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读 >  百度贴吧 >  男主角受伤 >  【原创】我不是他(现代BL 替身梗 心脏病 胃出血)

【原创】我不是他(现代BL 替身梗 心脏病 胃出血)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第一次发文,请大家多多指教
替身梗,受安然,攻顾霖昀,病弱受(心脏病,胃病)先虐受后虐攻,嘻嘻
攻还有个白月光,后面会出现~
放几张图,下面开始~~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第一章


平安夜,我被顾霖昀赶出了门。


我穿着睡衣,光着脚站在冰冷彻骨的大理石地面上,他叫我在门口反省,并且警告我如果下次再对林楠出言不逊,他就会****。


防盗门在我眼前被重重地关上,一声巨响将我的心脏震得一阵刺痛,我捂着胸口倚着墙壁缓缓坐在了地上,冷风穿堂而过,猝不及防地吸进一口干冷的空气,我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嗽牵动着心脏针扎似的疼,眼前一阵阵发黑,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我苦笑,对天发誓,我绝不是在向顾霖昀扮可怜。顾霖昀说,安然,***以为自己是谁?现在我觉得他说的没错,***算什么?林楠是顾霖昀的初恋、挚爱、白月光,而我除了一张酷似林楠的脸,浑身上下一无是处。我重病缠身,无法工作,是一个寄生在顾霖昀身边、靠顾霖昀养的**。


我知道,顾霖昀对我好的时候只是因为我的病。


我也知道,顾霖昀第一次见到我时就讨厌我。


我的妈妈嫁给了他的爸爸,也许他是觉得我们抢走了他的爸爸,于是对我们冷若冰霜。那年他十八岁,他说等他考上了大学就再也不回这个家,还说他会恨我们一辈子,这都是他和他爸爸争吵的时候我偷听到的。那以后,顾霖昀在家的时候就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学习,谁也不理,有一次我见他的课本落在了外头,打算给他送去,我推开门进了他的房间,还没来得及开口,他一脸嫌恶地冲了过来,一把将我推倒在地,吼道:“谁让你进来的!”我的胸口磕到桌角,当时就上不来气了,更别提说话了,我有先天性的心脏病,这会儿心脏砰砰直跳,简直要从嘴里跳出来似的,我像一条濒死的鱼一般拼命喘气,意识渐渐模糊,朦胧中我听到一个声音在对我说话,我竭力让自己不要晕过去,紧接着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覆上了我的嘴唇,那种触感很温柔。有空气通进我的胸腔,我又可以呼吸了,我贪婪地吸着那救命的空气,意识渐渐恢复,第一眼看见的是顾霖昀的脸,原本跪在地上的他见我醒来,立刻站了起来,皱眉道:“你要死,别死在家里。”我说好,挣扎着要起来,可是起了好几下都起不来,还喘了起来,他问道:“你的药在哪?”我指了指我的房间,他把药拿回来,将还在喘的我扶到客厅,我瘫软在沙发上,他坐在我的对面,眉毛一挑,问我吃几颗,我颤抖着伸出四根手指,他飞快数出四粒塞进了我的嘴里,用汤匙喂给我水,我好不容易将药咽了下去,这才好受了一些。顾霖昀扭头要走,顿了一下,背对着我道:“抱歉。”我喘了口气,断断续续地说道:“我……也不对,不该没经过……你同意,就……进你房间。”我看到顾霖昀摇了摇头,然后走掉了,这之后,他还是不怎么同我说话。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那之后,我的身体愈发不好,虽然考上了大学,不过因为身体原因总是缺课,我上的是本地的一所大学,住在学校里,我不太去食堂吃饭,因为寝室离食堂有点远,我走过去有时候会喘不上气来,有时候室友给我带饭,有时候我就不吃,由于饮食不规律,我的胃一直还是不太好,胃病严重的时候吃什么吐什么,偶尔还会带点血丝出来。我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顾霖昀了,我没想到再次见到他是在那样的情景下。


我再次见到他是在六年后,家里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妈妈和继父葬身火海,我成了一无所有、无处可去的人。接到这个消息时,我急得一口气没上来,发作了心脏病,我倒在地上,嘴唇发紫,呼吸困难,被同学和老师送进了医院。


醒来的时候,我看见了顾霖昀。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我以为我回到了六年前那一晚,我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顾霖昀瘦了,也更成熟了,他不再是六年前那个倔强孤僻的男孩,而是一个成熟可靠的男人了。他对我说:“安然,你可以跟我住。”


我的身体本就无法支撑日常的学业了,顾霖昀帮我办了休学,我搬进了他的家。我以为顾霖昀是顾念我是他的弟弟,就算是名义上的,可不久后我就知道,这是因为我长得像他的恋人,那个已经离开他的恋人——林楠。我被顾霖昀当成了林楠的替身,我深信不疑,因为这是顾霖昀亲口告诉我的。我接受,我认命,我想和顾霖昀在一起,


