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白子画 >  【番外】花千骨番外之下部——安能与君相诀绝

【番外】花千骨番外之下部——安能与君相诀绝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这里要先说一下,我番外的下部,从五年后开始算起吧,先把之前的搬过来以后文文都在这楼里更。

其实是舍不得原来的贴的,可太高了做什么都不方便,更重要的是,这个下部和上部联系不是那么大,人当然都不会变,剧情也是都发生过,可是有很多新添人物,甚至可以完全当一篇新文来看。

不过当然,联系还是很大的,毕竟是一个完整的故事。

这里贴上上部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583202526

没看过的孩纸要先看上部,不然可能会云里雾里......

说说下部的构思吧,看标题乃们应该知道,下部会虐,应该是挺虐的……

我尽量写的桑感些

当然当然,结局一定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表担心表担心

待会儿先把算在下部曾经发过的文文发一遍,等过几天更新文也都在这楼里了,大家记得点楼主更新提醒我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以上对话为剧透。。。。

都会出现在下部的文文里,各种人说的话,可能会稍有变动,当然有子画和花千骨,你们就猜吧啊哈哈哈哈哈

不完全统计下部新出场的人物有:

叶落,溯祺,李诗瑶,林怀瑾,白音,尉迟夭夭,楚泱,玖泫,玖清,白栀然,沉琅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卧房内,花千骨努力平复着奔涌的心绪,没关系的,她今晚就问师父是怎么回事,嗯,今晚就问。

擦干脸上的泪,伸手去拍睡相极其不雅的糖宝:“宝宝,起床了,睡了一天了你个懒虫!”

糖宝懒懒翻个身就又要睡过去。

“啊啊啊糖宝!!!起来!!!不起来我把你糖全吃了!!!”

本来就情绪不稳,花千骨很容易暴走。

“嗯...啊??”糖宝一激灵,她的糖!!!

却看见花千骨没什么表情的跪坐在她身边,失了魂一样。

“醒了?要吃饭了,起来。”

“噢,好,吃饭...”

糖宝还没睡醒,晃晃悠悠站起,一阵头晕就要往地上摔。

花千骨一把扶住她,摸摸她额头:“怎么了?上午说着话你就睡着了,睡到现在还没睡醒?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糖宝摇摇头:“嗯,我没事,就是刚站起来有点头晕,最近总是想睡觉,睡不饱,谁知道怎么总是这么累。”

“啊,多久了?不然回头你问问东方吧?”花千骨不疑有他。

“没多久,觉得没必要问爸爸...”

“那先看看严不严重吧,走啦吃饭去,可能你就是被饿的。”

偏厅里,花千骨并没什么胃口,只是不停给白子画夹菜,那神情大有你敢不吃我马上哭给你看的意思。

白子画眉间几许无奈几许纵容,顺着她的意思把她夹过来的都吃掉。

白依然自己捧着个小碗安静的吃着,糖宝却在这古怪的气氛中狠命研究师徒夫妻俩。

奇怪,以前不都是尊上给骨头妈妈夹菜的吗,什么时候反过来了。

她自己也很苦恼,看着满满一桌她好吃的,她竟然什么都不想吃,真是暴殄天物。

哀叹一声,夹起她最爱的樱桃肉放进嘴里,咽下去,却开始狠命反胃。

条件反射的紧捂住嘴,又不小心被口水呛到,猛烈的咳起来,好不狼狈。

花千骨终于从把盘里的菜都夹到师父碗里这一事业缓过神来,给糖宝倒了杯茶。

“怎么了这是?糖宝你吃饭竟然会被呛到?”帮她顺着背,花千骨一脸不解。

糖宝这么一折腾,脸色发白:“我也不知道,我胃里难受,什么都不想吃,又心烦意乱,身上还没力气!”

