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事件记录 >  《原创.电视剧雪豹同人》 血色残阳(竹卫) BY 烟水轻舟

《原创.电视剧雪豹同人》 血色残阳(竹卫) BY 烟水轻舟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请随意挑选一款竹卫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文案:


周卫国:只要你带着武器来到中国,你就是侵略者,我们就是敌人!
竹下俊:卫国,我不想作你的敌人,我只想作你的朋友!


战火之中,硝烟背后,看两个生死对立阵营的他们一段相爱相杀的故事。

主角:周卫国、竹下俊
配角:徐虎、杨大力、赵杰、李勇、张楚、山上英助(新增)等等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新老版本的电视剧《雪豹》都已过了当时的热度,但谁叫我萌这对CP萌得晚呢,不仅萌还想为他们写点什么,楼主还真是一把兵器啊。


贴文之前先来点小说明:
1、本文正剧向,忠实于原剧但对原剧剧情和人物有所修改和延伸,力求人物的不变形。
2、原剧中周卫国断臂纯属为虐而虐,与后续剧情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故而改之,因为文中的周团还有很多事要做。
3、慢热,前面四章属铺垫,第五章开始正式进入剧情。
4、楼主亲妈向,坑品好,文笔渣,求包涵,求支持!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在这个吧里楼主是新人,翻了好几页,好像影视同人不多,是不是没人喜欢啊,这么冷的CP,楼主是不是在自作孽不可活呢?

呃,好吧,楼主只是想多盖层楼而已。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第一章


“轰隆”
一发迫击炮弹落在近处,周卫国赶紧伏在石后躲避,炮声过后抬头一看,光秃秃的陡坡下还有几名战士在等着上崖,而日军炮火相向,已越逼越近。


前几日,邱明团长组织召开连团干部会议传达上级命令,因百团大战后日军对抗日根据地发起疯狂扫荡,团部要暂时撤出虎头山,而周卫国作为虎头山抗日游击队队长将留驻在虎头山继续战斗。为掩护团部主力的突围,周卫国、张楚等各带一队人马组织佯攻吸引鬼子的注意力,可待团部顺利撤出周张准备各自率队返回虎头山时,张楚一队却被鬼子咬住了。周卫国当机立断主动开火,将日军火力全部吸引到自己这边来,以帮助张楚脱困,但自己却因此陷入了危机。
周卫国带领大家且战且退来到一处山崖下,此处由于崖壁接近垂直譬如斧削,当地人称断头崖。见已无法强行突破,周卫国赶紧让赵守田率先爬上山崖丢下绳索,在日军尚未发现之前组织大家攀崖撤退,而自己却独自留在下面进行阻击。


刚刚撤离三分之二的人员就被日军发现,一时枪炮声大作,赵守田等崖顶众人虽火力全开,奈何攀崖战士实在暴露太多根本无法躲藏,被日军扫射下好几个人来。
敌我悬殊太大,周卫国本来没有硬拼只藏身暗处采取流动作战,一枪结果一名军官或机枪手或炮手等重要人物,这时见又有一名战士跌落山崖,再也按捺不住,跑到离攀崖点尽量远一点的地方,抄起守田他们留给他的轻机枪就“哒哒哒哒”开起火来。


崖顶上的赵守田他们见周卫国为掩护大家,将相当一部分火力吸引到他一个人那里危险万分,又是焦躁又是揪心可相隔太远完全无计可施,只能死扣扳机怒射出一颗颗子弹将机枪枪管打得滚烫,力争替他分担一点火力压力。


奋力拉上最后一名战士后,大家赶紧大声呼喊周卫国快撤。周卫国扭头一看能上去的战士已全部撤离,也不迟疑,立马收了机枪就往崖底跑。可是他刚才的开火已经暴露了自己的位置,现在鬼子的枪炮完全追着他跑。
刚躲过一枚炮弹,又是一排重机枪子弹扫射过来,周卫国一个踉跄尚未站稳,一发迫击炮弹又紧跟着砸在了左边,冲天的火光中,周卫国倒了下去,勉强挣扎了几下,再无动静。
。。。。。。。。


