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瓶邪 >  【原创】漓花(太子瓶x穿越邪)内容架空,人物虚构

【原创】漓花(太子瓶x穿越邪)内容架空,人物虚构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看了这么多文文,自己也来发一下
那么一楼楼主自己镇楼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这篇文是虚构的
说白了就是一个苦逼邪被人推下了楼梯,结果穿越到了一个太子妃的身上的故事
1.这个故事涉及到男子可以生子的问题,所以无法接受的妹子可以点击右上的红色插插
2.楼主更新时间不定,因为楼主是工作党,所以有灵感了就一定会写哒
就这么多吧,下面是正文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吴邪觉得很无语,非常无语,他看着一大堆穿得花花绿绿的妹子跪在自己面前,喜极而泣般,马上过去扶起他,吴邪只觉得自己的头疼得要裂开般,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疼的,就像是被人狠狠地揍了一顿一般,想骂人,但是却不知道说啥,扶额,自己什么时候被人拽去拍戏了?!还揍了一顿?!
这就要从昨天说起
吴邪是设计系的大二生,由于他们系的大部分都是男生,很少女生,自然系里最好看的林央就成为了他的女神
为了博得女神的关注,吴邪自然和系里的其他男生一样,对她充满了憧憬般的爱慕
然而女神关注的听说是模特班的一个比他们设计系里面所有人都长得帅气、高冷的校草,吴邪没见过这个传说中的校草,但是从同系的那些妹子的花痴里面听得七七八八了,自然也不屑于见这个传说中的校草,不然人比人比死人
临近学期末,设计系有一个新的比赛,吴邪自然也是要参加的,颜值比不上对面校草,自然就是用自己的实力告诉女神他才是女神的最佳选择了
谁知道到了比赛前一个星期,吴邪把只画了一个轮廓的衣服图纸放进书包里准备带去图书馆继续加工,结果刚走到楼梯,就被人推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是谁,吴邪就从楼梯上摔了下去,摔下去也就罢了,醒过来就在这个鬼地方
吴邪一个一个端详了一下这些妹子的衣服,皱了皱眉:“你们都在干嘛,快起来阿,一个个的,这是什么鬼地方阿!拍戏也不是这么拍的!把我揍一顿就算了,算了,精神损失费你们就不用赔了”
说着,吴邪就转身准备下床,离他最近的妹子猛地一抬头,还挂着晶莹泪滴的眼眸顿时落下一滴泪来:“哎!娘娘您还不能下床,太医说这次要是不好好养着,以后可能就没办法再怀上孩子了”
What?!怀上孩子?!
吴邪嘴角抽搐了一下:“请问一下,什么叫‘没办法怀上孩子’?!老子是个男人!我怎么生阿!用腿吗?!”
女子似乎被吓了一跳,又哭着伏在地上,声音里也带上了哭腔:“娘娘息怒,虽然娘娘是双儿,但是当初太子娶您是真心实意的!这次这次…这次他娶了乐侧妃也不是他本意,别生气了…要是您再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都要陪葬的…”
吴邪被她说的一个头两个大,揉了揉眉心:“行了行了,都什么鬼,现在开始,我说什么你答什么”女子马上点头
吴邪叹了口气:“我问你,现在是什么年份,什么时间,我是谁,还有,刚才你说的乐侧妃是谁”
女子泪眼猛地挣得很大:“娘娘您这是…失忆了?!”
吴邪故作镇定地笑了笑:“对,我失忆了”
女子点了点头,捂着脸呜呜地哭了:“也对…娘娘当初从城楼上跳下来,太医说回天乏术了,我们以为我们都会…”
吴邪最怕就是看到妹子哭,一看到妹子哭他就不知道怎么安慰了,所以立刻制止了她:“哎,行啦,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女子擦了擦泪,咧开嘴笑了:“现在是麟国五年,午时,娘娘您是太子殿下明媒正娶的太子妃”帮吴邪把被子盖到他的肩膀,“乐侧妃是皇后娘娘硬要太子娶的,因为…因为…”
吴邪一脸兴味地托着腮帮子看她:“但说无妨”
女子才咽了咽口水,才压低声音:“因为皇后娘娘觉得娘娘您是个双儿,双儿在麟国地位低下,不能娶为正妻”
这都什么鬼,阿?!这妹子入戏太深了
吴邪点了点头,轻笑了一下:“请问,我可以走了吗?”
女子愣了愣,含着泪水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娘娘您在说什么?”
吴邪无所谓地耸耸肩:“行吧,我只能佩服你们很敬业,但是很抱歉我该回去了,我还有比赛,麻烦让一下”
女子被说得一愣一愣的,连哭都忘了:“娘娘您在说什么?您觉得我们都在演戏吗?!”
