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天涯 >  舞文弄墨 >  原创短篇科幻小说 :烟花光年(连载)

原创短篇科幻小说 :烟花光年(连载)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越影纤离  时间:2019-10-17 14:00:44
时间似乎可以抹去一切存在的痕迹,曾经是群星灿烂,烟波浩渺的宇宙,变成一片永恒黑暗的死寂,曾与你看星云如烟,曾与你听夏花入梦,宇宙的下一束光,穿越光年,因爱而燃!

烟花光年

第一章恍然初见

十二月的北京,冷的让人透不过气来。还不到8点,太阳躲在厚厚的云层后面,任冷风肆意的吹着。
高威是我最好的哥们儿,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入伍,到一起成为航天员,从未分开,我一直认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当然,他找我帮忙也从不会客气,但是我没想到,这一次改变了我的一生。

“你这是又要带我去哪里?”中国首富赵子坤的大公子Mark小跑着跟在我的后面,上气不接下气。他一边扶着腰一瘸一拐地走着,一边叫苦:“昨天的超重力训练我都练吐了,今天又有什么花样?咱们不就是上去玩一玩吗,何必这么认真呢?”

我回头看到他那张白晰的脸上写满疲倦,重叠的黑眼圈裹着无精打精的眼神,一夜没睡的样子。“一会要进行水下失重训练,赶紧跟着。”

听高威说,Mark的老爸要给航天中心捐100亿,条件是允许他宝贝儿子Mark作代表跟着飞船一起上太空,并出舱把他们集团的卫星送上轨道。但是Mark本来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吃喝玩乐泡妞样样精通,一到训练立刻认怂,一会这累,一会那疼。我耐着性子回答他,尽量用最短的言语。

Mark紧倒腾了两步跟上来,小声嘟囔着:“老不死的,他妈的想要整死我呀!”

我心里一沉,转身怒问,“你说谁呢?”

Mark闻声身子不由得一矬:“我,我说的是我爸……”

我瞪着他,强压住怒火说,“赶时间,跟着我。”这次,高威要我代他一天Mark的太空适应性训练,今天是12月14日,高威要爱他的心上人一生一世,今天去登记领证,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我们来到北京航天城模拟失重训练中心,工作人员已经就位,准备给Mark换上空间站飞天水下训练服。Mark站在巨大的中性浮力水槽边上,不以为然的说道:“原来就是个泳池呀,我家有好几个都比这个大。”工作人员在给Mark换衣服时,Mark一直东张西望。我心里的火窜起来,“看什么呢?”

Mark一脸坏笑,“每次在家里泳池开party的时候,身边总围着一群穿比基尼的美女,那身材,才叫一个火辣,到你们这里都穿着这玩意,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家伙满脑子都是女人,难怪熊猫眼。我皱起了眉头,“闭上嘴,等会你下水里,会很有感觉!”
Mark训练服刚换了一半,正站在吊架上,并没有收敛, “哥们儿,你们的女航天员呢?有没有漂亮的,我集的邮票已经差不多了,空姐、模特、一线女星、当红主播都泡过了,就差女航天员了,嘿嘿……” 一说起美女,便开始两眼放光,“我再让我爸多打两亿,跟你们老大商量下,找两个身材好的,我带着她们一起双飞......”听他满嘴乱喷,我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我现在就让你飞!”我抬起一脚,将Mark连人带吊架一起踹进了水槽。

嘭!水花飞溅。几百公斤的装备和人一起砸进水里,训练中心里发出巨大的声响,工作人员惊得都愣住了。我从身旁抄起一件氧气罐就要再砸下去,“你上来,看我废掉你!”

“李奕,你疯了!” “快放下!”众人连忙拉住我,有的人夺我手中的氧气罐,有的人死抱住我。当然,也有的人跳进水中,捞起不省人事的Mark。
杨主任闻讯赶来,震怒不已。“放不下你了,好好反省去!”他命人将我关进禁闭。那100亿的捐赠就这样被一脚踢飞了。这次杨主任真是动了怒,让我必须写检讨,我提笔写到:“我错了,他侮辱我,我可以忍,但是侮辱中国航天,我打轻了!”