深夜,在约定的虎头山北部树林里,护送团部撤离后返回的李勇带着特战队员们与张楚一队顺利汇合,但左等右等周卫国一队却只回来了二牛等两三个战士,成功掩护团主力突围的喜悦瞬间被冲刷殆尽。


徐虎第一个跳了起来,双目充血:“你说什么?”
杨大力直接上去揪住了二牛的衣领,瞋目裂眦大声吼道:“你敢把俺排长扔那儿自己回来,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崩了你?!”
张楚则在一边眼神发直,失魂落魄地念叨:“不可能,不可能,他周卫国要是撤不出来,我第一个不相信。”
二牛也不跟杨大力计较,只勉强挣脱开来强压悲痛道:“。。。。。。连长倒下后,我们是想着要马上下去救他的,但鬼子没有下面的火力牵制,腾出空来的炮弹机枪全往我们这儿压,我们,我们被打得连头都抬不起来,还牺牲了好几个同志。”
“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二牛一下蹲了下去,哭得说不出话来。
还是另外一个战士抽抽搭搭地把话说完了:“好不容易等炮火小了点,我们就准备下去,可断头崖下,已经看不到连长了。”
周卫国的游击队长命令才刚刚下来,大部分战士还是习惯叫他连长。
“啥?啥意思?啥叫看不到了?”赵杰等特战队员把二牛他们几个紧紧围了起来,那眼光恨不能把他们戳个洞出来。对这些特战队员来说,周卫国,就是他们的天。
“后来等鬼子都撤了,我们就赶紧下去,可不管怎么找就是找不到连长,我们猜,猜。。。。。。连长要么就是被鬼子抓走了,要么就是鬼子炮火太猛。。。。。”那个战士再也说不下去。
被炮火撕碎了。。。。。。
残酷的战场上,枪弹无眼炮火猛烈,时时刻刻都是生死一瞬,想到有这种可能,一时就连刚才还在怒吼的杨大力们都如泥塑木雕般呆住了。


好半天,李勇才挣扎着又挤出点声音:“那,守田呢?”
二牛哽咽道:“赵排长一看连长倒下了,拼命叫着二当家的抓起绳子就往崖下滑。。。。。。后来,后来等我们下去的时候看到,排长他躺在崖底,身上全是机枪眼。”


林子里,是死一般的沉寂。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来一把海底捞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第五章

从近卫文那里一出来,竹下俊便疾步走向山上英助关押被俘八路军之处。

涞阳日军的驻地设在以前的涞阳县国民政府里,山上英助的中队毕竟不是宪兵队,没有专门的牢房,只是将人关押在中队后面以前县政府的一个地窖里。
地窖门口的守卫一听说竹下中佐是来找山上少佐的,不敢怠慢,赶紧退在一边让出通道,还派了个人在前带路。

竹下俊跟着领路的士兵一下完台阶进入地窖,就感觉空气憋闷混浊,还带着一点血、腥味。
地窖呈L型,从外面牵了一根电线进来,在拐角的的土墙上挂了一个白炽灯,既为黑魆魆的地窖提供了照明,又莫名地平添了一丝阴森的气氛。

刚走两步,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充满痛楚的压抑闷哼,紧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呼吸声,然后是断断续续的对话:
“少佐,这边的指甲都已经拔完了,您看……”
“继续啊,问什么问!”
“是!”
......
“啐!”
“哟!终于要开口了?知道我手里的是什么吗?“中国历代酷刑”!要不要把你们中国人自己发明的玩意儿,一个个的在你身上都试上一遍?”

“呵呵……”
先是一阵咬着牙的低沉笑声,然后是一个明显中气不足却又充满不屑的声音:
“你他妈是个母的吗?给你爷爷……上个刑,还用……这么娘们儿 唧 唧的手段!”

