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天涯 >  莲蓬鬼话 >  一个通灵者真实儿时经历,真实鬼灵事件(续)

一个通灵者真实儿时经历,真实鬼灵事件(续)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今天起,开始记述一些儿时的特殊经历,这里的故事,是自己另一部帖子《一个通灵者真实儿时经历,真实儿时经历》的续,把第一部里未曾写下的故事在这里得以复原。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记得,奶奶是在一个冬日的早晨去世的,也许是秋天,时间太久远,记不太清了。下葬后的当晚,老爸做了一个梦,梦中奶奶告诉父亲,说三日后有灾,会破财,让他注意点。
老爸是村里的医生,对那些鬼神之类的传言从来不信,自然对这个梦也是一笑了之。
三日后的这天上午,隔壁村来了一个病人,抱着一个三岁多的小孩子,说是感冒了。父亲就给孩子打了一针。当时的针筒还是玻璃的,针头是那种不锈钢制成的,用过要用高压锅消毒后重复使用,不像现在都是一次性的。
打完针妇女抱着孩子就走了,但走到半道就回来了,因为孩子死了!
这事当时在我们村闹得沸沸扬扬的,卫生局也下来人进行调查,老爸的诊室每天都挤满了人。最后法医结果,孩子是女人不小心捂死的,窒息而亡,但孩子家属就是闹,没办法,卫生局为了息事宁人,让我爸赔偿了两千元。在八十年代,两千元的概念是什么我还真搞不明白,不过当时一元钱,凭粮票,可以买二十个包子,现在一个包子几乎都是一元左右吧。
就因为这事,让我爸这个无神论者,开始思索一些他一直不了解也不愿去了解的事情,也因此,我才有机缘拜了师,这个师父叫刘益明,在当时的农村地区,是一个喜欢背着手帮人看风水、看八字、捉鬼捉妖的奇人。
还有就是一直被我爸诟病的二叔,二叔因为小儿麻痹落了个双腿残疾,平时靠帮人看八字占卜啥的挣点小钱。老爸一直都不愿意我多接触这个另类的二叔,但那件事过后,他便不再反对,甚至还说,我可以没事找二叔学点本事。
拜完刘师父的当天中午,老爸和师父喝酒聊天,说起奶奶托梦这事。师父说我奶奶肯定是要去饿鬼道的。
“饿鬼?人死了不都是要做鬼吗?”
面对老爸的提问,师父一笑,就普及了一下六道轮回的知识,我那时也是第一次接触到什么叫六道轮回,很新奇,但也很震惊,原来人死了不是真的什么都没了,还是会继续走下去的。
“人死前特别抠门的,死后一般都会进饿鬼道,这鬼道的人,因为生前抠门,不喜欢帮助救济别人,死后变成鬼,没吃没喝,很是受苦的。”
老爸就问师父怎么就知道我奶奶要进饿鬼道呢?师父转身指了指八仙桌上还没收起的奶奶的遗像,说看面相就知道了。
我老爸当时也笑了,说我这奶奶苦日子过怕了,抠门也确实有,平时有点好吃的东西,连孙子都不给吃的。
“刘师父,听说哈,可以把死了的人叫上来,还能说说话,这是真的?”
“像你娘这样还没投胎的,能叫上来。另外吧,在鬼道的,也能叫上来。要是已经投胎去了别的道,那就不行了。”
我老爸很好奇,就说能不能把我奶奶喊上来,说几句话。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我看你是不太信这个,也想看看我做冉娃子的师父有没有真本事吧?”
老爸听师父这样说就开始乐,说他也确实不太信这个,要是八字和风水嘛,那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还能让人相信,这鬼……
师父当时就答应了,说请鬼不难,得起坛才行,让老爸吃过饭按照他的要求准备一些东西。
我比老爸更好奇,也想看看我这师父究竟有多大的能耐。于是就跑前跑后的去买师父要的东西。
要说东西也简单,一些冥纸,香烛,半碗米饭,毛笔和墨水之类的吧,反正还都好找到。
话说这就到了晚上晚饭以后了,师父专门在奶奶生前住的房间摆好了桌子,点上了香烛,又在香烛前摆上了那半碗米饭。
我和老爸还有爷爷就在一边看着,老妈和我姐都害怕,早躲一边去了。
师父把画好的几张符都烧了,又开始烧冥纸,弄得屋里烟雾缭绕的。
他开始念咒的时候,屋里变得有点冷了,我当时都有点打颤,所以就走出屋,觉得外边还暖和一点。
师父后来就没音了,我还纳闷,探头往里看,见师父身子跟筛糠似的正在抖,爷爷可没见过这阵势,吓坏了,问是不是有啥事了?