她后悔了啊啊啊,昨天她想用灵力和落十一说说话都使不出法术,好像不能动用灵力一样,以前当虫子的时候哪有这些问题,人的身体就是麻烦。

可她修成人也有五年多了,之前就没这情况啊,怎么回事嘛。

花千骨也担心起来,按理说糖宝是灵虫,也就是小妖,不该出现这些凡人才会有的问题的。

“师父,你帮糖宝看看,不行就找东方问问。”

白子画未答话,依言起身,修长的手隔着衣物搭在糖宝手腕上。

脉象有些紊乱,而在紊乱的脉象下竟然还有一条微弱却清晰的脉息存在。

倏然睁开眼,白子画目光存疑,再次搭上糖宝手腕,和方才一样的结果。

缓缓收回手,脸上很久没什么表情的白子画竟然是震惊非常的神色,眸子尽是疑惑的上下打量着糖宝。

花千骨和糖宝却被他反应下的够呛,花千骨直接抱住他另一条手臂,像抓住条浮木,声音都在颤抖:“师父...师父,糖宝没事吧...?”

糖宝吓的身子都在哆嗦,尊上怎么这神情,不会是她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吧,呜呜她不要,她还要嫁给十一呢。

白子画蹙眉,思虑半响开口:“如果不是灵虫本身就是这脉象的话,”

“脉象怎么了?师父别卖关子了,说啊。”

“尊上...我,我不是要死了吧?”

眉头蹙得更深,冰山似的脸竟有些窘迫:“糖宝怀孕了。”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糖宝无语的看着他,她当然知道桃花瓣可以吃,是甜的,她这些年吃的还少吗。

看他期待的眼神,抬手咬下半片桃花,嚼嚼咽下,而后星星眼,好甜!太甜了!比她在瑶池上吃的桃花瓣都甜好多!

啊呜一口把剩下的桃花全吞下去,正准备问落十一还有没有,又被落十一塞了满手她说不上名字的叶子。

“这个也可以吃!酸甜的!”

“还有这个!刚吃的时候是酸的,后来特别甜!”

“这个这个!开始很苦,可吃了一整天嘴里都是甜味!”

“......”

糖宝已经从星星眼变成了一脸迷茫,怀里抱了一大堆花啊草啊叶啊的。

“那个,十一...这些蟠桃树怎么回事?这些能吃的花花草草都是哪找来的啊?”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多她都叫不上名字的东西,枉费她这个知晓天下事的异朽阁灵虫啊,而且看上去确实都很好吃!最重要的是,都是甜的!!!这儿一定是她的天堂!!!

而他显然没听到她的问题。

“啊,不止这些!”说着,落十一从蟠桃树后面抱出一个荷叶编成的大篮子,里面满满的蟠桃。

“我用了好多方法都不能让蟠桃树结的蟠桃现在就成熟,没办法就又去昆仑山看守蟠桃园的仙翁那儿讨要的,虽然不多不过也不少了,我再多要那仙翁肯定不会给了,不过没关系,我们的蟠桃明年应该就可以吃了!”

满满一篮子蟠桃放在糖宝面前,虽然勾的她食指大动却疑虑更深,落十一这,太反常了。

嘴唇几动正要问他,又有一个大箱子送到她眼前。

“宝宝这是我亲手做的一百个糖人!” 糖宝低眼看,里面密密麻麻摆着的糖人,都是她曾经的虫身模样,有睡觉的她,发呆的她,吃东西的她,甚至还有忧思掉泪的她。

“十一...”

“还有这个!这是我在凡间买的,我把整个长安都买过来了也没凑齐一千个,现在是九百二十三个,以后我们再去买!”

“可能东西是有点少,可我目前能找到的甜的你喜欢的也只有这些了,你还想要什么我都去弄,想吃多少糖人都没关系,这几棵蟠桃树不够我再去昆仑要树苗...”

声音越来越低,落十一脸涨得通红。

空气中暧昧因子在流窜,糖宝脸也有些红,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走近他一些。

“十一...你给我做这些...到底想说什么啊...?”

她没经历过这些,曾经是虫子不提,修成人身这几年,他也未曾对她说过什么情话。

倒是她,看着那些戏本子总是想着,如果他能跟她说那些肉麻兮兮的话该多好。

落十一愈发窘迫,双手有些无措,终于搭到了她肩上。

“宝宝我喜欢你,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吧!”

宝宝我好喜欢你啊,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吧!