竹下俊的心象被重锤狠狠砸了一下,顿觉呼吸困难,蓦地被钉在了原地。

那是,周卫国的声音!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虽然声音暗哑完全不复往日的清越,但那讥讽嘲弄的语气,一如当初。竹下俊甚至能够想象那人说话时,冷眼相对嘴角斜挑的轻蔑神态。

踢里哐啷几声乱响,显然有人盛怒之下踢翻了什么东西,然后是一声怒吼:
“他妈、的!盐、桶拿来!”
“哗”有什么东西倾覆而下。

“啊~~~~”
一声无法抑制的惨呼在封闭的地窖里突如其来直冲耳膜,让亲历过无数残、忍血、腥场面也从未眨眼的竹下俊瞳孔骤然收缩,垂在身边的两手一下攥成了拳头,指甲也深深地掐进了掌心。
他知道,那是将整桶盐都倒在了受、刑人的伤处上。


带路的士兵看竹下俊定在那里不走了,也不好问,犹豫了一下,自己先拐了进去。

不一会儿,一脸气急败坏还来不及调整神色的山上英助迎了出来。
“竹下君,您怎么来了?”
竹下俊赶紧深呼吸一口气,勉力压制住自己的异常,将捏成拳头的颤抖双手背在了背后。
“山上君这是,又在审呢?”
“他妈、的,不知好歹的家伙!不想要命的话,老子成全他!”
山上英助忍不住破口大骂。因为怕那小子受不住重刑丢了性命,才选了刺指拔甲这些只让人痛得死去活来却不致人、性、命的手段,没想到,反倒被那家伙嘲笑了一番。

竹下俊暗自提醒自己保持镇静,定了定神,才跟着山上英助一起继续往前走去。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转过拐角,里面很是宽敞,中间的顶上也挂了一盏白炽灯,下面是一张破旧的条桌,桌子左边有一本书和几根十来公分的铁签,每根铁签的前段都满是鲜血,桌子右边则凌乱地堆了一层厚厚的盐,只是雪白的盐粒有一半已被献血浸红,看起来很是触目惊心。

刚一拐进来,竹下俊的眼睛就死死盯在桌子对面那个已经痛得昏死过去的人身上。他的眼前一阵发黑,就连走近那人的每一步,也都象是踩在虚空里。
那人双眼紧闭,身体一动不动地斜着耷拉在椅背上,身上的灰布军装已肮脏不堪,很多地方黑红交织,特别是左臂衣袖,几乎已全部被鲜血浸透,垂悬在一侧的左手即使沾满了鲜红的盐粒,仍能看出五个指尖早已血肉模糊,此时手指还在神经质的抽搐着,让不断渗出的鲜血在地上蜿蜒出好几条不规则的血线。

竹下俊从踏上中国土地的那一天开始,就猜想着是否还能和周卫国再次相遇。中国如此之大,战线如此之长,相遇机会实在渺茫,而即使能够相遇,他幻想过,可能是在血火交织的战场上,可能是在争锋相对的谈判桌上……想过很多种可能,可万万没想到,时隔四年,和周卫国的再次重逢,会是在这样一个昏暗森冷的地窖里,这样一个,血腥残酷的刑讯室里。

见竹下俊一直紧盯着那个八路,山上英助问道:“竹下君今天来是听审呢,还是想自己亲自主审?”
竹下俊面无表情眼神发直,对山上英助的话置若罔闻,没有一点反应。
山上英助有点疑惑,正想再问,就看到一个负责施刑的士兵准备将那个八路的右手也固定在桌上,于是几步上前一脚踢开:“你他妈的还来这个啊,没听人家说不过瘾吗?”
那个士兵喏喏地道:“那,那,那用什么……”
山上英助眼睛一瞪:“用什么还要我教你吗?还不去拿……”

话还未说完,竹下俊忽然在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山上君先别着急,我是来跟你说一声,旅团长请你赶紧过去一下。”
“现在?”
“现在!”
“好,马上去!”
转过头来,山上英助向几个手下吩咐道:“那你们继续,换其他玩意儿试试。”

竹下俊却在一旁接道:“山上君,还是让兄弟们先休息一会儿吧。几下就把人折腾死了,改天我不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山上英助哈哈一笑:“那竹下君还等什么?现在就接着来啊!”
竹下俊叹了口气:“刚才旅团长交代了很多事,竹下还得尽快办完了好去复命,只怕今天是不行了。”
山上英助奇怪道:“那您过来就是带个口信儿?这种事叫个传令兵就行了,哪儿还需要您亲自跑一趟?”
竹下俊笑了笑,照实承认:“我这不是自己也想来看看吗?”
山上英助哼了一声:“那您看到啦,死硬得很呢。”
竹下俊了然地点点头:“算了,走吧,别让旅团长等急了。”

