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毕打自己人 >  【原创文】生番归来

【原创文】生番归来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消失了几个月的mon,要回归了~因为之前忙于高考,所以迫于无奈之下要消失一阵子,现在,我就用这篇文,表明俺的回归吧~


俺永远是自己人~,还是那句,写的不好勿拍~~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多谢flora~现在你都是公私密友了,俺还是那个可怜滴刹那勇者~~~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chapter2 当生番出现在童话故事里
打开浴室门,袅袅烟雾涌出,包裹在白色浴巾里的殷赏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来,那浴巾上的白色更加衬托出殷赏脸上的苍白。

该死,那个sales推销的薰衣草精油根本就没什么用嘛,还说它有能净化、安抚心灵,减轻愤怒和精疲力竭的感觉的作用,到底是我被坑了,还是这些平凡的精油根本就不能舒缓我的内心。。。

一如既往地,在这一年里,临睡之前都会拿着自己跟余龟蛋的照片端详一番,然后温柔地说一声:升,早头。(晚安)

是的,一年已经过去了,尽管只有一年,但在这一年似乎是特别特别地漫长,特别特别地艰辛。因为那只余龟蛋,在一年前,消失了,并不留痕迹。

伴随着一连串的胡思乱想,殷赏悄然入睡。

又是重复着的梦境,梦里梦外,殷赏一直在回忆,一年前的那个晚上。

“赏,再见。”拖着行李箱走着的余家升突然转头莞尔,并说出最后一句道别的话。
想不到那一笑,竟然是余家升留给她最后的东西。

一个星期后,linda电话打来了,满抱歉意与忧虑。“殷赏,现在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情,不管你接受与否,这是事实,家升他们那艘船遇到了些事故,然后,,包括家升在内的几个人都失踪了,我们正在尽力寻找他们,但我希望你有所准备,因为他们生还的机会,对不起,实话实说,有点渺茫。”

五雷轰顶。

再坚强的女人都不能接受这种消息吧,何况是殷赏只是个小女人。

余家升的那一丝莞尔又出现了,模模糊糊的,又一次印在了殷赏的梦境中。“升。。。”殷赏碎碎地呢喃着。

过后,那丝在梦境里荡荡漾漾着的莞尔,如古老的黑白电视机关机时一般,瞬间消失了,只留下那耀眼的一条白线。

蓦然醒了,例行动作,殷赏用手擦了擦那微湿的眼睛,笨蛋又哭了。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不好好活,如果龟蛋回来,找不到我怎么办。

难得今天放假,出去玩一下好了。
真好,一出门口,就看到一辆taxi。
“师傅去中环啊唔该。”



“生番,做得好!抢左佢两条街,一个红油场,碱水强,想同我斗?悭滴啦你!"(抢了他两条街,一个红油场,碱水强,想跟我斗?省点吧!)
“都系财爷声势大,先至吓得住佢姐,我都系做左小小动作,系财爷做得好至岩。”(都是财爷声势大,才吓得住他,我只是做了小小动作,是财爷做得好才对。)
“哈哈,生番你讲得真系好!讲,今次你想要乜嘢,要钱定系要马仔,都无问题!今日财爷我开心!”(哈哈,生番你说得真好!说,这次你想要什么,要钱还是要小弟,都没问题,今天财爷我开心!)
“我。。。”生番还没讲完,就被正走进来的马仔给打断。
马仔喜形于色:“财爷,你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就在门外面。”
财爷轻笑一声,眼神带着点轻蔑:“好啊,这个死婆娘,拉她进来!上次让她溜了,这次你没那么好彩!”
那绷紧的黑巾终于摘下了,还有那团布,睁看了眼,又是那伙人,殷赏,你果真是走不出他们的手掌心。。。。

等一下,站在那个凶神恶煞的财爷隔壁的那个人,是他。。。?

跟那天差不多,一身黑皮衣,带着一个黑色的墨镜,浑身的不羁与桀骜不逊,但与那些一般的古惑仔不同,他还杂夹着一些睿智。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财爷拾级而下,微微地歪着头注视着殷赏,突然一把用手钳住了殷赏的颈脖。
“谁叫你那么不知好歹,都叫了你不要问那些不该问的问题,你还是要问,你知道吧,你那天弄得财爷我很不高兴啊!”想到殷赏那晚问的那些很戳心的问题,财爷一阵无名火起,手上的力度越发大了起来。
看到殷赏那涨的通红的脸,才大力地甩开了手。
“好了,各位兄弟,今晚,谁想爽一下啊?”
众人看到有便宜可捡,都踊跃回应。

“财爷。”一把具有穿透力的声音穿过了众人的声音,到达了财爷的耳朵深处。
“财爷,你不是问我要什么吗?我就要她。”说罢将手指径直指向殷赏。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chapter3 我叫生番

无论多么地不情愿,跟着这个男人,应该比跟那些色色的马仔下场要好吧,至少人生经验丰富我是这样认为的。谁叫我落到了这班人手上呢?