就在这个节骨眼,师父就开口说话了,张嘴就是一句:“法儿!”
一点不撒谎哈,当时他声音绝对不是自己发出来的,而且听到这个,我爷爷和我老爸都吓坏了。后来我是才知道,“法儿”是我老爸的小名,知道的人很少,反正我是那次才知道的。
我老爸直接就吓跑了,爷爷倒是胆大点,问了一句:“你知道我小名不?”
“老东西,粪叉子!”
爷爷听到这句扭头就走,脸都变了色,我喊了两句,爷爷根本不理我,直接出了院门没影了。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我当时也害怕,就站在门口冲里边喊了一句:“师父!”
师父这时似乎恢复了,让我赶紧去端水,要拉井里的凉水。我赶忙就去弄水,师父一口气喝了两碗,喝完后打了个饱嗝,问我:“冉娃,你爷和你爹呢?”
“吓跑了!”
“你咋没跑?”
“师父,我小名叫啥?”
“你小名我哪知道!”师父就开始让我收拾东西。
好吧,从那次开始,爷爷见了我师父就躲着走,老爸则是毕恭毕敬,我倒是没啥,就觉得师父挺厉害的,竟然连我爷爷的小名都给整出来了。粪叉子!我觉得这小名真不怎么好听。
从那以后,师父就经常来我家,偶尔住上几天。我周末的时候,还会带我去看看风水或者处理一些灵异的事情。
一次,我跟随师父去看风水,返回的时候,经过了一座寺院。当时已经是日暮时分,师父走到寺院门前时,突然就打了几个喷嚏,打完后就转身看着我骂道:“快滚!”
“师父,你让我滚哪啊?”
“我不是让你滚。”他说着往我身后看了看,还瞪了一眼。
我往身后看了看,没人!师父弄这个太吓人了,我“噌”一下跑到了师父前面。
“你跑我前面干啥?”
“那你往我后边看啥?吓死人了。”
师父没理我,继续往前走。等过了寺院后,师父往后又看了看,才说道:“寺院门前冤鬼多,刚才有个很凶的,就跟在你后边。”
我差点蹦起来挂在师父脖子上去,他说的太吓人了,关键是还带表情,我一个小屁孩哪经得住这么吓唬,都快哭了。
“别怕别怕,已经被我骂跑了!你那会儿没觉得身上冷?”
“没,这会儿被你说的可是有点冷,师父,你是故意吓唬人。”
师父气得把嘴一噘,说冤死鬼喜欢待在寺院门口是想被超度去投胎的。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那他们咋不进去?”
“进得去吗?韦陀菩萨还有四大天王那眼瞪得大大的。”
“为啥不放他们进去?”
“冤有头债有主,各人因果个人了,都来找佛菩萨,还不乱套了?”
我想了想,师父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又好像没有道理。
“不是说有事就求观音菩萨吗?菩萨为啥不能帮帮这些冤死鬼呢?”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杀了人就去喊冤,你说管不管?”
“可他们是冤死鬼,有冤,为啥不管呀?”
“你个傻小子,哪有无缘无故的冤?这辈子被人杀,那是上辈子杀了人,这辈子穷光蛋,那是上辈子太抠门,啥事都有来去理。”
师父这样说,我还是能明白一点的。我指着师父的头说:“师父我知道了,你这辈子头顶没头发,上辈子肯定是个剃头的。”
师父摸了摸自己的头,然后眼一瞪,抬手就想揍我,我早料到了,撒丫子就跑。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很多人都听说过狐狸修仙的故事,但更多只是传言。真正见过的恐怕少之又少,而我和刘师父学习的时候,好多次遇到狐狸仙家,其中有尚未修成人形的,还有已经得了人身的。
记得第一次遇到这种修仙的狐狸时,师父正在家里做法事超度一个婴灵,我当时坐在一边打盹。正迷迷糊糊时,就听师父喊了一声:“小偷!”
我一下就醒了,站起来慌忙四下看,屋里除了我和师父没别人呀!师父弯着腰在桌子下边搜寻着什么,我也弯下腰往桌下看,一边问师父:“小偷钻下边了?”
师父“嗯嗯”了两声,就让我去拿竹竿进来。我急忙跑出去找竹竿,师娘问我找竹竿干吗,我说有人钻桌子下边去了,是个小偷!
师娘也跟着进来了,把竹竿递给师父,问师父真有人进来偷东西了?师父拿着竹竿在桌下胡乱扫荡着,突然,一个影子“嗖”地一下从师娘胯下蹿了出去,把师娘吓得“妈呀!”惊叫了一声。
“跑了!就这家伙,偷我的供果吃!”师父望着外边生气地喊道:“再来,我就打断你的腿!”
师娘稳了稳神,说看着像是黄鼠狼吧?
