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生子文 >  《万里封疆》

《万里封疆》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原创bl]高冷小帝王×清冷少将军
☞汶国五年,万俟攻伐,边境匈奴肆虐。
南宫煜纷乱中即位,无异于火中取粟。莫家长子莫辞迎难而上,誓死追随南宫煜,替他征战南北。
——“看,这是寡人为你打下的天下。”
——“陛下,是我打的。”
——“……”
帝王权柄下的蒸包子之旅,试看万里江山如画,佳人在侧。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我打算让他们两个互攻一起生,有人嫌弃吗?没有我就写了……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Chapter 3
他有孕了。

南宫煜心里有答案,能得皇恩浩荡春宵一刻的,除了远在昧谷一方的大将军,更有何人。

那夜凤鸾颠倒,是他先起了色意,后有莫辞反身而上,他不知,竟留下了一个孩子。

“退下。”
南宫煜被疲倦席卷,头痛欲裂,再难开口。

苏端安沉吟许久,还是静静退下,关紧了门窗。

独处时思绪万千。
丞相吴文造反,先皇溘然长逝,莫辞之父莫焉被陷害囚于地牢。
本是毫无转圜余地的绝境,愣是靠着莫家长兄次子莫铖往日征战留下的情谊,引精绝人大杀四方,方保住汶国江山。

将军府蓦然起火,也处意料之外。
都言穷寇莫追,到底莫铖年少轻狂,吴文一招釜底抽薪,上百口人殒命于大火,无一生还。

莫辞被小厮压在潮湿的稻草下,眼睁睁看着大火肆虐,火光映着他满眼的杀意。
他在火中涅槃,没了往日小公子的顽劣,生生逼出了一副生人勿近的冷冽,带着睥睨四野的尖刺。

南宫煜年少登基,靠着莫家满门忠烈。

七岁即位,太后垂帘。
政局动荡不安,朝臣轮换也是扬汤止沸。改朝换面又是一片血雨腥风,莫辞被接入宫中,做了皇帝侍郎,眼见了又一场勾心斗角。

莫辞在其中,数十年处变不惊。
十七挂帅印西去,屠了精绝古城。他在其中悟得,往日恩仇终会被利益二字淹没,没有永恒的盟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南宫煜在其中,朝堂诡谲多变,周旋也好,寸步难行也罢。他不曾言苦,在其位谋其政,庙堂之上他不敢有儿女情长。

对莫辞亦是如此。
他被淡漠的小将军公子吸引,知他家门不幸,屡屡戏谑于他,只想博得几分笑意,却三番五次功败垂成,他也不恼,绳锯木可断,水滴石亦穿,他带着一腔热血靠近,许他江山一诺。

发乎情止乎礼。
他深知将军与帝王的掣肘,君王的权柄下总是爱比死更冷。

他不敢言爱,不敢说喜欢。
只道将军遗孤命运多舛,他多几分关爱。
无人知他从未说出口的期盼。

冷风从窗缝流入。
南宫煜低咳两声,激起腹中闷痛。

苏端安闻声带着热汤进入,轻声道:“陛下,往事劳心费神,千万不可深思。”

南宫煜艰难起身,苏端安上前扶住,垫了软枕在皇帝腰后,“陛下喝口汤水,暖暖身子。”

南宫煜微微张口,闻出一股咸腥,猛地作呕,许久未进食,只能干咳。

手指蜷曲,用指节拂去因难受泛起的泪痕,南宫煜隐匿在床幔后的脸色愈发苍白。

“苏公公…”南宫煜摆了摆手,示意将汤碗放下,“你道是这孩子该当如何?”

苏端安在侧退后半步,手掌重叠从胸口推出,征兆着他要批逆龙鳞,以下所说皆为诤言。

“陛下,天子威严在上,孕子于理不合,于情不端,老奴斗胆,皇帝腹中皇子万万不能留。”

南宫煜看向伴他长大的苏公公,青丝变白发也不过几年光景,苏端安是真心待他。
“苏端安,你所说朕都明白。”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Chapter 4
“但你可知这是谁人之子?”