生番的手下把我狠狠地抛到了床上,淫*笑着对生番打了个眼色,便退出去了。

生番坐在椅子上,看都没看殷赏一眼:“过了今晚再走吧,不然我和我都会被人怀疑的。”

殷赏好像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肯放我走?”

“识相的不要问那么多,不然你信不信明天我把你送到财爷那里。”生番一如既往地冷。

殷赏的好奇心被面前这个陌生的黑衣男子刺激而迅速膨胀着。

哇,你凶我啊?不行,必须得问!为什么他要救我?有什么目的啊你!

“那你叫什么名字能说吧?”虽说探问题是殷赏的专长,但经验告诉殷赏她必须由浅入深。

“生番。”生番说这两个字时不自觉地看了看殷赏。

生番???熟悉而又陌生的两个字,殷赏不知怎地,打了一个颤。
面前的这个,就是闻名不如见面的生番??怎么跟照片里的一点都不像。。。

脑海里浮现出余家升的身影。。。又想起龟蛋了,鼻头一阵酸。
“你认识余家升吗?”

“不认识。”

“你之前是不是救过一个人,他现在已经是“卤蛋天王”蛋哥?”

“又如何?”

“你是不是。。。”殷赏还想问,但被生番插话了。

“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么多了,还有,你是做记者的,你应该知道问别人问题不应该乱问。”

“干吗跟我说这些。”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男人,而且会跟自己说这种话,虽然话语冰冷刺骨,但殷赏不免一阵感动。

“那是因为我觉得你太笨了,连我都看不下去了。”殷赏气结。

“明天醒了就自己走吧,今晚就睡这,没人会动你。”生番推开了椅子站起来,留下殷赏一个背影。

“等一下,最后一个问题!”这个生番实在是个“问题男人”,身上的谜太多,殷赏对他很有兴趣。

眼看生番停下了脚步,殷赏又补上一句:“最后一个问题,真的是最后一个问题!”

生番缓慢地转回了头,一个“无你咁好气”的表情。

“究竟为什么那帮人听到你说“财爷,我就要她”的时候会那么惊讶?”殷赏十分不明白,对于一个黑道中人来讲,要女人应该是平常到不能平常的事了吧。

“那是因为。。。。”生番顿了顿,抿了一下唇,“他们以为我是gay。。。。”

“跟你说太多了。就这样吧。”急急关门而去,留下一个惊讶中的殷赏。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chapter 4 还有

除了余家升之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那个男人引起自己的兴趣了。
生番?真有趣。


生番一个人在路上走着,与身边熙熙攘攘的人群相比,他的孤身只影显得有点落寞。

他在社团中有地位,有钱,但是,没有朋友。朋友?是葬在回忆里的事了。

继续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走进了一家便利店,随便拿了些食物,便打算去买单。

“先生,总共$24谢谢。”

唉?钱包呢?生番心里一惊,双手不断摸索着自身上每个袋子的位置。
没有!肯定是刚刚走过的地方太多人了,钱包被偷了。

生番带着抱歉的表情看着收银员,正准备说先不要了。身后却传来一把鄙夷的女声:“不是24块都给不起吧?还装没带钱,真穷鬼。”

生番转过头去,看到的是一副等得极不耐烦的市井苛刻的脸。

正准备回应,“啪”,一张崭新的$50被人用手拍在了收银桌上。

“先生,你刚刚丢下了张$50!”一个女子将音量放大,眼睛径直地看着剩饭身后的那个妇人。
“哎呀,对哦,怎么钱丢了我都不知道,真的谢谢了。”生番也调大了自己的音量,回应着女子。