看守的警卫看完了直摇头,一个劲儿劝我重写,再写也一样,我便不再理会。后来听说,那一脚将Mark踹断了两根肋骨,他又被水呛了肺,救的及时总算保住了小命,他的首富爸爸直接派专机把他送到美国梅奥诊所又治了半年才痊愈。

在禁闭室里,为了保持身体机能,我每天坚持做5000个仰卧起坐,1000个深蹲,闲时将飞船的操作流程在脑海中反复模拟,这早已成为习惯。

我躺在狭小的床上,仰望着漆黑的天花板,恍惚中,仿佛看到群星在河中波动着、闪烁着,我挥一挥手,便荡起一圈圈光的涟漪。

恍惚中,做了一个梦。梦中一长发女孩向我走来,她身着白色长裙,裙袂流沙飞扬,像是染着光,又像是浸着彩,她离我越来越近,淡淡的幽香入我神思,心神荡漾,她莞尔一笑,柔声道:“李奕。”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直呆呆的望着她雕刻一般的完美脸庞,问她。

她不说话,只是一直望着我。我看到她流转的目光,欣喜、含情、还有着淡淡的忧伤,她只是这样望着我的眼,对视无言。

初见,动心。

忽然听她轻轻一叹:“如果深爱的两个人天各一方,永生不会再相遇,你会怎么?”

“我找遍天涯海角,直到相遇!”

她摇摇头说:“天涯海角也找不到,根本不在一个世界呢?”

她面带忧伤,我心突的疼一下,“我便去她的世界找!”

她浅浅一笑:“你找不到的,她的世界不在......”

她身后忽然传来嘈杂的声音,我隐隐听到有人愤怒的喝道:“悠悠,停下!你在干什么?”

“悠悠,你叫悠悠?”我问道。

“嗯,悠悠,东方无忧。”

悠悠忽然消失了,我四处去寻她,不见;伸手去抓她,无形,一阵巨大的悲凉袭过我全身。我一下惊醒,只见满天的星河,和一缕淡淡的香。

得知我被关了禁闭,高威气的得直跳。“兄弟是为了我才出的事!”高威内心一直在自责。他托了好多关系要来看我,都被杨主任的“任何人不得私自探视”挡在门外。

出禁闭的那个下午,阳光打在我脸上,让我眯起了眼。不远处,看到高威和他的夏蓉。

高威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狠狠锤了我一拳,“李奕,真不够义气,我急的满嘴长泡,你居然还长胖了!”说完结结实实地抱住了我。

高威设宴给我接风洗尘,当然只有我们三个人。

酒过三巡,高威神秘地说:“中心给我们放了几天假。”

“放假,为什么?”我有些意外。

“我们连轴转了好几个月,和欧洲宇航局联合制造的反物质飞船试飞终于成功了!中心特意放假庆祝。听说下个月还要开国际会议,欧洲宇航局的高官还有各国精英航天员都过来,最近地球磁极异常,要有大事发生!”

我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大事小事和我无关,我闯了这么大的祸,等着开除。”

夏蓉笑着摇摇头:“没那么严重,要不然处分早下来了。”

高威端起酒杯:“管他那么多,来,李奕,我订好了机票,咱们三个一起去上海——过新年!”



楼主:越影纤离  时间:2019-10-17 14:00:44
第二章 梧桐酒吧

“10、9、8、7、6、5、4......”

上海迪士尼乐园里,人们摇着双臂,一齐数着新年的倒计时,远处的湖面每隔一秒钟便腾的升起一朵数字形状的火焰。

缤纷的烟花交织在一起,将星空涂成了彩色。

“3、2、1......”

新年来了!当钟声响起,漫天的烟花飞起升腾。

人们兴奋地呼叫着“新年喽!新年快乐!”手中荧光棒挥舞,烟花在祝福声中团团绽放。

高威和夏蓉深情相拥,旁若无人的亲吻着,当我是空气。我想起了悠悠,她在哪里?繁华世界,挚友身旁,我竟忽然孤独。

这是2087年的新年。

几十年来,地球磁极发生紊乱波动,大气温度异常升高,南极冰盖逐渐融化,海平面不断上升。一些沿海城市已被淹没,甚至有些海洋国家也已不复存在。

上海能够幸存下来,实属奇迹。历经海水侵入,上海仍为东方明珠毅然存在。政府调集无数人力,于2086年沿着海岸线筑起了一座绵延数百公里、高达四十四米的海上长城-上海大坝。除非发生特大海啸,五十年内,上海无忧。

五十年,足够了!