师父说:“不是,比黄鼠狼大,这是只小狐狸。”
我往供桌上看了看,我亲自摆放的苹果,还真少了一个,再往桌子下边看,角落里躺着一个!哎呀,好玩,狐狸偷苹果,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师父,狐狸怎么吃苹果?它不是就吃肉吗?”
“你懂啥,修仙的狐狸啥都吃,还会吃面条呢!”
“修仙的狐狸?师父师父,你说刚才那只狐狸,是仙家?”我很兴奋地问。
“不是仙家,会跑我坛桌上偷吃的?这家伙是想吃供果增长法力。”
“它是男的女的?不对,公的母的?”
师父转头瞪着我说:“我哪知道,下次它要是再来,你问问,说不定它夜里钻你被窝就跟你说了。”
我还真就信了师父的话。那时候整天异想天开的,虽然小,可是呢,就想娶个白娘子那样的妖精做老婆了,要是真娶了一个会法术的妖精,我看那些小伙伴谁还敢欺负我,哼!
又过了一周的周末,我跟着师父从外边看风水回到了师父家,晚上我和师父师娘坐在葡萄架下的桌边吃晚饭。当时是夏末,蛮凉爽的,月亮还特别亮,那时候的空气也没啥污染,吸一口能把你美死,甜丝丝的。现在你不戴口罩使劲吸一口,完了,肯定空气中毒!
“冉娃,你去给你师父再盛碗粥。”师娘把师父喝完的空碗递给了我。
“师父,你都喝了两碗了,咋还喝?我都不敢喝这么多,要不做梦老找茅厕。”
“你个屁孩子,给我盛碗粥这么多屁话呢!快去!”
老叫我屁孩子,好像我是屁嘣出来的似的,要是放个屁就能出个娃,那火车上肯定得禁止放屁,不然跑不远就满员了。
我屁颠屁颠跑进了厨房,当时那年代还没电,都点的油灯,厨房里豆大的油灯就能照亮屁大点的地方。我把油灯移到了锅台边,准备盛饭。这时突然就看到灶口旁边有个东西,见我过来,猛一下直起了身子!我仔细一看,狐狸!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它的小眼在灯光下闪着光,眨巴眨巴地看着我,一点都不怕我。
我的天,又来偷吃的?这要是被我师父看到,还不真打断它的腿啊!
“嘘,咱俩都别出声,你饿了是吧,我给你盛粥喝,可甜了,师娘还放的白糖呢!”我赶紧盛了碗粥,伸直胳膊递到了它面前。
它看了看我,低头在碗里添了几下,然后突然转身跑掉了。
“冉娃,你盛个饭这么慢呢,掉锅里了你?”师父在外边大喊大叫的。
我噘着嘴,把碗端出去递给了师父,看着他美滋滋地一会儿就把粥喝完了,我挺开心的。
那晚我做了个梦,梦见那只狐狸变成了一个特别特别美的小姑娘,端着一盘子的水果,说是给我吃的。可是我正在接盘子的时候,狐狸突然变成了师父,瞪着大眼,把我吓得一下惊醒了,幸好是个梦,太吓人了!
第二天,我和师父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的时候,我告诉师父,说我知道那个狐狸是男是女了,师父懒洋洋地问我咋知道的。
“它进我梦里了呀,是个可美可美的小姑娘。”
“你小子少想那只狐狸,它可有神通,你想它,它就会知道,会来找你。”
“找我干啥?”
“做你老婆呗!”
“哦…师父,我师娘是不是也是狐狸变的?”
“啥?”师父转身疑惑地看着我。
“你以前就是使劲使劲想她,师娘才嫁给你了。”
“滚犊子!”师父拿手里的毛巾就扔了过来,被我特别准地接住了,我这也是铁棒磨成针的功夫了,别说扔毛巾,他就是扔尿罐子我也接得住!