很明显,那两句话都是特意说给那个很拽的女人听的,果然,那个女人最后损人不利己,弄得自己很难堪。

“岩岩真系多谢噻。(刚刚谢谢你)”生番像是个不善于表达自己情感的人,半响才挤出这么一句话。

“就当是报恩罗~都好在我遇到你,唔系你一定俾个女人刁难死。(不是你一定被那个女人刁难死)”殷赏拨了拨自己的头发,露出善意的笑容。

生番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殷赏,抿嘴笑了一下。

殷赏被生番紧揪着的塑料袋里的亮点亮到了:“生番哥,你也喜欢吃taktak?”
“随便拿的而已,以前都没有吃过。钱都是你的,这袋东西你都拿去好了。”看来生番对taktak并无兴趣,不知怎地,殷赏竟然感到有点失望。
“算我送你的好了,试试taktak吧,感觉很好。就这样吧,我也要回家了,再见。”taktak,生番,这样的组合体,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肯定会想到余家升。

别了生番,殷赏心头一涌一个想法:如果生番是余家升就好了,以前以为是的,但现在知道了,他不是。

生番怎么样都不会代替余家升的位置,永远都不会,我确认。

升,你听得见吗?我在等你回来。




好了,各位自己人,这是今晚的最后一更了,明天要回校参加毕业礼,下午之前应该都更不了,但晚上我会继续更的。谢谢各位支持的朋友,无限感激!!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chapter 5 内心的剖白
不知有缘还是有意,这阵子总会碰见生番。

为什么?因为好几次去买taktak,他也在,他也在买

几次不知冷暖的问候,似乎跟这个陌生人渐渐熟络起来。

其实要忘记一个人真的很容易的,尤其是一个跟自己根本没什么关系的人,但是,当他每次都在你意料之外闯进你的视线时,还会有那么容易在你的脑海里把它抹杀掉吗?

还有,那个人叫生番。曾经以为他跟余家升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男人。

嗯,有难度。

现在,任何跟余家升有着一丝关系的事物,都可以很轻易地牵动殷赏的神经。

没错,没有余家升的日子里,殷赏的脑海里,已经疯狂地蔓延着一种,叫思念的东西。它深深地侵蚀着她的骨骼,她的肌理。。。。它将殷赏的脑海封闭得暗无天日。

是那个夜晚,是生番的出现,带给了这片脑海曙光,尽管只是一丝。

他的身上有着关于余家升的颜色,虽然他的样子跟龟蛋有些出入,但他有着与余家升相通的东西,

酒窝?不单是这个,还有那样一种,不可名状的东西,真的说不清楚。

每次看到生番,他都是一副冷酷的表情,不爱说话,仿佛信守着一字千金的原则。

即使是这样,我还是能感受到,他心里挖的洞,一定不会比余家升的要少。

真是谜一样的男人,让人不自觉地想探索他的过去。

说真的,他像是一头迷雾森林里时隐时现的狮子,对于一个乐于并敢于在森林寻找狮子的人,
这是一种,嗯,引诱。

好奇心与这个男人所散发出来的太多类似余龟蛋的气味双管齐下,曾经令我一度认为生番其实就是我这一年来朝思暮想的余家升!

但是,一切都停止并结束于余龟蛋出现的那天。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不好意思各位!!出现了特殊情况~~可能要迟一点更文,你们会不会等我啊??对不起了各位!!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chapter 7 相逢的季节
生番的脚不自觉地向前走了一步,但又缩了回来。

藏在墨镜后面那个隐忍的眼神,没有人看得见,唯独他自己。

咽在喉咙上的千言万语,在此时都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为什么你看到我的脸认不出我,非要听到我的名字才认得出我?”

“那是因为你的名字在我的心中有着太多意义啊。”余家升回答得毫不含糊。

殷赏再次破涕为笑。

“但是,我好像想不起来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了,我只记得,你对我很重要。你可以帮我回忆起来吗?”

“好好好,只要你无事,乜都得!!(只要你没事,什么都行!)”

说罢,便给了余家升一个紧紧的拥抱。

“走,我带你上金波,乐儿佢地见到你一定好开心!(乐儿他们见到你一定很开心!”

殷赏很兴奋,拉着余家升的手便往金波里走。

“殷小姐,你个手袋啊!”被保安喊住了,殷赏才记起那个因一时激动而遗忘在地上的手提袋。

那可是一个LB限量版啊!怎么会忘掉的

!也不出奇啊,毕竟余家升在自己心中的分量,比LB要重多了。

对了,生番呢?

回头看去,中环依旧人头涌涌,他刚站的位置,只剩下了一团空气,好像他,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赏姐!你翻来啦?等住你开会啊!(你回来啦?等着你开会啊!)”

“等阵先,我带左个人来,你地见到佢一定好开心!你地估下佢系边个?