吴邪翻了个白眼:“当然啊,找人推我下楼梯,又打了我一顿,现在又在我面前装可怜,给我讲故事,男人能生孩子?!我呸!这种剧组打死我也不进!”
女子抓了旁边的女子一把:“快快!去喊太医来,娘娘好像摔坏脑子了,他一直在胡言乱语的…快去”
在旁边的女子立刻转身离开了,吴邪无语地看着说去喊太医的女子,伸手要把人推开
结果手刚碰到女子的手臂,吴邪就看到自己手臂上的显然是一件蚕丝衣,手上戴着一个价值不菲的手镯,手镯在烛光下闪着圆润的光芒
傻眼了,这…这什么情况?!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今天2更,睡觉去了,明天上班~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02
知道天真是真的,胖子放心了,依然是摸了摸他的头,给他掖了掖被子盖住肩膀才推门出去
整个房间里就剩下了这群低着头的妹子和坐在床上的吴邪
房里一下子静得能听到外面的小鸟叫声,还有某个妹子的轻微啜泣声
吴邪扶额,摆了摆手:“行了行了,你们先去忙吧,别再在房里了,我想休息了”妹子们道了声“是”就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一下子静下来了,吴邪心里盘算了一下,这个传说中的太子以后可是要当皇帝的主,然后这个乐氏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要针对原主,这点是必须要弄清楚的,然后当然就是想办法离婚阿!
想象了一下自己躺在某个看不到脸的汉子怀里撒娇,不禁打了个寒噤,这都是什么鬼阿!
狠狠地搓了搓肩膀上起的鸡皮疙瘩,吴邪决定先下床打探一下实情,知己知彼嘛
吴邪把被子往旁边一搁,看了一眼挂在外面的帘子和立着的屏风,细细地打量起整个房间的布局
房里的每一样东西看上去都很典雅,房里还有一股淡淡的桂花香,特别的好闻
脚一落地想要撑起来,却疼得差点摔倒,马上扶住床沿架,深吸了口气
疼,全身上下都很疼,脚一点力气都没有,只是稍微用力,腹部就传来尖锐的疼痛感,好像有人拿着刀一刀一刀地凌迟
缓了缓,吴邪慢慢地放开了床沿架,试着走了一步,整个人就开始有眼前发黑的情况了,这具身体的主人到底是经历了什么阿?!凭什么要我一个健康的四好青年来承受阿?!
为自己点了根蜡,吴邪打算再缓缓再走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吴邪从那些宫女只言片语之间大概猜到了一点点,意思大概就是这个世界双儿这玩意是最没地位的,然后呢可怜的原主就是这玩意,太子娶了一个女人回家,自己这个身体的原主倒霉催地成为了被这个渣男抛弃的弃妃,然后就直接从城墙上摔下来摔死了
然后现在又是什么鬼?渣男回头?!果然,长得帅的都是渣男!死渣男!必须离婚!再加上自己本来喜欢的是妹子,凭什么要当什么太子妃呢?!
这么想着,吴邪直接一巴掌推开了要抱自己到床上的男子,语气不善地撇了撇嘴:“分手,不对!是必须和离!我管你有什么‘苦衷’,从今天开始,我不想再看到你!”说着看都不看对方就转过身去
胖子看到他们两个忽然僵持住了,小哥本来搭在他肩上的手慢慢地垂了下来,眼睫遮住了眼睛,低低地说了声:“好”
细心的胖子听到了声音里所带出的颤抖
然后他就看着当今太子就这么站起来,失魂落魄般走了出去,步伐沉重
胖子想不到吴邪会发那么大的脾气,怕他坐在地上着凉,扶他坐到床上盖好被子
轻叹了口气,胖子把手搭到吴邪手背上,直直地盯着他:“天真,你还是没办法原谅小哥么?”
吴邪眨巴了一下眼睛,拖着腮帮子想了想:“唔…这么说吧,你发现你身边的是一个渣男,而且是一个特别大的渣男,你会原谅他么?那当然是和离阿!”
电视剧里面的那些女配角大部分都是因为嫁给了个渣男才会自尽阿!
胖子轻轻地摇了摇头:“并没有,他一直都没有,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你知道他是怎么过的吗?连最亲近的母亲都要为了自己的权势而利用自己的儿子,出卖自己儿子的婚姻”顿了顿,“在这座宫墙里就你对他最好,就你能让他露出笑容,若是连你也不要他了,你说他该怎么办?!”