寒意渐渐包裹了我,我蜷缩在顾霖昀家门外,许是受了凉的缘故,我的胃突然开始疼,薄薄的睡衣下,躁动不安的胃一跳一跳的,我还是像过去那样,握紧拳头,用力顶住,一股腥甜涌了上来,这时,门开了,顾霖昀见我躺在地上,弯下腰来扯住我的胳膊道:“咳得那么大声给谁听,别装了,快起来。”我苦笑,硬生生地将那股腥甜的液体咽了回去,“好。”顾霖昀拉起我,说道:“知道错了吗?”我点头,“我错了,再也不敢了。”我连连点头,说:“哥,我想上厕所,可以吗?”我不想再和顾霖昀继续说了,因为我快要忍不住了,胸口那股恶心的感觉越来越厉害,我怕我会直接喷出来,我在心里默念:哥,我不想给你添麻烦。顾霖昀点点头,让我去。我笑笑,进了卫生间,锁上门,听他的脚步声一点点远去,我抬起马桶盖,无声地呕出了一口血,血里还夹杂着一点黑色的血块。我漱了漱口,按下了冲水键,看着血的颜色慢慢变淡,心也渐渐地冷了。


顾霖昀,我快要死了,你知道吗?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
第一章结束
请大家多支持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第二章