(先等一下,我带了一个人回来,你们见到他一定会很开心!你们猜一下他是谁?)”

就连出题者也掩饰不住兴奋。

一班潮童在下面叽叽喳喳地讨论开了,一个又一个古灵精怪的答案,殷赏还是摇了摇头。

“开估啦赏姐~我地真系估唔出啦!(说答案吧赏姐~我们真的猜不出来啦!)”

“你们最想见的,是不是他啊?”殷赏微笑着,从门外面拉出了一个男人。

“社长!!!唔系,余sir!!”

“hello,好耐无见~”余家升一脸腼腆的笑容,好像才第一次看到这班潮童,尽管嘴上还是说得很熟的样子。

突然一个黑影从潮童眼前扑过,余家升被震得向后退了一步。

“阿哥!!哩一年你去咗边啊,你知唔知我同赏姐,阿姨妈都好担心你,挂住你伽!
这一年你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跟赏姐,啊姨妈都好担心你,想你啊!)”

无可避免地,余家升的胸前被濡湿一片。

余家升心里一阵心酸,听到眼前人叫自己阿哥,不禁回应:“阿妹,我无野哦,我宜家咪好好地啰。
(阿妹,我没事啊,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不禁抬起了手,轻轻帮joyce擦去了泪痕。

“阿妹?阿哥,你以前唔系咁叫我咖,赏姐,我阿哥佢?
(你以前不是这样叫我的啊,赏姐,我哥他?)”

joyce感觉到有些不妥,转回头去,用不解的眼神看着带人来的殷赏。

殷赏不自然地拨了拨刘海:“额,Joyce,我霖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先,你啊哥佢,失佐忆。”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各位久等了!!!~直接去文吧!!



chapter 8 前因后果


“失佐忆??无,无,无所谓噶,阿哥你仲喺度咪得罗,我同赏姐会帮伱恢复翻记忆噶,赏姐嗬?
(失忆了?没,没,没所谓的,阿哥你只要还在就好了,我和赏姐会帮你恢复记忆的。)”