过于熟悉的话,一瞬间让糖宝泪凝于睫。

很多被压在心间似乎永没必要再提起的往事再次鲜活起来。


那年长留初见,她探出头,一句“我叫糖宝”,种下的是两人的劫,抑或是缘;

那年共赴太白,他带她在凡间由着她胡来,给她买了银戒,他说要把她套住,那时候的她不懂;

那年孤注一掷,她没日没夜的拼死修炼,他每每劝她都会被她赶走,那时候他似乎每日都在叹气;

那年心如死灰,他冥顽不化,为师命是从,阻止她,她魂飞魄散,心里对他尽是怨怪;

那年灵识复苏,她懵懂醒来,六界早不是那个六界,他也不再是那个他,原来当初的当初,他仍是追随了她;

那年重入贪婪,她固执的不肯原谅,不肯好好理她,他却不明,只是小心翼翼讨好她,有时候会痴痴问她,宝宝我们以前什么关系?她总是会和他说,我们没关系;

那年忆起一切,他睡梦中醒来将熟睡的她纳入掌心,脸上尽是泪水,一遍遍喃喃,对不起,原谅我;

那年霓漫天殁,他们终于说开一切,终于不再有心结,他和她说,要她修成人身,他娶。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她是灵虫,什么都懂,却什么都不明白。

她不敢确定,此刻在她眼前的他,一辈子的誓言,代表的是沧海桑田?

眼泪还未落下已被他抹干,她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哑声道:“说清楚点,什么意思?”

低叹,落十一拥她入怀,没有给她分毫挣开的余地:“我娶你,嫁不嫁?”

泪晕在他颈间,语调却是说不出的轻快俏皮:“你娶,我为什么不嫁?”

你敢娶,我就敢嫁。

落十一却像陷入极大的欣喜,环着她小小身子的手都在微微颤动。

怔然开口,声音却哑然:“宝,宝宝?”

她说的,是要嫁他?她答应了?

在他怀里撇嘴,糖宝想探出头,试着动了动却马上被更紧的环住。

无奈的出声道:“怎么?没想到我会答应?”

她平时是不是欺负他欺负的过火了?

显而易见的答案嘛,放着个对她好的不得了,还能给她弄来各种糖啊桃子啊,更重要的是,她喜欢,很喜欢很喜欢的人不嫁,难不成去嫁给菜青虫啊!

“没,没有,想到了,想到了...嘿嘿...”落十一傻笑着。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他是真的怕她不答应。

“笨蛋,笑得真傻...”糖宝小声嘀咕。

“嗯?宝宝你说什么?”

“嗯哈哈,没什么没什么,话说,你放开我吧,喘不过气了!”

“啊?”落十一一脸茫然,低头瞥见怀里怨念的眼神,赶紧松开手,脸都胀红了,“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

糖宝伸伸懒腰,环顾下自首梦一样的世界,还是忍不住星星眼。

“对了,十一,问你几个问题啊。”

“什么?问吧!我保证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他一脸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英勇表情,糖宝瞬间无语,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他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呢,她要问的又不是什么难题。

“来,过来。”

拉着他坐在嫩绿的草地上,随手拿起一个蟠桃开始啃。

“你这个岛,这些蟠桃,还有这些,又是花啊又是草啊还有树叶子,都是甜的,哪弄来的?”她当真好奇。

“噢,这个啊,”落十一明显松了口气,“这个岛就是长留后空中的一个岛啊。”

长留山远处的空中这种岛和山可不少,有的住着长老或者份位高些的弟子,有的还是空着的。

不过他为了讨要这个岛,可是跟师父求了好久,师父本来是绝不同意的,说什么那些岛是长留所有,他长留世尊的徒弟不能走后门独占,当然后来还是架不住他的软磨硬泡。

说真的摩严确实大跌眼镜,从收了落十一开始也没见他求过他半点,这回首次开口,还事关终身大事,他要是不答应倒显得不近人情。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可之前我和骨头妈妈来,没有看到这么低的岛啊!”她还是不明白。

“这个简单,用法术降低就行了,靠近海更利于这些东西的生长。”

“那为什么外面明明是冬天,里面这么暖和呢?”

“我在里面放了葵璃。”

“啊!葵璃?长留山有??”

