。
皇帝大怒,发下海补文书,定要将逆贼苏青闻捉拿归案。
转眼便是半年光景。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边陲苦寒,人烟稀少,一年四季见不到几片绿色,萧索异常。
山脚下不知何时起了一座小木屋,平日少见有人出入,更无人在意。
天刚蒙蒙亮,苏青闻一如往常那般醒来,撑着隐隐刺痛的后腰起身,从井边打起小半桶水,刚一拎起,只觉得腹部一阵紧缩,手上失力,水桶倒在了井边,水尽数洒出。
此时他顾不上许多,只是一手摁在高耸的肚腹上,缓缓坐到井边,忍过这波疼痛,一手给自己切了切脉。
脉象虚浮,隐有切绳转珠之象,腹中这块血肉,快要瓜熟蒂落了。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我是真tm给跪了,我的文哪里有G点了到底????发文字吞贴,发图片炸号,就这么恨我过不去吗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苏青闻拿起一旁的毛巾拭去额角的冷汗,微微蜷缩进了被子里。
一夜孤枕。
产前的阵痛就这么慢慢折磨着人,直到两日过去,宫缩才开始规律起来,可打来的水早就用完了,只剩几块饼子散在桌子上。
苏青闻撑着刺痛的后腰起身,想着起码吃些东西,可强烈的胎动压迫着脏腑,干硬的饼子刚入喉咙就吐了出来。
他抱着肚子咳了半天,最后只得喝了两口凉水,看了看地上自己吐出来的一片污秽,扭过身,背对着躺了回去。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02
——
又是一夜过去,产痛已经到了很难忍受的地步,苏青闻整夜几乎没怎么睡着,数九寒天的日子里,浑身都是冷汗,脸色和唇色都彻底失了血色。
略通医术的他知道生产会很难,却没想到会这么难。
苏青闻苦笑一下,想来自己前半生做的恶太多,这孩子便是来与他讨债的。
可这一切也终究是自己的选择。
踏入官场也好,卷入夺嫡也好,背负罪孽也好,留下这个孩子也好……
终究是自己的意愿,苏青闻并不后悔。
一生一世,他的心里,只剩下那个如今高坐龙椅之上的那个孩子罢了。
眼见着晨曦露了头,苏青闻掀开被子艰难地起了身,一手托着肚子,一手扶着墙壁,慢慢挪到了屋外。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尽管屋里并不暖和,但是屋外初晨的寒风仍是吹了他一个哆嗦,没走两步,宫缩又再次袭来,苏青闻一个不稳便跌倒在了地上。
他抱着抽痛的肚子,终是没有再忍耐,呻吟出了声。
过了一会儿,一个少年背着一个竹筐走了过来,他看到了倒在地上苏青闻,连忙过来想要扶起他,却在看到对方高耸的肚子时惊的呆了。
苏青闻拽住那少年的袖子,颤抖着说:“我……要生了,麻烦你,去镇上,帮我叫仁济堂的大夫过来……”
说着,给那个少年塞了一个钱袋。
“这里的钱当做医资,剩下的,都,都是你的……”
少年略显狐疑地打开钱袋,当即被里面的金金银银闪花了眼。
“好!我立刻就去!”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这篇文的阅读量有点惊到我,我发现吭哧吭哧构思一通剧情的没什么热度,头脑一热想出来的梗倒是意外的受欢迎(之前那篇旧岁也是头脑一热的产物),我很好奇大家是喜欢这篇文的哪个点?太傅受?囚车生子?还是啥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你们这种能男身孕子的种族老夫之前也未曾遇到过,怕是产程和女子会不太一样,刚探你胎象,并未有明显下行之势,怕是还有的熬。”
苏青闻惨白着脸怔愣在那里,对上老大夫的眼神,看到了那人逐渐惊愕起来的表情,苏青闻的心沉了下去,自嘲般笑了起来。
老大夫慌忙间起了身,盯着苏青闻的脸看了半天,后退两步,扭身跑了出去。
空留苏青闻一人躺在床上,继续挣扎着生产。
“呃啊……”
阵痛再次汹涌袭来,苏青闻抓住身下的床单,眼角似乎都被痛的流出了眼泪。
“孩子,出来吧……爹爹没时间了……”
苏青闻绝望地哀求着。
第四日就这么过去了。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又是一夜之后,苏青闻已经没有了起身的力气,只是躺在冷硬的床板上苦苦挣扎,到了晌午,这荒凉寂静的山脚突然热闹起来,一批官兵突然到来,闯入了苏青闻的小屋。
看着眼前大着肚子、狼狈不堪的人,领头的太守也惊呆了许久,最后还是忍过了宫缩的苏青闻虚弱的开了口:“凉州太守徐大人,是来押我受审的吧。”
徐大人回过神来,忙整理了下仪态,微微仰头道:“对,苏青闻,你涉嫌谋杀皇子,还戴罪越狱,潜逃半年之久,如此恶行滔天,罪不容诛!本官依旨将你收押,送入京城审判!”
苏青闻勉力撑起身子,一手搭在肚子上,道:“草民如今怀有身孕,即将临产,不知大人可否宽限两日,待孩子出生,任由大人处置。”
徐大人紧张的咽了下口水,眼见着苏青闻的确是一副有孕虚弱的模样,可是这人在当今朝廷上的雷霆手段也是四海官员尽知的,况且他已经做出了越狱这般亡命徒的行为, 令人怎敢轻易放过。
“不行!”徐大人喊道,“谁知你又在耍什么花招!来人,给罪犯苏青闻加上镣铐,押入京城!”