Joyce注视着自家哥哥那消瘦了的脸庞,问道。
“梗系。(当然)”殷赏感觉到自己的鼻头有点酸。
“放心啦Joyce,放心啦赏姐,我地会帮余sir伽!”包公走了出来,分别用手拍了拍Joyce和赏赏的肩膀。
“系罗系罗!”潮童齐声呼应。
“既然社长,唔系,余sir翻左来,不如今晚叫埋大哥,啊George佢地去好玩吧贺贺佢啰!
既然社长,不是,是余sir回来了,不如今晚叫上大哥,啊George他们去好玩吧高兴一下!)”
“好啊!!!”又是一次齐声呼应。
“升!好耐无见!我系大哥啊,记唔记得我啊?
(好久不见,我是大哥啊,还记得我吗?)”大哥搭着自家兄弟的肩膀,关切地问道。
“岩岩搭车来有听啊赏讲过你,佢帮你贴左个标签,话你系钓友兼挚友哦。
(刚刚搭车来有听见啊赏提及到你,她帮你贴了个标签,说你是钓友兼挚友哦)”
“哇,啊赏,你真系抬举我罗,系啦,其实哩一年入边,你究竟过得点样?我霖我地咁多人都好想知道。
(哇,啊赏,你真是太抬举我了,是哦,其实在这一年里面,你究竟过得怎么样?我想我们这么多人都很想知道。)”
听见大哥问了个关键问题,之前吱吱喳喳的一般人都平静了下来,纷纷将头向余家升那边靠去。
“听啊赏讲我系坐船失左事,我一醒左就发现自己喺一间内地沿海城市既医院度,佢地问我叫咩名,系边度人,我全部都答唔到。
果阵时我就霖我可能系失忆了。身在异地又无人无物,都好在间医院收留我比我喺佢地度打工。
(听啊赏说我是我坐船出事了,我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在一间内地沿海城市的医院里面,他们问我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我全部都答不出来。
那时我就想我可能是失忆了。身在异地又没亲人,幸运的是那件医院肯收留我在他那里打工。)”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咁你果阵系一个亲密既人都记唔起啊?
(那你那时真的一个亲密的人都想不起来啊?)”Paula发问。
“我果阵净系记得心入面有两个好重要既人,但系又记唔起佢哋叫咩名同生咩样。
(我那时只记得心里面有两个很重要的人,但又不记得他们叫什么和长什么样)”
“怪唔得你果阵见到我仲话你唔识我啦!原来系咁!
(怪不得你那时候看到我还说不认识我啦,原来是这样!)”赏赏如梦初醒。
“咁你又点霖到翻来香港既?
(那你又怎么想到要回来香港的?)”Paula的记者本色再现~
“大概一个月前啦,间医院度入左个香港患者,系个商人来既。佢见我识讲广东话,米同我倾计罗,然后倾下倾下我至发现,原来我一直想翻既地方,
叫香港。我问佢可唔可以带埋我番香港,佢话要体佢个病几时好番。咁等佢好番之后,我哋一个星期前就翻左来啦。
(大概一个月前啦,医院里来了一个香港患者,是商人来的。他看见我会讲广东话,就跟我聊天了,然后聊着聊着的时候我发现,原来我一直想回去的地方,
叫香港。我问他可不可以把我带回香港,他说要看他的病什么时候好。那等他的病好了之后,我们一个星期前就回来了。)”
“咁你做左滴咩努力去寻找你自己既身份呢?
(那你做了什么努力去寻找你自己的身份呢?)”Paula依旧好专业。
“Paula你好似帮人做紧采访咁啵!
(Paula你好像在帮人做访问啵)”笑嘻嘻的Gary不忘调侃了一下Paula。
“哎呀你个苏同和真系,人地问紧正经野伽!
(哎呀你个苏同和,我正在问正经事啊!)”Paula扔回去两个白眼。
“无野既其实,用最蠢而又最直接既方法,去几个区度行下罗~果日行到中环,实在太多人啦,然后荡失左路,去金波门口问路,就见到啊赏。
(其实没什么啦,我是用最蠢但是最直接的方法,去几个区里走一走罗~那天走到中环,实在太多人啦,然后我就迷路了,去金波门口问路,
就看到啊赏)”
“阿升你喺出边系咪太辛苦啊,瘦噻,同以前真系有滴唔一样。
(阿升你在外面是不是太辛苦啦,都瘦了,样子跟之前都有些不一样了)”George关切地问道。
余家升摸着自己的脸,笑道:“系挂,医院都真系几多野做伽,可能真系攰瘦咗啰~
(是吧,医院的活也挺多的,可能真的是累到瘦了)”
“余sir瘦咗仲靓仔啊!系咪啊Joyce?
(余sir瘦了更帅啊,你说是不是啊Joyce?)”Marco将哄客的功力不留余地地用到余家升身上。
“梗系啦,我阿哥不溜都咁靓仔~
(当然啦,我阿哥一直都那么靓仔~)”


伴随着大声笑声,今晚在好玩吧的一群人玩得很开心。

看到余家升独自一人站在自家阳台吹着风,(忘了他们家有木有阳台!!没有先来一个临时的吧,剧情需要!~)

殷赏端了两杯咖啡过去,走近时,才发现他的眼里泛着点泪光。
余家升发现殷赏走过来,急忙吸了一下鼻子,用最快的速度把眼泪擦掉。
“升,怎么了?不会是背着我偷偷哭吧。”
“才没有!”
“那你眼里刚刚为什么常含泪水的样子~”
“沙进眼了。”
“再继续吹,我不管你了。”殷赏说罢转身,佯装要走。
余家升一把拉住殷赏的手臂:“不要生气了,我告诉你就是了。”
殷赏听到这话,才转头回来:“那你说,我给你发挥的空间。”
“刚刚在好玩吧,你们不是说要给我恢复记忆吗,他们就给我说了很多我和他们之间的事啊,还有很多我和你的。
我想不到,我们竟然有那么精彩那么惊心动魄的过去,但我现在什么都记不起来,这么说,对于我来说,
那些过去都不属于我,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他们说你很爱以前那个我,我怕我做不到你心目中那个以前的我。”
殷赏一时感动,又为他心痛。
“余家升,我喜欢的是你,不是别人。我们有过那样精彩的过去,只要你在,只要你是余家升,我们就能创造一个美好的将来,
你懂吗?”
余家升嘴角上扬,将眼前人紧紧拥进怀中。
“赏,你还没跟我说,今天下午帮你捡手提袋那个男人是谁?”
“怎么了?你不会是吃了他的醋了吧?”
“谁说的,我很大方,只不过,我想你最好不要接近他那么多了,我总觉得,他是来者不善。”
“你也是来者啊,你也很不善的!我也不要接近你这么多好了~”殷赏在余家升怀中,还不忘给他找乐子。
“我跟他怎么一样!他又不是我。”

当然了,生番,又怎会是余,家,升?