这个她知道,异朽阁有记载,葵璃,顾名思义,取意向日葵,是一种可以让方圆百里温暖如春的琉璃,是远古之神为了让人家免于寒冷而造,可后来发现,没有了四季,对凡间而言开始是好的,可年岁长了,就会显露一系列的弊端,所以后来就都封印了,现存世的也没有多少,只九重天上在用,凡间的仙山大多要一年四季的变化,所以是很难找的,没想到长留山竟有。

“嗯,不过也没多少,都是被封印的,但那东西留着也没用,我就拿来了。”

他那时候刚刚跟师父讨要来岛,实在不敢再去要葵璃,但去长留山藏宝阁要葵璃的话势必要借师父名头,师父发起火来那可是吓人的很,于是他思来想去还是去销魂殿找幽若。

幽若倒是大方,把长留山所有的葵璃都给他送来了,还顺便很热心的让儒尊把封印都解除,吓的他赶紧摆手说不用,要两块就够了。

最后是幽若灰溜溜的捧着葵璃又回去找儒尊,让他再次封印。

“噢...这样啊,这些蟠桃,还有蟠桃树呢?你真的跑去昆仑山了?”

想来确实有几次,他天没亮就出去了,直到过了子时才回来,当时还把她气的够呛。

“嗯...是,是啊。” 落十一言简意赅,毕竟这个要说起来,他就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实在是有些不够光彩。

第一次还好,他去讨要蟠桃树苗,免不了要抬出长留山的名号,毕竟长留三尊金闪闪的招牌下,王母怎么也该卖他这个面子。

但他把树苗运回来之后,很不幸的发现,树苗种下,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结出蟠桃,用仙力也不行,最快最快也要明年,可他实在有些等不及。

再回去讨要一次?怎么说他也是长留世尊的入室大弟子,脸上明晃晃的刻着长留山三个字,再去的话实在有些拉不下脸,而且长留山的人情就欠大了。

要是被师父知道了...那实在是不敢想象。

所以,所以他做了漫漫一生中首次不光彩的事,那就是——效仿齐天大圣孙悟空,盗蟠桃。

看守蟠桃园的老翁很容易的被他支开,总之就是很容易的得手了。

心里确实有些罪恶感,但...蟠桃园那么多蟠桃,他拿的也不多,不会被发现的,落十一如是安慰自己。

但是!!!这无论如何也不能被糖宝知道!!!


“噢,这样啊,”糖宝不疑有它,“那这些花花草草?”

“咳咳,”干咳两声掩饰方才的不自然,落十一努力淡定道:“这是九重天上溯祺仙君殿里栽培的,不少都是他自己研究出的。”

“溯祺仙君?俗气?这人名字怎么这么奇怪啊!”

落十一失笑:“你这话可别让他听到。”

“嘿嘿,当然不能让他听到,我也没什么机会见他吧,九重天上的,你说他自己研究?他怎么这么厉害!”糖宝一脸向往神情。

“他是幽若的原房表伯,一向对吃喝玩乐感兴趣。”还有女人。落十一在心里默默补上一句。

他和溯祺也只有数面之缘,点头之交而已,只知他为人豪放不羁,自在洒脱,对美食和美女尤其感兴趣。

那次本来是想去九重天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吃的给糖宝带回来,恰巧碰上他,闲聊几句,提到他来的目的,被他热情相邀去了他殿中。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抬眼看对面的糖宝,她正托着腮发愣。

“嘿,糖宝?糖宝!想什么呢?” 糖宝猛的回身,一脸哀怨:“骨头妈妈,你说我要是生个虫子出来可怎么办啊?”

“……”花千骨一时语塞,半响才出言安慰,“没事儿,生个虫子十一师兄也欢喜。”

相当初还不是对虫子模样的糖宝一见钟情。

糖宝却更哀怨了,骨头确定是在安慰她吗?!她是真的很头疼啊。

“哎呀别担心了,会生出个什么还是要问问东方,他应该是知道的吧,就算生出个虫子,也是可以修炼成人的,安啦安啦。”

“宝宝,都快亥时了,不然你先去睡?”