苏端安大跪,“老奴不敢妄加揣测。”

“无妨,朕免你无罪…”南宫煜唇边漾起笑意,“朕腹中,是他莫辞的孩子。”

苏公公心下早有猜测,只是此刻从他口中说出,仍是免不了愕然。

南宫煜不管他反应,自顾自说道:“朕与他的羁绊少的可怜,给他一个孩子,是朕之幸。”

苏端安噤声。
他看出了陛下眼里的坚决和久违的柔情,他不忍破灭皇上这寥寥十数年的寄托。

昧谷。

莫辞醒后数日难以下床,近日将将好转便披了衣服来到后山马场。

马厩后暗房里关押的,便是那位奎木狼狨恪。

“将军,时局肃清,也该班师回朝了。”张月鹿脚不沾地忙碌莫辞卧床这许多日,唇上泛青的胡茬也顾不得打理。

“我先看看这奎木狼,再做定夺。”

房内。
莫辞歇这许多天仍是神情恹恹,淡漠的仿佛连眼皮也不愿多眨一下,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俯视着形容狼狈的俘虏——奎木狼狨恪。

“不愧是匈奴王,身处敌营丝毫不失风范。”莫辞瞥见长凳,款款坐下。

万俟狨恪亦是起身,面向莫辞坐下,将凌乱的辫发拨至脑后,以含怒的目光回视。

“你不敢杀我。”
他的汉话十分生硬,气势却丝毫未减。

莫辞哂笑,“杀人不过头点地,为何不敢?”

两军对峙,此番对话三言两语不假,实则一步错则功亏一篑,言谈之上见诸心智。

“杀我,你必死。”

“不杀你遗患无穷,来日战场上见,你仍是劲敌。我莫辞何曾放虎归山过,想必你奎木狼不会不知。”

万俟狨恪脸色微变,改用匈奴一部语言,企图混淆视听,“汶国皇帝顾及边疆,绝不会轻举妄动,我万俟一部,屠戮你们之流,绰绰有余。”

莫辞身处边境已久,语言切换自如,“所以,你在此,死或不死于汶国而言都是一劫。”

消了他的气焰。
莫辞押他回京都之前,只能把所有危险降至最低,不求自身安然无恙 只求陛下无碍。

狨恪静默。
莫辞了然,他已占据优胜之地。
但倘若匈奴一方联合起来,汶国的理直气壮终会被消磨殆尽,届时他绝没有今日这般气定神闲。

“明日回京都,你最好摆清楚自己的位置,否则我不能保证你活着回来。”

奎木狼狨恪始终不发一言。

莫辞淡淡转身离开,将场静默绵延到回京启程那日。

他为人处世暗含疏离,甚少言明心意,更不欲在言语上展露锋芒,谈判与战法皆胜于此,他有天赋,天生战骨。

囚车轮毂沉重,行在沙土石上雷雷有声。

万俟狨恪闭目处于其中,紧握的双拳攒着见侮于大汶的怒火。

莫辞驾驭战马,雪白的披风比雪冷淡,更比纸情薄。

张月鹿快骑几步,和将军并驾,压低声线道:“将军回城书信已经发出,您腹中的孩子……”

点到为止,隔墙有耳。

莫辞双手勒紧缰绳,面上仍是平淡,“我有分寸。”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被删的莫名其妙。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怎么就敏感词汇了。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Chapter 7
“冬日天寒,陛下也该早些歇息。”莫辞着素白单衣,随意披着件印竹纹的披风,在月光下透着一股寒气。

“此刻四下无人,你不必和我拘礼。”南宫煜并未穿龙袍,而是一袭黑衣,外面披挂了同样墨色的大氅,深沉尽显。

莫辞轻笑,“君臣之礼须时刻谨记,身为将军更要慎其独也。”狼牙珍珠的腰封束得紧,将腹上的凸起压的严严实实,传来一阵不适,他不动声色的忍下。

南宫煜皱着眉,“你能不能不要用这些搪塞我,你知道我不在乎。”他在将军面前傲娇执拗,不像平日端着的帝王架子。

“我有事和你说,你坐。”南宫煜将人引至凉亭,带着一副粉嫩的羞涩。

莫辞脱下披风,叠的方方正正放在石凳上,“夜里凉了,陛下坐着免得受寒。”
自己则毫不在乎落座,将冬夜里的寒意体会个深切。

南宫煜被人照顾惯了,理所当然的坐着,未曾想莫辞舟车劳顿,身上更是受不得寒。

抓着莫辞的手,放在自己浅浅出怀的腹部,喜色挂在脸上,出声道:“明渊,我有你的孩子了。他是皇儿,出生后我立他做太子,是你莫将军的孩子。”

莫辞怔愣,手在肚子上收紧,用了力抓疼了南宫煜。

“嘶……”南宫煜攥住莫辞的手,疼的躬身,手肘撑住桌子,“明渊,你不开心吗?”