说罢,又深深地看了周卫国一眼,不动声色地揽了山上英助的肩头就往外走。
山上英助跟着竹下俊走了两步,又回头冲手下挥了挥手:“行了行了,你们先歇着吧,等我回来再说。”

两人说笑着转过拐角,谁都没有注意到,身后那个浑身是伤满身是血的人忽然动了一下,微微睁开眼睛,带着点迟疑和恍惚的目光,晃晃悠悠地,向他们离开的方向扫了过来。



(待续)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skyMr逗
@jzp20134
@windy落未央
我在这里开贴了,招手呼唤小伙伴,暖下场噻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而另一边,竹下俊在自己的房间里急促地来回踱着步子,完全没有他平时稳重笃定的风格。

涞阳日军最忌惮最畏惧也最痛恨的八路军指挥员,无疑当属虎头山的周卫国。拜当时媒介信息沟通不畅和周卫国自己不要俘虏、总是在鬼子放下武器前就将其击毙从不留鬼子活口的规矩所赐,凡是近距离接触过周卫国的日军都已成了他的枪下之鬼,所以涞阳日军一向只知周卫国其人却从未有人见过他的相貌,就连山上英助也并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已抓到一条大鱼,否则勿论审讯结果如何,单凭他抓到周卫国这一件事,就足够他立功受奖的。
一旦日军知晓了周卫国的身份,只怕就不是被随随便便关在地窖里那么简单了。

竹下俊深知,作为一名在天皇陛下画像前宣过誓的日本军人,自己显然应该站出来指明周卫国的身份,以示忠心。然后不管周卫国是否招供,生要让其受罪死要让其受辱,以昭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军威。
可是,那是他的卫国啊,那是他倾心已久放在心尖上多年的卫国啊!

这几年来,每当竹下俊想起周卫国,脑子里浮现的总是那个在柏林军校教室里自信沉着侃侃而谈、训练场上动作敏捷身姿矫健、演习场上急智多变锋芒毕露的周卫国,那样的周卫国虽然骄傲随性,但从来都是生机勃勃活力十足,再灿烂的阳光都只能是衬托他的背景。可今天看到的周卫国,浑身是血完全无力动弹,曾经旺盛的生命力似乎也即将流失殆尽,哪里还有半点记忆中的活力和生气?

可是,那不是周卫国又是谁?敌营之中屠刀之下,依然词锋尖锐一身傲气,不肯低下他的头颅半分。
是的,他,还是那个他,还是那个竹下俊一直思慕难忘的周卫国!

竹下俊从来没有想到,忠诚与私情在自己这里这么快就分出了高下,所以见到周卫国后,他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要掩饰周卫国的身份。

虽然竹下俊相信战争只是手段大东亚共荣才是目的,虽然两人分属两个生死不容的阵营,但竹下俊从来只想和周卫国在战场上作对手,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周卫国死!

可是,除了隐瞒周卫国的身份,他并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近卫文和山上英助他们,是绝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八路军的,就连以后要再对周卫国动刑,自己,也没有任何阻拦的理由。



(待续)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第七章

周卫国昏昏噩噩的,被高烧和伤痛折磨得有点糊涂,全身象被尖刃一刀刀戳过一样,胸口更象放置了一块烧得火热滚烫的焦炭,每呼吸一口都带着火星,而左边胳膊从手臂到手指正无止境地承受着钻心的剧痛。他不知道自己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呆了多久,只知道周身忽而象被烈火炙烤忽而象被冰水浸泡,分外煎熬。

但凡意识还有一点清醒,他总是时刻保持着警惕和防备,只有昏睡时,才在无意中稍稍放纵一下自己。
以前战事繁忙,有一点宝贵的休息时间他都是倒头就睡,很少做梦,但这几天的晕睡中,总是有各种混乱模糊的梦境纷至沓来,纠结不堪。