我扶着墙壁费力地站起身来,望向镜子里自己的脸,苍白,消瘦,没血色,这张脸看起来连我自己都感到厌恶,像一个要不久于人世的病鬼。刚刚吐过血,我感觉有些头晕,眼前发花,镜子中自己的脸突然四分五裂,沿着不同的方向四下弹开,就像魂飞魄散那样,我晕的厉害,只能闭目倚在墙上等待眩晕过去。过了好一会儿,我睁开眼,松了一口气,还好看东西不重影了,我正准备打开门,顾霖昀在外面急促地敲门,他带着不耐烦,说道:“安然,你在里面干嘛?”
我深吸一口气,回头照照镜子,拍了拍脸颊,又用力抿了抿嘴唇,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苍白,我刚把门锁拧开,门嗖的一下就被顾霖昀拉了开。他有些狐疑地看着我,说道:“怎么这么久?”我低下头,沉默。
顾霖昀已经习惯了我经常沉默,不回答他的问题,也没再继续追问我。他难得以缓和的语气对我说:“今天平安夜,别做饭了,出去吃。”我的心往下沉了沉,我现在根本没办法吃东西,出去做什么?我摇摇头,说道:“不了,你去吧,不用管我。”我关上门,倚住墙壁,因为我有点站不住了,顾霖昀没发现我的异样,继续说道:“谁要管你?今天是林楠的生日,过去都是我陪他过生日,今天你假装一下不行吗?”
我笑了,我还以为顾霖昀良心发现,原来是我想多了,既是如此,我安然不舍命陪君子,怎么对得起顾霖昀一直以来好心好意养我一个废人呢。
顾霖昀见我笑,皱了皱眉头道:“你别笑,你笑起来不像他。”我没理他,笑得更开了,我说:“让我笑,在家笑够了,出门保证不笑了,保证服务到位。”他一脸鼻子都要气歪了的表情,用手指着我说道:“安然,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有心脏病就了不起了,再这么阴阳怪气的跟我说话,小心我抽你!”
我怕顾霖昀真动手,立刻认怂,收敛了笑容,说我要回房间收拾一下,顾霖昀冲我翻了个白眼,让我滚。我做了最大的克制,才没有在进房间锁好门之前跪倒在地板上,我锁好房门,轻手轻脚地从衣柜深处取出一件大衣,大衣里有一条围巾,围巾里裹着两盒止血敏和一盒注射器,虽然顾霖昀从不来我的房间,我还是把这点东西藏了又藏,生怕被他发现。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止血敏是处方药,还是一个月前我去医院检查心脏时趁顾霖昀没注意溜了,溜到了消化科去找小何医生要的。小何医生是我大学里的学长,长得帅,人有点书呆子,和我关系不错。他知道我胃不好,我问他要止血敏的时候,他盘问了我半天拿去干嘛,我说我牙龈出血,刷牙太使劲了,一时半会改不了,要几盒止血敏先预备着。他半信半疑的,我从后头勒住他的脖子,半是威逼半是利诱地说给了我就给你介绍女朋友,他腾地一下站起来,相当轻松地甩开了我的手臂,不为所动地对我说,要是胃疼就来找他,别自己忍着。我说我真没有,我这好不容易溜过来的,顾霖昀不让我自己出来,我捂着胸口,装作弱弱的样子说,你别让我着急,我有点喘不过气了,他有点慌地问我药呢,我说你先给我拿我再吃药,他叹了口气,刷刷几笔写了单子跑出去了,等他气喘吁吁地跑回来,我眉开眼笑,他抓着我的袖口对我说:“就这次,下不为例,有病来医院,别自己胡来知道吗?”我说知道知道,这真的是治牙龈出血,他问我药吃了吗,我说那是骗你的啊,他气得拍了一下我脑袋,说我差点吓死他。我冲他扮了个鬼脸,急着回去找顾霖昀,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上楼后没看到他,我躲到了卫生间,看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我走出来坐在塑料的那种椅子上,装作在等他的样子。没多久,顾霖昀就过来了,他劈头盖脸、一脸凶神恶煞地问我跑哪儿去了,我说我去卫生间了,他说我胡说他找过了,我说我在走廊那头的那个卫生间,他有点不太相信,我说是真的,这边这个有烟味,我闻着难受。顾霖昀拉下脸来,一把扯起我就走,我被猛地一拉,咳嗽了两声,他也没管我,头也不回地对我说:“医生说你情况有点不好,叫你不要想东想西。”我甩开他的手,他回过头来冷冰冰地看我,我说:“这跟想什么没关系,这病本来就是年龄越大越严重。”顾霖昀冲我挑了挑眉毛,问我这话什么意思。我耸耸肩道:“没什么意思,我早点死了好给林楠腾位置。”顾霖昀一脸揶揄地笑起来,他说:“你?给谁腾位置?你是哪位啊?”我自觉丢脸,简直要憋出内伤,心口微微地疼,说道:“我先回去了。”我擦着顾霖昀的肩膀走掉了,他没有叫我,医院离他家不远,不过我走回去还是差点犯了病,出了电梯在家门口坐下,我心悸得厉害,赶紧吞了两粒救心丸。我没有钥匙,冷得要命,一直在门口坐到晚上顾霖昀才回来,他说他是要给我个教训。
当时我还不以为然,结果夜里教训就来了,心悸、胃疼一起发作,我难受得要命,我吃了救心丸和止疼药,手按着胃在床上蜷成一个虾米,胃、食道、喉咙仿佛连成了一条火线,火辣辣地疼,我咳了两声,感觉有什么东西往上返,慌忙抽出几张纸巾捂住嘴,我打开床头灯,昏黄的灯光下,我发现自己竟然吐了口血出来,鲜红鲜红的,洇透了纸巾。我有点崩溃,没想到跟小何医生要的药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我本来只是有点呕血丝,都赖顾霖昀让我挨饿受冻了一下午加一晚上。
我小心翼翼地下床,打开那盒止血敏,给自己静脉注射打了一针,久病成医,这点小事我还是会干的。这玩意还算好用,就是有副作用,打完之后我就觉得头晕恶心了。
这些天来,我给自己打了好几次止血敏,顾霖昀当然是不知道的。我知道这样下去不行,这几天出血越来越严重,我可能真的会死于大出血,可是让我跟顾霖昀提这事,还不如直接杀了我。
我狠了狠心,破例给自己打了两支,左手臂静脉上的皮肤都是发青的针头,我把袖子拉下来,穿上大衣,走出房门,顾霖昀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
第二章结束wwww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吞楼了。。。分开发好了