“弄疼你了…”莫辞歉意的放开手,“陛下,以九五至尊孕子,于理不合,更何况,将军与君王,不该有此……孽缘。”

那晚露水情缘都被二人刻意避开,如今再提,总归是刺耳。

南宫煜咬牙抬头,眼里聚着泪滴,“你可知为这个孩子,朕忍了多少苦楚,你说他是于理不合,是孽缘?莫辞,他是你的孩子!”

莫辞站起身,背对着南宫煜,目光描绘着月亮。
手覆上自己被束缚住的那团圆隆,心里的酸涩难以言说。

“陛下,您坐拥江山。国急而重民,是以善国者,必先富民,然后治之。更遑论是以陛下龙体孕子,于君有损,更是于汶国子民有损。”

南宫煜怒火中烧,听不进只言片语,“我为君你为臣,遑论你今日是劝谏也好,作为另一个父亲也罢,朕都不会如你所愿。”

“呃……”腹中突然作搅,莫辞单膝跪地,捂着肚子一时噤声。

南宫煜见他形态,连忙上前扶住,“明渊,你是不是身上有伤,不要瞒我。”

莫辞难以启齿他身上隐秘,何况腹中作动更甚,他只能牢牢护住,咬紧牙关忍耐痛楚。

“太医!”

南宫煜半拖半抱将人带去寝宫,才发觉他身上没什么肉,只腰间沉甸甸的,有些浑圆。

太医来得快,见大将军身上汗湿如洗恐疼痛尤甚,问道:“将军哪里疼痛?”

见他紧捂着肚子,太医伸手试要按压诊断,被莫辞打断,“我……无妨……歇息片刻便好。”

南宫煜急了一身汗,凉风一吹本就有些不适,看着他讳疾忌医的模样更是来气,“太医,朕在此,你放心诊断。”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Chapter 8
太医闻言不敢怠慢,将手触及腹上便得了满手膨隆,惊吓一颤,“莫将军……你可知自己身上的情况?”

莫辞闭了闭眼,深知此事瞒不住,颔首默认。

南宫煜倚在榻上,手顺着肚腹打圈按揉,已经有些疼痛,绷着精神询问:“将军如何?”

太医跪地,三指切关,沉心诊脉,脸色已是一变,“陛下,莫将军有孕不足四月……和您脉相如出一辙……”

南宫煜怔愣在原地,“此话当真?”

“微臣万万不敢欺瞒陛下。”

莫辞疼的厉害,伸手将腰封解下,凸起的肚子便暴露在眼皮之下,在他瘦弱的皮囊上有些刺眼。

南宫煜指尖痉挛,吩咐苏公公道:“给朕一个手炉……”

苏端安连忙奉上,“陛下可是肚子受寒又疼了?”

南宫煜将手炉安置在腹下,传递着寸缕温暖,并不答话,对着太医吩咐道:“今夜事朕不希望殿外的任何人知道。”

太医跪地,“臣遵旨。”

满屋都被差遣退下。
莫辞腹中安定了不少,缓缓坐起和帝王平视。

“陛下。”
他开口嘶哑,语气里充斥着酸涩和难以启齿。

满目晶莹顺着脸颊滑下,南宫煜一时之间亦是无言以对。

两人静默至深夜。
南宫煜受不得凉,疼的难耐便倒在莫辞身上,枕着他的腿捂着肚子蜷缩,轻轻抽气。

莫辞将人抱在怀里,他的手常年温热,覆在南宫煜寒凉的腹部平息着透骨的寒气。

“明渊,我们把孩子生下来好吗?”南宫煜小心询问,带着原不属于帝王的小心翼翼的试探。

莫辞淡淡道:“我留他到今日,又怎会不要。陛下,孕子艰辛你我皆已了然于胸,我不忍你受苦楚,你是九五至尊。”

“更何况奎木狼狨恪离京在即,押送往返,也必将是微臣之责。”

南宫煜执拗,“三人成虎我亦无惧,为着你,我都心甘。何况孩子是我生身之子,于我而言,不舍更多。”

莫辞内心一动,终究没有多言。
二人都是偏执过甚的人,无法说服彼此也是意料之中。

缓过神来莫辞解下深衣,将南宫煜压在身下,膨隆的两个肚腹磨蹭间,激起情..欲。

南宫煜微微一愣,“将军沙场奔驰,竟比朕更按耐不住。”