这章简直写到我吐血~我担保下一章绝对是惊喜,,对不起啊我之前答应了@LuvLING,说这一章会讲升升会不会把以前的事想起来,但这一章还没说到~真对不起了,下一章事情绝对是会明朗化的!!!!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吓死了刚刚度娘说我发广告贴,,我真以为发不出去了,好在发帖成功!~这一章折磨死我了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因为晚上有点事做,所以今天晚上是更不了的了~抱歉了各位~
但是预个告,明天一定甜,你们会喜欢的。
生赏主场哦~撒花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sky过客, 翻版余家升的样子的看的确确是升升的样子!

不知道你有没有仔细看chapter 8 前因后果,其实关于这个,仔细看时能看见我埋下的伏笔。
而生番那个新样子,是警队经过一些手段弄成的。

太多人认识余家升了,样子是一定要改的,虽然生番的样子跟升升的样子在照片上来看是相像的,你可能会问如果生番的样子改了那些黑道的大哥不会怀疑吗。以升升的聪明才智,样子不像的问题根本不是问题。

吻不吻和有木有WYC是他俩的事了,可能有吧,就算有我也不忍心写出来,我自己都接受不了赏赏跟别的男人太亲密,kiss也不可以啊!!

所以我写他们俩的行为还是很初步....

生番看到他们那么亲密当然是想上去阻止的,但是他的身份迫使他什么都干不了。
在那种情况下他也必须理智,如果他上去阻止了,后果呢?他要怎么解释?

其实他也已经是hurt到爆了~~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上面坦白中的两个字被度娘屏蔽了~~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chapter 12 身份危机 part 2

殷赏从满是蒸雾中的浴室走出来,走进卧室,正打算开灯,突然,一个人从身后抱住了她。

“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会再这样子了,原谅我好吧。”

殷赏本来还一肚子火,听到这般说话,知道来认识余家升,哪里还气得下。

“不原谅,谁知道你还有没有下次。”

“绝对不会有,赏,你就忍心不原谅我吗?”

“忍心啊,我有什么不忍心的,我刚才还下了逐客令的,对啊你为什么还不走啊?”

余家升感受到殷赏的语气已经软下来了,虽然没说原谅自己,但殷赏好像没有要从自己怀里挣出来的半点意思。

“我不舍得你。”

“去哪里学回来的,George?这个老爸真是,什么不好教.....”

“那你是原谅我罗?!殷赏,我......”余家升很是兴奋,将怀中的女人转了个方向,面对着自己。

借着外面透进来的光,殷赏感觉到余家升下一步是要吻下去,但她用手指止住了他的唇。


“升,今天我真的累了,我想睡觉了。”殷赏说完,立即打了个哈欠。

“好吧,那你早点睡了。”

殷赏的那一指如冷水般浇灭了余家升的热情,但既然殷赏这么说了,余家升没理由不懂她的意思的。

也许她真的累了。余家升心想。


关上了大门,余家升呼了口气,细想回殷赏在大厅说的那番话,“你以前都不是这样的,你真的变了。”

我没有变,因为我根本就不是余家升。

为了你,我在扭曲着自己的本性做我,我爱你至此田地,你还在想着他?

以我的脾性,我不会去哄你,因为就是你说的,那就是我关心我爱的人的方式。

我哄你,是因为我怕你因为我的脾性不像你所爱的人。

但我现在,就是你所爱的人,我就是你的余家升。

你为什么不尝试一下接受现在的“余家升”?

我改变了自己的脸容,为的,不过是抚平你的伤疤。
我篡改了自己的历史,为的,不过是我们的未来。
我甚至违背了我自己的本性.....

这一切一切,都只为是博君一笑,争取到你的一些怜悯和我一直渴望的爱,哪怕只是卑微!

一觉醒来,殷赏看看闹钟,非常早!才六点多。

想起了刚刚发完的梦,殷赏不禁脸红,生番贯穿了整个梦境。

雪柜车里的一幕幕就象电影般在梦中回放。

回忆当时,自己紧抱着生番的背,,生番背上的微温,透过衬衣温暖着自己的脸。

可能是因为环境太过寒冷,那背上的微温,竟成为了雪柜车里最重要的热源。

那种感觉,与昨晚余家升抱着自己的感觉真的不一样。

不知怎地,竟然想回了自己拿飘甩鸡毛扔余家升的晚上。

通过催眠师的帮助,殷赏知道那晚她也抱过余家升的背。

那种感觉,与抱着生番时候的,很相似!