糖宝懒懒站起,揉揉眼睛:“不睡,睡也睡不着,等爸爸回信吧。”

还有落十一那个讨厌鬼...他怎么还不回来,她真的有点迷茫,还有点怕。

话音未落,一只歪歪扭扭的红色纸鸢同样以十万火急的速度飞进书房,被白子画截在手中,展开来看。

花千骨好奇的凑近脑袋,好快啊,从长留山到瑶歌城,又从那里过来,竟然不到一个时辰。

却见白子画一脸无语,唇角竟有些抽搐,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情。

东方回的什么信,能让她师父大人露出这种表情!?

抬手结果那信,花千骨霎时头大,一时间很想去异朽阁把东方彧卿暴打一顿。

他他他,他疯了吧?!

糖宝无奈的看着白子画花千骨的反应,怎么了,爸爸说的什么能让尊上和骨头妈妈这样...

从花千骨手里拿过信,一瞬间觉得本来就昏昏的头更晕了,她是摊上个什么爸爸啊!!!

许久糖宝才弱弱出声:“爸爸的幽默感,增强很多啊。”

花千骨点头赞同,只是这幽默,委实太冷了点。

那信上只歪歪扭扭写着四个大字——不是我的。

啊啊啊这不是废话吗?!花千骨在心里吐槽了他一万次。

“算了,糖宝,明天再问他,真的挺晚了,你还是先去睡吧。”

“噢,好。”糖宝乖乖答道,她是真的困了。

与此同时,落十一风一样刮进了销魂殿,直接御剑进了书房,满脸的震惊,从剑上下来想说点什么,又有点结巴。

看到他糖宝瞬间精神起来,不满的拿白眼翻他,她恨死他了!!!

花千骨好笑的看着落十一,不忘出声提醒:“十一师兄,糖宝该睡觉了,你看是不是…?”

“好好,宝宝,走了我们回去。”

糖宝扬着小脸不看他,却还是乖乖的踏上了他的剑,毕竟这时候在他身边才是有安全感。

落十一紧张的扶着她,不忘回头向白子画说:“尊上,我师父那儿…帮我说说…”

他在天山看到纸鸢,惊到不能自已,然后就什么都不顾的箭一样飞回来了。

他并不后悔,反正他是要娶她的,重来一次他仍会那么做,只是师父那儿不好交代,他很怕被师父大义灭亲了。

白子画难得弯了唇角:“你自己去说。”

敢做就要敢面对,他倒是想看看,师兄会是个什么反应。

于是落十一心情复杂的带着糖宝回了贪婪殿。


目送他们离去,花千骨笑得开心,又懒懒打个哈欠,一晚上的信息量太大了,她要好好消化,好累啊。

一手揽上她腰,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柔情似水响在耳边:“困了?”

抬眸看他,正对上他幽深的眸子,连连摇头:“不困,我不困,师父…我有话跟你说……”

白子画了然,俯身在她额头印下一吻。

“我们回卧房说。”

“嗯。”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过几天更文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要上部TXT的看这里!!!!

http://weibo.com/1697737433/zhjCMbmd8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夜沉如水,漫天星子璀璨点缀着夜空,见星不见月,不知何时又下起了小雪,挂满桃花树枝头。

桃花精雪花精嬉闹飞舞,似一个个亮闪闪的光点。

朗星明夜轻雪银装,绝情殿上便是入画的一景。

卧房几处窗却敞开着,纱幔和水晶帘拢在一边,风偶尔拂过诱出叮咚的悦耳声。

窗框落了细雪,几许飘进屋里,盘旋着,最终消失不见。

花千骨坐在厚厚的地毯上,身上搭着厚厚的狐裘斗篷,连同斗篷被白子画一同抱在怀里,紧偎在他胸前。

头靠在他肩,花千骨呆望着窗外,如此美轮美奂的场景对如今的她而言竟不过是司空见惯。

房内未掌灯,冷风吹在脸上,丝毫不觉寒冷,清冽感倒是让她清醒许多。

她早已不怕冷,他却硬是把她裹得如此严实,她反对都是无效。

低头看他紧扣在她腰的手,忍不住探出手与他十指交握,心里既是甜蜜又是患得患失。

她知道他肯定已猜到她要问什么,方才他说回来再说,可回来后他也没主动和她说什么,一直若有所思的模样。

她亦不知道怎么开口问,思虑间打开窗子想透透气,发现下雪了,索性坐在地上看雪看星星。

然后他拿着厚厚的斗篷给她盖上,就成了现在这模样了。

他们已经这样抱了好久了,谁都不开口说话,实在有够奇怪。

又过了一会儿,还是花千骨按耐不住,在他怀里胡乱磨蹭,抬头软软道:“师父…”