一会儿是许光荣轰隆一声与石桥同归于尽,一会儿在清风寨与兄弟们大碗喝酒,一会儿在炮火中兵荒马乱地含恨撤离南京城,一会儿,又回到更遥远的过去,更遥远的异国。

图书馆,练习场,演练室......每一个地方都会出现同一个身影,每一次出现,那人都用他那深沉浑厚的嗓音,俯在自己耳边轻声低语:
卫国,你的日语发音跟我一样,带着京都口音……
卫国,练习剑道要做到手中有剑心中无剑……
卫国,这是你最喜欢吃的银鳕鱼……
卫国,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卫国……

“烦人,又跑来作怪!”周卫国嘟哝着含含糊糊地抱怨了一声,带着一丝自己都没意识到的亲昵。
不知道是不是现在身边到处都是日本人、耳边随时充斥着各种口音日语的缘故,那些压在心底刻意忽略的人和事,这两天不知为何,总是屡屡乘乱潜入他纷繁的梦中,牵扯他心里从不与外人道的隐痛。

“卫国!”
“卫国!”
有略带叹息的声音在轻声呼唤,有温暖的手在触碰他的脸颊,这样的梦境和幻觉是不是也太过真实?
真实得,象真的一样。
周卫国睁开眼睛,猛然发现那个明明刚刚还在梦中的人,竟然,真真切切出现在眼前。

竹下俊!

周卫国翻身就想坐起来,但晕眩和乏力让他刚刚抬起身子,又无力地倒了下去。
竹下俊轻轻按住他:“卫国,别动,你现在得好好躺着。”
周卫国闭上眼缓了缓突如其来的眩晕和冲击,再睁开时伸手一把抓住竹下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原来,不是做梦!
原来,真的是你!
原来我们,还有见面的一天!
原来我,那么想你!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目前有存货,可以做到日更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dfblanche81是想告诉你在这儿也开贴了,请你来捧场,呵呵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那边,周卫国已转过头来望着竹下俊,眼神惊疑不定:“他说什么?”
“。。。。。。”
“竹下俊,你快告诉我!”
竹下俊从来没有哪一刻象现在这样,如此后悔曾教导周卫国学习日语。
“他要去找吐真剂。”
“吐真剂?”
“…….一种从东莨菪碱(备注)提炼的药物,可以理解为高强度的麻醉药,能控制人的意识但又不影响语言能力。”竹下俊犹豫了一下,还是言简意赅地照实回答,周卫国哪里是可以被随意糊弄之人?
周卫国脑子里嗡嗡作响,一直忍耐着的晕眩似乎也更加厉害了。

关于吐真剂他不是没有听说过,只是山上英助提及时他还不太相信,现在听到竹下俊如此肯定的答复,一阵冰冷之意席卷全身。
北支甲1855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它隶属于臭名昭著的日军731部队,在济南设有支队,是日军主要的防化部队之一,主攻方向是细菌作战,万万没想到,他们还在研究神经类药物。



周卫国从不怀疑自己刚毅果敢的坚定信念,光是对日本人的刻骨仇恨,就足够让他的血肉之躯在面对日本人时变成钢筋铁骨,更何况当年在柏林军事学院进行虐俘训练时,连教官都对他在面临各种残酷考验时表现出的强悍意志,竖起了大拇指。
可是,如果完全被药物控制,完全失去自我意识了呢?
周卫国全身不可抑制的微微颤抖起来。




入夜了,竹下俊坐在书桌前依然六神不定。
现在才知道,前几天山上英助口口声声说他找到的办法,并不是指他找到了什么关于刑罚的书,而是指想到了施药这条路。

乍然听到山上英助的计划,竹下俊实在是大吃一惊,这种还属于研发阶段的药物,管制严格,仅凭山上英助的私人交情不可能轻易获取,除非是得到了近卫文的首肯,以近卫旅团的名义向北支甲1855部队提出了申请。
以他俩之间的关系,对山上英助的要求,近卫文还有什么不答应的?
也就是说,在周卫国身上用药,是得到了近卫文同意的,已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只要山上英助拿回了吐真剂,很可能立即执行,而山上英助此去济南,应该也就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而已。
竹下俊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周卫国那里退出来的,只知道大半天过去了,自己依然心乱如麻烦躁不安。