将军到底操练时候多,身体底子厚,肚子里揣着一个丝毫无碍,反倒浓情蜜意了不少。

莫辞咬上南宫煜胸前的挺立,嗤嗤笑言:“陛下身子有孕以来更是敏感。”

耳垂粉红欲滴,南宫煜体内寒凉不易发热,此刻却如火中烧,与那几副中药的效用倒殊途同归。

莫辞挑逗几番,毕竟怀胎四月精力不济,歪倒在榻上有些委顿。
南宫煜歇饱了神,反身上来蹭来蹭去,不消一刻又是浑身酥麻。

一夜情动。
他二人算是坦诚相待了不少,没让隐瞒与遗憾横行。

张月鹿回到莫府等到清晨也未见将军回去,心下疑惑却无从打听,一个人焦急出了两层乌黑的眼圈。

莫辞日上三竿才回,走路有些不稳。
张月鹿赶上前扶住,“将军昨夜去了何处,末将无处可寻。”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Chapter 9
“在宫中留宿一夜。”莫辞顺着他的力气走到座椅上,阖目休憩,“找我何事?”

张月鹿本是军机大臣张顺之子,接触朝中琐事也比莫辞要全面一些,此刻火急火燎的禀报,正是奎木狼狨恪的处置。

“朝中半数要他斩首示众,陛下虽不允,可众口铄金,放虎归山难以平息众怒。”

莫辞再睁眼,眼里已经没了翳色,清明的透着思忖,“滹毒首领愿用三座城池和一倍进奉的矿产来换他,杀他所得结果微乎其微,留他一命,便可充盈国库。”

张月鹿亦知此事,“万俟狨恪到底有什么,值得用这么高的筹码来换?”

“凭信仰。”莫辞站起身,揉了揉后腰,昨日夜里闹得猛,今日腹中隐隐有些不好受。

“信仰?”张月鹿好笑道:“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值得这么大代价来换吗?”

莫辞摇摇头,“我们守护的信仰又何尝不是如此,莫笑他人。”

张月鹿经事少,只知道血战沙场胜仗即可,对于用兵之道和家国情怀还处于懵懂状态。
莫辞不急着教他,不渴望一时求成,慢慢历练也能成大器。

张月鹿注意到他的动作,“将军昨夜去了何处,是身上不舒服了吗?”
常年把张月鹿带在身边,莫辞起居战场都有他照料,说是亲如兄弟也不为过。

只是其中内情实在不容细说,莫辞含糊搪塞,“陛下与我谈说正事,晚了些睡得不舒服,不必挂心。”

“你也数月未归,回去看看张大人,在你父亲面前尽尽孝心。”莫辞看着这小子实在闲的发慌,打发他回家去。

张月鹿摸摸鼻子,“我爹又不待见我,我在你这躲得清闲。”

莫辞轻笑,“我盼着侍奉洒扫尚且不可得,你这清闲躲得没理。”

张月鹿听着心酸,“我回去就是。”

十八大九的张月鹿免不了孩子心性,莫辞知他软肋逆鳞,出言即是七寸。

莫辞身上疲乏不堪,回到屋中静坐片刻,腹中沉沉闷闷,不说疼痛但也确实难挨。

手覆上小腹,恰好能全包在掌心。软软的膨隆在手心激起暖意,莫辞弯起嘴角,他不再是独身一人了。

于莫辞而言,这个孩子重于情爱的结果,是他在世圆满的成全。
他并无亲人,有个孩子,哪怕是战死沙场,也算死而无憾了。

他撑着额角闭目养神,疲乏的紧便沉沉睡去。

皇帝寝宫。

南宫煜手指一动,摸索身边床褥已然变凉,知道莫辞已经走了多时。

“苏公公。”

苏端安一直守在门口,听到传唤噔噔进来,“陛下醒了,身子可有不适?”

南宫煜摇摇头,“朕无碍,明渊何时离开的?”

“陛下晨间腹痛汗流浃背,莫将军替您擦拭了身子,又喂您喝了药,忙到日上三竿才离开。奴才怎么也唤不醒陛下,可真真是吓死老奴了。”

“竟是如此……”
晨痛常犯,没想到今日犯的这样厉害,怪不得一醒来身上发软,腹中也有些躁动。

南宫煜叹气,“自从有了这胎,身上不爽朗的日子多,也真是心烦。”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Chapter 10
“陛下真是有孕了脾气也变,现下竟也数落起未出世的皇子了。”苏端安调侃帝王,也算是替他醒醒神。

南宫煜微微一笑 “公公打趣起朕来也是得心应手。”

“老奴不敢。”