吴邪听得一个头两个大,揉了揉眉心:“行吧,你把人喊回来,我有话和他说”
胖子听到他这么说顿时眼睛一亮,马上出去喊人进来了
吴邪看着坐在他床头的男子顿时觉得无比头大
怎么说呢…怎么看都觉得他给人感觉应该就是那种很有气势,很沉稳的那种人,但是看着自己的眼神却是温柔得能溺死人的那种
看着他抬起手来又犹豫着要不要摸一摸自己的脸,吴邪嘴角抽搐了一下,还是没办法适应一个男的用这种眼神看自己
轻咳了一声,吴邪把被子往胸口拉了拉:“刚才我说的是气话,别往心里去,我摔坏了脑袋,现在失忆了,所以就这样吧,累了,先睡了”
我天哪,大哥,你快走吧!你不走你叫我怎么睡?!
半晌,后面传来了低沉的声音:“吴邪,我是张起灵,是你的丈夫,以后…”
后面半句没有说出口,久到吴邪以为他走了,才感觉到一大片阴影之后,张起灵给他捋了捋被子,凑近了在他额上落下轻轻的一吻:“好好休息”
只是一碰就离,怕惊扰了梦中人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有什么建议的亲可以提出来哦,楼主参考参考,毕竟是第一次写文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嗯,楼主还是那句,有什么建议可以直接留言,楼主参考参考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这不是追妻火葬场,不是追妻火葬场,不是追妻火葬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只是因为这个穿越的吴邪并不知道原主和小哥的感情那么深,所以才说要离婚的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04
整天下来,张起灵都搂着吴邪不说话,就像中午的时候抱着吴邪哭的那个人不是他一般
就算是喝药张起灵依然是一勺子一勺子地喂给吴邪,吴邪伸手去接,他就固执地不放手,这就导致吴邪尴尬得半死
作为一个超级直男,竟然被一堆妹子看着自己被另一个男人搂在怀里,然后还喂各种吴邪闻一口都想吐的药,连吃饭、看书都留在房里了
吴邪隐隐觉得他在固执地坚持着不离婚,只要他在房里,那些过来想要把吴邪赶出去的人都会被挡在外面,所有的借口都用:“太子正在批阅奏折”来搪塞那些意图要把他赶出宫门的人
晚上吃完饭还亲自试了试水温才把吴邪抱到椅子上坐好,帮他脱下衣服才把人放进温水里
吴邪全城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寒意,除了感觉超级尴尬之外,自我感觉良好
最让吴邪无语的是张起灵居然会选择晚上留下来过夜,还要很理所当然地把自己搂进怀里,愣是让吴邪这个觉得被个男人搂着睡觉没什么的直男心给熬成了熊猫眼
等人早上起来出去了,吴邪才有机会恶补一下睡眠
皇后自然是不死心的,她的目的没有达到,但是碍于自家儿子又留在兰阁处理公务,只能挑着自家儿子出去早朝的时间到兰阁来
可惜的是,每次都被那几个从小跟着张起灵的暗卫挡在门外,说是太子吩咐谁都不能入内
这些暗卫是先皇给自家孙子的,连现在的麟帝也左右不了,只能作罢另想办法
吴邪在兰阁里算是把身体给养好了,起码落地的时候没有那种疼痛感了,也可以试着在屋内走动
推开窗户觉得天气冷了,竟然开始飘起了雪花
一片一片的银白色装点着外面的世界,没有车水马龙和都市里的喧嚣,只有这片宁静
等他反应过来有点冷的时候,窗户已经被张起灵关上了,把披风批到了他身上:“天气凉,别站在窗口”
吴邪默默地“哦”了一声,坐回了桌子前,回想一下这段时间这个太子的所作所为,吴邪就觉得自己罪大恶极,霸占了原主的身体不说,还霸占了原本应该属于他的爱,这份爱太过于沉重,可能自己一辈子都还不了
房间里烧着木炭,吴邪知道这玩意在房里不通风太久会一氧化碳中毒,所以他决定要设计出地暖这玩意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找些事情充实充实自己,起码也是有点贡献不是?
