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朝耀 >  【原创】人间歧路多

【原创】人间歧路多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一楼韩度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我又挖了,其实我该匿名的……
我想你们绝壁会在明天打我的!!
那些坑最近没啥灵感,又不想烂尾骗读者。
所以就先放一段时间,我绝对会把他们填平的。
至于新文嘛,不走历史向。只是借用大背景,所以就不需要考据了。
我只是想写我心中的耀君形象以及肉,所以务必轻拍。
一个人心中就有一个哈姆雷特。
so,这就是我的耀君。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人间歧路多


1


亚瑟闯进王耀的宫室之时,并没有想太多东西。他只是凭着一腔少年得意的气血和满身崛起的大国傲气来折辱这个盘踞世界老大的东方国度的。他曾模糊的想过那美妙的场景,他希望可以看见王耀——那早就该死的娘娘腔跪在他挺括的军裤之下舔他沾满了这个东方国家自己子民的血污和秽物的军靴。这样的行为会让他热血沸腾,兴奋的不能自己。他是日/不/落帝国,任何国家和地区都应该柔顺的臣服于他,在他面前卑微地祈求宽恕!


亚瑟趾高气扬的用靴子踢开了王耀的门,他在来此之前就已经问清了王耀现在独自就待在正房之中。他一点儿也不担心会扑个空,抓不到王耀人影。他迈步走了进去,此时的亚瑟反而不着急了。他一步一步地慢慢往内室走去,企图可以玩一把猫抓老鼠的游戏。这样在他抓到那个东方老妖怪时会获得更大的快感。


可是很遗憾,亚瑟的这个小愿望落空了。王耀并没有听到他刻意放大脚步声音之后,慌慌张张地躲起来。而是依旧很嚣张很坦然的俯躺在他雕花精致的花梨木床上,他披散的黑色长发任性地挡住了脸颊,这行为在此时的亚瑟.柯克兰先生看来这是对他最大程度的挑衅了。于是他大踏步走了过去,怒气冲冲地接下了这个挑战,孩子意气又轻率地接下了这个命运赐给他的一段铭心刻骨的孽缘。多年之后的亚瑟先生曾无数次为自己当时的举动而感到后悔:如果当时我没有让怒火充斥了我的心灵,是不是我就不会拥有同现在这样纠结于理智感情之间的可笑问题?


他希望自己可以回到过去,然后一把拽住那个还想发火儿的金发年轻国家告诉他此刻其实应该去做些别的重要的多事情,而不是沉浸在这个房间内为难一个素未谋面的国家。因为你会在见到他第一眼而沉沦于那双泛着金色的迷人眼眸中。你会为他提心吊胆,为他肝肠寸断,为他做出无数改变,为他的一个眼神而做出不可思议的妥协。可是不能,我不能回到过去。但即使当初有人想要拉开我也已太晚了,因为当时的我太狂妄太骄傲也太自大了。世界霸主的名头迷住了我的眼睛,令我听不见任何人的批评和建议。这样说来的话还真是让人伤感啊。


原来我不论做什么努力都还是避免不了和他的相见与痴缠吗?


命运三姐妹怎么会这样容易放过她们所偏爱的孩子呢,柯克兰先生?


2


不管以后的柯克兰先生是多么的为这次会面而感到追悔莫及,现在的亚瑟是无法体会到的这片苦心的。他只是一个劲儿的希望折辱一下这个大胆的国家,教会他什么叫做丛林生存法则。他疾步来到王耀床前,一把薅住这头长长的青丝让王耀完美的脸庞和光裸白皙的玉体暴露在他的目光之下。


亚瑟在那一刻惊艳于王耀的美,他不自知地放开了手。王耀却因他粗鲁的动作儿醒来了。如果说他的一切都是由魏晋时期朦胧的美而打造的,那么他的眼睛则暴露了他真正的身份。黑中泛金的瞳孔中有着从内而外上散发着位者所不容侵犯的凌傲,以及沉淀千年来的沧海桑田。王耀的眼睛轻轻扫过了眼前的青年,他似乎明白了来人的身份。于是他换了一个姿势斜倚在榻上,不慌不忙的开口埋怨道:“你这人真是的,怎么偏挑别人宿醉之时来呢?我还没睡醒呢,你就到了。真是个急性子的后生。”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亚瑟站在这古老国家的身前,居高临下的对这古老国度说到:“你已经睡得太久了,也该起身看看今日之世界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日/不/落的大/英/帝/国象征,名字是亚瑟.柯克兰。你的国家战败了,从今天起我才是这个世界霸主。你,只是个可怜的失败者。”