白子画低头,沉默半响,俊美轮廓没在黑暗中:“嗯。”

“我,我想问……”

话音未落被白子画两指掩住。

“师父知道,乖,都告诉你。”

花千骨忙点头,急的想起身好方便说话,岂料全身力气都倚靠在他身上,连个支力点都没有,挣扎半天又倒回他怀抱。

白子画弯了唇角,下巴点点她头,斟酌开口。

……

……

在心里想过几万次,只是一直不想对她说,因而如今说起也是信口拈来,三言两语概括了所有事情。

五年前的知晓,每日愈加的担忧,劫数的捉摸不定。

甚至于,他对自己的不自信。

所以才有了愈加频繁的练功,所以才有了偶尔对她督促的紧。

花千骨已彻底傻掉。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今天就一更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话说,我在加快剧情进度,糖宝和十一的婚礼也一笔带过算了

过不久就进入下个大情节,溯祺&叶落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表示在奶奶家陪着老妈包饺子,应该还得一个多小时肥家,回家更文文虽然只有一更半,但还素新年礼物,大家过年好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宝贝们

给大家拜年啦!过年好!!!

请假请假,过年这几天会忙晕了,文文真的更不鸟,元宵节之后再更好不好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大家元宵节快乐啦等着淫家七点放文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接下来的日子,长留山很是忙碌。

首先,那日落十一自天山匆忙赶回,摩严传信给白子画问明状况,惊得草草了结天山事务赶回长留。

一直稳重端方的徒弟弄出这档子事儿,着实让他这张老脸没出搁,况且还是在他眼皮子底下。

于是贪婪殿主殿里传出重重的拍桌声,桌上茶杯险些掉落,伴着一道震怒非常的怒斥:“混账!”

所幸落十一早有心理准备,不争不辩,乖乖跪下。

糖宝坐在椅子上,一手托腮,似看戏般看着眼前这场师父教训徒弟的好戏。

摩严抬手揉额头,看看一旁还一副孩子模样没长大的糖宝,又看看地上徒弟,越发觉得落十一简直禽兽不如,对这样的小女孩儿也能下得去手!

对他而言是很不解的,不是马上就要成亲了吗?怎么连这几天都等不及!

再转念想,这徒弟虽然一向办事得体,可一沾上糖宝的事就像变了个人,更何况如果是正常思维的话,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对一条虫子一见钟情?!

这本就不能以常理来推测。

须臾,一些往事浮上心头,摩严再没力气去发火,可终究怒气难平。

“给我在这儿好好跪着!”

说完便步出房门。

糖宝施施然站起,拍拍落十一肩,眨巴眨巴眼,闪着狡黠的光,幸灾乐祸的意味,转身轻飘飘回房补觉了。

落十一跪在那里摇头,唇角却蔓着宠溺,面上尽是春风般的笑容。

还好方才忍住没在师父面前笑出来,不然可就真的惨了。

他的心情,委实是很好。

幽若得知消息乐的嘴都合不拢,当晚拉着花千骨溜上贪婪殿问糖宝世尊到底发了多大的火,她啃着桃子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将上述情况复述给她们。

花千骨幽若对视半响,一致认为,十一师兄实在是太可怜啊太可怜。

被世尊责罚倒没什么,依他的性子只是罚跪实在是很轻的了,只是这小虫子太过没心没肺,十一师兄得多伤心啊。

师徒二人不约而同在脑海里构思出落十一跪在殿内黯然神伤的模样。

糖宝不服气她俩的反应,撇嘴,明明是他活该,只不过让他跪跪,哼哼,她还觉得太轻了呢。

不过其实,如果那时他真的被罚比较严重的什么,她也不会什么都不管的吧,会帮他求求情?