可这只狐狸最后竟然被人杀了!杀它的是师娘最小的弟弟,外号孬三。这家伙那天去娘家混饭吃,师父当时外出不在家。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他吃饱喝足在师父的佛堂瞎转悠,突然就发现了那只狐狸,他也没声张,偷偷出去躲在了窗下。
狐狸跳到供桌又偷吃的,孬三就从兜里掏出弹弓,瞄准了狐狸的头。
据师娘说,孬三用的是玻璃弹珠,那弹弓力道又大,狐狸的头都被打烂了。师娘当时对着孬三大骂了一通,因为师娘知道杀害狐狸是很恐怖的事情,就逼着孬三在佛堂下跪忏悔,可是孬三不干,拎着狐狸的尸体就走了,说是要去卖钱换酒喝。
师父回来知道后,吓得赶紧做了一场法事,专门超度那只狐狸。可师父告诉我,没成功,狐狸不愿意走。师父就跟师娘讲,让她告诉孬三,想活命,就每个月放生一两次,否则小命难保。
可是呢,这个世界上不信邪的人太多了。我觉得当时每个村里似乎都有类似孬三这样的无赖,外套永远不会正儿八经穿着,都是披着,斜着眼,歪着头,走路一摇三晃,嘴里永远叼着一根烟,反正一看就是痞气十足不务正业那种人。
孬三把狐狸卖了后的两三个月吧,有天晚上他去邻村一个朋友家喝酒,当晚就没回来,第二天一整天也没见人。孬三的爹娘就去朋友家问,朋友说他晚上喝完就回去了的,也没喝多。
那就怪了,这家伙能跑哪去呢?一家人就开始找,最后总算是找到了。
但找到他的地方蛮怪的,是在村南小河边的乱草丛里,当时他脱得一丝不挂,抱着一个烂木头呼呼大睡,据说哈,当时还一脸的淫笑。
家人叫醒了孬三,他醒后也不说咋回事,麻利地穿好衣服就回了家。但从这以后,这小子就变了个人似的。以前没事就瞎逛的他也不出门了,整天关在屋里也不知道捣鼓啥。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我师父中间去看过他一次,据说他死活不给开门,不让师父进去,还在屋里对师父说他以后不会再去师父家偷吃的了,让师父不要管他。
师父走后的第三天,孬三屋里在半夜突然发出“嘭”的一声响,他爹妈和兄弟去敲门,没人应,最后把门撬开进去一看,孬三死了!
他手里握着一只自制的链子枪,打散弹珠的那种,从右边太阳穴打进去,左边脑盖半边几乎都没了。不过他死的时候脸上是笑着的,那笑很诡异,师父看后给这小子做了一场法事,连续做了三天,但最后师父累得不行,说罢了罢了,冤有头债有主,因果这事真不能管了。
师父做完那场法事后病了一个多月,好了以后就在家立了个牌位,写着刘家狐仙灵位。
我那时候也学着师父经常在狐仙灵位前上香,师父说狐仙会护佑我的。我不想它护佑我,我那时候就想它能去个好地方,别再做狐狸了,要不还容易被坏人杀掉。
后来我梦到过几次狐狸来看我,有时是狐狸,有时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很美。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我和师父有一年夏天去了河北境内的一个小村子,请师父过去的是他拐了无数弯的亲戚,属于八竿子打不着的那种。
去的路上,师父说这次让我见见稀罕物。我问师父这次是去作风水还是超度鬼呀?不会是让我见到什么恐怖的厉鬼啥的吧?师父卖关子,笑而不答,只说去了就知道了。
他亲戚家四世同堂,我们这叫爷爷的父母叫太爷爷、太奶奶,这家太奶奶没了,剩下一个101岁的太爷爷。我们去的时候,太爷爷正在院门口的树荫下纳凉,这老人满脸老人斑,但精神矍铄,笑声爽朗,正在和村人谈笑。
师父认识他,上去打招呼,太爷爷拉住师父的手,喊了一句什么锄头还是榔头,我没听清,肯定是师父的小名了。
我们随着太爷爷进了院子,他一声喊,从小四合院的门洞里走出好多人,男女老少十几口子,围着师父那个热情招呼劲,把师父乐得有点找不到北了。
坐下喝茶聊天的时候,我支着耳朵听,就想知道这次究竟是啥稀罕物件。就听师父问:“我咋没看见呢?没在家吗?”
一个我喊叔叔的矮胖中年男人说:“跟你侄女出去耍了,一会儿就回来!”
正说着话,外边就有个女的喊:“是不是我大伯来了?”
我转身看,一个十几岁左右的女孩蹦蹦跳跳地走了进来,她扎着两个马尾,肤色黝黑,一看就是个上蹿下跳的假小子类型的。
“是燕子回来了啊!”师父笑着问了一句。
“哎呀大伯,真是您来了啊!”女孩子开心地上来打招呼。
这女孩身后跟着一头半大的黑颜色的猪,这猪也是喜滋滋屁颠屁颠地进了院门,它进院后似乎发现了师父这个来客,突然哼哼着冲了过来,到了师父面前上身一纵,竟把两只前蹄搭在了师父腿上,还歪着头模样乐呵呵地看着师父!
“哎呀,这猪成精了!”我惊呼了一声。
太爷爷摸了摸猪的头跟师父说:“小子,都说你有本事,给看看,这是不是我那个死去的老太婆。”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一句话差点让我笑喷,这太爷爷想媳妇想疯了吧?就算这猪是母的,也不能当成媳妇吧?