王耀听闻这狂妄的发言沉默了下,似是为自己的处境所黯然。但他还是没有起身,依旧斜倚着半躺在榻上;只是他忽然伸出来一只白玉样娇嫩的手把亚瑟拉到他的床边。亚瑟跟着王耀的动作随意坐在了这华美的塌上,他现在对这国家有着超乎想象的兴趣与耐心。他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他下一步的做法究竟会是怎样。


王耀面上仍是一副慵懒的模样,好像这样严重的打击在他眼中好似根本不值一提。他嘴上带着不羁的微笑,对亚瑟说道:“这样的情况在我睡前就已经料到了。只是没有想到来的这样快罢了。你叫亚瑟?真是个好名字,我想你会做出一番大事业的。不过嘛,现在是在闺房内院之中,即使我们是国家的象征也不应该在讨论这些恼人琐碎的案牍之事了。我睡后命宫人所点的鳄梨帐中香有些助兴功用,今夜良辰苦短红烛已灭。你愿意同我一起共赴巫山云雨吗?”


亚瑟扭头注视王耀,有些结巴的说道:“我刚刚打败了你的国家。你却邀请我和你,上床?”王耀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请不要怀疑我所说的话,大/英/帝/国的亚瑟.柯克兰君。我的提议难道让你感到为难了吗?”亚瑟那以置信的盯着这个表情严肃的国家,半响才说:“我的荣幸,Lady.只是这是我所经历过最疯狂的事了。上帝啊,我侵略了一个国家,而他却在之后邀请我上他?!”


王耀拥着亚瑟进入帐子,他一边解下床帐一边轻声对着亚瑟的耳边说道:“我倒是认为,真正疯狂刺激的事情在后面呢。”这红绡帐落了下来,也挡住了这相拥而卧的一对露水鸳鸯。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3


亚瑟.柯克兰一直都是个很严谨很刻板的国家,他喜爱晴朗天气时的太阳以及美妙的下午茶。可这并不是说他真的是个如同圣徒一样虔诚的可爱绅士,他还是有正常的生理需求和纾解途径的。他和海岸对面的红酒混蛋可不是同一类人,亚瑟喜欢对那些主动贴上来的贵族女性或者男性还有国家们进行一次刻薄尖酸的演讲后,欣赏他们气愤难堪的脸色。他从没有过一次破例。但凡事都会出现一次破例的,这是事物发展的正常规律。上帝最愿意做的事情就是试探他信众的虔诚,柯克兰先生很遗憾地在这次试探中没有躲过撒旦的诱惑。他沉迷于这美好惑人的诱惑中了。


王耀其实在醒来后没想太多。他习惯在宿醉醒来后召人侍寝,所以基本就会在醉酒后点上一些有些助兴性质的香熏素。但当他以一种不正常的方式被叫醒后,他就明白自己的处境又一次真的不妙了。“或许这次真的有可能去见罗/马了也说不定呢。”他心不在焉地注视着眼前这个趾高气扬青年的翡翠色的瞳孔,一边儿在心中胡思乱想。王耀感觉烦极了,他痛恨现在的生活和这些无能上司们,渴望自己发生一些真正的改变。他开始觉得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从今天开始,他将开始一场任何国家和民众都不会愿意承受的噩梦了。而他可以用自己几千岁的阅历来做担保,这绝对是艰难的一次蜕变。


王耀决定在苦难来临之前在享受最后一次。正所谓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的视线和思想也都开始从正直的地方溜去了一个非常微妙的位置——王耀不再保持仰视青年漂亮的眼睛,而是用他现在的绝佳位置估量那个后生亵裤下的春光如何。他一边儿在心中盘算,一边儿对这个看起来非常可爱的蛮夷发出了邀请:“你愿意和我共赴巫山云雨吗?”