今天是大坝建成之后迎来的第一个新年。

我看着高威和夏蓉一直相拥着不肯分开,忍不住打岔道:“嗨,嗨!哥们,差不多了吧,你们来日方长呢!”

高威搂着夏蓉的脖子,笑着说:“李奕,你是羡慕嫉妒恨吧!”,夏蓉偎在高威的肩膀上,笑盈盈的说道:“李奕,上次给你介绍的我的大学闺蜜,怎么样了,她可是地道的千金大小姐,还是投行的高管,人家可是对你有意,你得主动点!”

我早已不记得这位闺蜜的样子,悠悠却在我眼前不停来去,不禁一时发呆。高威坏笑着锤了我一拳,“李奕,人家能看上你这穷小子,你就知足吧!咱们虽然是太空宇航员,可连上海的一个卫生间也买不起,更别说成家了!”

“相爱相惜,在哪都是家。”我回答说。

“哟!什么时候成诗人了!看,那边还有花灯车!”高威哈哈笑着,拥着夏蓉,叫着我,深入人群中,热闹的让人亢奋,我们亦然。

次日,主题仍然是玩。虽然迪士尼的过山车、云霄飞车、极速光轮等所谓惊险项目对我们这些宇航员来说毫无刺激,但我们还是玩得极high,周围都是一片尖叫声,而我们三人则放声大笑着,高威说,他就是想感受这种最真实的生活气息。从飞跃地平线的玩厅出来,夏蓉拍手欢呼着:“太奇妙了,像一场环球旅行。”我看到她眼睛里闪着光,真美。

之前天天穿着训练服或者工作制服,无分男女。来到上海后,夏蓉越来越有女人味儿,举手投足温婉动人,再不是我之前认识的女汉子。

明天就要回西昌了,高威提议要去酒吧再high一下,他听说中心里将要派下特一级航天任务,他很有可能被派遣,如果真是这样,谁也不知我们何时能相见,可能是光年的相隔,也可能一去不复返!

我们来到江边的梧桐酒吧,微熏的爵士乐从黄浦江畔的梧桐酒吧中流淌,柔和的灯光散散的落在门外的梧桐树上,放空心灵的好地方。我们选了靠窗的位置,一边听着乐队,一边喝着红色的冰霜酒。很快,我觉得我有些醉了,我知道这不是酒醉,因为思念一个人,也会。高威见我出神的样子,打趣我道:“李奕,喜欢上哪个女孩了,怎么最近总感觉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有吗?”我不承认也不否认。

高威举杯向我,自己先一饮而尽:“咱俩这么多年了,你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你什么意思。老实招吧!”

瞒不了他,我说了那个梦,那个让我心动的梦。

高威听得兴奋:“春梦,绝对是春梦!哈哈哈,那个悠悠长什么样子!”

夏蓉瞪了高威一眼,然后转过头,满脸的好奇,“她说的不在一个世界是什么意思?李奕,难道她是倩女幽魂?”

哈哈哈哈,我们一起笑了起来。此时只有纵声欢笑能掩饰我内心的孤单。

正在这时,一个穿着夹克的长发男子朝我们座位走来,他无视我和高威的存在,直接向夏蓉伸出手笑着说道:“美女,我家龙哥想请你过去坐会,想跟你交个朋友。”

高威将长发男子伸出的胳膊拨开,“哎,哎,干嘛呢?龙哥是谁呀?”

我顺着长发男子的目光看过去,不远处的一个VIP席位上,坐着几个人,中间的是一个穿西装带着墨镜的男人,他的沙发后面站着两个彪形汉子,一身夹克军靴。

墨镜男正远远望着夏蓉,举起酒杯笑着朝她示意。

这不是摆明了抢人嘛,高威一拍桌子“滚远点,这是我女朋友!”

长发男子丝毫不以为然,笑着说:“没关系,过去可能是,一会儿就不是了。”

夏蓉在一旁偷着笑,似乎这事跟她毫无关系。

我笑着对长发男子说道:“你家龙哥既然想和她交朋友,为什么不亲自过来,派你来请,是不是太没诚意了?”

长发男子狠狠瞪着我:“别不识抬举,上海的道上,有谁敢不给龙哥面子?”