师父却很严肃,一点都没觉得好笑,还认真看着那头猪说:“行,我给看看面相。”
这次我真没忍住,笑了出来,师父瞪了我一眼,我赶紧给憋了回去。但心里还在笑,给猪看面相?师父真会扯,难道看看它能不能做大官?哈哈哈哈哈。
师父看了半天后,突然对着猪说:“你没喝迷魂汤!”
那猪听完后,竟然点了点头,还哼哼了两声!
惊得我一下站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
喝没喝过迷魂汤师父也看得出来?不会骗人的吧?我很纳闷,就问师父:“师父,咋看出来的?”
师父瞪了我一眼,没搭理我,而是继续对那头猪说:“前世爱吃红烧肉,今生做猪被人宰,幸得佛前三稽首,一念善因结莲台!”
“啥意思?”我忍不住问。
那猪好像比我聪明,听完后抽回前蹄,然后两只前蹄跪在地上,头就像捣蒜一样给师父磕头!
哎呀,这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太爷爷一家人也是欢呼雀跃,太爷爷更是激动得语无伦次地说:“我就知道,就知道…好好好…爱吃肉,可不就是爱吃红烧肉…哈哈哈哈哈…”
师父拍了怕猪头,让它起来,它还真听话,站起身仰着头盯着师父,眼里还流了泪。
“你放心,咱俩有缘,因为你给佛祖磕过头,这辈子肯定有人救你,你下一世就能升天享福去了,好了,你先退下,我和你老伴商量点事。”
那猪不停地点头,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这可太稀奇了,我那会儿特别想抱抱这头猪,就弯下身,学着平时我妈喂猪时常喊着的“勒勒勒勒勒”,还没抱到猪呢,被师父揍了一巴掌,那头猪也是转身跑掉了。
师父让太爷爷说说这头猪的来历,还说今天既然来了,就把法事做了,把这头猪给度了。
太爷爷抽着旱烟,开始讲这头猪的事,我坐一边支着下巴认真听着。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太爷爷说他老伴死后第九天的时候,家里的老母猪下了一窝七个小猪娃,当时一家人决定卖掉六个,留一个养着。太爷爷当时跳进猪圈亲自去挑的,就发现一头黑色的小猪很特别,围着太爷爷转,还流泪,最后还在太爷爷面前跪下,那头上下不停地动,就跟人磕头是一样的。
当时太爷爷就有点奇怪,总觉得这头黑猪的眼神怎么那么像自己老伴呢?但这事也太不可思议了,说出去人家会当笑话。
但小黑猪也就因此留了下来,自那以后,太爷爷就特别注意这头黑猪。他发现这猪的确不一样,见了他家的家人就掉眼泪,还喜欢独自坐着望着天空发呆。
还有一次,太爷爷的二儿子去世了,这头黑猪在猪圈里哭了整整一天,发出的声音真跟人的哭声特别的像!
这下引起家里所有人的注意了,大家没事就站在猪圈前看着这头猪,这猪也会和家人对视,眼泪婆娑的。
时间久了,家里人就总觉得这猪的眼神还有哭声特别像一个人,就是太奶奶!
就因为这个怀疑,太爷爷专门找神婆去看过,神婆查来查去,认定这头猪肯定是人投胎转世的,但究竟是不是太奶奶,说查不出来,只说是机缘不到,让家里人等着有缘人就行,还叮嘱,这头猪千万别卖了或者杀了。
从这以后,这头猪就从圈养变成散养了。这猪也怪,出了猪圈后,就喜欢跟在燕子屁股后边。这下家里人更确定这一定就是太奶奶了,因为太奶奶生前最疼的就是燕子丫头,而燕子也特别喜欢这头黑猪,除了上学,走哪都带着,一人一猪,那敢情好的不得了。
就在不久前,太爷爷家有五个人做了同一个梦,梦里太奶奶坐在家里的太师椅上说:“我机缘快到了,你们去把榔头请来吧,他能把我度了。”
一家人醒来后就凑在一起商议这事,榔头究竟是谁呢?后来还是太爷爷想起了师父,说师父就是干这一行的,应该就是他了。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师父听到这就点了点头,说的确是机缘到了,他告诉太爷爷,他呢先做场法事,等他今天走后,家里人要请个释迦牟尼佛的像回来,每天点上香,把黑猪带到佛像前面,然后由一个人领着,念佛号,每天坚持最少一个小时。说这样七天后,黑猪就会无病而终,到时候要把太奶奶坟挖开,把黑猪用个小棺材装着,埋在太奶奶棺材的旁边,这样,太奶奶就能升天去享福了。
这家人当然特别听师父的话了,准备了做法事的用品,当天就做了法事。
我和师父下午临走的时候,那头猪把我俩送出去老远,我走了很远回头看,它还在用眼神目送着,让人唏嘘不已啊!