说干就干,吴邪分析了一下房间的布局和原理,然后弄出了一个“冬暖夏凉”的“地暖系统”,虽然完工之后已经是春天,吴邪的身体也养好了
身体养好了,也习惯了张起灵每次都会来“撩”自己一番的行为
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吴邪表示他已经完全可以接受和一个同性睡在同一张床上,然后心安理得地睡过去,还觉得特别安心,这简直就有毒
殿内有很多小宫女,看上去都水灵灵的,这些水灵灵的小丫头就变成了吴邪的“撩拨”对象,每次都把人家撩得满脸通红,低着头和自己说话,吴邪觉得有趣极了,撩得更起劲了
能走动之后,吴邪就出了兰阁到御花园去赏花,很多妃嫔经过的时候都看到了他,但是给他的眼神都是很不屑或者是充满嫌弃的,言语间都是对双儿的肮脏和不堪表示不满,自然也避如蛇蝎,吴邪乐得自在
因为有了“太子妃就是个妖怪”这样的传闻,张起灵这个太子也自然被整个朝廷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很多大臣都上奏说若是不除了这妖怪,这麟国的未来就完了,麟帝大怒,要求太子交出太子妃,太子抗旨不服,被罚禁闭思过三个月,朝廷上下一片哗然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今天2更,先睡了,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现在病毒蔓延期,亲们不用出门就尽量不用出门拉~出门记得戴口罩~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05
于是,太子就被禁闭太子府中,皇后一有就会就把吴邪唤到后宫大殿中
吴邪一路跟着那些传唤他到皇后殿中的人后面,细想下来,太子被禁闭在府中,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太子妃忽然活过来了,这种事情在这个社会,谁都会觉得是妖怪干的好事,亦或者说其实这个皇后她由始至终的目的就是把身为“双儿”的自己赶出宫门,好让那个姓乐的在皇宫里坐稳太子妃的位置,将来自家儿子登基当了皇帝,那个女人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她的儿媳妇皇后了
这心机还真是可以的,但是和一个现代男人的理智相比,还差得远呢
这段时间吴邪也不是没有做过功课,他从那些水灵灵的小丫头那里多多少少都打听到了一些有关这个太子妃的事情
这个太子妃未入宫前是舞坊有名的舞者,当初就有权贵为了看原主舞一曲竟花下天价,结果原主却全数退还,称自己跳舞只是为了投其所好,而不是为了某个人而跳的
这件事情传开之后,原主就变成了整个京城里的佳话,自然就没有女子或者是双儿敢和他跳的舞比拟的
这次皇后把自己喊过去,大概就是要自己兑现自己说出的话,若是这个太子妃是真的,只要他离开就万事大吉,但如果不是真的,自然也就可以找什么借口把这个冒牌货直接弄死
太恶毒了,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拽到了什么奇怪的漩涡里面一样
若是自己一天不离开,这个皇后就会一天不死心,想方设法把自己赶出自家儿子的生活,皇家颜面?!我呸,今天就让你看看一个男人狠起来是什么样的
进了大殿,坐在主位的自然是皇后,坐在她旁边和她很亲密的女人应该就是乐氏了,看到他进来也没有任何要行礼的意思,就像以后坐在主位上的人会是她一样
坐在两边的嫔妃自然也是看不起他的,所以吴邪一直是简单地和她们行了个礼
皇后看到他进来了,挑了挑眉,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屑:“我唤你来,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
吴邪轻笑了一下:“自然是为了有关‘太子妃是妖怪’的传言了,这样吧,如果大家害怕我的身份,我可以先舞一曲来证明我的身份,但是必须要请太子来,因为毕竟我是‘太子妃’”故意加重“太子妃”三个字,轻佻了下眉,“太子在场,自然一看就知道是真是假,如何?”
皇后也不好说什么,毕竟现在所有嫔妃都看着,她不能做得太明显了
摆了摆手,皇后吩咐旁边的小厮去太子府请太子过来,说是皇后娘娘有请看看自家太子妃的舞姿,看看是真是假
小厮应了就去请太子过来,吴邪拢了拢发,轻笑了一下:“那请皇后娘娘稍等片刻,我去准备准备便来”
进了后殿,吴邪吩咐跟在身边的小丫头去房里把他的舞衣拿来,他要跳舞
小丫头立刻出门去拿舞服回来给自家太子妃换上,走到殿前刚好看到张起灵已经到了,坐在皇后旁边,乐氏直接搂着他的手臂,把头挨到他肩膀上,一脸得逞笑意地看着他
吴邪心里嗤笑了一声,轻笑了一下:“那请太子看清楚了,若我是假的,请你立刻安排人直接把我烧死,别犹豫”
说着就直接凭着感觉转了一圈又一圈,身上的银铃发出清脆的声音,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是怎么样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太子一定可以分清楚这个太子妃是真的就可以了!