“报告!”
竹下俊定了定神,才叫了进来,原来是看押的士兵来向他作例行汇报。
“……下午军医按您的要求又来了一次……其余时间很安静,就是送晚饭时,那个八路不知发什么疯,说饭是馊的把碗给砸了……”
竹下俊自己知道山上英助的用意尚且如此,可以想象周卫国心里是如何的心烦意乱,因此并未多言,只挥挥手,让那个士兵退了出去。

他并不在意周卫国是否吐露对日军有用的情报,他只知道,一旦用药,无论周卫国对药物是哪种反应,无论用药过后是否能够清醒过来,整个人都将被彻底摧毁,不管是精神还是生理。

竹下俊依然坐在灯下,手捧额头一动不动,脑子里一片混乱。

半晌过后……

不对!

竹下俊突然抬起头来,刹那间脸上血色褪尽,腾地一下站起来冲了出去。



(待续)


备注:东莨菪碱的百度百科解释
一种莨菪烷型生物碱,它存在于茄科植物中,1892年E.施密特首先从东莨菪中分离出来。作用与阿托品相似,其散瞳及抑制腺体分泌作用比阿托品强,对呼吸中枢具兴奋作用,但对大脑皮质有明显的抑制作用。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周团的美手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第十一章


竹下俊小心避开周卫国的左臂和其他几处伤势,左手轻轻揽着他腰背,右手则紧紧攥着他的右手腕。两人就着这个相互依偎的姿势一时都没有再说话,安静的屋子里只有周卫国稍显急促的呼吸声。

不管外面是狂风暴雨还是冰刀霜剑,竹下俊的怀抱总是那么温暖宽厚令人安心,周卫国挣脱不开又有一点贪恋这久违的感觉,于是默默地窝在他的怀里,缓缓平息自己颤抖的身体。

“卫国。。。。。。” 见他半天不吭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竹下俊担心的叫了一声。

“竹下,我们根本就不该认识的。”周卫国声音疲软,语气和眼睛里都盛满虚空。
“为什么?”竹下俊心里难过,为让周卫国分心,也只能轻声应和。
“既然我们注定是敌人,当初何必又要认识呢?”

不仅相识,还相惜,不仅相惜,还相知,不仅相知,还…….
在我最好的年纪遇到最让我心动的人,却在这样错误的年代错误的时间,还以这样生死相对誓不两立的身份。
明明注定没有结局,为什么我却偏偏割舍不下?

“是吗?可是对我来说,在图书馆碰到你的那一天,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一天。”
安静的角落里,林立的书架前,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投射进来,映衬着青年清俊的眉眼姣好的侧颜,让人目光流连心旌荡漾,从此一眼万年,眼里再无他人。

“我那天不去那儿就好了。”周卫国喃喃的道。
“傻瓜,就算图书馆碰不到,教室、训练场、演习场,不管哪里,我总会遇到你的。只要让我看到你,你就跑不掉了。”竹下俊轻轻用下巴蹭着他的发顶,眼神恍惚,仿佛又回到初见那一天。
“遇到又怎么样呢,还不是有战争在等着我们?”不仅身处战争之中,我们还身在战争的两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卫国,什么样的战争都有结束的一天……”只是,虽然大家都知道终有停战之日,但谁都不知道,那一天,到底还有多远。
“我也相信会有那一天,虽然我们期盼的结果不一样。但就算到了那一天,你的手上也已沾满中国人的鲜血,这辈子都无法洗清。”
“战争无法避免流血,但我可以保证,我竹下俊只会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军人,我的手上不会有无辜百姓的血。”
“你不杀伯仁,伯仁因你而死,很多事情,不是你想避就能避开的。”周卫国忽然叹了口气,侧头扫了一眼竹下俊的腰间,“就像你这支枪,你以为…….”

竹下俊蓦然一僵,生怕他又打自己佩枪的主意,右手下意识就向腰间摸去,一摸摸了个空,才反应过来自己从书房直冲过来身上根本就没有带枪。

上当了!