在青年结结巴巴的同意了他的提议后,王耀的脑子里只剩一个小小的疑问:“他到底是怎么听懂我隐晦邀请的?!”但是王耀很快就没有闲工夫来纠结这个令人迷惑的语言问题了,他这儿还有一个拥有漂亮太阳发色的年轻人等待他的开发呢。


亚瑟在和这个东方国家相拥躺进了红鸾帐内之时,感觉自己仿佛坠入了最文彩辉煌的迷梦之中。东方美人,异国他乡,激动人心的胜利,美好的邀约以及黄金!人生本该就是如此美好迷人,而我永远会是再也不会降落的耀眼太阳。
tbc
后记:
我今天不舒服就写了这么一点儿还很渣,请见谅。用我的设定骗骗字数吧,要在此感谢阿wei君,如果他没有提问我也不知道写。
耀君在本文设定:

耀君有身为国家属于自己的无奈,他经历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很多东西都看得非常清楚和明白。有些时候他明知道这是错误的做法,但却无法改变只有眼睁睁看着他自己陷入危险和绝境之中。而且我觉得耀君已经存在了这么久,他有肯定非常属于人的一面性,五千年的存在,如果是人的话就会有些厌世心理存在吧。耀君在富贵时候还好,而在看不到希望的时候,应该也会产生出迷茫,希望自己不好的负面情绪来。我觉得当时他的心和民众此刻是息息相关的。虽有一些阴暗情绪产生,看着自己如此奋力一搏的子民们,也会渐渐产生斗志的。所以这篇我希望写的是一个被国民从颓废中拯救的国家。他不是一个非常非常坚毅果敢,意志如钢却又在一些文章里害怕死亡与战争的圣母老王。其实宗旨应该就是那句,中国是一只睡狮,一旦他醒来,整个世界都会为之颤抖。可前面有一段颓废还未真正醒来的过程,不会太过分吧。当然其中还夹杂一些朝耀的爱恨情仇。请继续提出问题,我好努力改正。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突然觉得这首歌很符合他们的感情,先放上来。
星月神话


我的一生最美好的场景
就是遇见你
在人海茫茫中静静凝望着你
陌生又熟悉

尽管呼吸着同一天空的气息
却无法拥抱到你
如果转换了时空身份和姓名
但愿认得你眼睛

千年之后的你会在哪里
身边有怎样风景
我们的故事并不算美丽
却如此难以忘记

尽管呼吸着同一天空的气息
却无法拥抱到你
如果转换了时空身份和姓名
但愿认得你眼睛

千年之后的你会在哪里
身边有怎样风景
我们的故事并不算美丽
却如此难以忘记

如果当初勇敢的在一起
会不会不同结局
你会不会也有千言万语
埋在沉默的梦里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王耀的火气被外面清爽的小风一吹就散的差不多了,只是难免心中还是有些郁郁。他就在御花园中又散了散步才回了宫室。王耀回去之后,心情就已经回复了往日的冷静。当他坐在屋内的花梨雕花美人榻上随手翻着一本,脑中却在回忆自今天的行为。王耀不禁为今天的自己发火儿而有些懊恼起来。


“今儿是有些脾气急躁了,我不该生这么大气的。算了,我明天见了旻宁服个软儿就得了。”他想通了关节,心情也放松下来。正想着想早点儿上床歇息之时,一个不速之客又闯了进来。王耀定睛一观,不正是那个该挨千刀的亚瑟.柯克兰嘛!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6


王耀只见这厮嘴角带着一抹不怀好意的坏笑就晃进了屋子,还恬不知耻地对着他一本正经地说到:”你这个主人是怎么待客的,我的房间可没有人收拾出来。今天太晚了,只好凑合一晚明天再说了。”王耀见柯克兰一边说还一边往他这儿挤来,不由得站起身来对柯克兰说道:“哎呀,说起来这真是我的不是了。竟忘了通知下人提前收拾出来一个房间了。既然如此你就先在这儿凑合一夜吧。我此时却有些饿了,要去御膳房吃些宵夜。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王耀说完这话就急匆匆的往外走去,还绕过了这金发青年一张桌子,像是生怕被他抓住却摆出一副端庄正经样子。