等他结束了舞蹈,两边的嫔妃就开始小声议论起来,大概意思就是说太子妃果然是舞坊出身,这皇后娘娘是不是故意找个借口,其实就是要除掉太子妃看不起他之类
吴邪心里冷笑了一声,这些嫔妃当初在御花园也是这种态度,只是因为知道自己是真的了,所以才想方设法站在中立的位置不受牵连而已
吴邪行了个礼,脸上带上笑容:“皇后娘娘,您还是觉得我妖怪附身了吗?还是说——皇后娘娘您心里有鬼,觉得做了什么事情不能让我活在这个世界上?”
皇后顿时脸色铁青,像是被抓住了痛脚,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乐氏站起来直接呵斥他:“你这个双儿,别以为你是正妃我就不敢教训你,你也要看看自己的地位…”
啪,整个宫殿立刻安静下来,这个巴掌声让所有的嫔妃都马上看着站在张起灵旁边的乐婉,只见乐婉捂着自己的脸泪眼汪汪地看着他,张起灵收起手,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走到吴邪旁边站定
看到皇后向她们投来的目光,她们立刻转头装作看着太子和太子妃
这一切吴邪都看在眼里,觉得越来越生无可恋,这些女人就是这样,为了自保,墙头草?!也许连墙头草都嫌弃她们
也许每个嫔妃都盼着皇后的椅子,而皇后因为有了权势慢慢地变成了自己原本不熟悉的样子,所有的人都可以牺牲,包括自己儿子的婚姻
权势真的那么重要么?!原主进宫之后有没有后悔过当初进了宫嫁给了太子,面对这些口不对心的女人?!
也许没有吧,他满心都是在他身边的男子,又怎么会在意旁人呢?
张起灵站定之后,看着主位上的皇后:“既然是真的,就不用再传这些莫须有的谣言了,和离这件事情我拒绝,禁闭期间,希望母后可以教会婉儿什么叫尊卑有理,儿臣告辞”
说完,直接拉着吴邪离开了宫殿
等他们出了门,其他嫔妃马上告辞离开
等人都走完了,乐婉才一脸生气地拽着皇后的袖子:“你看他!我就是看不惯他,他就是一个害人精!凭什么这么没地位的双儿可以得到起灵的全部宠爱而我却不能!”
皇后命人拿冰块给她敷脸,轻摸了摸她的头:“没事,以后我多的是机会弄死他,这个秘密只能你知、我知,要是他活着,肯定会报仇,所以必须把他除掉”
乐婉笑了,知道皇后还是向着自己的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错别字比较多下次看清楚再发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今天2更
嗯,这章开始吴邪就决定当兄弟一样对待他了,毕竟他现在还是一个大直男(在被掰弯的过程中)
今天是除夕呀~大家玩得开心点~
楼主也准备去吃饭了~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emmm,刚才看了看,第一个“他”是小哥,第二个“他”是吴邪,亲们别混淆了~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07
从那天中午开始,吴邪就端正了自己对张起灵的态度,从今天开始,他们就像是共患难的好兄弟一样,有难同当
毕竟在吴邪看来,他依然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他虽然没办法把同样的爱给张起灵,但是他可以作为一个港湾一样让他可以有所依靠,最起码累了的时候只要抱一抱也能得到很大的勇气
自从自己上台表演之后,在兰阁里围绕着的那些水灵灵的妹子一个个的都和吴邪亲近了很多,吴邪换了一个方式撩这群小丫头,也从她们嘴里套出了不少有关原主和太子的事情
原主和当今太子的相遇并不是像电视剧上面说的惊鸿一瞥,也不是一眼生情,而是很平淡的日久生情
当初原主是被迫嫁给当今太子,也不算被迫吧,为了舞坊的生存,原主只能嫁过来
原主本是卖艺不卖身,所以在嫁过来之后,送进洞房之后,二皇子就直接离开了,原主还恭送了太子离开
当时因为这件事,让宫里的妃嫔拿来当饭后和茶后笑话了很长时间
因为是双儿,在麟国的地位低下,所以原主在这个宫殿中没有多少愿意真心待他的人,他每天的生活都是寡淡的跳舞、画画、作诗
后来时间长了,太子出入兰阁的次数变得多了起来,有时候甚至于留在兰阁里过夜
久而久之,很多小丫头都觉得自家太子妃熬出头了,太子终于回过头来看看了,不用再接受那些人的冷嘲热讽
后来原主怀了孕(吴邪表示他耳朵聋了还是听错?!)出入自然就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太子却忽然忙碌起来,很少再到兰阁了
原主时常自己一个人出去花园里走走,对着那个花园的湖面一坐就是坐一整天
后来太子要娶乐氏为妻,这件事情本不该让原主知道,却因为一个丫鬟说漏了嘴(吴邪怀疑这个人是有人故意安排在原主身边提起的)原主就忽然变得沉默寡言起来,时常看着窗外发呆,一坐就是一整天,胖大夫来劝都没有用
后来事情就变成了和吴邪大概知道的一样,原主在自家太子迎娶乐氏进城门的时候直接从城墙上跳下来,摔死了,一尸两命
也对,谁都不会把自己满眼满心的爱人分一丝一毫给另外一个人,即使对方变心了,也会在一直在默默地骗着自己他没有变心,到亲眼看到的时候,可能就崩溃了吧
太子迎娶乐氏为妻,还要让原主看到,原主从城墙上跳下来摔死,这件事情好像就是一直有人故意谋划,就是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地位,自己在太子眼中的分量有多轻微,好让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生存的价值了
根据分析,原主肯定是知道了什么东西,吴邪觉得皇后和乐氏貌似达成了什么交易一般,她们共同敌对的人就是原主,原主的存在就是她们最大的威胁
但是究竟是什么呢?