怎么了,殷赏你?生番不是余家升!

脑袋里却不住地浮现出生番一转头,那却是余家升的样子的画面。真不争气!

殷赏,你思想出轨了。

殷赏突然飘出这样一个念头,“唉。”,然后一下子将被子蒙在头上。




好短好短,,灵感女神木有降临,而且今晚写文的时间少了好多,所以嘛,就这样子了!!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chapter 12 身份危机 part 3

思想出轨,应该是自己的责任,但这次,殷赏并不想背负这个责任。

于是,殷赏再回潮之前,去了一个地方,做了一件她自己也想不到的事。

在搭taxi回公司的途中,殷赏在车窗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升?他在巴士站干什么?”殷赏疑惑道。

正巧车子因红灯而停下,殷赏正可以一探究竟。

从十字路口的另一方转出一部开往元朗的巴士,余家升没有犹豫,就上去了。

“元朗?好好地不在家,去元朗干什么?”殷赏头上积聚着一堆问号,久久不去。

“司机,先唔翻毕打街啦,跟住前面哩部巴士阿唔该。
(司机,先不回毕打街了,跟着前面的巴士就行了。)”

还有最后一个站就是总站了,还想看他下车后去哪里的,但是不合时宜的电话响起。

“喂?阿坚,咩事啊?系哦!今日要去天堂开地狱会!得,我即刻翻来!
(喂?阿坚,什么事?对哦!今天要去天堂开地狱会!行,我现在就回来!)”

“得啦,司机,可以返转头啦,火速赶往毕打街啊唔该。
(行了,司机,可以回头了,火速赶往毕打街啊谢谢。)”

纵使多么想知道余家升有什么不妥,但地狱会还是要开的,闫生还特地叫自己要准时来开会......

男子拿起电话:“喂,Linda?查成点?(喂,Linda?查成怎样?)”
“家升,殷赏认唔认得出件a货,体来要靠佢自己啦。
(家升,殷赏能否认得出那件冒牌货,看来要靠她自己了。)”

“点解咁讲?(为什么这样说?)”

“我叫阿乐去左次上海,阿乐话比我听的确系有果间医院,而且果间医院收留左好多个类似于果个人经历既人,阿乐霖住问个院长收留人士既档案,但系个院长话半年前医院起佐场火灾,无人员伤亡,但不幸既系收藏收留人士档案既档案室就受牵连烧成灰烬。就算我地知道你屋企果个余家升系a货,无用,我地摞唔到证据出来。

(我叫阿乐去了一次上海,阿乐告诉我确实有那间医院,而且那间医院收留了很多个类似于冒牌货经历的人,阿乐打算问院长收留人士的档案,但院长说半年前医院起了一场火灾,无人员伤亡,但不幸的是收藏收留人士档案的档案室就受牵连烧成灰烬。就算我们知道你家里那个余家升是冒牌货,没有用的,我们拿不出证据来。)”

“咁....多谢噻你,我知道点做啦。(那....谢谢你,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仲有,今日系“捉雀计划”开始既日子,醒定滴。
(还有,今天是”捉雀计划“开始的日子,醒目点。)”

“知道。”

挂了电话,生番挨在墙上,有气无力的样子。

殷赏,只能看你的了。


“其实个会既内容根本就同我无乜关系啊,点解闫生果时要我准时开会呢?
(其实那个会的内容根本就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嘛,为什么闫生那时要我准时去开会呢?)”
殷赏摇着头,不解。

电话铃声响起,“喂,赏姐啊!有单大料比(给)你。”

“电车明?咩大料啊?讲来听下。(电车明?什么大料?说来听一下。)”

“江湖事!听讲黑道中既两派人要械斗啊!宜家已经系剑拔弩张既阶段啦,仲唔快滴去现场?!
(江湖事!听说黑道中的两派人要械斗啊!现在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阶段了,还不快去现场?!)”

“得,我即去,真系多谢噻。(行,我立即去,真是谢谢了。)”

猛料,猛料,械斗?一定很激烈!猛料我来也!