亚瑟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王耀,却没搭腔;等到王耀快走到门口之时,突然一把揽住了这即将逃出视线的小鱼。王耀在亚瑟的怀中使劲儿挣扎着,却挣脱不出这青年有力的怀抱。亚瑟很享受王耀的挣扎与反抗,他就像抓住一条滑不留手的金色鲤鱼一样紧紧地锢着这个可爱的东方美人儿。亚瑟嘶哑着嗓音对还在进行无用抵抗的王耀说道:“你饿了,我的陛下?天色已经暗下去了,就不要乱跑了。让鄙人来喂你喝些牛奶就歇息吧,这一天可真是太累了。不是吗?”


王耀还是在挣扎,只是幅度已经小了好多,他抬头强笑对亚瑟说道:“不劳阁下好意了,我还不困呢。”亚瑟仍是那副规劝人的好好先生样儿,听了这话他不赞同的摇了摇头:“您可真是一位任性的大人啊,怎么可以这样做呢?既然到了深夜就应该喝些热热的牛奶然后休息才是。我可不能为您的那动人的哀求眼神而晕晕乎乎,因而放开您。这对您的身体可太不好了。”


亚瑟说完就不再满足于站在原地和王耀的小小情调,他需要更刺激的东西。于是他把王耀扔在了榻上,自己也翻身上了塌。亚瑟把自己的双腿岔开压制住了想要逃开的东方霸主,然后除下了自己的皮带。他笑着对王耀说:“不乖的孩子要受到惩罚哦。即使是您也不可以例外,这是西方人的规矩。”王耀随即瞪大了眼睛,他嘶声说道:“大胆!你要做什么?!”


话音还没落下,亚瑟的皮带已经落下来了。王耀一时不防,或是太惊讶啦反应神经没有尽职的工作。总之,他居然叫了起来——因为这根本不严重的一皮带!王耀心中恨极了,他的心从没有像此刻明白自己真正的处境。王耀感到自己在心中发出了一声声嘶哑的哽咽,为他所遭受的侮辱和早已失去的尊严。


当你站得越高,你就会摔得越惨。王耀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这皮开肉绽的痛楚,他只有承受。亚瑟又接连抽了王耀几下,然后被王耀的手截住了皮带。王耀的脸上没有笑意,眼里却含着笑意。已经停手的亚瑟发觉自己真的看不懂这朵来自东方的牡丹花儿。于是他对王耀说:“你在笑什么?”王耀诧异地看了亚瑟一下,然后答道:“不,我并没笑。你眼睛有问题了吗,柯克兰先生?我一直是很严肃的表情。”亚瑟耐下他此刻的性子对王耀解释道:“你的眼睛在一直笑。你真是个奇怪的国度,即使其他的东方国家都不会有你这么古怪了。”


王耀听了这话后,却是开始真的大笑了。他支起上半身,揽住了亚瑟的脖子对着他轻声说道:“那你是见识到真正的中/国了,我的小亚瑟。我就是这样,一切相反的品质都和平的存在于一起。真是没有想到居然是你看到了这点,还是在如此狼狈的情况下。”亚瑟听到此话也笑了,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一种奇妙的情状。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亚瑟突然不想再鞭打王耀了,他觉得这样其实也没什么意思。他躺了下来,不过霸道的把王耀抱在胸膛上。这次王耀没有挣扎,他很乖的趴在亚瑟的身上,只是伸出手去玩弄亚瑟的短短的金发。亚瑟没去管他的动作,只是眯着眼睛抚摸王耀细滑的脖颈。俩人都开始享受着宁静又舒适的片刻,他们感到很自在。


过了一会儿,还是亚瑟打破了这寂静。他带点儿关心和懊恼问王耀:“你,那会儿是真的饿了?”王耀没动也没看他的眼睛,只是把脸埋在亚瑟怀中闷闷的说:“饿是有一点啦。我回去之后就被叫去听唠叨,一下午晚上啥也没吃。不过挨过去也没什么了,躲你的想法大一点。”