一个小太监匆匆进来,口不择言的禀报:“陛下,太后来了。”

苏端安见人慌慌张张,斥责道:“毛手毛脚的,小心惊着陛下。”

“无碍,公公替朕更衣,莫让太后看出朕的身子。”
太后在他年幼时候要求严格,以致于接受朝政后仍是对母后有畏惧之心,更何况,此事不便多一个人知道。

外袍毕竟掩不住隆起的肚腹,只能拿了布条横勒在圆隆上,用些力压紧,南宫煜缓了几口气,才站直穿上龙袍,腹前也平坦如前,难以避免有些隐隐的腹痛。

“儿臣见过母后。”
南宫煜躬身迎接,一脸喜色迎接着太后造访,而后暗扶了一把侧腰,压了压翻搅的疼。

“皇帝,昨日宴请将军时哀家没过去,驳了你的面子,别见怪。”说到这里,太后仍记着昨日她盼着南宫煜能请上她选定的皇后——吴文之女吴萦,届时她点拨绸缪一番,便定了这桩亲事。不曾想皇帝没请人来,连提都没提,心下气恼,又怎会给他面子。

“儿臣不敢,母后身体抱恙,是做儿子的没考虑周全。”
南宫煜冷汗阴湿后背,腹中疼的厉害,面上不动声色的交谈,实则半分精神全分去抵御痛楚了。

太后面上闪过一丝狐疑,看着皇帝实在心不在焉的样子,皱着眉开口道:“皇帝昨日没休息好吗?今日显得这么疲累。”

南宫煜瞬间绷住身体,提起精神笑言:“昨夜心血来潮去了后花园,想来有些受凉,劳母后担心了。”

母子交谈也是这番勾心斗角,南宫煜心下微凉,太后截口:“陛下深夜去后花园做甚?”

话口一密便是言多必失,南宫煜只恨腹中疼痛难忍,实在扛不住周旋。

苏公公看出状况,端着茶水放置在桌案上插话:“太后饮些热茶暖暖身子,陛下昨夜细思奎木狼狨恪的处置,不由得难以入睡,会是散散心,在御花园多行了几步。”

太后冷哼,对勤政的帝王还是多有赞许,缓了态度:“这些事皇帝不必遮遮掩掩,倒显得做了些坏事。”

南宫煜如蒙大赦,“母后说的是。”

“皇帝,哀家今天过来,还是为着立后之事,你后宫空缺时候太长,难免社稷不安。”历国太后坐镇六宫总归是在乎儿女子嗣,立皇后也不过是为了给皇家开枝散叶。

南宫煜着实头疼,却难以吐露实情抵挡,只能一推再推,含糊其辞,声音嘶哑疲累:“母后,儿臣理政不久,边关战事吃紧,治国之道尚未透彻,何谈儿女私情。”

太后喟叹:“古人曾言先成家后立业,有个女人在你身边日日陪伴,也能免你些辛劳。吴文遗孀吴萦幼年丧父,这些年过的平淡自持,精读诗书礼乐,作为皇后,她担得此任,况且罪不及子女,吴萦虽是罪臣之女,但日日自省,焚香礼佛之余常替官家祈福,也算是有心。此女素爱俭以养德,不喜浓妆艳抹,哀家见之犹怜,皇帝见了也未必如先前所感。”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Chapter 11
南宫煜蹙眉,手覆上小腹暗暗压紧,吐息几次艰难开口:“母后一片好心,只是皇后之事儿臣另有人选,纵使吴文之女再好,朕也是万万不能选入后宫的。”

依着南宫煜所见,皇后必得是能容纳他腹中的皇子和莫辞腹中这两个孩子才可纳入后宫,吴萦纵然再好,终究是宫外不熟悉的女子,帝王统治总看重的不过掌控二字,如若后宫不能由着他来,那便就没有后宫这一说,他逆抗着天下人,也要把莫辞留在这宫里,作为他的男后。

此言对莫辞不公,他宁愿埋骨边疆,也誓死不愿久居深宫,做一个无将无名的废人。

南宫煜并非从未提过,只是屡次提及,总要惹得莫辞不发一言,却明里暗里都在抵抗。莫辞曾言江湖偌大,或听命于人长守不离,或鱼死网破潇洒肆意,天下人都有他的活法。

他坚定的回绝,莫听他如何说,端看他怎么做,便有了莫辞策马驰骋沙场,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气概。

太后看他深思良久,终于忍不住打断:“皇帝所说,是哪家的女子?”