据说,我们走后,太爷爷家里人完全按照师父教的办法去做了。那头猪也真是几乎成精了,每天一大早就走到释迦牟尼佛的像前等着。等家里人点好香,它就特别恭敬地跪下。当家里人开始念佛号,它就跟着哼哼,虽然哼的听不清是啥,但按照哼的节奏和拍子,应该是跟着家人一起在念佛号的。
这事在太爷爷村子及周围村子成了头号新闻,每天跑过去看黑猪念佛的人有好几百,而且第二天开始,就有不少信佛的老头老太太们聚集在太爷爷家的小佛堂里,陪着黑猪一起念佛。我能想象到当时的场景,想象着洪亮的念佛声在小村上空回荡时的神圣和壮观景象。
第七天的时候,很多人都陪着黑猪在一起念佛,等大家念完去看黑猪时,它竟然就那样跪着,停止了呼吸!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家里人按照师父说的,做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小棺材,把它葬在了太奶奶的旁边。据说下葬那天,坟地周围围观的人不下千人,而且很多礼佛人都自发围着坟墓,不停地念佛,这个事情至今都在几个村子里传颂,也真的起到了因果教育的效果,所以那几个村子里的人都特别善良。
关于这件事,师父说那个太奶奶享过天福后,再投胎做人三次,每次都会是修行人,最后是会往生到佛国净土的。
给佛磕几个头就这么厉害?那我得天天磕了。师父说并不是磕几个头就能这样啊,这也是人家好多世积累下来的功德,要不太奶奶前世做人也不会给佛磕头,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
我说既然这样,不如投胎的时候都不喝迷魂汤多好啊!
师父撇了撇嘴,说好什么好,那就大乱套了。爷爷死后,可能投胎做了自己儿子的儿子,奶奶死后,可能投胎后长大嫁给了自己的孙子,这要是都记得前世的事,还得了?
我瞪着眼睛想了半天,最后一拍脑门说:“师父师父,我明白了,就是说,我前辈子说不定做过你的爸爸,也可能是爷爷!”
好吧,我为自己的聪明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现在想起来,后脑勺还疼呢!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这一章来讲讲我二叔。在另一部帖子里,我对二叔介绍的很多了。但有些读着质疑,说你二叔都没上过学,怎么说话还能文绉绉的?这也是没仔细看我写的了,我二叔又不是没上过学,只是上着学得了小儿麻痹。后来二叔在家就扒着字典自己认字学习,还自学了周易的占卜术,奇门他也学了不少,但究竟学到什么地步,我也不大知道。
有一天,我去三叔家找月萦妹妹借书,走的时候顺带进了二叔家。他当时正在院子里低着头看一本书,见我进来赶紧把书揣进了怀里。
“二叔,你藏起来的是啥?”
“书啊!”
“是不是小人书?给我瞧瞧呗!”
二叔不给我看,说我看不懂。我说啥书我能看不懂?再说了,二叔都没上过几天学,他能看得懂,我咋就看不懂了?
“你也就会看那些小人书,不务正业。”
哎呀,还说我,我就问二叔,他看的是啥书?看啥书算务正业啊?
二叔摇头晃脑地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你个小屁孩,不懂的。”
“什么玉?啥玩意?”
“就是说,书里边有好看的媳妇,还有金银财宝呢!”
“扯,那你给我变个二婶子出来,变出来我就服你。”
二叔不理我,闭着眼晒太阳。我探头往他怀里看了看,像是很旧的书,不知道里边写的都是啥。
“你咋还不走?”他睁开眼瞪着我问。
“二叔,我爹昨个割了几斤肉,我妈做了红烧肉,现在还有不少,你想不想吃点?”
二叔一听,咽了咽唾沫。眼睛眨巴了几下。嘿嘿,我就知道他动心了,他就是嘴馋,经不起诱惑。
“你给我看看是啥书,我晚上给你拿点红烧肉吃,那肉,啧啧啧,咬一口滋滋冒油,喷香!”
二叔舌头舔了舔嘴唇,招手让我过去。他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本黄颜色的书说:“这书你真看不懂。”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他翻了几页,都是繁体字的竖排版,还真看不懂。可我又不死心,就问二叔这书里写的都是啥,怎么会有他说的什么玉呢?
“你真想知道,晚上把肉送来,我就给你看颜如玉。”
这二叔太贼了,怕我骗他,就设套引我给他送肉吃。也行,我说晚上端一碗肉过来,让二叔说话算话哈,必须给我看看那啥玉。
晚上,我把一碗热气腾腾的红烧肉端给了二叔,他两眼冒火,呼呼啦啦不一会儿就把一整碗的肉给扒拉干净了。
我让他赶紧给我看那个书里的玉,他嘿嘿笑着,把书展开指着一副画说:“颜如玉,在此!”