亚瑟轻轻抓了一下王耀的后脖颈,说道:“我就知道你是想躲开我的。要不你找人要点儿吃的?你也不能这样饿着呀——不,我是说其实我也饿了想吃点东西。”王耀听了此话抬起头来,他琥珀一样的眼睛几乎泛出金光来:“不用这么麻烦。你要是饿了,我给你做点儿吧。我可会做饭了,而且夜宵我也习惯自己做点儿吃。”


亚瑟半信半疑地扫过王耀,看上去不太信任的样子:“你行吗?”王耀有些激动的抬起了身子,对亚瑟的不信任表示极大的愤慨:“行吗?行,吗?!起来,起来!我马上就让你见识下某家究竟行不行。”亚瑟竭力才忍住了脸上的笑意,他觉得这样的王耀显得可爱多了。他根本无法拒绝这样迷人的王耀。于是他决定那自己的胃和舌头冒回险。


当亚瑟和王耀真正开始倚着灶台开始不顾形象的大嚼之时,亚瑟才明白王耀的厨艺是多么的高超。说句实在的吧,这真的已经可以称得上是艺术了!亚瑟发觉自己以前吃的东西都能算的上是难以下咽了。所以他又开始沾沾自喜的想到“啊,大/英/帝/国果然是不败的,我还没有出过一次错呢。即使这是一次充满着危机的冒险行为。”


亚瑟.柯克兰先生,你真是有点儿太自恋了!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为啥我发点儿啥,这都不让发啊。是不是我的帖子啊,怎么贴吧管理系统老是删了我的东西啊。。。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7


亚瑟和王耀的关系显然因为这回的共同进退而变得融洽许多。亚瑟觉得王耀其实还挺可爱的;王耀则觉得这个金发小子除了狂妄之外倒意外的是个真性情的家伙。刚刚才在吃完弄清的两人又开始有点儿不知所措了,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鉴于出来时的尴尬境况。


于是亚瑟对王耀提议:“不如我们走走吧,吃的这么饱应该散散步的。”王耀自然无有不应。两人牵手漫步在夜晚寂静的紫禁城中。双方的心中都存在着一丝异样的情愫流动在相握的手掌之中和偶然交错的目光里。王耀此刻的心情很惶恐。他早就活了无数个岁月,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危难和富贵。他感到自己开始欣赏这个野蛮国家,他真的担心自己对他拥有不该有的好感。


王耀有过动人心魄的爱情,也明白其中的销魂滋味儿。因此他更为害怕此刻和这个年青国度的情感流动——不应该是现在谈这些,不是现在。而应该在更好的年头儿和岁月里,不能是在朝不保夕的当下来做这些奢侈无用的事情。王耀在心中暗下决心,只是这决心的诚信程度却让人哭笑不得。因为爱情这玩意儿,从来都不会顾及你的脸色和想法;只是凭借着自己的心思来胡作非为。但此时的他也只能借着这可怜卑微的决心和誓言来安慰自己已经开始躁动的心了,他别无他法。


而旁边的亚瑟似乎对王耀心中的官司一无所知。他看起来很幸福满足。亚瑟的快乐开心源于他本身自带的没心没肺和迟钝本性。现在的这个笨蛋绅士狂妄海盗只想牵着手中的美人一直走一直走,因为这让他安心平静又舒适。惟愿岁月静好,让我们可以把时间停止在这一刻。如果真的可以做到,那么人生之中又会有什么不足呢?这就是我们所奢求的小小的平凡的却遥不可及的幸福啊。


愉快的时间永远在我们为此愣神儿的时候呼啸而过,他们已经走回到了王耀的宫室。两人的心中都有一些遗憾和懊恼。亚瑟和王耀好像心有灵犀一样各自想到:“早知道就让亚瑟(我)来带路了!”