南宫煜回神:“不知母后是否记得侍郎李祎,当年吴文造反,火烧了将军府,也灭了侍郎府满门,自从那时李祎之女李琬绾便寄养在宫中。她久居后宫,对礼仪也熟悉,儿臣心里觉得,她是不错的人选。”

更有一层考量,南宫煜不便说:李琬绾幼时灭门伤了腹部,已经无法生育,于皇帝腹中子而言,是绝佳的选择。

太后沉吟片刻,“皇帝有心,哀家也不便挡了去,改日把她叫过来让哀家瞧瞧,只是皇帝糊涂,吴萦为先丞相之女,对皇帝掌朝大有裨益,而李琬绾难免差了一些。”

南宫煜并不在乎,他掌朝全靠自己,不凭着明里暗里的手段。

腹中疼痛尤甚,南宫煜实在受不住,合了合眼一脸倦色,明示着太后。

太后也注意到皇帝颜色灰白,大概属实身体不适,“皇帝身子不爽,哀家就不多叨扰了,改日见见李琬绾,再做打算。”

南宫煜起身行礼:“恭送母后。”

未及落座,南宫煜伸手扯开腰封,直接将布条解开,膨隆的腹部阵阵发硬,下腹疼的厉害。调息许久才聚齐些力气,按着后腰挪到木椅边,喘着气坐住。

苏端安着急忙火地回来,扶着皇帝稳稳坐下,拿了手炉垫在腹底,“陛下身子可还行?”

腹中拧绞几番,束缚解开后微微胀痛,南宫煜手扶住手炉,将手指压住腹底缓解痛楚,提起气轻声道:“无碍。”

腹部轻轻一动,莫辞睁眼愣住片刻,才恍然发觉,是孩子动了,这是他除了疼痛以外,第一次感觉到孩子的存在。

手覆上肚腹,腰封依旧将肚子压在下面,腹中子似乎也习惯了狭小的空间,在里面陪着父亲睡这许久才动一动,让莫辞心里一暖。

莫辞站起身,手臂有些酸痛,他活动着肩头走向书房,心里思忖还是需要向皇帝进谏,将万俟狨恪的去留定准,不容得出其他意外。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感谢芷檬汀斓指出的用词错误。
第十章:“遗孀”一词稍作修正改为“吴文之女——吴萦”。
感谢大家支持 特别感谢指出错误这位小可爱,以后我会多多注意。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Chapter 12
南宫煜缓过劲来,匆匆撇了几眼奏折,便吩咐苏公公备马车。

苏端安断然不许陛下随便出宫去,“皇上,这下午的光景不便出门去啊。”

南宫煜换下一身明黄色龙袍,不顾苏端安的阻拦,因着大腹便便十分不便,只能将靛蓝色五趾蟒袍囫囵套在身上。

苏公公不能看着陛下忙活,连忙搭上手,“陛下这么急匆着,是要上哪去啊?”

“朝堂上多有阻拦万俟狨恪出京,我得去找莫辞看他定夺。这次功成于他,自然发落也由着他。”

苏公公急的跺脚,也拦不住圣意,只能将披风系紧搭在陛下身上,防止出怀的肚子叫人看去。

马车上铺着一层软褥,又防着陛下的身子难受。

南宫煜在马车上端坐,肚子里揣着动作急些,难免腰间刺痛。暗暗扶着后腰心里沉思,他存着私心,公私两便之下,他是真的想见莫辞。

马车不比轿子,行进过程颠簸些,南宫煜在其中难熬,险些撇了马车自己走。

“公子,莫府已达。”
苏公公不便带出来,几个小厮特意被嘱咐不能暴露了身份。

一身靛蓝色长服衬得人冷峻遥远,南宫煜抬头望着将军府的门牌。

他出征后便久居皇城,这新赐的宅邸已然陈旧成如今这副模样,实在恍如隔世。

而他经历人间帝王种种,此时此刻的心境城府也不似当年的懵懂,这府邸里的将军,也不是当年那般难以接近。
终究物是人非,心下感触颇深。

莫辞在书房编写奏折,适才一落笔,只觉眼前昏昏暗暗,竟是黄昏已至。

端坐许久,浑身疲乏,莫辞踱步到外,满眼间落霞与孤鹜齐飞,却没有机会看看秋水共长天一色。

“归去来兮吾夙愿,余年还做陇亩民。”莫辞淡淡吟诵,只觉古人诚不欺我,政海浮沉实在劳心劳神,肩上担着一国之命,千万个子民。倒不如做个种田农夫,与天地为伍,成全个潇洒恣意。