虽然,虽然是他活该,但……毕竟……她是真的喜欢他的。

送走了花千骨和幽若后,夜色里一个绿色小身影做贼般悄悄溜进主殿。

这厢摩严眉头轻佻,这些个小儿女,他果真是老了。不过罚还是要罚的。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在贪婪殿跪了三日,摩严才命落十一起来,让他自己去戒律阁领罚。

戒律阁长老刚好下山云游去了,不在山中,于是这难题便送到了戒律阁一出色弟子蓝珏头上。

按理说长留弟子如果弄出这档子事儿,得看性质,如果是双方你情我愿,顶多给一顿板子随后操办婚事,如果是强迫的,就直接浇销魂池水逐出长留。

落十一这明显属于前者。

可掌门和尊上夫人特地来“关照”过,让他“客气”点,不然对他不“客气”。

回想起前天她们来找他的画面,蓝珏又是忍不住一身冷汗。

两大美人长大后几乎从未来过戒律阁,平日戒律阁弟子要看她们也只有在比较大的庆典上远远观望,这次各个伸直了脖子紧盯着。

虽说极为养眼,却无一人敢造次,甚至连一个靠近的都没有。

这让花千骨和幽若颇感欣慰,认为这是好现象,他们长留弟子毕竟是见过世面的。

没有耽误时辰,两人在一众弟子的注视下直奔目标,找到了替长老管理各项事务的蓝珏,拉扯进一间空阁。

阁内,蓝珏讪讪的笑,脸涨得通红,额头已渗出冷汗。

花千骨上下打量他:“现在你是这里管事的吧?”

蓝珏低着头视线飘忽,闻言局促道:“回尊上夫人,是。”

幽若忽然笑起,这弟子反应着实有意思,她们有这么可怕吗?

凑近把他按倒在椅子上:“乖,坐着,我问你啊,你叫什么?”

衣服还没碰到椅子,蓝珏已跳起,仓皇后退:“回掌门,弟子,弟子蓝珏。”

幽若无语,面上刻意堆出灿烂到僵硬的笑容:“蓝珏啊,你坐下吧。”

“弟子,弟子不敢!”

蓝珏已经被吓蒙了,从来就没和女孩子打过交道,更何况今天这两位,委实不是普通人。

“哎呀让你坐下你就坐下!”幽若忍不住嚷嚷,本就没多少耐性,这人还磨磨唧唧的,她可一向都是急脾气。

蓝珏不敢再多言,老老实实坐下,一副听天由命任人宰割的模样。

花千骨和幽若对视一眼,心里同时哀叹,她们真的不是来欺负少男的啊!

他作甚这么一副受气小娘子形状。

哀叹归哀叹,该办的事儿还是得办的。

看他一副被欺负到不行的委屈模样,花千骨有些负罪感,抬手欲拍拍他肩:“你别怕,我们——”
手还没落到他肩上,蓝珏已触电般弹开,脚步退的太急,“嘭”的撞在门上,嘴里念叨着“使不得啊,尊上夫人使不得啊!”

留下花千骨将将伸出去的手尴尬停在半空。

半响才收回手,花千骨一脸欲哭无泪,完了,今天她这伙同幽若掌门意欲对弟子上下其手图谋不轨的罪名是坐实了,被师父知道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几天下不来床?

……………………她为什么会想到这问题…………………………

摇头清空脑子凌乱的想法,幽若这边已经很不客气的逼近蓝珏。

“你怕什么?我们会吃了你不成?!”

“啊!别过来!别过来!”伴着大声喧嚷,蓝珏一溜烟跑进房间里侧。

天啊他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

美人谁不喜欢,尤其是尊上夫人,六界闻名,如今能共处一室,传出去谁人不羡煞。

可关键就在于美人的来头大得很!身后那可是尊上!

尊上何人,长留上仙,风霜一剑白子画,仙界第一人,玉帝也不敢造次,六界谁人不惧他三分。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时间:2021-05-22 14:52:09
大家元宵节快乐

下次更文不会很久啦,三四天就会更

楼主:师父我疼_小爽

字数:285207

帖子分类:白子画

发表时间:2013-02-02 22:11:00

更新时间:2021-05-22 14:52:09

评论数:7614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