…………不得不说,这也是默契的一种表现啊。


亚瑟和王耀小脸红红一起踏入了相识之地,他们并没有惊扰到守夜的宫女太监。静悄悄的回了内室,在这期间王耀不无担心的问亚瑟:“你说这些宫人会不会进来查看啊,咱们出去的时候我可没有收拾。这要是进去了,可就太……”亚瑟明白他的意思,他很无所谓摸了摸自己的鼻头,答道:“这可是你家的宫人诶。我怎么会知道,不过就算看见了又有什么关系?他们也不敢乱嚼舌根的。”亚瑟看着王耀渐渐变红的耳根和脖子,终于弄懂了事情的根源,他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说道“难不成你是在害羞?!喂,你不至于吧。看你昨天的表现可不像会这么脸皮儿薄的啊……”


王耀听了这话更是羞恼,他甩开亚瑟的手,又气又羞的坐在了床上,气鼓鼓的对亚瑟说道:“闺房之事怎么,怎么好让不相干的人查探到?更何况在闺房之中就是无拘无束啊。谁像你一样,刚开始扭扭捏捏的,后来比谁都认真。”王耀的声音越说越小越说越小,到了最后几乎是微不可闻了。只见他的脸也已经好似微醺一样,升起了两朵红霞;斜坐在芙蓉帐内,自有一段风流姿态;眼波流转中不自知的透出一股勾人的情意来。真真是我见犹怜天姿国色一笑而倾城祸国。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亚瑟看到这情景感到自己已经醉了,他晕晕乎乎的挨着王耀坐下,伸出手去揽住了还在犹自愤愤的美人儿。王耀见亚瑟突然抱住自己,只不过伸出粉拳来锤了这登徒浪子几下,假意挣脱一下也就随他去了。亚瑟却因为王耀的动作更紧的揽住了他,还迷醉的握住了王耀的看上去柔软无力的小手。


他轻轻的把这手放在嘴边细吻,感受这其中的美好与力量;不知有多少的国家和愚蠢的君子就是丧命在这双手上的呢。亚瑟无意计算也无心思考,他只是单纯的为王耀的美丽而折服。亚瑟在此刻希望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世纪骑士,那么他就可以完完全全为他所仰慕折服之人奉献出自己的一切;或者他只是一个作恶多端的海上强盗,那么他也可以强抢过来自己心中所属,让他永远只能用美丽的眼睛看着自己,然后他们一起老死。


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亚瑟暗自想到。然后把那娇小的美人抱在身上,慢慢解开他的旗装,用唇舌和伟大的手技取悦着他的佳人。亚瑟含含糊糊的对王耀细语道:“今天要由我主导,你不许动。明白吗?如果你不听话,我想我们就只好继续出去前的戏码了。你不喜欢被鞭打吧?”


王耀揽住亚瑟的颈子,他的头拼命向后仰着,形成了一条完美的曲线;他用几乎不成句的词语和坚韧的意志力回答了亚瑟的问题:“不,哎呀,不喜欢。我才,才不像菊,过激成,那样呢。”亚瑟听到回答后显然很满意,他奖励给他的小美人一个完美又精致的高潮。对他来说,好孩子是需要奖赏的;不过正所谓十全九美,他还是没有如自己所愿的听到王耀激动的叫床声音。


所以亚瑟决定再接再厉,毕竟这夜晚还很长哪不是么?亚瑟把王耀放进床中,顺手抛掉了王耀身上那已经显得非常碍事儿的衣服。他开始品尝这一顿独属于自己大的饕餮美食,用他的唇舌游走于王耀白皙不留一丝伤痕的横陈玉体之上,如同野兽一样在他的领导留下单单属于自己的标志;他的动作明显引起了王耀的情动,他不由自主的用一双修长笔直的玉腿夹住了亚瑟的身体,并在背部交叠在了一起。


他紧紧地禁锢磨蹭着这个男人,希图他可以快点儿进行下面的动作,带给他一如昨天的销魂感觉;亚瑟感到了王耀的动作,也懂得他的催促急切。可他不紧不慢的保持着自己的速度和动作来进行着探索,并没有因为王耀的动作而改变自己的做法。亚瑟带着坏笑吻着身下娇躯,一边不怀好意的对佳人说道:“我的玫瑰花儿,你应该知道想要什么就得说出来的这个浅显道理。如果你不再继续压抑自己的声音,而是发出美妙的声音的话;我就会给你你所需求的东西。那个火热的巨大的,你一直都在向我渴求的东西。”


王耀觉得亚瑟无赖极了!他都能在自己的身上感受的到那个可恶小子的坏笑;他,他才不会为此低头的呢。呜,即使他现在真的很需要这个东西来填满他的渴求。不过王耀还是不打算遂这个家伙的心愿叫出来,他相信自己的忍耐力比那个坏蛋好多了。两人开始了一场没有硝烟和火药味儿的拉锯战:王耀勉力支撑,亚瑟好整以暇。