“心若能远而地自偏矣,莫将军身为殿上臣岂非亦是陇亩民?”南宫煜踱步前来,此次前来或非陛下亲临,仿若邻居间的走动。

莫辞本欲行礼,南宫煜微微摆手免了客套,“这里没人,你我之间无须如此,你还要我说几遍。”

莫辞粲然一笑,是在皇宫里见不到的轻松闲适,与浩瀚星空并肩而起,点亮南宫煜心头灯盏,“陛下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于公我自然是与你商榷奎木狼的论处,于私便是念你的紧,为着见你。”

莫辞轻笑,“陛下言谈须谨慎,微臣斗胆。”

“你斗胆?莫将军好一个斗胆,昨夜将朕压在身下,今日你又诚惶诚恐劝朕谨言慎行,我是小觑莫将军你了。”南宫煜不看他,兀自走向屋内。

“陛下突然造访,寒舍尚未修葺,让您见笑。”莫辞紧随身后,礼节兼顾。

“啧……”南宫煜不满的转过身回视他,“我到你这来,就是为了远离那些宫中的繁文缛节,你恁的不解风情。”

莫辞到底绷不住,笑起来将南宫煜拥在怀里,“谁知朝堂上不可一世的帝王,在我这里如此小家子气,使的好嘴皮子。”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宝贝们小年快乐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Chapter 13
南宫煜在胸膛间闻他一股淡淡的墨香,内心安定,门外的喧嚣都远去,只余二人缠绵,耳鬓厮磨。

轻松片刻。
莫辞将拟好的奏折呈上,“滹毒首领有言在先,送万俟狨恪回昧谷便可得不少好处,大汶断然没有拒绝的理由。陛下新登大宝执掌朝政,充盈国库正是当务之急。”

侃侃而谈,莫辞是不可多得的将才不假,可在治国用兵上,造诣亦是颇深,“夫富国多粟生于民,故先王贵之。依臣之见,先禁末作文巧,末作文巧禁则民无所游食,民无所游食则必农,五谷丰登致使民有所养,则国家兴盛指日可待。”

策论有一则:众民、强兵、广地,富国银行之必生于粟也,故禁末作,止奇巧,而利农事,字字珠玑与汶国现状不谋而合。

南宫煜静静听着,拍拍他的手示意停下,“爱卿言之有理。”

南宫煜腰上沉,抢了莫辞的长椅端坐才又言:“朕幼时的太傅教导分法儒两面,儒道至圣的治国之道是以德治为其内容的柔性管理,那么法家则是以‘法术势’为其内容的刚性管理。朕信其法术势不可一无,皆帝王之具也,并杂糅以儒家重民,亦倡导民贵君轻、君舟民水之言论。”
南宫煜张开五指,对着皎皎明月拢上手掌,“这天下亦如这月亮,暗流涌动且静谧高远,却始终逃不过朕的手心,若我愿,便完全可玩弄其于股掌之间。”

莫辞在他身后站定,这便是他只能站在帝王身后的原因。
南宫煜拥有帝王的野心,具有睥睨四野的杀伐之气,恍若他天生便是九五至尊,在万人之上孤独的权柄下,他对权利和疆土有着视其如探囊取物的无极视野。

而他莫辞只是帝王的刀剑,他爱他不能僭越,亦不敢刻骨铭心。他要为皇帝的野心征战四方,甚至必须抱定随时赴死的决心。

身处帝王家,从来不是儿戏。

南宫煜看着莫辞淡淡疏离的脸庞,拉拉他的手道:“明渊在思量何事,不妨说与我听。”

莫辞轻笑,将南宫煜打横抱起,“臣心里惦记着陛下,抓心挠肝的想对皇帝下手。”

南宫煜拥住他的脖颈,小心的避开被莫辞束在腰封下的隆起,一手搭在自己毫无掩饰的肚腹,轻轻安抚,边嗔怒道:“你仔细着自己的身子。”

莫辞将人放在榻上,“将军的孩子该是有些挺力,陛下不必在意。”

靛蓝长袍占满了木床,青丝如瀑铺散在侧,将人间帝王添上一笔妖异之态。

莫辞静坐在旁,描摹着帝王带着侵略性的眉眼,入了迷贪恋的直视。

南宫煜嗓音微哑,“明渊如此看着我做甚?”