那画上是一个女的,拎着一个花篮,穿的衣服像长裙,画的非常难看。
“二叔你是个大骗子!”我气得伸手就想把二叔的破书给撕了,吓得二叔赶紧把书抓在了手里。
“冉娃子,你保证看了不说出去。”
“就这破画?”
二叔嘿嘿乐着,把书重新展开放在桌上,然后开始叽里呱啦念着什么,我疑惑地看着,不知道他这是要干吗。
突然,房子里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一片亮光,非常亮,把整个房间照得亮如白昼,紧接着,眼前悠忽飘过一个身影,而且香气扑鼻。
我当时就觉得是在做梦,因为我看到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子,穿着淡绿色的长裙,手里拎着和画里一模一样的花篮。她在房间里来回飞舞,还对着我们笑,那笑简直无可比喻。
这个场景持续了有一分钟左右,然后人影和亮光突然就消失了。
我当时的样子肯定很好笑,二叔拿手捅了捅我,说我下巴快掉到地上了。
“二叔,你这屋里有电影机?”我回过神四处乱搜,就觉得刚才二叔是放的电影。
“别翻,别翻,你个臭小子。”二叔拿个木棍直敲我的手。
“二叔,你咋变出来的?”我没找到电影机,纳闷地问。
他得意地笑着,说了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一段话,他说:“刚才那个是天人,你知道不,修行到了一定地步,都能召唤天人下来,有的天人还会给大修行人送吃的呢!你小子以后记住,这世上,人的见识最不可靠,你想以后有大出息,就不能有人的见识。”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我当时不理解这段话,真正理解,也是到修行以后了。是啊,人的见识不可靠,一般人看到我写这个,觉得我这是胡编乱造,那您就当神话看就行了,没必要较真。
不能有人的见识,这句话,修行人应该马上就会明白。打个比喻,猪,因为只是限于猪的见识,所以他的世界就只有猪圈,只有吃和睡。而人呢,也许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好像无所不知,是的,在猪的认知里,它也是这么想的。
这是二叔第一次向我展示他的另类,从那一次起,我隐约觉得二叔应该不是一般人,但我又纳闷的是,他怎么就是个瘸子呢?过得还不如一般人,连个老婆也讨不上。关键还嘴馋,爱吃肉,这都不是一个世外高人应该有的吧?
而且,我认为二叔有时候还有点疯疯癫癫,语无伦次。我记得一次最清晰的,是他对着空气说话,当时是傍晚时分,我正在帮他整理院子里的一些碎砖烂瓦,二叔突然对着空气就说开了,大致的话是这样的:“不都经历一遍不行,没事也得给他整点事,磨磨他,多栽几个跟头,咱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啊!走吧走吧,知道你疼徒弟,我也疼着呢…”
还有就是,他不像一个没上过学的人,因为他当时跟我讲的道理,都很深刻,我就举一个吧,他那时候对我说过:“冉娃,人走弯路好还是不好?要我说,是好,走了弯路,才知道直路走起来舒坦。就怕一直走弯路,走到最后把自己绕进去了,出不来了。开始走弯路不怕,怕得是开始走直路,到了最后了又走上了弯路…你正在做什么,能忘掉在做的,你就成功了。就像你现在做人,忘了自己是人,做鬼的,忘了自己是鬼,做菩萨的,也忘了自己是菩萨。修行的忘掉在修行,吃苦的忘掉在吃苦,活着的忘掉自己是活着的…”
他说过很多这样的话,可惜,我那时候小屁孩一个,能记住的少之又少,现在回忆起来,二叔当时是在用最最浅显的道理解释佛理,希望我这个小屁孩有所领悟,可惜了,我太笨,不是一个可塑之才,辜负了二叔的期望。
对二叔介绍了这么多,就是想让大家对他有一个大致的了解,他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起码,骗了我好多年。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咱们接着说二叔的故事吧。他那时候最喜欢拿鬼吓我,他喜欢讲各种鬼的故事给我听。他说有一种执念鬼,因为死的时候执念太深太深,死后就变成了一股气,这种气可以附着在任何有生命的东西之上,比如树、草、人、动物等等。
有些动物或者人突然发疯,很多都是被这种气给冲了,也就是上了身。这不能算做鬼附体,因为这种气不能叫鬼。