王耀的决心非常可观,但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却低估了亚瑟的决心。他的心变得越来犹豫,可仍是不想放弃。但就在这种关键的时刻,亚瑟的一个小小的轻抚导致了战争最后的结果。王耀终是忍不住自己的欲望,开始断断续续又略带沙哑的叫了起来。


亚瑟这时显得志得意满又可恶,活像只偷吃了奶油的猫咪。他很快就信守承诺满足了王耀的需求。而王耀也不再吝惜自己金子般的声音,叫的越来越大声和腻人了。亚瑟沉浸在这种美好的动作中不能自拔,他也再不能保持着自己老练的技术和过人的忍耐能力。他就像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子一样忘记自己所骄傲的床上功夫,而是沉默的进攻和深入。亚瑟和王耀在这样原始狂热的动作中都感到了无限的快意和销魂,他们在此刻沉迷于此不管世事变迁沧海桑田。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放个美美的耀君上去,一天的心情都会好的!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11


王耀作为一个高龄孕夫来说,无疑是一个平静的家伙。他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该吃吃该喝喝,早起去遛鸟早茶,中午打个小盹喂喂锦鲤,下午逛逛夜市喝喝小花酒日子过得不知有多舒坦。但是王耀的情绪则随着日子的闲适而越发莫测起来。你永远不可能在猜到他哪怕一点点的心思痕迹,他的每个表情都含着对自己嘲讽。他恨这样恶心的自己与那个不同凡响的孩子。所以他对男色的诱惑和美丽绿色的追求开始慢慢下降,甚至令自己不再关注。


他每天去寺院之中烧香拜佛都会向满天神佛祈求亚瑟生病去死,虽然没啥实际作用的行为保持了王耀一天心情的稳定。他真是个诡异又可爱的男人啊。但即使王耀找到了一些可以为自己解压的有效方法,但他还是因为怀孕有一些怪癖出现了。比如说:洗澡。洗澡沐浴是一项神圣又解乏的活动,王耀爱上了这项活动是在唐朝去华清池之时。


可他一直把这个小小的爱好保持在一个正常的范畴之内,只是因为放松和清洁才洗澡和我热爱洗澡总是泡在水里有本质上的大区别。但最近的他开始放纵自己的这个爱好,热衷于在任何时候只要心血来潮他就要泡上一泡,直到把自己泡到皮肤发皱才不甘愿的从池子中/木桶中出来。连本田菊都不会这样泡澡呢,王耀却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他甚至有段时间连吃饭都是在自己的温泉池子里吃的。


王耀看上去并不在乎这么做是否对孩子好,在他的心中,如果连这些都挨不住的话那么这个孽种就根本木有出生必要了。他才不会有一个娇气的如同人类一样的孩子,能坚强活下来的才是他的种!


小小声说,应该是柯克兰先生的种吧,孕夫先生。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今天累了,停更一天。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王耀怀孕的事情从怀孕初期到现在也只有他的弟弟冀和幽知道。他们都是几千岁的老家伙了,听过见识过的不知凡几,虽然内心有些疑问和波涛翻涌但也很快就把心努力平静下来,帮着大哥来处理这件棘手之事。他们从内心深处就不太信任和崇敬现任上司,因此也没有通知他这个消息。只是安排人手把这段时间不方便的王耀妥善安排了出去。


王耀在怀孕差不多五个月左右就已经悄悄搬出了紫禁城,搬进了河北直隶保定府的一座秘密庄子中。因为他的肚子渐渐开始显怀了,实在不能再留在宫中居住了。保定府虽然是个直隶总督所在之地,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小城市。不显山不显水但是离京城路途很近又有小冀和阿幽可以在一边看顾,实在是个秘密藏身的佳处所在。王耀很满意自己的金蝉脱壳之计,还能白龙鱼服的在城市里做个普通百姓实在不可多得的美事一桩。只是可惜十全九美,他从入住以后为不显眼就只能扮成个丈夫远商的小媳妇,天天穿着女子服饰。还好王耀长相阴柔俊美又是个少年身量,这才能勉强扮的有几分妇人样子。王耀因为这个原因也不愿意出门,只是在家中闲坐或是在自己的温泉池子里泡澡看书休息吃点心。