我们出了门,他在前头走,我在后面跟着,就像他的狗。他按下电梯的按钮,我在旁边看着,他去车库开车出来,我在外头等着,平安夜真冷啊,我快要被冻成一块冰了,四下望去,万家灯火亮着,每一处灯光都代表一份温暖,可没有一个是属于我的,我早就放下了自尊,靠厚脸皮赖在顾霖昀家里,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也不想用自己的病对他摇尾乞怜,我知道这样的坚持很可笑,可这是我唯一能坚持的东西。
顾霖昀专心开着车,我坐在副驾驶上,止血敏的副作用显现出来,我有点头晕,顾霖昀放着摇滚乐,我不懂摇滚乐,只听到歌手正在歇斯底里的飙高音,声音都嘶哑了,吵得我烦躁起来,我闭上眼睛默默忍受着,我知道这是林楠喜欢的音乐,就算我让顾霖昀关他也不会关的,还不如少说两句省点力气。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他带我去的是西餐厅,牛排摆到我面前的时候我都要愁死了,别说我现在胃出血,就是平时我也从来不吃这个,我没去动刀叉,只喝了点汤,汤一入口我就恶心,可顾霖昀正盯着我,我强忍着咽了下去。顾霖昀对这个地方好像很有回忆,灯光昏暗,放古典乐,客人讲话都是窃窃私语级别的,我恶毒地想这真是个tou情幽hui的好地方,他看我的眼神甚至都带上了些许深情,我很少见到他这样的神情,一时也有些恍惚。
顾霖昀看了看牛排,冲我扬扬下巴,说道:“你怎么不吃?特意给你要的全熟,林楠是喜欢三分熟的。”我抿了抿嘴唇,心想我是不是还应该谢谢你啊,我硬着头皮,勉为其难地切了一块放进嘴里,味道还好,我有些艰难地咽下去,顾霖昀带着点笑意问我好吃吗,我点点头道:“好吃。”他便一个劲地劝我多吃点,他说:“安然,你看看你,瘦成什么样子了,林楠可不像你这样。”
我闭了闭眼,感觉血要冲到脑子了,我开了口,那声音听着简直不像我自己的,我说:“顾霖昀,你不提林楠是不是就说不了话?”他愣了一下,马上变脸说道:“你朝我摆脸色?”我笑着摇头,“我哪敢,我吃。”
我没再理他,专心对付起了牛排,我的手抖起来,刀叉把盘子划得嘎吱作响,我一块接一块地往嘴里填,嚼两下就吞下去,我只想让这块牛排快点在我眼前消失,顾霖昀大概是被我吓到了,他压低声音劝我:“你别吃了,你受不了的。”我不理他,继续切,往嘴里塞,他来抓我的手腕,我拿刀的手猛地将他甩开,刀zi飞了出去,我朝他大吼道:“你别管我!滚开!”我感觉到眼泪淌下来了,我也不想哭的,顾霖昀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其他的客人听到我们这边的响动,纷纷探头探脑地往这边看,服务生生怕自己被波及,也瑟缩在一旁不敢上前,我把叉子扔在了碟子上,“当啷”一声,顾霖昀惊了一下。我的胃开始剧烈地疼起来,一股呕吐的感觉泛上来,我恶狠狠地往下咽,捂住嘴往卫生间走,胃像是要炸开一样疼,我快要吐出来了,我飞快地走进卫生间里的隔间反锁了门,移开手,却突然什么都吐不出来,只是干呕。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我知道自己不应该冲动,不应该发脾气,我这样做只会把事情变得更糟,可是我太难过了,果然被当成别人的替身还是不甘心啊。我喜欢顾霖昀,打从我第一次见到他就喜欢他,就算他讨厌我,就算他不理我,我还是喜欢他。我发觉自己流了好多眼泪,我胡乱抹了一把脸,用力按了一下胃,一阵恶心就吐了出来。吐出来的东西完全没消化,还混着不少血,看来那两支止血敏是白打了。我听到有人在一个隔间一个隔间的敲门,是顾霖昀,他叫我名字,“安然,别闹了,出来!”他走到我在的这个隔间,拉了拉门,没拉开,他说:“安然,我知道你在,你给我出来。”我按下冲水键,挣扎着要站起来,却没法站起来,我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你先回去吧,我没事。”他冷静而坚决地说道:“你再不出来我就撞门了,你不要把事情弄得太难看。”
哈哈,我忍不住笑了,难看,顾霖昀也知道难看。我服了,我不可能比他还不知羞耻。我打开门,还坐在地上,他不带任何表情地看着我,蹲下来凑近我,伸出大拇指擦了擦我的嘴角,看了看上头的红色,说道:“你吐血了。”我还是笑,“一点点。”他严肃地看着我,“心脏难受吗?”我摇摇头,他从上衣里面的口袋里掏出一瓶救心丸,递给我,我没接,问道:“你带这种东西干什么。”他讲话依然难听,“防止你死在我面前。”我冷冷道:“你放心,我要死,会死得远远的。”
他不跟我打嘴仗,倒出药丸塞到我嘴里,“咽下去。”我到底还是怕死,其实刚才心慌得很厉害,我没带药,如果不是顾霖昀给我吃药,我恐怕会当场交待在这。
他转过身去,背对我说道:“上来,去医院。看看你那破胃。”我不动,“顾霖昀,你为什么要管我。”我还有点幻想,我希望顾霖昀能说他有点在乎我,哪怕是一点呢。顾霖昀闷声道:“因为你长得像小楠啊。”