权势?地位?亦或者是更加让人细思极恐的东西?到底有什么事情是让两个女人不放过一个双儿和一个还没有成型的无辜孩子?!
行吧,吴邪表示他的头要炸了,不去想了,反正总会查出来的,只是时间问题,不能急于一时
这些小丫头看到自家太子妃陷入了沉思,悄悄地去准备下午茶了
太子虽然禁闭中,但是吩咐过她们必须要好好服侍好太子妃的生活起居,太子妃的身体刚养好,不能懈怠了,再加上她们发现太子妃忽然开朗了,也变得亲切了许多,也愿意和他多说说话,好让他开心
吴邪随手拿了本书翻开一页,忽然从书页里面掉下来一张折叠得很整齐的纸
纸有点泛黄了,折叠得很方正,没打开就发现有折痕,很显然是重新再折叠夹住的
翻开纸张,吴邪认真地读了一下,这里面讲的居然是乐氏和皇后的“交易内容”
这大概是原主的笔迹,里面讲的大概就是他从她们那里无意间听回来的东西
原来皇后并不是当今太子的生母,而是太子生母的妹妹
皇后联同乐氏毒死了她姐姐,然后装扮成她姐姐的样子,前提是乐氏必须要成为太子的妃子,以后必须要当上皇后,享尽荣华富贵
不然乐氏就会把这件事情告知天下,皇后立刻答应了
原主也许当时是为了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太子,但是太子却迟迟不到兰阁,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皇后故意派人或者是自己拖着太子不让太子到兰阁
皇后安插在兰阁的眼线发现了这张纸去告密了,原主就直接死翘翘了
吴邪把纸递到蜡烛上烧掉,轻笑了一下
纸是包不住火的,既然你们做的好事让我知道了,我又怎么不会想办法把你们害死原主和原主的仇报了呢?
吴邪眼睛暗了暗,轻笑了一下,我会让你们尝到比原主十倍甚至于百倍的痛苦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08
吴邪并不想让张起灵太早知道这件事,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吴邪至今难忘
一直到现在,吴邪还是没有办法和这个曾经害死自己亲生父亲的凶手一起生活,他搬离了家,自己一个人以自己的名义上了大学,离原本的家很远很远
那个男人给他打的钱他一直都没有动过一丝一毫,即使他出狱了,悔过了,留在伤口上的疤痕即使好了,也会留下一条渗着血的口子,只是稍微一碰,也会撕心裂肺地疼
张起灵已经被吴邪列入好兄弟范围,所以不能让张起灵经受任何一丝一毫的恶意
皇后看到乐氏并没有受到自家儿子的注重,自然会想方设法地给他们制造机会,吴邪就是要把这个所谓的单独相处机会给掐死在摇篮里
只要张起灵一闲下来,吴邪就以各种理由把他留在身边,拽着他一起逛逛花园看看书,有时候还像是一时兴起一般舞一段给他看,以博得自家太子的一笑
日子平淡地过了三四天,乐氏终于爆发了,趁着张起灵在藏书阁和几位大臣谈论国事,直接跟上了在御花园里赏花的吴邪
吴邪回头看到她,只是轻轻一笑,笑容完全达不到眼里,乐氏狠狠地“哼”了一声
吴邪拢了拢发,轻笑了一下:“婉儿怎么忽然这么大的火气?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
乐婉冷笑了一声,正了正头上的簪子:“看到你就是最不顺心的事情了,别以为自己得到太子的独宠就太得意,就算怎么被太子独宠你还是双儿,在麟国的地位还是最低下的”
吴邪看了周围的梨花一眼,垂下眸子不说话
乐婉看到他不说话,以为他被自己说中了心事,轻佻地一笑,直接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准备离开
吴邪被她撞到之后直接倒在地上,捂着胸口装作很痛苦的样子,毕竟他是个演艺家庭出生的孩子,演技自然也不在话下
他就是故意做给别人看,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女人除了嘴巴恶毒之外,她的品性也不怎么样