虽然王耀面上这样镇定好像属性为男的国家怀孕不是啥大事一样的,其实他在心里也纳闷的很,他都活了这么大岁数还不知道这国家是能怀孕生子的。别说是男的这个问题了,关键是属性是女性国家怀孕的不多见啊。这点疑惑在他的心中那天留存着,直到有回休沐日小冀过来探望自己的大哥,王耀闲聊天儿似的提起这个小小疑惑。


那会儿的王耀和小冀两人一边嗑瓜子儿,一边儿唠点老辈子的黄历和八卦。不知怎么王耀就把话题带到了他自己这回的遭遇上来,他随意的把皮儿吐到地上又盘了盘腿对小冀说道:“哎冀方啊,你说我睡过的男子女人也不少了,怎么就没有一个挣点气给我留个后?这回倒是后继有人了,却他姥姥的是我生!真晦气啊。”小冀只是一个劲儿的乐,看样子一刻半刻说不出话来。王耀瞪了他一眼,带些阴森森的开了腔:“嗬,能耐了啊,敢笑你大哥!回去抄一百遍孝经下回拿过来我检查。”


王冀听了这话吓得不行,他连忙答话到:“别呀,哥!我又不是笑你,我是想起了海那边儿的本田小子。他估计做梦都想给您生个孩子做点啥留您的心呢,这回要是知道了您有了娃娃还不知道该怎么难受别扭呢。”说完就睁大双眼装可怜望着王耀,希图可以卖卖萌让他的大哥回心转意,把这个处罚给勾掉得了。


王耀有点儿不屑的看了看还在卖萌的王冀一眼,一脸开恩对他说道:“既然如此下不为例啊。这回就算了,最近我脾气不好千万别招摆我。否则……你一向明白的。”王冀听了这话也不敢在吐槽了,只是收敛了表情一个劲儿的点头看上去真是个纯洁无暇的好孩子。王耀顿了顿,喝了茶又对王冀说道:“小菊啊,那个家伙一向是狼子野心不得不防的。看看他那双无光的眼睛吧,现在是多事之秋我只怕会弹压不住他啊。不过说道留下子嗣嘛,小菊虽说是我给他开的苞,却没在一起多久,他不可能还记的住。露水姻缘而已,这种事情我连数都数过有多少了。”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13


王耀自从怀孕之后的性格就不太好,虽然面上不显什么可是心底总有些郁郁的。他的肚子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大,王耀明白这么大的肚子可对孕者不是好事儿。所以他每天就算再累再烦也会独自一人扶住墙根儿走一走锻炼身体。可每当他的身上因此疼的不行时,他除了咒骂亚瑟那个挨千刀早该遭瘟的货也没啥好办法了。人生就是如此,我们只能咬牙忍受这其中的种种痛苦。


不过好在王耀也不需要再忍多久了,他快生了。王耀虽是个男子,但是因有着腹中的胎儿,也承受了怀孕之苦,性子也被磨练的不像原先那样冷硬无心了。只是偶尔坐在月下独酌之时也会有一丝怜爱之情产生,希望可以把这天下最好的东西都送给这个腹中只有一声声的胎心和踹踹母亲的小东西。


王耀是真的爱他的孩子,虽然他别扭的不去这样说也不这样想。可他知情的弟弟都明白自己大兄的纠结心情。因为如果王耀不希望自己要这个孩子的话,完全可以一碗红花了事。虽说有些伤身体但开玩笑呢,一个男子要可以生育的能力有何用呢?可王耀还是不情不愿的留下了,而我们只能猜测他的行为终究是母性发作还是对那个绿眼睛的侵略者有非同一般的好感呢?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楼主:梅若蔷  时间:2022-01-05 17:34:11


阿尔画给我的图,炫耀一下~

楼主:梅若蔷

字数:21264

帖子分类:朝耀

发表时间:2012-10-10 07:19:00

更新时间:2022-01-05 17:34:11

评论数:52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