我低下头,额头早就开始冒汗了,疼的,我喃喃道:“好,好……”我挣扎着起来,突然一阵尖锐的疼痛贯穿了我,一张嘴便喷出了一口血,地面一片血红,我被呛得咳嗽起来,我最后看到的是顾霖昀惊讶的眼神……
========================第二章完结的分界线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dd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第三章
漆黑,血红,这两种色彩呈现在我的眼前。我被一根绳子吊了起来,在半空中摇摇晃晃,我低头看脚下,是一个巨大的池子,其中满是血红色的液体,那液体满得要溢出池子,带着滚烫的热气,一下一下地冲击着池壁,此情此景让我想到了地狱里的血池。我心想我莫不是死了吧,我往旁边看了看,一片漆黑,只我一人被悬挂在血池上方,突然,我发现头顶上方的漆黑开了个洞,有刺目的日光透进来,有一个人探身下来朝我伸出手,借着光,我看清了他的脸,是顾霖昀啊。就在这时,绳子居然晃得越来越厉害,我扭头去看,只见缚住我的绳子上方有一个大脑袋、细脖子、浑身发绿的小孩儿,两腿盘起来,紧紧勾着绳子。他看见我在看他,便笑嘻嘻的,露出满嘴尖利的牙齿,他有一个眼眶是空的,烂掉大半的眼珠子耷拉在眼窝下方,他用那只好眼冲我眨了眨眼,满不在乎地拿出一根被磨得两头尖尖的白骨,开始一下一下地割那根绑着我的绳子。
我惊慌失措地去看顾霖昀,他的手离我好近,一伸手就可以碰到。他露出着急的神情,冲我喊:“抓住我的手,快上来,我不能没有你啊。”我听着身后咯吱咯吱割绳子的声音,问他:“你为什么要管我。”他想也没想就答道:“因为你长得像小楠啊。”
我狠狠地拍掉他的手,吼道:“离我远点!”紧接着我就感到自己从高处坠落,落啊落,一直都没触到池面,腿猛地抽动了一下,然后我睁开了眼睛。
目光所及之处一片雪白,我在病房,脸上戴着氧气面罩,手背上插着针头,还没死。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动不了,只好睁着眼睛等人来。还好不久,护士进来了,见我醒了,就说要给我叫医生来,我用唯一能动的手指扯住她护士服的下摆,嘴唇动了动,她递给我一个疑惑的眼神,伸出手让我写,我写了一个“他”,小护士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柔声柔气地对我说道:“你是说你哥哥吧,他回家给你收拾东西了。”我点点头,作势要起身,其实我只是试一下,她却连忙按住我的肩膀,“不行不行!你还不能起来,你的情况太严重了,昨晚都下病危通知了。你别动,我去叫何医生来。”
我听她的话,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心想:如果昨天我死掉会不会比较好,就不用像现在这样狼狈地等顾霖昀来,接受他的同情或讽刺,哪一样我都不想要。
当我看到小何医生顶着一个乱糟糟的鸡窝头,横冲直撞地到了我床前的时候,我简直想爬起来从窗口跳下去,合着全市就这么一个医院,消化科就这么一个医生啊,一顿责备免不了,我都想现在就昏迷。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他一脸恼火地将手放到我的氧气面罩上,我眨眨眼睛,他接着就给我摘了,看他的表情我还以为他马上要抽我一个耳光。小何医生抱起双臂,气哼哼地坐到椅子上,对我说:“要不是你病成这样,我真想揍你一顿。”我望着他的头顶,头发全部睡乱,还翘起一撮呆毛,我直接笑出了声,结果就是不光笑声比公鸭嗓还难听,喉咙也痛得好像吞了一把刀子,不住地咳嗽,他递给我一杯水,说道:“漱口,不要咽下去。”我努力压住咳嗽,含了一口水漱口,吐出来的漱口水是淡红色的血水。他见我这副惨样,唉了一声,说道:“早知道你是这种阳奉阴违的人,我当初就是抓也要把你抓来做检查,顾霖昀是怎么管你的啊,就把你管成这样?”
我嘶哑着声音答道:“不关他事,是我不好。”小何医生并不知道我和顾霖昀的恩恩怨怨,我没告诉他,是因为一点儿都不想把他扯进来。
“那我就更要骂你,自己的身体自己不知道吗,你昨天那样难道是突然的吗?还跟我要止血的,你看看你把自己胳膊打成什么样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xi毒的。”他顿了一下,紧接着又补上一句,“我看也差不多,瘦得像鬼,你上学的时候还没这样呢,这才多久。”
我自觉理亏,加上讲话实在困难,便耐着性子听,小何医生也不住嘴,继续骂,他不光书读得好,口条儿也是一流,堪比相声演员,骂我还骂出了韵律,让人听着听着就想闭上眼品味一番。