所以有些法师或者神婆,处理鬼上身很在行,但对这种就束手无策了。
二叔说处理这种上身再简单不过了,就是用阳气冲。这种气为阴气,用阳气一冲就散了。
最简单的法子,童子尿往太阳穴上抹一点,就能好。再重的,可以让一个修行的男人,给被上身的人读一遍金刚金,金刚经是至阳至纯的经,一般读不了几句,那气就散了。
这个我曾亲眼见二叔处理过,那次是我们村一个游乡的货郎,就是推个小车,里边有个货箱,箱子里有糖豆啊、针线啊、玻璃珠、拨浪鼓等等小碎东西,游街串巷地叫卖。
这人经常走夜路,一次就被鬼气给冲了,在家又喊又叫又笑,家人就把他带到了二叔家,让给处理。当时我在场,二叔就让我用尿壶接点自己的尿给他,我那几天可能有点上火,尿味有点冲,把二叔熏得直流眼泪,嘿嘿。
二叔用手沾着我的尿,在那人的太阳穴点了几下,那人真的就慢慢稳定下来了。
货郎的家人肯定千恩万谢了一番,还送了一些水果给二叔。我知道二叔喜欢吃香蕉,等人家走后,我就剥了一个香蕉给二叔,当时皮全被我剥干净了,香蕉核在我手里滑溜溜老想掉,我说二叔快吃快吃,一会儿掉了。
二叔赶紧接住几口就给吞了!我在一边开心地乐,二叔问我乐啥呢,我说二叔啊,你手沾了我的尿,都没洗手,哈哈哈哈哈!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我们村有名的王老太快死的时候,指名要见我二叔。说王老太有名,是因为她当初做过民兵连长,枪法很准,还打死过土匪,跟土匪头子拼过刀子,把人家捅得肠子流了一地。
王老太心狠手辣,据说一巴掌能拍死一头猪,这估计有点演绎,猪可不是那么容易拍死的,我拍过几次,结果被猪追了半个村。
那个年月,重男轻女,王老太的儿媳妇不争气,生了四个丫头,第五个生出来还是女娃,王老太直接拿手给掐死后扔到乱葬岗去了。这事村里人都知道,但没人去告,那年月,女孩子生下来被溺死捂死的太多了。
王老太是患了肝癌,最后肚子肿得跟座小山似的,本来就凶狠的脸更是变得面目狰狞。我推着架子车把二叔送过去的时候,看了她一眼,差点没吓哭了。人在死的时候能变得如此恐怖的,至今在我印象中也就王老太了。
王老太的家人说,她已经神志不清了,总说胡话,说什么黑白无常在屋里,还说什么有人掐她脖子、挖她肚子,还说自己肠子要流出来了什么的,反正吓得家里人都不敢靠前。
但就在那天的一大早,她就嚷着让赶紧把我二叔请过去。家人也不敢反对,就把二叔给喊了过来。
我害怕,就在门口等着,二叔坐在床边开始和王老太聊。
王老太对二叔说:“老弟啊,我这可是要下地狱了,你得救救我。”
“你的罪孽太重,我救不了你。”
她腾一下坐了起来,吓得二叔“哎呀”叫了一声,我探头一看,就“妈呀妈呀”地叫。
王老太家人让我别咋呼,又不是诈尸,叫唤啥嘛!我的天,这真比诈尸还恐怖,不过二叔叫了一声后也没动地方,关键他腿不行,想跑也跑不了啊!
楼主:红色记忆343  时间:2021-12-14 08:05:12
“我说老弟,当年你家困难我可接济不少,你问问你爹妈,当初我偷偷给你家送了几次白米白面,咋了,现在求你件事就这么难?”
二叔嗫嚅着,看来真是吃人家嘴短,二叔这嘴更短,估计嘴唇都能长到嘴里去,哈哈哈哈。
“老嫂子,你咋知道我能救你?”
“他,还有他,都这么跟我说,就你能救我了。”
王老太对着空气一顿乱指。我看到二叔直缩脖子,我都替他背后窜凉气,幸好我没进屋,要不肯定吓尿了。
“行吧,那…我晚上再来吧,回去准备准备东西!”
“我可等着你,你要不来,我爬也爬你家去。”
二叔直咧嘴,一脸吃了苍蝇的苦瓜相,我这会儿真有点心疼二叔,心想王老太应该直接跟二叔回家去,因为二叔经常说话不算话,我当时确实想提醒王老太的,可是呢,二叔肯定会因此宰了我,还是顾命要紧。
在送二叔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唉声叹气。回到家,他愁得头都抬不起来了,我说二叔你要不想帮就不帮得了呗。
“可拉倒吧,她要是死前记恨我,那我就没好日子过了。”
“她还能变成鬼吃了你?”
“你懂啥,这种人死的时候要是记恨人,非把记恨的人害死不可,有的能追几辈子,我可惹不起。”

楼主:红色记忆343

字数:224578

帖子分类:莲蓬鬼话

发表时间:2018-10-22 03:33:03

更新时间:2021-12-14 08:05:12

评论数:9202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