莫辞带笑开口:“自然是陛下好看。”

“我见青山便喜欢青山,我见大海便喜欢大海,我此刻见着你,便喜欢你。”莫辞见惯了山河万朵,却不及眼前帝王的眉眼生花、薄唇轻言。

南宫煜面目微红,侧过身藏下绯红的脸颊,“你要无事,朕便睡了。”

莫辞念着他身子虚,胎气不稳又时常寒凉,不敢连日连夜地释放欲念,只能自己暗自忍下,“陛下安睡,臣在身边守着你。”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Chapter 14
南宫煜坐起身将人拉着躺下,自己挪进榻里,“明渊陪朕一起睡。”

莫辞将南宫煜抱个满怀,不啻于拥住了世间珍宝,倘不在乎身份地位与明天,当下便是温柔冢。

英雄难逃美人,此言不虚。

清晨。
日光全然不顾沉睡中的佳人,将光芒四射,撒进木质香的房内。

常年征战莫辞惯常日出即起,身边的南宫煜依旧睡着不肯睁开眼,“陛下,该上早朝了。”莫辞在他耳边呢喃,扑了一脸暖融的气息。

南宫煜有孕以来身上懒得厉害,半晌缓不过神,睁睁眼复又闭上。

莫辞脸色不太好看,眼珠流转在榻上依旧迷蒙的陛下,忽的掩唇走向门外,手撑上檐柱,倾身抵着胸口微微喘息,却也压不住泛恶欲呕,自有孕以来他晨吐多日,都是自己慢慢熬,“咳咳……呕……”

声线压的极低,可也叫南宫煜听了去,“明渊,还好吗?”
彼时南宫煜也曾吐到全身发软,对莫辞眼下的状况熟悉不已,想来他的瘦弱也全来自这折磨人的孕吐罢。

手扶着人颤抖的身形,南宫煜比他矮上一些,不能拥住他,只能用自身借力。

莫辞靠着墙调息,摇摇头道:“陛下醒了,快些收拾回宫还有早朝……”

南宫煜气恼他这个状态还在忧心朝堂,劝慰道:“时候还早,你先缓缓。”

莫辞压下呕意,按着胸口脚步虚软的回到屋内,“陛下今日便要给奎木狼一个定夺,此事拖的久难免横生枝节。”
南宫煜点头,“我明白,你仔细自己的身体,朝堂上还有朕。”

温热的茶水入口,莫辞上腹难耐的闷滞才将将缓解下去,“陛下,您先一步回宫,免得落人口实。”

文人墨客、骚人雅士通通都是于流言手眼通天能言善辩之辈,但凡闻说风声便就描绘出一折子风流戏来,倘若所言不实也就罢了,就怕有一语中的之处,才属实令人烦忧,帝王将相亦不能幸免。

南宫煜虽依依不舍,但也知其中利害,隔着腰封探了探莫辞的肚腹,笑言:“你这么压着他,不痛么?”

莫辞回应轻笑,用大手覆上皇帝圆润的肚子,“臣不比陛下,这般暴露下人言可畏,再者,将军的孩子总要受些磨难,习惯了倒也没多难受。”

南宫煜意会了言下之意,总觉得自己给他一个孩子是累赘拖油瓶,不由得有些难受,“是我的错。”

怀孕的人心思敏感,莫辞站起身来拥住他安抚,“陛下慎言,世事身不由己又谈何对错之分,只是我心甘情愿罢了。”

南宫煜叹气,君王和将军的情愫总是不合礼法,任他再逃避,亦是不争的事实。

车马绝尘而去。
莫辞淡淡远望,目光柔和如斯。

紫红色四趾蟒袍加身,齐肩圆领、大襟右衽,阔袖而袍长及足,莫辞原有的凌厉被雍容的紫红所中和,周身凝聚着肃穆沉稳。

朝服以金或银线及彩色绒线刺绣艺术蟒蛇纹样,象征着位极人臣和荣华富贵。
无须束腰,肚腹便膨隆的掩藏在宽大的蟒袍下,兜紧则勾勒出倒扣盆碗样的小小山丘。

莫辞抿唇,跨上高大的骏马,随即信马由缰。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图片。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好吧又被吞了。


楼主:smile清都  时间:2021-11-16 17:10:22
宝贝们新年快乐
祝大家在2021年牛转乾坤,牛年大吉
“别选好走的路,走好选的路”
感谢大家的陪伴与支持
《万里封疆》来日方长。

楼主:smile清都

字数:31139

帖子分类:生子文

发表时间:2021-01-19 02:42:00

更新时间:2021-11-16 17:10:22

评论数:29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