突然想起一个事特别想问的,我便打断他道:“歇一下,歇一下再讲好不好。”他瞪了我一眼,眼睛本来就大,一瞪还怪吓人的,我问他:“昨晚,我要死了?”他响亮地回答:“差点儿!我救回来的,你还没谢我呢!”我被他烦的头疼,“谢,多谢,那个,我哥说什么了吗?”小何医生好像被我问住了,有些为难地抓了抓他那一头乱发,说:“好像也没说什么,可能哭了吧,哎呀我也没看清,听护士说的。”我有点不相信,问道:“真的?”接着就要起来,起到一半牵动了胃,疼得我好一阵说不出话来,小何医生看见我这副没出息的德行,一边把我往下按,一边声音又高了起来:“我不知道,你问他去!”
我彻底没劲儿了,折腾不了了,他换了副公事公办的神情对我说道:“昨晚好不容易给你止住血,我警告你啊,你再有下次,恐怕就要切胃了,你心里有个数。我会告诉顾霖昀的。”
我死命抓住他的手,说道:“别告诉他,这是我的隐私,我不同意。”他欲言又止地看着我,“你这人怎么能别扭成这样啊,我告诉你啊,再有下次,我不管了,谁爱管谁管去。”
我心满意足地点头,小何医生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大概是觉得我无可救药了,嚷嚷着要去查房就走了。病房里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我盯着白色的天花板,无声地笑了笑,觉出了一点寂寞。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说起来,顾霖昀平时工作忙,我基本都是一个人在家待着,他很少回来吃晚饭,可我每天都做,我想万一他哪一天提前回来呢,我就这样等啊等,一直等到菜全部冷掉,我拿起筷子吃,有时候吃着吃着就掉眼泪。我大概是和外界接触太少,眼里心里全都是顾霖昀,因此活得十分痛苦。我房间的抽屉里有安眠药,数量不少,是我一点一点攒的,夜里睡不着的时候,我就数,数着数着就想把它们全部吞了,可到底还是没有合适的契机。
顾霖昀也不是没碰过我,我刚搬进他家的时候,夏天,夜里打雷下雨,雷声震得我心脏难受,他敲我的门,让我去他的房间睡,我没拒绝。捂着胸口往外走,他扶着我走过客厅,闪电一瞬间映亮了室内,顾霖昀不知道发的哪门子疯,猛地将我打横抱起来,扔在了沙发上。我差点被他跌断气,捂住嘴就狂咳,他从我身后抱住我,低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深呼吸,小声回应他:“没事。”他却像是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一样,用那种带着深情、悔恨、缠绵的语气继续说:“小楠,对不起……”
我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脱得一si不gua,顾霖昀根本不做润hua,横冲直撞地顶ru,钻心的疼,我紧紧闭住嘴巴,一声痛都不喊,他每往里顶ru一下,我的眼前就一阵发黑,我的心脏承受不了这样激烈的xing事,终于,我的气一岔,咳嗽止不住,甚至干呕起来,他方才如梦初醒,摸着我的头发,将我的脑袋搂进怀里,我靠在他的胸膛,还是难受,他抱起我回了我的房间,有些手忙脚乱地给我找药,我按着心口直喘,一句话也说不出。我以为自己要死了,窗外暴雨倾盆,雷声隆隆,我抓住顾霖昀的手,他想也没想就甩开了,从柜子的第二层找到了药,药丸被放进嘴里的时候,我竟然有微微的落寞。现在想起来,也许我应该死在那时候,我大概根本就不应该活到现在,以后,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的。
我贼心不死,没打针的那只手捂着胃,歪歪扭扭地要坐起来,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冷冷地入了我的耳朵,“安然,你还没闹够是吧。”我抬头看向门的位置,顾霖昀穿一件黑色风衣,神情像是要去杀人,他一步一步地慢慢逼近我,极其平静地对我说道:“安然,身体是你自己的,如果你不在乎它,那我也不在乎。”
即使早就知道他会这样说,我还是难受得想死。是啊,顾霖昀就是这么冷静的人,我早就知道,哭?顾霖昀为了我哭?可笑,护士妹妹眼神太差了。
我没办法了,我真的没办法了,我只想快点离开,离开眼下的一切,自己一个人,悄悄的去死。
==========================================第三章结束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一直看到晚上八九点钟,顾霖昀还是不走,我有点着急,便劝他道:“你回去吧,我一个人没事的,你不是还要上班吗?”他淡定自若地看着我,说道:“请假了,晚上睡这。”我哦了一声,转过身去,背对着他,狠了狠心,用手指的关节死命往里顶住胃,我的身体果然还是和我一条战线的,我的胃果不其然的疼了起来,还一阵阵的犯恶心,腥甜的液体直往上涌。我知道这边病房的按铃基本都是坏掉的,小何医生老跟我抱怨来着,想叫医生必须去值班室喊。