苏青闻像是已知会是这样,并无意外,只是任由官兵粗暴地从床上拖走,扔进了囚车里。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ps.afd更直04,日后大概会每天一章,贴吧这里我接着拆分成小段慢慢发,捏妈我现在天天战战兢兢的有事没事打开贴吧看一眼我帖子还在不在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可无论如何,苏青闻都想把这个孩子好好地生下来。
他早已有了把命搁在产床上的心理准备,只是这个流着那小皇帝的血的孩子,他想要带它来这个世上。
苏青闻伸出快要冻僵的手想要拿起那块饼,腹中却是又一阵剧痛,似乎比之前更加强烈,似乎一把重锤猛地砸下来一般,苏青闻一口气没喘上来,晕厥了过去。
被折磨了整整五天,似乎在这时,苏青闻终于能休息一会儿了。
他梦到了很多,从初识那个刚及自己膝盖高的六皇子李景萧,到成为他的太傅,看着他转眼便长的高过了自己半头。
还有弱冠之日,他在酒力的作用下红着一张脸说“我喜欢老师”,然后把自己压在了床上。
后来,先皇年迈,逐渐疏于朝政,夺嫡的暗流愈加湍急,自己便在暗中将威胁到李景萧的人一个接一个除掉,转眼间,自己的手上已满是鲜血,身后全是亡魂。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苏青闻从未后悔,帝王家从来都是这般残酷,从来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他愿意踩着这遍地的尸骨,将李景萧托上皇位。
他也知道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他早有准备。
本该在暗杀三皇子之事暴露时就自尽了断的,但苏青闻千虑一疏,竟是没想到自己竟是可以男子之身受孕的云族人。
他本可以打掉那孩子,也可以让那胎儿跟着自己一起去死。
可他终究不忍李景萧的孩子伴着自己一同下地狱。
于是他策划了越狱,带着四个月的身孕跑到了远离京城的塞外,小心翼翼地生活了半年,只为把孩子好好生下来。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发现afd还有兑换码模式,我尝试搞了三个,还没发电的小伙伴可以试试看
(别问我怎么用我也是刚发现的功能,我也不会用)网页链接
网页链接
网页链接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又是一阵强烈的剧痛打断了苏青闻混沌的梦境,他抬起沉重的眼皮,看到火堆已经燃尽,天色已经微亮,士兵们已经再次整装待发。
苏青闻想要调整一下姿势,可被产痛折磨了四天,又在冷风中吹了一天一宿,整个人已经虚弱不堪,手上刚一使力,眼前便是一阵发花,胸口也刺痛不已,他当即瘫软在囚车中动弹不得。
囚车再次动了起来,稀碎的石子让车身不停地颠簸,给苏青闻本就不堪重负的腰背带去了更大的负担,可这一切仍是不及沉重的孕肚在宫缩时带来的剧烈疼痛,疼痛越来越长,间隔越来越短,而苏青闻几乎没了挣扎的力气,只是抱着发硬的肚子微弱地呻吟。
朦胧间不知又忍过了几波阵痛,苏青闻颤抖着用汗湿的手从衣服上撤下一块布咬在嘴里,迫使自己意识清醒一些,然后伸手下去检查了一下,产口约莫开了两指。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苏青闻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绝望。
这已经是起了阵痛的第六日了,而产口仅仅开了两指,在这天寒地冻的囚车之中,自己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这时,他感觉到自己探查的手指似乎染上了些许湿润,心下登时一亮,如若破了水,那进程怕就是要快了。
他满心欢喜地收回手,却在看到手上一片殷红之时愣住了,不是破水,是出血了。
苏青闻因着刚刚的一丝兴奋而紧绷的身体再次瘫软下去,仰头看着囚车之外的天空。
塞外的天总是灰蒙蒙的,太阳似乎都比京城中小很多,看不到成荫的绿树,看不到成群的飞鸟。

楼主:之子_于征3  时间:2021-10-02 08:16:09
苏青闻觉得或许自己一开始就不该来这里,不该来这个荒无人烟,看不到什么生机的地方。
否则也不会像如今这样,被冷风、沙尘、囚车加阵痛耗尽了力气,等不到孩子出生。
他艰难地抬起挂着镣铐的手,抚上膨隆的肚子,感受着里面胎儿微弱的动静,一下一下,敲击在他的心上。
苏青闻终于忍不住留出了眼泪。
“孩子,对不起,是爹爹不好,这辈子杀孽太重,没资格孕育出新的生命……”
泪水很快被夹杂着沙尘的风吹干,徒留一丝淡淡的泪痕。
阵痛再次袭来。

楼主:之子_于征3

字数:6584

帖子分类:生子文

发表时间:2021-09-25 17:28:00

更新时间:2021-10-02 08:16:09

评论数:12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