真是!!短到你不相信,照我这个速度,这一章要写到何年何月.....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email protected]杰娜→星星,好啦我现在开始挤文,下面又是生赏主场了,关于那个痴心男的身份嘛,会陆陆续续提到的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chapter 12 身份危机 part 4

电车明将械斗的大概地址send给了殷赏,殷赏即向现场赶去。

财爷一伙人正向几个外国人进行着交易,怎料碱水强领着一伙人出现了。

“咁挫荡啊?强哥。(这么有空啊,强哥。)”
财爷好像并没有料到碱水强的出现,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听到财爷你今日有单大交易啊嘛,哩排真系做乜都唔顺,最旺果几条街比财爷你抢左,细细个红油场,又比你要埋,个个场日日都有差佬帮衬,真系衰到贴地。

(听到财爷你今天有单大买卖嘛,这一阵子真是做什么都不顺,最旺那几条街被财爷你抢了,小小的红油场,又给你要了,个个场子每天都有**光顾,真是倒霉透了。)”
碱水强摇了摇头。

“财爷,体下你,滴生意做到风山水起,我都系叫我班ling来学下野喈。
(财爷,看一下你,你的生意做到风山水起,我都是叫我的小弟来学一下东西而已。)”

碱水强边说边用双手比划一下。

“咁系你自己无用啦....强哥,老啦,要收爹啦。
(那是你自己没有用了....强哥,老啦,要收山了。)”

“讲咩啊你,孱仔财!咩收爹啊!
(说什么啊你,孱仔财!什么收山啊!)”
碱水强的手下看到老大被呛,不禁出口。

“咪等佢地吠下啰,反正佢地唔吠唔舒服。
(就让他们吠一下罗,反正他们不吠不舒服。)”
碱水强不紧不慢地说,但话语咄咄逼人。

“咩吠啊,碱水强你无甘过分啵!
(什么吠啊,碱水强你不要那么过分啊!)”这次是财爷的手下不爽了。

“我过分?我过分定系你地过分滴啊?!!
(我过分?我过分还是你们过分啊?!!)”音量由小转大。

“哩次唔对lum你,我唔叫碱水强!
(这次不搞死你,我不叫碱水强!)”一声过后,两伙人便厮打起来。


到了“真系衰到贴地”这句,殷赏刚刚来到,急急地藏匿在茂密树林中,打算远距离观看两方激战。

这时殷赏到两伙人的距离有点远,是安全距离,但是就是因为太安全,殷赏听两伙人说话的声音有点小。

听不清楚啊,再上前去好了。

还是不是很清楚啊,再上一点没关系吧。

嗯,够清楚了。

最后听见是“哩次唔对lum你,我唔叫碱水强!”,殷赏一惊,死了,开始激战了!

殷赏想,在余家升看来,自己所处的区域肯定是极度危险区域。

管他的,他又不在!

大无畏的殷赏抓起了相机准备拍照,“pang!”一声响起,殷赏被吓到了,手上的相机也随之落地。

枪声!!不是械斗吗?还有枪??我还站得这么近.....今晚能回家嘛我??

不来都来了,不能就这么走了。

能回去的话,一定要让大哥颁一个奖给我,对,还要涨人工。

那个男的怎么那么像财爷?不对,财爷?那就是说,生番也在!?

有枪嘢!生番你不会有事吧?!

呸,什么有事....他做了那么久古惑仔,肯定有他的一套生存法则,顾好你自己吧,殷赏!

子弹无眼,免不了四处乱飞。

“bee.....pa!”一颗子弹从殷赏耳边经过,打中了殷赏身后的一棵大树。

殷赏不由得全身一震,虽然说子弹没有打到自己,但在耳边经过时拉长了的一线细微轻响已经将殷赏吓得不轻。

还去吗....下次可能就打到自己了.....

不是自己不想叫,而是因为刚刚是吓到了,忘记了叫。

这次是射中了殷赏前进方向半米的地方。

这两枪把殷赏着着实实地吓傻了,由于本能反应,殷赏还是尖叫了。

“啊....um um”,但还没真正叫出来,便被人着着实实地封住了口。

殷赏身后的人,一手捂住殷赏的嘴,一手紧环住她的腰,一个转身,避到了一棵大树身后。

“殷赏,你怎么在这里?!”疑惑而又紧张的声音。

是生番。

楼主:leemonmon  时间:2021-10-25 12:11:27
又是短到爆的,,对啊,,我也觉得自己太坑爹了,当是下午茶吧!

我磨磨蹭蹭的,这章是没完没了了~~


楼主:leemonmon

字数:34181

帖子分类:毕打自己人

发表时间:2012-06-30 21:38:00

更新时间:2021-10-25 12:11:27

评论数:326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