我又使劲顶了几下,觉得差不多了,就尝试着shen吟起来喊疼,顾霖昀马上来掰我的身子,我顺从地随着他的动作转过去面对着他,流露出痛苦的神情,这倒不是装的,是真的,因为假的东西是骗不过顾霖昀的。我挣扎着把被子踢开,一只手死死捂着胃,小声说道:“我好难受,好疼。”顾霖昀有些慌,连忙去按床头的按铃,我痛苦地摇摇头,说道:“我想吐。”说完这句话,我用手死死的捂住嘴,呕吐起来,手心有了温热黏腻的感觉,我刻意不把手拿开,他有些口齿不清地说道:“安然,把手拿开,让我看看,听话。”我拼命摇头,一边疼得要命,一边腹诽自己真是爱演,顾霖昀用了力,把我的手拿开,我颓然地伏在床边,低着头,不去看他的神情,只听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翻过身来,仰面躺在床上,满嘴都是鲜血,盯着他,断断续续地说道:“帮我……叫……医生来……”
他不敢等了,转身就跑出去了,我紧跟着起身,拿起手机揣进病号服的口袋里,跌跌撞撞地出了病房的门,一闪身就进了与值班室相反方向的楼梯口。这医院我太熟了,只要在这医院里面,顾霖昀绝对找不到我,就像那只猫永远都捉不到老鼠。我一手扶着楼梯的扶手,一手按着胃,每下一级台阶胃就震得一疼,疼得我头皮发麻,我不去管它,无所谓了,我尽量平复心情,深呼吸,免得心脏难受,所幸楼层不高,我一路歪歪扭扭地从医院的一个偏门出来了。
一出门,冷风刮得像是要剥皮似的,我太瘦,病号服穿在我身上被风一吹,像是鼓胀的帆。到海边要经过一条热闹的马路,我穿的太打眼了,顾霖昀要是出来了,一打听就能知道我往哪儿去了,因此我必须快点走,好叫他追不上我。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我迎着风,义无反顾地向前走,努力不去注意路人对我的指指点点,我已经冷到麻木了,寒风早就轻而易举地吹透了我身上的衣服,我想我现在大概像个疯子,不过那又如何,很快,这些东西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痛苦、纠结、猜疑、试探,统统去见鬼吧。
走到路口,我横穿马路,右方来的车辆一个急刹车停在我身前,司机从车窗探出头来骂道:“你要死啊!”我心里说:对,你说对了,我就是要死。我无视所有的喧嚣,那些杂乱的声音成了我世界的背景音,嘈杂而又毫无意义。我上台阶,走过木栈道,下台阶,脚下踩到了柔软的沙滩。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海离我越来越近,海滩上半个人影也没有,冬夜的海,看起来暗潮涌动,冷酷无情,我抬头看了看天空,月亮被云层挡住,不肯向大海投去它一丝的光辉,海水是暗色的,好像在等着我进去。我快要走到海水里的时候,实在是走不动了,腿一软便跪在了沙滩上,海水被浪潮推向岸边,漫到了我的身边,裤子的膝盖处被海水浸湿,彻骨的冰冷。我冷得瑟瑟发抖,用僵硬的手拿出手机,打开短信界面,给顾霖昀编辑了一条信息,我写:顾霖昀,我爱你,再见。想了想,我把再见删掉了,改成:再也不要见了。我点了发送,然后用了最大的力气把手机扔进了海里,做完这件事,我想我终于可以毫不留恋地去死了。
我咬着牙站起来,向着海的深处走去,海水一浪一浪地冲击着我的双腿,口中还残留着血腥味,越往深处走,阻力就越大,对我这副身体来说,想走到能没到胸的深处都不是件简单的事。
水面到了大腿,我望着远方,有灯光,那是停泊在海上的船,我的眼神被那温暖的光所吸引,好比吸引渔夫的美人鱼的歌声,脑海中有个声音在对我说:“向前走吧,那是个好地方。”我直愣愣地盯着那灯光,机械地抬腿,向前推进了好一段距离。恍惚中,我听到好像有另一个声音,在叫我的名字,在喊着不要,好像是吧,我也听不太清楚,听不清楚就算了,海水已经到了胸口,一个浪打过来,我喝进去一口水,登时脚下便失去了平衡,我软软地往水底沉去,好烦啊,身后,是谁在拉我的身体,是谁在喊……
=================================================第四章结束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谢谢大家支持
预告:有个囚禁play的想法,不过还没想好怎么插入比较合理,请大家期待吧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第五章
咸涩的海水没过了我的头顶,争先恐后地拥入鼻腔,窒息的感觉铺天盖地地向我袭来,这一瞬间,我想:这也许就是死的滋味吧。我像漂浮不定的浮萍一般随波追流,渐渐下沉,身后的世界眼看就要化为一片虚无,在我的幻境中,那扇去往另一个世界的门正缓缓开启,里头一片漆黑。我伸出手想触碰,蓦地,它凭空消失了,与此同时,我的脸浮出了水面,一口冷冽的带着咸涩味道的空气被我吸了进来,我大口地喘着气,寒气猛地涌入气管,我剧烈地咳嗽起来,海风拂过脸庞,带走水珠,也带走了温度,好不容易止住咳嗽,我冷得上下牙都在打架。