吴邪知道大庭广众之下她落得一个陷害太子妃的罪名,名义上她是侧妃,而且又不得宠,平时那些被她欺凌惯了的人肯定会把这件事情闹大,只要事情一闹大,麟帝那边就自然会追究到皇后这边的责任了
至于以后怎么把皇后的事情逐渐败露出去,吴邪觉得不急,先看清楚这个女人背后还有多少势力
跟着吴邪的那群小丫头看到自家太子妃倒地,有几个马上跑到太医院去请太医了,还有的直接冲到藏书阁外面请示太子,说自家太子妃被乐侧妃撞了一下倒地了
张起灵自然是马上走出殿门外,跟着这几个禀报的小丫头赶到御花园,把吴邪抱起来就往太医院赶
太子妃被乐侧妃陷害倒地的事情马上在朝廷里传得风风雨雨的,有些人还添油加醋了一番
皇后也觉得失了面子,毕竟乐婉是自己要求自家儿子娶进宫里来的,结果她居然这么不谨慎,在御花园里面就直接把人给弄倒了
虽然乐婉自己说她并没有做什么,但是皇后见识过她的手段,这个女人可是很会撒谎的,及早把她除掉反而会更加令人放心,起码不会坏了自己的计划
吴邪知道这次之后,皇后会想方设法除掉乐婉,毕竟在她眼里,乐婉太过于急功近利,太过于急躁了
吴邪又怎么能让这个女人这么快就死掉呢,他必须要从这个女人的嘴里知道她杀死原主的真正原因,然后把她强加在自己身上的东西一样一样地还给她
所以他向乐婉伸出了“援手”,愿意(假意)和乐婉结盟对付皇后,前提是必须把有关皇后为什么杀死原主的事情如实告知
乐婉非常需要这个援手,起码她自己能保住一命,也保住家里人一命
于是她就如实托盘而出
皇后联同乐婉杀死了自己的姐姐,她装扮成她的姐姐进了宫,得到了麟帝的宠爱,成为了位高权重的皇后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姐姐在乐坊学舞的时候认识了吴邪,还和吴邪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
那天晚上宴饮,皇后喝多了,竟是把自己怎么杀死了自己姐姐,怎么下的毒的事情都告诉了原主,原主当时很震惊,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冷静
后来皇后知道了这件事,为了自己的地位和权势,谋划害死原主,乐婉想出一计,直接让原主消失,自己又有了这个把柄可以坐享荣华富贵,何乐而不为呢
听她复述完这些,吴邪轻笑着给她倒了杯茶:“渴了吧?先喝点茶”
乐婉拿起杯子喝了一口,下一秒却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你…”
看着乐婉嘴角流出鲜血,最后瞳孔慢慢地散漫,吴邪轻笑了一下:“只能怪你害了不该害的人,我只是做了我自己该做的事情而已”蹲下来在乐婉耳边低声冷笑,“下辈子不要那么轻易相信一个看上去无害的人了,因为——他可能才是你真正的噩梦”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今天2更,楼主去看看电视剧或者电影
可能有些亲会觉得吴邪近乎无情
但是亲们细想一下,这个人害死了“他”,害得当时本该现在和小哥幸福地生活的那个太子妃没了,就连他们的孩子都被无情地扼杀了
他的目的是:报仇,所以一个男人狠起来就是这样的,也是不近人情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09
第二天乐侧妃在殿中畏罪自杀的事情传遍了整个朝廷,乐氏心痛得在朝廷上晕了过去,醒过来之后喊人到女儿的殿中安顿好女儿的尸体
皇后自然也想不到乐氏会在殿中服毒自杀
根据在乐氏殿中服侍的丫鬟所说,昨天乐侧妃一直在宫殿中并没有出门
到了傍晚时分,她就遣散了所有的丫鬟和侍卫,说自己要一个人在殿中静静,结果第二天就发现她喝下了毒茶自杀
句句在理,也没有其他侍卫或者丫鬟可以作证,所以案件就这么完结了
乐氏痛失爱女,自然就把这一切都怪罪在了皇后的身上
当初皇后说过等自家女儿进了宫,嫁给太子之后可以吃好睡好,保证她衣食无忧,结果现在呢?女儿竟然还因为一件这么小的事情就自杀了,这让他如何能释怀?!