乘竹下俊低头摸枪的一刹那,周卫国迅速抬手向脖子动脉处死命抹去,竹下俊震骇之下挥手就拦,周卫国跌落在铺上,两人扭到一起。

周卫国有伤在身,再好的身手此时也无力施展,何况这次竹下俊又使了全力,扭打中周卫国无可避免地被碰到了身上的伤处,痛得他全身发抖,好不容易积攒的力量瞬间流失,不过两三招就落了下风,等竹下俊完全压制住他的身体和手腕时,他的颈脖间已然是一道深深的划痕,有殷红的血珠正在慢慢渗出。

竹下俊再不迟疑,甚至不顾及周卫国的伤势,狠命地去掰他的手指,全身抖得比周卫国还厉害。

他怎么忘了周卫国是那种一旦确定目的就誓不罢休的人?是那种诡计多端一意孤行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人?虽然刚才所言未必全是演戏,但至少没有看起来那么脆弱,而且他一计不成马上重新谋划,甚至将他竹下俊的一个下意识动作都算计在内,将自己对他的全部心思都算计在内。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第十五章

竹下俊名为借调而来,其实也可以说是第五师团对近卫旅团的增援人员,并不完全归属于近卫文的麾下,是以近卫文虽然军衔职务高于竹下俊,但一向礼遇待他,连称呼都带着敬语。

内外勾结?
见近卫文突发其问,竹下俊的视线在他脸上迅速盘旋了一圈,才不慌不忙地问道:“旅团长何来此说?”
近卫文两手交叠放在腹前,目光深沉:“英助这段时间一直在外,这刚回来的当天就被劫走,哪有那么巧的事?”
竹下俊想了想说:“山上君回来那天我俩见过一面,本来想约他一起喝酒,但他跟我说在逍遥厅约了人,只好作罢,早知道后来会发生这种事,我就该拉住他的。”竹下俊一脸的懊恼,看起来颇为后悔,“据说他是在去逍遥厅的路上临时改变的主意,后来才去的荷清池…….”
竹下俊没有说下去,但近卫文明白他的意思。逍遥厅是一家舞厅,山上英助在那里包养了一个舞女,荷清池也是他常去光顾的地方,还有专门的私人浴池。由于有近卫文作靠山,山上英助向来行事高调跋扈,这些事在军中并不是什么秘密。想来那山上英助是想好好打理一番再去与佳人相会,所以才又临时换了地方。

近卫文叹了一口气:“这事一看就是八路预谋在先,早就计划好的行动。”连临时起意都能被劫,难道八路真有这么神?简直就是一下就捏住自了己的七寸。
掳谁不好,偏偏是英助?
“那也是旅团长阁下与山上君舐犊情深,让八路起了歹念。”竹下俊微微一欠身。
近卫文苦笑一下,知道竹下俊是在委婉地暗示山上英助是他外甥,关系亲密,也是众人皆知的事。
可英助,仅仅是他的外甥吗?

近卫文揉了揉眉心:“我只是觉得他们对我们内部的情况也太了解了,让人不能不起疑啊。”
竹下俊默然思索一会儿,态度恭谨地顺着近卫文的意思道:“旅团长说的也是,不管怎么说,查一查总是没错的。”停顿片刻,又接着道,“这段时间是竹下在负责看管那个被俘的八路,也说不定是我那儿出了什么纰漏,要不就先从竹下这儿开始,这样查起别人来,也好堵住攸攸之口?”
竹下俊面带诚恳,俨然站在近卫文的角度完全替他着想,却让近卫文心里一顿。他不是没有怀疑过这段时间与被俘八路军接触最密切的竹下俊,但他的临时看管职责是经过自己同意的,而且也从未听说他与哪个中国人有过任何往来,刚才自己第一句话就抛出这个问题想来个突袭,但竹下俊的反应一如他平时坦诚谨慎的态度并无一丝不妥。何况,平时跟竹下俊的接触中早已发觉,对面这人虽然谦和有礼懂得进退,但并不是可以随意拿捏之人,显然他已听懂了自己的旁敲侧击,所以话里有话软中有硬,意思就是要查就要全部查,不能无缘无故地让他一个人背了这猜忌让别人笑话。
可真要去调查一件人人皆知的秘密,不仅根本无从查起,只怕还会寒了众人的心。