正在这时,墨镜男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歪着脑袋,抬起右手轻轻的弹了下上衣,然后摊开双手,朝我们走过来,他拍了拍长发男的肩膀,笑着对我们说:“小兄弟不懂事,别介意,来,交个朋友。”说着,左手摘下墨镜,右手伸至我面前。

我打量了下这个龙哥,只见他西服里面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T恤被浑身的肌肉撑得鼓鼓的,脖子上带了一个坠着狼牙的金链。

他刚才走过来的时候,我就注意他了,脚步从容、沉稳,呼吸十分均匀,显然,他应该有几分功夫。

我也站了起来,笑着伸出了手。

狭路相逢,我感受到对方手上开始用力。力量加到四成,我笑呵呵的说:“龙哥,幸会!”

龙哥表情有些诧异,他没想到居然会遇到对手,随之他开始加力,手臂的肌肉暴涨,几乎要将西服撑爆。

长发男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我,他肯定见识过龙哥的力量,只等着我跪下求饶。

我不动声色,继续微笑着,又加了两成力量。

龙哥的胳膊开始哆嗦,啪地一声,左手拿的墨镜掉在地上,他的脸上青筋暴起,嘴唇开始哆嗦。

长发男眼见不妙,一只手伸进夹克内,准备掏东西,忽然,一支尖锐的刀抵住了他的下身。

高威转动着餐刀,坏笑的说道:“想不想以后换个厕所上?”

我继续加了两成力,关心的问道:“龙哥不舒服吗?”

“你.......”,龙哥挣扎着,痛苦的说不出话。

扑通一声,龙哥跪在了地上,“放、放手吧、服了,我服了!”

酒吧的人都瞧向我们,有的人认了出来。

“那不是龙哥吗,有人敢动他?”

我松开手,他的其他手下赶紧过来将他扶起来,龙哥左手捂着红肿的右手,心有不甘:“朋友,哪条道的?改日我一定登门拜访!”

我擦了擦手,笑着说道:“欢迎至极,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请你一定过来。”

“走!”龙哥气的脸都绿了,朝长发男子一巴掌扇过去,呵斥道“还不快滚!”,然后带着众手下离开了酒吧。

夏蓉此时笑的花枝乱颤,“帅哥想约我,却被你俩赶跑了,都怪你们,哈哈哈!”

酒吧恢复如初,耳边继续缠绵的情歌。

夏蓉叹了口气,明天就要回去了,真舍不得这里。

忽然酒吧的灯光暗了下来,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到舞台。

主持人即兴挑选了台下一对年轻情侣和乐队一起互动。那个女孩羞涩的走上舞台,她的帅气男友手持话筒笔直地站在舞台另一侧,深情的望着她。

“那个男的也是名军人。”我喝了口酒,淡淡的说道,无论是站或者走,军人的魂就钉在那儿。

音乐响起,一段磁性的歌声从舞台落下

“如果痴痴地等 某日终于可等到 一生中最爱......”

台下发出一阵惊呼,他的声音实在太好听了,

这是一首上世纪古典的情歌,很久没有听过这样的歌曲了,舞台的背景画面是变幻的沙画,伴随着动听的歌声,沙画如电影般定格两个人一个个瞬间,从相识、相知、到相恋。男人去参军建功立业,女人为他默默守望中。

“会将心中的温柔献出给你唯有的知己

如痴 如醉 还盼你懂珍惜自己

有天即使分离我都想你 我真的想你......”

女孩站在舞台一侧,一边听着,一边看着画面,那是她和他经历的最美的时光,女孩忍不住掩面,不断擦拭着泪水。

音乐终了,男人走到女孩对面,深情的注视着女孩。

“梓艺,我是名军人,守卫国家是我的使命,但是今生还有一人我也要用我的生命去守护!我愿呵护你一生一世,梓艺,你愿意嫁给我吗?”

台下的观众齐声呼喊“嫁给他,嫁给他!......”

女孩已经泣不成声,在男孩深情的目光下,女孩的心化了。

“我愿意!”

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无数缤纷的花瓣从楼上抛下,洒在了两人的头上,身上。接着,从楼上两侧走下来十几个人,祝福着这对情侣。

我端起一杯红酒,站起身来,走到舞台上,来到男人面前,朝他行了个军礼,“我也是军人,我叫李奕,中国航天宇航员,衷心祝福你们白头偕老,一生幸福!”

这个帅气硬朗的男人也朝我回了军礼:“谢谢!我叫王尉,陆军工程营少校。”

我们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楼主:越影纤离

字数:5800

帖子分类:舞文弄墨

发表时间:2019-10-16 06:29:57

更新时间:2019-10-17 14:00:44

评论数:1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