后背被一只有力的手托住,我想挣扎,让他放开我,我发着抖、咬牙切齿地说道:“放手,你不是在做好事。”他一只手臂放在我的脖子上,揽着我向岸边游去,一句话也不讲,我双手抓住他的手臂,用我能发出的最大的声音吼道:“你TM是谁啊!”紧接着,我的后脑勺被狠狠地拍了一下,一声怒吼把我给顶了回来,“你TM给我闭嘴!”
听到这个声音,我突然觉得万分委屈,为什么顾霖昀就不能放过我,为什么他就不能让我死。我想挣脱开他的束缚,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我连一句话也说不出了。先前我只考虑着怎么死,我从没想过如果死不成要怎么办,我要怎么面对他……
我冻得几乎失去思考能力了,顾霖昀带着我到了浅水,他像是拖死狗一样地把我拖上了岸,直接丢在湿掉的沙滩上,他的体力似乎也耗尽了,摇摇晃晃地趴倒在了地上,和我一样大口喘着气。我看着他,浑身上下全部湿透,侧卧在沙滩上,直直地望着我,以几乎是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安然,你太让我失望了。”
失望?我一时摸不清他的意思,我还没说失望,他凭什么说失望。我的脑海一片空白,不知道为什么,眼泪滚滚落下,我一边哭一边说:“我的命是我自己的,我的命是我自己的,你凭什么不让我死,你凭什么对我失望,你有这个资格吗……”我发狠的攥住一把沙子,往顾霖昀脸上扬,他捉住我的手腕,我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我愣住了,我躺在沙滩上,仰面朝天,顾霖昀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正怒气冲冲地看着我,他的身躯在黑夜里的轮廓,对躺在地上的我来说极具压迫感,他扇我耳光的那只手还没放下来,如同一个休止符停在半空,这是他第一次对我动手,我震惊的都忘了哭。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我捂着被打的那半边脸,疼,麻,可以预见到明天一定会肿,呵,明天。我竭力撑起身子坐起来,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我用手指用力按住太阳穴,说道:“顾霖昀,你最好打死我,你想清楚了,今天你让我活,我让你一辈子不得安宁。”他冷冷地应道:“行啊,所以你最好别死在我前头。”
我扯出一个笑,右手按住胃,额头上的冷汗已经出了一层又一层,在病房的时候,我按它按得太狠了。我不会再考虑顾霖昀了,我生病就是生病,我已经知道了他不会同情我,那我还怕什么呢,一个人默默忍着,岂不是白白受罪。
我毫不顾忌顾霖昀在看着我,当着他的面吐出了堵在喉咙口的那口血,我揪着领口,扬起一边嘴角,挑衅般的笑着看顾霖昀。他蹲下身来,凑近我的脸,借着沙滩外围人行道上路灯的光,我看清了顾霖昀的表情,他像是见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微微地睁大了眼睛,对我说:“你和小楠还真不一样。”
“废话。”我没给他好脸色,我发现他今晚有点欠,我越是恶言恶语,他好像还很受用。他背起我,说要回医院,我伏在他的后背,他每走一步,我的胃都被抵的生疼,我觉得自己怕是要不好了,我只等着回到医院,再去承受小何医生暴风雨一般的责骂。他还没走上人行道,我又吐了血,暗红色的液体浸染在他的肩头,我开始咳,溅出星星点点的血迹,他回头看了我一眼,背着我就跑,我被颠得难受极了,委顿在他的背上,两只手耷拉下来,我用嘶哑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不会死的,我要缠你一辈子。”
他咬着牙根道:“你TM最好说话算话,现在给我闭嘴,省点力气。”我感到自己的体力在一点点流失,快要成了一副空壳,好啊,既然顾霖昀要管我,那就让他管到底。
血沿着我的嘴角不断涌出来,我的眼皮越来越沉重,闭上眼睛,耳边是顾霖昀的喘(和谐)息声,我向来是一个不信有神的人,可是此时此刻,我在心底祈求:神啊,如果你存在,请你再多给我一些时间吧……
==========================================第五章结束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时间:2020-09-24 22:20:56
谢谢大家

楼主:西瓜大郎爱西瓜

字数:83734

帖子分类:男主角受伤

发表时间:2017-11-19 03:33:00

更新时间:2020-09-24 22:20:56

评论数:151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下载地址:TXT下载

 

推荐帖子

热门帖子

随机帖子

极品
视频