“哎,竹下君多虑了,我也只是跟你随便聊聊。再说了,怀疑谁也不能怀疑一个占领南京的有功之臣啊,所以才找你来商量这事嘛。”近卫文伸出手指戳了一下信纸,他并不想让竹下俊心存芥蒂,赶紧加以安抚。
竹下俊暗自一哂,先发制人以退为进的策略果然没错,现在种种,事前早已有所预料。自己只是往信箱里送了一封信,没有与任何人直接见面,也没有具体参与劫持行动,退一万步说,就算涞阳地下党有人被捕叛变,就算有人看到是自己投的信,也是口说无凭,没有任何直接证据。
他竹下俊做事,自然是滴水不漏。

楼主:烟水轻舟  时间:2022-03-20 17:36:35
第十六章

四月的清晨,虎牙谷前春日明媚,虽被战火波及多年,山坡上依然顽强地密林丛生,此时干枯的树枝正悄然萌发出新叶,为山谷披上一层薄薄的新绿,一眼望去甚是喜人。

与这春意融融一派春风和气画面相背的,是虎牙谷前两相对峙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以谷口为界,张楚、徐虎等为首的八路军立在谷内,近卫文、竹下俊等日军站在谷外,双方差不多相隔100米左右,都在对方的射击范围之内。
中日士兵精神高度紧张,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口,手指紧扣着肩上的枪带。为首的军官们反倒镇定一点,只是充满敌意地相互打量着对方这个交手多年的劲敌。
此地是进入虎头山的一处关隘,往涞阳方向是一大片平地,虎头山在这里突然拔地而起,要从此处进入虎头山必须先通过虎牙谷,在谷里蜿蜒前行一段路程后才能真正进山,鉴于兵力上敌众我寡,为以防万一,李勇张楚等选择了这个易守难攻之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张楚和竹下俊都在频频看表。
离交换时间还差五分钟,张楚回头示意了一下,赵杰马上从后面拽出一个人来,正是被反剪双手嘴里塞着布巾的山上英助。
近卫文一皱眉,冷冷地用中文高声质问道:“如此对待我方人员,难道这就是贵军的诚意吗?”
张楚虽书生意气较重,面对日军倒也毫不怯场:“因为你们这条狗老是叫个不停,我们也是怕吵了这虎牙谷的清静。”
他说的没错,就算被塞住嘴,山上英助依然“呜呜呜”地从嗓子眼发出愤怒的声音,在看到自己人后更是有了底气,挣扎得更厉害了,杨大力上去帮着赵杰一起死死地制住了他。
近卫文将他的将官刀支在地上双手杵着,阴鸷地盯着张楚看了一会儿,不屑跟这群穿着破旧的八路浪费口舌,只转身朝后面那台小车点了下头。

两个日本士兵迅速上前,从车上架下来一个人。那人的脚刚一沾地,虎牙谷内一群早已伸长脖子翘首以待的人,马上爆发出一阵惊喜纷乱的叫嚷声:

“团长!”徐虎热泪夺眶而出,瞬间模糊了双眼。
“排长!”杨大力一把扯下帽子使劲朝周卫国挥了挥手,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
“连长!”赵杰激动之下不自觉地用力过猛,山上英助被他勒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张楚张了张嘴,想大喊一声卫国,突然发现自己嗓子眼干涩得厉害,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那个刚从车上下来的人,苍白憔悴形销骨立,整个人像个纸片似的瘦得脱了形,摇摇晃晃的甚至无法独自站立,那不是他们苦苦寻找了十来天、一度以为牺牲了的周卫国是谁?
周卫国是为掩护自己才受伤被俘的,如果真有什么三长两短,张楚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楼主:烟水轻舟

字数:140874

帖子分类:事件记录

发表时间:2015-07-18 04:38:00

更新时间:2022-03-20 17:36:35

评论数:253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