谁都知道当今太子妃只是个双儿也能那么得宠,双儿一直以来在麟国的地位都是很低下的,而且还要是一个舞坊的头牌,到底干不干净都不知道
哪有他女儿出生在名门那么金贵,女儿进宫之后就没有多少好日子过,也鲜少往家里寄信了,当初就因为皇后承诺过她保证自家女儿能当上皇后才把她送进后宫去的,结果呢,女儿死了,皇后却依然像没事人一样,这点让他非常不服气
有了这个心结在,这位乐氏的大臣就开始在各种场合弹劾皇后说的话,麟帝虽然很爱自己的皇后,但是为了稳定这位重用大臣的心,也意思意思地让皇后禁闭思过
皇后禁闭思过,在后宫里面是天大的事情
要知道,麟帝一直都是偏心着皇后,即使是皇后做错了什么,下面的嫔妃也不敢说啥,但是现在皇后竟然被禁闭了,是不是代表着自己可以一跃把她给拖下来?!
那些曾经被皇后打压过的嫔妃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她们就是想要找个机会打得皇后永远也翻不了身
乐婉死了,麟帝就变成了最大的被听弹劾受害者
乐氏一直在针对着皇后的亲属进行弹劾,一直在抓着对方的漏洞不放,有种誓死与他们对立到底的气势
皇后的亲属自然也咽不下这口气,毕竟自己也是有身份摆在那的,时常会吵得麟帝闭着眼睛揉眉心
于是在大殿中和这两位大臣站在一起的张起灵一起被麟帝骂了个半死,一起遭殃了
乐氏的事情,吴邪在晚上给自家太子倒茶的时候就知道了,也早就料到会有这个局面
看到自家太子一脸疲惫地往自己怀里靠,吴邪立马把人搂住揉了揉发:“好拉,行拉,累了吧?先歇息会”
张起灵在他怀里点了点头,搂着他的腰不说话了,吴邪一下一下地抚着他的发,张起灵换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了眼睛
胖大夫进来看了躺在自家天真腿上的人一眼,压低了声音:“天真阿,乐侧妃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吴邪点了点头,胖大夫继续压低声音:“我听说阿,有人怀疑乐侧妃是被人陷害的,平时很多人都看她不顺眼,有几个还和她结仇了,很可能是那几个人干的”
吴邪抚张起灵发的手一顿,垂下眼眸看了张起灵一眼,拿过沸水里的茶杯倒好一杯茶递给胖大夫:“你从哪里听说她是被人陷害的?”
胖大夫挠了挠头:“唔,就是听那些宫女阿,嫔妃啊什么的八卦的”
吴邪轻笑了一下:“那就更不可信了,以前她们不是也传我‘不干净’?现在事实证明并不是”冷冷一笑,“就算是真的,那也是有人报复她,不是吗?”
胖大夫莫名狠狠地打了个寒噤,他忽然发现自家天真好像变了,不再是那个什么都写在脸上、天真无邪的天真了,就像是忽然换了个人一般,变得非常理智、深沉了许多
吴邪看到他一脸探究地看着自己,揉了揉眉心:“你别总是这么看着我行吗?瘆得慌”
胖大夫把手里的茶一口闷了,做了个告辞的手势,吴邪轻笑了下,点了点头
等胖大夫走了,吴邪把胖大夫喝过的杯子放回沸水里泡着
屋内又一次恢复了宁静,除了水沸腾的声音,窗外依然是依稀能听到小鸟的叫声
吴邪从旁边拿过小丫头准备的披风盖到张起灵身上,帮他盖好肩膀
张起灵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抓紧了帮他盖披风的左手,吴邪一抽竟然没抽出来,只能让他这么抓着
轻叹了口气,吴邪觉得他自己这个兄弟做得太人道了,要扮演好一个好妻子这个角色,又不能做出太过于越矩的行为,比如说什么鬼给自家太子一个吻表示安慰阿、然后穿得很少故意把人勾引得欲罢不能的那种运动阿之类,想想都觉得很可怕,超级可怕
所以目前为止只有太子吃他豆腐,没他吃别人家豆腐 ,还要强迫自己接受一个反差得离谱的兄弟
吴邪表示,我太难了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楼主就不艾特了,亲们喜欢的话可以收藏
楼主有灵感1到2更
就这样吧,等下想想怎么写

楼主:墨陌伊辰  时间:2020-02-02 08:52:44
脑洞够大就ok

楼主:墨陌伊辰

字数:17579

帖子分类:瓶邪

发表时间:2020-01-22 04:43:00

更新时间:2020-02-02 08:52:44

评论数:9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